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序幕(2)

第三十六章:序幕(2)

        “忽王上位正遇兰国对抗外敌,朝中官员的变动暂时搁置,可是他却将杨辅升为一品太师,其余官员皆无变动。你觉得他此举是为什么?”诸子剑反问道。

        诸子烨道:“杨辅不属于左派也不属于右派,忽王这么做是为了提拔自己的人?”

        诸子剑点了点头,“没错,如今的兰国内部早已动荡不安,左相齐彼虽然乃威王的外公,两人应属统一阵线。可是左相的势力却在朝廷中逐渐壮大,威王一定会有所戒备。所以就算没有宣阳宫,兰国以后的命运终将大变。”

        “而,你和我能做的只有保全自己。”

        诸子烨眸光一闪,微微地抿了抿嘴。

        “今日早朝上威王还专门提起龙神宴的候选,让各部举荐合适的人。我想最后的名额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

        诸子剑应:“现在距离龙神宴开宴中只有短短半个月了,我们一定要抓紧。如今中修省的事务暂时由右丞卫泊平代为处理,如果想要说服他选你参选龙神宴,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明日我会以宣阳宫勇杀门一等黑士的身份与五哥一同拜访,想必这样能让他不会心生疑虑。”

        “好,明日未时三刻我在府里等你。”诸子烨点点头,爽快地应道。

        虽然第一次与诸子剑相处,对他的了解也只限于刚才两人的对话。

        但是诸子剑的坚定与平静却让他感觉特别安定。

        似两人认识了很久,早已有了默契。

        诸子剑作揖拜别,“时候不早了,六弟就先告辞。明日未时我会准时来找你。”

        话落,她已飞身跃起从在窗外跳出,落入了一片漆黑。

        诸子烨缓缓呼出一口气,似要将心中的紧张全部呼之欲出。

        今晚过后一切都将变化莫测。

        以后也只会更加云谲波诡。

        他还真的有点期待了。

        ***

        出了五王爷府后,诸子剑立即赶回了东门宅院。

        明日与卫泊平的谈判还需谨慎行事,有些事情她必须提前向静心叮嘱。

        等她刚一回宅院,就看到在烛火一片的前院中央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草丛里翻来翻去。

        而静心眉间紧皱,神色带着几分无奈,就站在一旁盯着那个人影。

        “出了什么事?”诸子剑走到草丛边,向静心问道。

        诸子剑的突然出现,让静心突然一惊,“黑士,您回来了。”

        他顿了顿,说道:“阿兰姑娘把静林门的信件弄丢了,现在正在找着呢。”

        诸子剑的目光越过静心,落在跪在草丛里瑟瑟发抖的阿兰,身上穿着的白衣已经被淤泥弄脏,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阿兰,抬起头来讲话。”

        阿兰打了一个冷颤,紧张地抬起头,哭丧着脸说道,“公子,我错了。”

        “刚才怎么回事?”诸子剑问。

        阿兰的脸色变得煞白,战战兢兢地说道:“刚才有一位漂亮的小姐姐让我去拿您的信,我拿到后就去您的房间想要给您,但是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应我。我就想先把信揣在兜里,等见到你公子您便再给您。然后。。。刚才白皙小姐来找我说信件是贺门主的,让我换回去。我本想把信还回去的,却找了半天也没在找到。然后。。。”

        “然后白皙就找到我专门说了此事,还让我给一个交代。”静心见白皙已经紧张到说不出话,便接过她的话回禀道,“我来找阿兰询问此事,才发现她在草丛里。”

        诸子剑只是听了个大概,也知道这其中定有猫腻。

        宣阳宫寄给她的信件从来都只寄给静心一人,绝不可能让其余门的人拿到。

        而且每一个从宣阳宫寄出的信件都不可能光明正大让人发现,如若被有心人或者其他门派的杀手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让阿兰去取信件就是一个破洞百出的小伎俩。

        而这种轻易被发现的小伎俩也只有白皙做得出来。

        “看来静林门的人最近很闲。”诸子剑看向还跪在地上的阿兰,“静心,你随我来。阿兰,你也跟着。”

        阿兰看着诸子剑远去的身影,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终于活过来了!

        公子真是太可怕,虽然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已经让她惶恐不安,好似被捏住了脖子,大气都不敢出。

        太可怕了!

        静心瞄了一眼还在急忙喘气的阿兰,低声提醒道:“阿兰,赶紧跟上。”

        “好,好。”阿兰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她必须要保持冷静,免得等下又惹出什么乱子。

        诸子剑站在贺荣佳房门前,轻声喊道,“贺门主,勇杀门黑士剑特来求见。”

        ‘吱啦’

        门从里面打开。

        贺荣佳微微一笑,看向诸子剑,“师弟,请。”

        诸子剑微微颔首,向身后的静心和阿兰说道,“你们在外面等我。”

        话毕,她便随贺荣佳进了门。

        诸子剑道:“师姐,至今我们还未找到那群神秘人的线索,他们很有可能还藏在兰国。为了保证师姐的安全,我会向宣阳宫传信,让宫主派人接师姐回宣阳宫避难。”

        贺荣佳抬眸看向诸子剑,目光越发的深沉。

        “子剑,你想赶我走?”

        诸子剑平静地应道,“师姐多心了,我只是不想让你遭遇不测。那群神秘杀手来头不明,声势浩大。我们必须格外小心。”

        “你就是想赶我走。”贺荣佳神情执着,嘴角却微微下垂。“你就这么不想我留在你身边?”

        诸子剑并没有应话,神色非常冷静。

        对于贺荣佳偶尔发作的小性子,她一贯少言。

        “好,我可以回宣阳宫。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我,我才回宣阳宫。”贺荣佳眼底的情绪复杂,目光里多了一些坚定。

        “好。”诸子剑看了眼贺荣佳,点了点头。

        “下次我出宣阳宫时就是入宫选妃的时候了。等那一天到来时,我想让你陪我进宫。”贺荣佳故作轻松,微微一笑。

        “。。。”

        空气突然一片寂静。

        诸子剑沉着脸没有应答。

        她一时想不通为何师姐一定要指定自己陪她入宫。。。

        这到底是为什么?

        wap.

        /110/110195/28598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