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留名

第四十一章:留名

        诸子剑一脸严肃,“如果这四个家族都与苏家的拍卖会有关系,这个事就不好办了。”

        “忽王上位后在慢慢收权,我想他也是知道如今的兰国内部四分五裂。”沐林叹了口气,“兰国早已不复从前,从威王病危时就开始出现端倪。”

        话落,沐林脸色一变。

        他紧张地看向诸子剑急忙解释,“对不起,我只是。。。”

        “无碍。”诸子剑轻声说。

        父皇去世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她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计划?”诸子剑问。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这个拍卖会非常神秘!上船那一刻起就已经被监视,下船的也是被送往不同的方向。而且这里的每个客人都不能互相来往,除非是一起来的同伴,所以想在船上找到客人们的线索也是十分困难。”沐林抱怨道,“最变态的是这个面具。一旦面具被摘下,或者在众人面前取下,只有一个下场。死。”

        “为了拍卖会的安全,苏家倒是做得很严谨。”诸子剑好奇地看向她这位好友,“那你是怎么把我弄进来得。”

        她一个生面孔入船的时候居然没有人检查她的身份。

        这不应该呀!

        沐林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斜眼看着诸子剑,“那是因为我提前打了招呼,虽然我和卫涵义没有打探到拍卖会内部,但是在这里混了一年还是有点人脉的。

        “还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为什么至今还未查到关键线索?”诸子剑淡定地看向沐林。

        沐林心虚地笑了一下,用真挚的眼神看着诸子剑,“所以,你这不就来了吗?”

        诸子剑没有理会沐林的溜须拍马,她眉头微皱闭口不言。

        苏家为了这个拍卖会的隐蔽性特意选择在船上举行,那么一定会对上船的客人检查森严,但是她却十分顺利的入船,这充分证明了沐林确实有他的方法和实力。

        这点毋庸置疑。

        但是,这也引发了诸子剑的另一个疑问。

        如果沐林真的有这份能耐,他应该早就打入内部,获得更多的线索。可是他查到的消息却寥寥无几,还不如静林门查到的多。

        这不应该呀。。。

        除非他有事隐瞒。

        诸子剑拧着眉,心中有了困惑。

        沐林见诸子剑神色严肃,紧张的问道:“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太对,身体不舒服吗?”

        诸子剑摇了摇头,神色恢复自然,“拍卖会多久开始?”

        “快了吧!一般拍卖会开始前会奏一段曲子,等曲子结束拍卖会就立即开始。”

        “没有进拍卖会的客人怎么办?”诸子剑看了一眼沐林又看了一眼自己,“像咱们俩这样的?”

        沐林故作神秘地笑了笑,然后把面具重新带在了脸上走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温柔地朝门外喊了一句:“桑儿,进来吧。”

        门开了,桑儿迈起轻便的步伐朝屋内的两人颔首微笑。

        “两位爷,可是准备好了?”

        “今天就不赌了,我们先干正经事。”沐林将手轻轻地附在桑儿的肩温柔地说,“我这位朋友新来的,先把他的身份留下来。”

        桑儿用她那脉脉含情的眼睛将诸子剑打量了一番,朝沐林嫣然一笑,“林爷,这可是你的好朋友?”

        “那必须的,我最好的朋友。”沐林将桑儿拥在怀里,轻声问道:“所以,你可愿意帮你爷这个忙?”

        桑儿耸了耸肩,“那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爷可是准备好钱了?”

        “带够了。”沐林微微点头。

        “那我们走吧。”桑儿走到门前大声喊道:“新人入船,特此听候。”

        话落,诸子剑便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急鼓声,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一共敲了十下。

        桑儿转身朝沐林点头示意,随即打开了房门。

        沐林朝诸子剑使了个颜色,便跟在桑儿的身后走出了房门。

        诸子剑紧跟其后。

        房门外一片寂静,冷冷清清。

        桑儿领头走在前面,下楼走到大厅的中央。中央有四个角,每个角都有一个自己的代表物。有金色的猴形、龙形、龟形、雕形雕像。桑儿走向龟形雕像所在的左角,进入了一个通道。

        通道内的布置五颜六色,不管是摆置的瓷器,还是四周的墙壁装饰都是绚烂无比。

        三人走了好一会儿最后停在了一个名叫玄月阁的阁楼。阁楼为三层、四柱飞檐、盔顶的纯木结构。但是若仔细观察,能看到每块木头上都闪闪发光,像是镀了一层金色的宣纸,放出夺目的光辉。

        “那些闪闪发光的木头全是金子打磨了之后粘合上去。有钱!”沐林低头跟诸子剑耳语。

        诸子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这里是一个纷华靡丽的海上世界。船上的宫殿,镀金的建筑,随手可见的古董摆件物都呈现了一副显而易见的事。。。

        有钱!

        桑儿走到阁楼大门前,转身向沐林禀告道:“爷,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先进去通报。”

        “去吧。”沐林点了点头,向诸子剑解释道:“这个阁楼就像是入关检查,必须缴钱之后才可以留在船上。”

        桑儿敲了敲阁楼的大门,朝内呼喊道:“一位新爷。”

        话落,大门打开。

        诸子剑等人相继进了阁楼内。

        入门可见是一个四合院的设计。左右边各有一个小室,大堂中间正对大门有一座佛像,金光灿灿。佛像前有一个柜台,站着一位身穿蓝色衣袍的男子。

        “请问是哪位爷?”男子恭敬地问道。

        “正是我这位兄弟。”沐林指了指诸子剑,从怀里拿了一个钱袋递给了男子,“有劳沈阁主了。”

        沈阁带着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诸子剑,随后彬彬有礼地朝沐林鞠躬,“今日真是不巧了,报名名额已满,这位新爷估计要等下个月才能重新上船留名。”

        “沈阁主,你看我们也是老朋友了。”沐林从怀里又拿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放在柜台上低声道:“您就通个方便让我这位远方来的朋友留下来吧。我这边钱不是问题,这个你是知道的。”

        沈阁主尴尬地笑笑,“实在不是沈某不给面子,而是这个月的名额确实满了。在你们来之前刚好有一位爷。。。”

        他话还没说完,右方传来一个开门声刚好打断。

        wap.

        /110/110195/28598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