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宴会(2)

第三十二章:宴会(2)

        “三王爷,老臣年岁已高,这老骨头是折腾不起了。今日老臣就先告辞了。”齐彼一脸疲惫,向诸子翟微微作揖。

        “那本王也不再留了,还请左相多加保护身体。”诸子翟叹了口气,“本来本王也邀请了右相出席,没想到他老人家突然病恙无法参加。右相听闻你去看望了左相,不知道他老人家可好?”

        话落,齐彼本要离开的步伐只能原地不动,他淡淡地回道:“微臣也没有亲眼看到卫相,但是听说卫相已经好了很多,只是精神不济还需卧床修养。”

        “那就好,那就好,右相您老一定要保重身体,如若和左相一样突然病重,可如何是好?”诸子翟神色凝重,语气也多了几分担忧。

        齐彼唇角微微上扬,笑了笑,“那是自然,老臣一定会好好保重。”

        “齐相请回吧,明日早朝见。”

        诸子翟回以一笑。

        “是,老臣告退。”

        齐彼作揖离开,带领一众家眷离去。

        诸子翟注视着他的离开,眼神中的凝重多了几分厉色。

        老家伙果然是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如今左相突然病恙,朝廷内部稍有不慎便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右相却还能秉着云淡风轻的姿态出席他的晚宴。

        果然非常人所能比的。

        一阵思绪涌过后,诸子翟重新看向站在他身旁的杨辅。

        这个杨太师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刚才他与右相的几番言谈虽然看似目无王法,却在隐隐之中带着一丝暗讽。

        举国上下都知道如今的右相不仅位居一品,更是当今圣上的外公。

        有了这两个身份的加持,右相如今的地位在兰国可谓是首屈一指。

        杨辅刚才对他的一番道歉,也正是着重强调了这一点。

        这份胆魄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诸子翟向杨辅微微一笑,“杨太师怎么还不入座?难道说太师也急着回家?”

        “王爷,我这酒还没喝完呢,可不敢浪费!老臣这就入座。”杨辅拿着手中的酒杯,讪讪地退回来了自己的座位。

        这时,本来还在悄悄围观的朝臣们也纷纷转回了视线,将目光落在正在歌舞的戏台上。

        “四王爷,七王爷到。”

        随着门厮的一声通传,各位官员们纷纷起身转向往大门口。

        四王爷诸子悟和七王爷诸子觅各自带着自己的家眷相继向诸子翟走去。

        “还真是热闹,三哥真是恭喜你阿,又得一子。”诸子悟莞尔一笑。

        诸子翟笑了笑,“来人,把世子抱出来给四王爷和七王爷看一下。四弟,六弟请入座吧。”

        “三哥你厉害呀,三王妃又给你添了一个小皇子。”诸子觅满脸羡慕,“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抱个大胖小子。”

        “你这小六,今年还未满十六就想着生孩子了,怎么就不想些正事?”诸子悟摇了摇头,表情十分鄙弃。

        “是是,四哥你最厉害,就数你最能干,行了吧!”诸子觅也习惯了自家亲哥每次对他的调侃,垂下嘴角没好气地反驳了一句。

        诸子悟和诸子觅同为敏太妃所生,所以两人经常贫嘴滑舌,倒是没有一点忌讳。

        诸子悟不再搭理自己的弟弟,向诸子翟低声说道:“三哥可知道最近东门的花霞楼也出事了?听说死伤重多。”

        诸子翟点了点头,“听说了,护卫军也已经全面包围了,相信很快就能查出背后的凶手。”

        “那倒不一定,你看西门的失火到现在还没有查出任何的动静,要想查到花霞楼估计还得等一段时间。”诸子觅轻微地摇摇头,“况且卫涵义那小子还不在,且等着吧。”

        诸子悟没有讲话,而是悄悄地留意诸子翟的神色。

        诸子翟虽有短暂的失神,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

        他拿起来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

        神情上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诸子悟盯了一眼诸子觅,“皇上自有定夺,咱们就不要操这些心了。还是看戏吧!”

        诸子觅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却被门外的通报打断。

        “二王爷,五王爷到。”

        诸子蓦一身赤罗青缘,赤白二色绢大带栓在腰间。腰带玉佩,黄、绿、赤、紫织成的四色花锦绶。

        他用那神采飞扬的眼光环顾了四周,最终落在诸子翟的身上,随即放肆大笑了几声,对诸子翟连连拍手。

        “哎三弟真是恭喜你啊,家中又得一子,真是福与天齐呀!”

        “二哥您这么忙还能来三弟府上祝贺,真是让三弟实为感动。”诸子翟微微颔首说道。

        “二哥怎么还穿着官服?您这是刚刚从宫里回来?”诸子觅一脸疑惑问道。

        诸子蓦叹了口气,“对呀,今日下朝后皇上又传我去广阳殿,没想到一待就待到现在,这不刚出宫就来三弟这了。”

        话一刚落,众人神色变化莫测。

        自忽王上位便将各位王爷们曾被先皇赐予的封地全被收回,如今除了爵位以外,各位王爷手上都没有了实权,不得参与任何的朝政事务。

        可是今晚二王爷这番言语,却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二王爷能在广阳殿从早晨待在傍晚,除了商议重要朝政的事以外,还有什么要紧之事能讨论如此之久。

        难道忽王另有旨意,政权终于要更迭了吗?

        诸子翟脸色一沉,眼底的晦暗渐渐涌现。

        二哥一身官服,面脸红光,那高视睨步的姿态是那般不胜得意,而且他没有丝毫隐藏就广宣了忽王另外传召他的消息。

        这般高调的作为如若没有忽王的授意,诸子翟是不相信的。

        二哥不是那般莽撞之人,他虽然看似骄傲自满,趾高气扬,做事十分张扬。

        其实他心思缜密,条理非常细致。

        三年前父皇病重,边疆发生暴乱,朝廷内动荡不安。在这非常时期,身为二皇子的诸子蓦亲自领战奔赴前线,只短短一个月便将边疆重新镇压。

        最后还领边疆数十万大军力举大皇子,他同母所生的哥哥诸子洳为新一代兰国新皇。

        所以诸子翟非常肯定诸子蓦绝不是他表面上所变现的那般狂妄自大之人,他的心思想法或许比诸子洳还要略高一筹。

        片刻寂静后,诸子翟率先开口向诸子蓦说道:“今晚二哥可得多喝几杯,今日已经这么劳累可不得好好放松一下吗?还请上主席。”

        “请,请。”诸子蓦笑着走向主席走去。

        深夜的二王爷又再次热闹非凡,欢声络绎不绝,接连不断。

        在这一片热闹的景象之中,却有人格格不入。

        wap.

        /110/110195/28598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