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变化莫测

第三十章:变化莫测

        褚子剑双眼微闪:“李叔,我还在等你烧饼。”

        “李叔给你做,你先去坐着。想吃多少有多少,管够。”李叔拍了拍脑袋,手中的动作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诸子剑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场景,心里一阵温暖。

        每次父皇微服出巡,都会悄悄带着她一起出宫,在回宫之前便会带着她来李叔的酥饼摊饱吃一顿。

        她还记着那时跟父皇一起吃着酥饼,放肆地大笑,就仿佛与寻常百姓一样,那般自由和坦然。

        可惜,这份快乐的时光永远不会再回来。

        酥饼终于做好,李叔赶紧将酥饼端上桌子。

        “刚刚出炉的酥饼,现在吃是又酥又脆,香的很。”

        “谢谢李叔。”

        诸子剑率先拿起了一个酥饼放在嘴里,果然还是以前的那个味道。

        贺荣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看见诸子剑吃东西吃得这般有滋有味,连那万亘不变的冷漠表情也终于有了一丝生动。

        “子剑,你慢点吃,你看你嘴上全是吃酥饼吃的碎渣。“

        贺荣佳拿出了一个手帕正想帮诸子剑擦掉。

        但是,诸子剑转头一闪,刚好躲过了贺荣佳向她伸来的手帕

        顿时,众人神色千差万别。

        贺荣佳却浅浅一笑,伸回了手。

        诸子剑和贺荣佳坐在桌前,静林门弟子自然全部都站着,阿兰也不例外。

        诸子剑余光瞥了她一眼,见她的眼神蠢蠢欲动,就知道她肯定是饿了。

        “阿兰,过来吃吧。”

        阿兰眼睛瞬间一亮,穿过她身前的人群,跑到诸子剑跟前。

        “公子,阿兰来了。“

        诸子剑直接拿了一个酥饼放在她手上,“吃吧。“

        这一幕使众人懵怔了一下。

        贺荣佳吃着手里的酥饼,无动声色,但是站在她身边的白皙却神色凝重。

        “阿槐,你这个小妮子居然还活着!”

        李叔突如其来的大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只见他激动的走向阿兰,拍了拍她的头,

        “李叔差点以为你死了!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妮子命大,死不了,死不了。”

        阿兰拿着手里的酥饼,一脸茫然地看着她身前这位满脸笑容的老爷爷。

        她好像不认识这位老爷爷吧?

        “你这孩子怎么跑出来的,舞坊大火。。。”

        李叔还未讲完话,诸子剑出声及时打断。

        “李叔,你认错人了,这是我的丫鬟,阿兰。”

        李叔顿时愣住,瞪大着眼,直露露地盯着阿兰。

        没错呀!

        这个小女孩分明就是那个经常偷跑出门的舞坊阿槐。

        他不可能会认错。

        众人面面相觑,也察觉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

        诸子剑依旧神色自若,朝李叔点了点头。

        随后,李叔神色微变,眸中划过一丝异样。

        他尴尬地笑了笑:“看来李叔真是年纪大了,所以认错人了。”

        诸子剑微微颔首,向李叔平静地说道:“您老注意身体,我们后会有期。“

        “好,好。“

        李叔望着离开的诸子剑一行人,心里满是感叹。

        这世间万物真是变化莫测,无法捉摸。

        舞坊阿槐摇身一变,变成了兰国第六皇子的丫鬟?

        真是没想到啊…

        诸子剑一行人穿过古埔城,往东门方向走去。

        兰国分东西南北,共四门。兰国皇宫位于南门,所以南门自然全是皇亲国戚,朝政重臣等大人们居住的地方。

        西门则更多为众世家和各业富商为主,守卫相比南门也是十分森严。

        而,住在北门和东门的全是兰国的平民老百姓。

        这也是为什么诸子剑派静心在东门买新宅院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东门人多杂乱,三六九等全部都有,藏在这里有利于她们施展身手,就算发生死伤,也不会被护卫军下令看管。

        院子虽然有点破旧,但好在地方很大,只需要打扫一番就可以住人。

        诸子剑带众人回到院落后,才发现院子没有人住过的痕迹。

        一时间,思绪万千。

        看来,静心这几日也没有回来过。

        后院。

        诸子剑只身一人,黑色的外衣,乌黑的长发垂直而落。俊秀分明的脸庞散发着冷漠与淡漠。黑眸宛若黑夜中的鹰,强势又自信。

        勇杀门黑士的气势,绝非浪得虚名。

        贺荣佳注视着前方的背影是那般光芒万丈,在她心里就像是一颗明亮的星星。

        但是,这颗星却好像离她越来越远。

        自从来到兰国,她就发现诸子剑有哪里不太一样。

        她好像对那个叫阿兰的小姑娘格外不同。

        如若不是白皙对她说看见诸子剑和阿兰拥抱在一起,她一定不敢相信这么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刚才她只是想擦掉他嘴角的碎渣,他的反应就那般大。

        可是,他却愿意让阿兰抱她。

        而且还为阿兰隐藏身份。

        贺荣佳瞬间变了脸色,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倏地出现,使她心里一阵发慌。

        诸子剑察觉到身后有动静,眉头微蹙朝身后看去。

        原来是师姐站在她的身后。

        只是为何师姐的表情会如此紧张?

        贺荣佳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一时无法抽出。

        以致于诸子剑走到她跟前,她也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师姐为何还不去休息”诸子剑微微皱眉。

        师姐虽然已经大碍,但还是需要多休息才对。

        耳中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贺荣佳才终于醒悟过来,一脸慌张。

        诸子剑就站在她面前,眸光微暗注视着她。

        贺荣佳紧张到手心出汗,但是表情故作轻松,轻声道,

        “我来是想问接下来的安排,是否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诸子剑目光微闪,沉吟了片刻,说道:“我需要先尽快找到静心,这几日你们就先待在院落,先不要出门。“

        “我门弟子身上还有宣阳宫的紧急求救信号,不如你拿去用,这样也能快一点找到静心。”贺荣佳提议道。

        诸子剑摇了摇头,“那群神秘组织还不知道是否查到我们来自宣阳宫,倘若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一旦放了信号灯就等于暴露了踪迹,不可。”

        贺荣佳一阵懊恼,她差点忘了还有一群身手不凡的神秘组织的存在,她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确实,现在危急还未解除,万事小心,那你准备几时去找?”

        诸子剑若有所思。

        如若她没猜错,静心就藏在花霞楼附近。

        “我立刻出发.”

        wap.

        /110/110195/28598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