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阿槐

第二十八章:阿槐

        白皙漫不经心的态度,诸子剑并不在意。

        与她毫无相关之人,她从不曾放在眼里。

        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讲话,微妙的气氛逐渐变得尴尬。

        “白衣求见。”

        在这尴尬的时刻,殿外突然的一声通报刚好将这气氛打破。

        “进来吧。”贺荣佳回道。

        白衣进门后向众人纷纷请安后,直接朝诸子剑禀告道:“黑士,那位小姑娘已经醒了。”

        “好。”

        诸子剑正准备向贺荣佳告知,她昨晚捡到了一个姑娘,没想到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打断。

        白皙眉梢挑眉,轻声说道:“哟,白衣,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啊?莫不是到了兰国就忘记自己是静林门的人。“

        诸子剑面无表情,目光中划过一抹冷意。

        她倒想看看这个白皙想干什么蠢事。

        “白衣自然是静林门的人,昨夜黑士救回来一个小姑娘。白衣想着小姑娘醒了就自然先通知黑士,所以才。。。“白衣匆忙慌乱地跪在地上解释道。

        白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白皙心里的怒火更加燃起了几分。

        “你这副可怜样做给谁看?门主还是其他人?”

        “白皙,注意你的身份。”

        贺荣佳皱着眉盯了一眼白衣,“我才是静林门门主,管教门下弟子的事,何时轮到你插手。”

        白皙娇纵的性格也不事一天两天,贺荣佳通常都是闭一只眼是一眼,但是她看见了诸子剑眼底的戾气,知道她生气了。

        这下,她不得不管了。

        白衣还是第一次听到贺荣佳如此严词厉色地对她说话。

        她抿了一下嘴巴,不甘愿地转过头去。

        “昨日我捡到一个小姑娘,见她孤身一人又深受重伤便将她带了回来。毕竟男女有别,我把让白衣替我照顾。事先没有先通知师姐,还请师姐见谅。”

        诸子剑对静林门的门规管家毫无兴趣,只是这事因她而起,她便只好开口解释。

        贺荣佳敛去眼底的厉色,向诸子剑笑了笑,“无碍,不用如此客气。”

        “我先告退了。”

        诸子剑低着清冷的目光,走出了大殿。贺荣佳冷冷地扫了一眼正在低头生着闷气的白皙。

        “你可知你得罪的是何人?”

        白皙眼眶微微发红盯着贺荣佳,心里委屈又难过。

        贺荣佳失望地扫了她一眼,脸色十分难看。

        诸子剑走到隔壁小屋看到被她救回来的小姑娘,正躲在一个暗角瑟瑟发抖。

        想必是刚刚遭遇了一场劫难,醒来了之后还是心有余悸。

        诸子剑向她慢慢靠近,步子很轻几乎听不出来声音。

        但是,小姑娘还是受到惊吓,将自己紧紧地埋在怀抱,嘴里更是喃喃说道:“救我,救我,救我。”

        “我来了。”

        为了不吓到小姑娘,诸子剑决定还是先不要与她靠的太久,免得让她再受一次惊吓。

        小姑娘听到诸子剑的声,缓缓地松开了自己,抬起了头。

        她记得有一股声音在她脑中一直响起,就像这般轻柔。

        她看着诸子剑,眼眶渐渐留下了眼泪,然后一个飞身撞进了诸子剑的怀里。

        “你终于来了,我好怕,好怕。”

        诸子剑低着头,凝神屏息。

        又被抱了。

        她一向对人冷酷,不与人亲近,就连同她一起长大的师姐都不曾与她太过亲密。

        可是,这位捡回来的小姑娘却多次破了她的规矩。

        诸子剑神色变得冷沉,正想松开怀里的人,小姑娘突然扬起了头,一脸天真无邪。

        “我饿了。”

        诸子剑这才看到小姑娘的面貌,没想到居然是认识的人。

        月季舞坊的阿槐。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怒吼落入诸子剑的耳中,让她眼中的晦暗变得更为明显。

        白皙还真是无处不在。

        诸子剑借机松开了阿槐,将她藏在了身后,转头看着正在生闷气的白皙。

        她不知道这个骄纵的小姐又发什么疯,反正一定是给她找麻烦。

        诸子剑懒得搭理她,冰冷的眼光觑了眼她,便很快挪开了视线。

        然而就在这短暂对视下,白皙的一腔怒气马上消失净尽。

        她居然看到诸子剑眼底闪过的一抹杀机。

        白皙僵在原地。

        恐惧悔恨交并,一时不知所措。

        她明明是来道歉的,怎么又把人得罪了…

        诸子剑转向站在她身后的阿槐。

        “你跟我来。”

        阿槐乖乖地点了点头,跟着诸子剑往外走去,却没想她刚好撞见了白皙的眼神。

        那眼神散发着怒气,并狠狠地盯着她,好像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要将她千刀万剐。

        阿槐吓得低下了头,赶紧跟上诸子剑。

        诸子剑将阿槐带出了小屋,拿了一些干粮给她吃。阿槐饿的伸手就放进自己的嘴里,吃的津津有味。

        “你怎么会一人在树林,还身受重伤。”诸子剑见她吃的差不多了,才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虑。

        她不是应该跟着茶月他们在去鲁国的路上吗?

        阿槐将嘴里的馒头咽下去后,一脸伤心。

        “我说我不记得了,你信吗?”

        诸子剑的目光阴沉如冰,她的视线从阿槐身上扫过。

        身上一共有几处刀伤,但是都没有伤及要害。额头上有一处明显的伤口,像是被磕伤的。面脸通红,还发着高烧。

        这副惨样,一看就是刚刚遭遇了劫难。

        诸子剑心里情绪翻涌,难道她真的失忆了?

        “你可记得我是谁?”诸子剑问。

        阿槐放下了手里的馒头,一丝不苟地将诸子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白衣着身长发冠系披散在身后,五官分明的脸庞。直而末尾翘起剑眉,笔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略带寒意的清冷眼神,却也遮不住那一双炯炯有神的明眸。

        “公子如此俊美的脸容,就是书里说的风度潇洒的少年郎吧?”

        阿槐看得入了神,丝毫没有忌讳就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诚的想法。

        话一落,诸子剑脸色一变。

        果真,不记得她了。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阿槐敲了敲自己的头,仔细的想了想。但是,从她失望的表情中也猜到了答案。

        “我好像也忘了。。。“

        诸子剑神色凝重,脸色十分难看。

        她特意派了一队杀手暗中保护茶月他们的安全,没想到还是寡不敌从。

        阿槐身手重伤,想必茶月和宁哥儿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

        诸子剑敛去了眸中的厉色,看向阿槐一脸平静道:“你叫阿兰,是我的丫鬟。你前几日贪玩去爬山,没想到失足掉下了山坡。想必是摔下山坡后,头磕在了地上,所以就失忆了。”

        阿槐发呆似的盯着诸子剑,也不说话。

        随后,她忽然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眼睛一闭直接昏倒在地上。

        wap.

        /110/110195/28598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