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真巧

第十六章:真巧

        深夜的古埔城,一片漆黑,但是位于北门深处的一片宅院却灯火辉煌,一片光明。

        欢声笑语从院内传来,此起彼伏,好不热闹,而宅门上方正挂着一块牌匾‘花霞楼’。

        花霞楼美名其曰,花天酒地,烟花客寻欢之地,每位姑娘们各个都有着花颜月色上等之貌。

        每人更具有一技之长,因此花霞楼也以风采才华美人而闻名兰国,甚至在月华大陆也颇为盛名。

        “没想到只是一介花楼,却守卫如此森严。”

        诸子剑围着花霞楼走了一圈,四面高墙环绕,足有二十多尺,每面城墙都各有十几名守卫看守,这可不是花楼该有的戒备。

        她继续围绕着舞坊的四周,转了一圈,随后便进到一个巷口。

        见四周无人,诸子剑向上方发出了勇杀门的紧急信号。

        “咻,咻,咻”

        天空中出现了三声爆响。

        花霞楼守卫森严,如若只有她一人进去打探,无人在外接应,很容易便能让萍儿他们逃走。

        为了不发生任何的意外,她必须要有外援,助她一臂之力。

        这时潜伏在月季舞坊的静心听到了声响,他见上空出现了勇杀门独有的紧急信号。

        “黑士有难!”

        静心飞身往信号出现的方向赶去,而位于永宁府的一众杀手也看到了上空出现的勇杀门信号。

        众人纷纷着手备剑,准备行动。

        而他们发出的一系列的动静也惊扰了等在庭院的贺荣佳。

        自诸子剑离开后,她便通知在兰国的静林门一众弟子开始找寻的惠儿的下落。

        没想到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收到手下的回复,疑似找到惠儿的下落。

        可是诸子剑迟迟未归,她便想着站在庭院只要看到诸子剑回府便立刻告诉他。

        她刚走出房门就发现永宁府的各个杀手齐装上阵,而且众人脸色凝重,好似出了什么大事。

        ‘难道是子剑出了什么事。。。’

        贺荣佳不由地心中发慌,立刻拦住其中一名杀手,紧张的问道:“可是你家黑士出事了?”

        被拦住的杀手点了点头向贺荣佳禀告道:

        “黑士发出了紧急信号,我们现在准备立即前去救援。”

        “我随你们一起去。”

        贺荣佳非常清楚,如若只是静候在此处等待诸子剑的归来,那只怕会比让她死还难受。

        早先隐藏在花霞楼的众探子看到诸子剑的发出的信号后,便很快来到了她所在的巷口。

        其中为首的一名身材高挑,身形颇为健壮。

        “勇杀门二队领卫竹二,领静心护卫的命令,特此潜伏在花霞楼。”

        “让你等保护的那两人可还在花霞楼?”诸子剑问道。

        “那名女子一直待在房间未出过房门,另外一名男子则一直待在后院的厨房,两,一切都正常。”

        “还有无动静?”

        “刚才酉时刚过,有一个女子蒙住了头进到那名女子的房间,之后便无任何异样。”

        “可看到那人有无受伤?”

        “属下没有看见。”

        竹二摇了摇头回复道。

        诸子剑目光微闪,沉吟片刻。

        虽然她无法肯定那名突然出现的女子是否就是消失不见的萍儿,但是宁可抓错,也不可放过。

        “竹二,永宁府众人也会前来花霞楼汇合。等他们一到,你立即吩咐众人各自分散,围住花霞楼。如若看见那位突然出现的女子,立刻拿下送往永宁府。二队其余的人则随我一起潜入花霞楼,时刻注意那名躲在房间里的女子和躲在后厨的男子的动向。”

        “是”

        众人领命。

        花霞楼门前人来人往,诸子剑穿过人群正想踏入花霞楼,却被门口的小厮揽住了脚步。

        “客官,请留步。”

        诸子剑停住了脚步,神色严厉盯着两位小厮。

        两位小厮吞了吞口水,将想要脱口而出的斥责生生地噎回了嘴里。

        这时,两个钱袋突然出现落在了小厮们的手里。

        “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诸子剑看向小厮们。

        小厮们笑着点了点头,立刻打开了门。

        门内入其可见一个宽阔无比的内院,院内种满了桂花。

        尤其现在是仲秋时节,丛桂怒放,桂花香飘满四处,顿时感觉到一阵清爽,沁人心脾。

        穿过内院,眼前有一座四层高三面楼围城的大院。成片的红灯笼悬挂在上空,光彩夺目十分华丽。

        大厅内四个角落的梁柱是硕大雄厚的斗拱铺,山水彩画做装饰。彩画中每一朵花的花瓣都由浅到深形成,造形极尽变化,生动活泼。

        左右两边的梯柱直通上方楼层,各廊上皆为小阁子,与上空的灯烛荧煌,相互照应。

        大厅中央的宴台约莫有三十尺那般宽,五六个女子正在台上缓歌缦舞。大厅也早已是座无虚席,各路客官都齐聚一堂。

        伴随着着一声吆喝,浓妆妓女数百,聚于主廊槏面上,纷纷对着台下的客人分外妖娆的招手,这一场面真可谓是激情澎湃,台座下的客官都纷纷起立欢呼。

        这时,一靡靡之音,柔弱之曲在众人耳边萦绕,大厅舞台上有两名女子,一个坐在椅子上弹着手中的琵琶,嘴里正唱着仕女盼归。

        另一名女子随着女子的歌声和琵琶声,在台上翩翩起舞,那强健有力的舞步,真情的演绎着歌句里的每种境遇,悲欢合散,飘逸洒脱,让人流连忘返。

        诸子剑眼底划过一丝诧异,没有她没有看错,女子正跳着的舞步便是失传已久的霓裳舞。

        霓裳舞乃舞桑羽的绝学之一,对于练武者有很高的要求,矫健和柔软的身体是必备的条件之一,所以练武者多数为女性。

        它以舞蹈为基础结合杀敌招式,在近战时利用行云流水的步伐加上手中的武器完胜敌人,是一个要求很高但又极具杀伤力的一门绝学。

        只是,女子舞步大致与她在书籍上的看到的一样,但还是有稍许不同,只是舞出了舞势,却并没有结合招式。

        为了看得更加清楚,诸子剑向舞台上靠近。

        这时,她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只见一个油光满面,身材矮小的男子站在她旁边。

        看他的着与其他跑堂的小厮一样,一身灰白相间的外衣,腰上寄了一个腰牌。

        “小的名叫阿宝,舞台上的是花霞楼的红儿姑娘和茶月姑娘,红儿姑娘宛如天籁一般的歌喉阿,人长得也是花容月貌,绝代佳人,花霞楼五花之一,茶月姑娘自然不用多说,您瞧那舞动的舞姿,我敢保证在兰国还无人能与之相比。”

        小厮滔滔不绝,继续谄媚的说道,“咱们花霞楼有五朵金花,花中之魁,梅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绝色美貌响彻兰国,让人流连忘返。花中娇客,茶月,魅惑身姿,勾人魂魄,舞技更是超群…”

        “茶月,我要了”

        还未等小厮讲解完,诸子剑突声打断。

        她盯着台上的茶月,淡淡地说道。

        wap.

        /110/110195/28598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