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十章:火灾

第十章:火灾

        “黑剑,您终于回来了”静心咧着嘴巴,非常激动。

        诸子剑完好无损从皇陵全身而退,他消沉了两日的心情终于消失。

        “注意行为举止,不得轻浮”诸子剑淡定地打开了房门。

        “是,静心会更加注意”

        “火灾你是否派人探查过?”进屋后,诸子剑简单洗漱了一下。

        今日西门大火,想必早已惊动了全都城。

        “城北的一间舞坊发生了火灾,正是月季舞坊。舞坊的歌女和小厮们,还有其余的杂役全部死在了后院,共计三十一人。”

        “死因?”

        “每个人的脖子都有一道血痕。”

        “什么利器所伤?。”

        “派去探子回来禀告,应该是一把匕首所致,与您的归宁匕倒颇为相似。众人脖颈处皆有一道细小血痕,应该是一刀致命。”

        “哦?这世间还有与我的归宁匕相媲美的?”诸子剑感到些许诧异,归宁匕是她的第二把利器。细长轻巧,不同于一般的匕首,只需轻轻一挥便能让伤口变得细微却又危及要害,是一把难得的近身武器。

        如她所知,这世间找不出第二把匕首与它相比。

        “还有一事更为蹊跷,这火灾发生地点在舞坊大厅,但是舞坊的人皆死在后院。如若想要掩人耳目,火势应该先从后院烧起,可是却偏偏发生在前院,这场火倒一点也不想掩人耳目,更像是。。。

        “更像是故意为之?”诸子剑稍许皱眉,察觉到了一丝蹊跷。

        几十具尸体随意摆在了后院定是想引人注目,再加上这难得一见的失火,这一系列举动都不像是一场普通的举动的仇杀,反而好像是在故意提醒着什么。

        “护卫军也出动了。”静心道。

        “只能再进一步调查了,这火灾背后定有高人,现在朝廷密切关注此事,只怕会越闹越大。”

        诸子剑脸色微变,或许背后之人就是想要越闹越大呢?

        护卫军掌管朝廷内外安全,凡是发生在都城内的大事件都必须由巡检县令匿一份诏书向殿前都指挥使禀告,然后由殿前指挥使向护卫军申请指示处理,之后由护卫军向朝廷禀告,最终决定由皇上定夺。

        从目前情形来看,护卫军已掌权处理,兰国都城几十年都没有发生过如此严重的火灾,现在还涉及到几十人的性命,这后患之火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消下去了。

        “这个舞坊,我们之前也暗中侦查过,并没有任何异样啊?”静心实在有些不解。

        “这次再多排一些人手,守在护卫军了解他们的动向。”诸子剑相信勇士门做任务从来不会有任何差错,既然他们都没有查出什么,这个舞坊必然不会有什么玄机。

        但是偏偏这次火灾却又发生在舞坊,这背后或许还真有什么隐情!

        她有预感,这风平浪静的兰国不会持续太久了。。。

        ***

        “好好的舞坊怎么就失火了?来人啊,全力查找失火缘由,派人守在舞坊各个角落,不得任何人进出。全部都给我打起精神救火,否则脑袋都别想要了,赶紧再派些人来啊!”

        身为古埔城巡检总督,范魏不需要每日巡逻,只需每月的第一日上街临检便可。结果,今日刚轮到他巡逻就遭遇了城中难遇的大火。

        “死定了,死定了,这次死定了”望着这烟炎张天,范魏欲哭无泪。

        这遮满天空的烟火何时才能熄灭啊!

        “禀告大人,护卫军统领亲自来了。”士兵面色堪忧,小心翼翼说道,“卫统领神色凝重,大不妙啊”。

        护卫军统领卫涵义,当今右丞相卫博弈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受宠的嫡子。身份高贵,当属这兰国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尽管脾气火爆,得罪的官僚不计其数,但是也无人敢招惹他。

        范魏满头大汗,虽然知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却没想到这暴风雨来得这么快,今天注定要倒霉了!

        远处,卫涵义已经带着大队人马朝他走来。一身黑衣,腰间绑着一根墨绿色的腰带。

        长发拢束于头上结成髻,头上戴着金色的冠连带着银色的镶嵌发簪。

        卫涵义眉间紧皱,面容严肃,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卫统领,您可算来了。”

        范魏别的不行,装可怜那是绝活。双眼一挤,嘴巴一撇,瞬间眼泪汪汪。

        卫涵义冷哼一声并未搭理,他望着不远处的火势问道:“现在情形如何?”

        “微臣已吩咐下去了,召集北东南门所有的火军全部参与救援,估计很快就能将这火灭了。”

        范魏努力扬起他那使劲推挤的笑容,恭敬地回答道。

        “哦,你确定南门也收到通知?”

        卫涵义眼露凶光,直狠狠地盯着范魏。那眼神好似在警告对方,最好实话实说。

        在卫涵义的逼迫下,范魏直冒冷汗,内心惶恐不安。

        难道,他故意推迟通知南门救火被发现了?

        “这,这,怕是肖统领有事耽搁,所以还在路上吧”

        范魏咯咯巴巴终于讲完一整句话,叫旁人看了去还以为他在维护这个肖统领。

        看着范魏故意装虚作假的神态,卫涵义内心的厌恶更添了几分。

        本以为在南门和北门总百余火军的合力协助下,火势能够很快被控制。

        可是,等他赶往舞坊才发现火势依旧猛烈,只有北门与西门的火军参与救援,南门却未见一人。

        以卫翰义的了解,南门统领肖平并非愚蠢之人,他万不可能在这十分火急的时刻,错过救火最佳时间,如若被查到轻则丢掉官帽,重则死罪。

        他断不可能冒这个险,对他也没有好处。

        于是,他立即派人南门打探一番才知道南门并不知晓西门失火,这才导致错过了救火的最佳时间,以至于舞坊周遭的店铺也遭受了影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有那份心思还不如想想怎么匿一份说辞,好保住你的脑袋吧,南门离这最近,你不找他们来救火,反而去找离这最远的东门。你是想这整个古埔城都因为你的愚蠢全部陪葬不成?”

        卫涵义越想越生气,终于忍不住连喘了范魏几脚,打的范魏满地求饶。

        身为巡检处总督,范魏很清楚四门有明确规定,各门的巡兵不得擅自越界,只能在自己的城区内巡逻,除非收到巡检处通知才能越区。

        所以,就算南门看到西门失火,也必须等到通知才能前去救火。

        但是非常不幸,这次失火的舞坊刚好被南门和西门之间的城墙挡住,依稀只看到一些黑烟,故南门统领肖平便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失火并未引起重视。

        “大人冤枉啊冤枉啊,小人早已通知手下去找救援,肖统领故意迟来,不关微臣的事呀。”

        范魏跪地磕头求饶,内心更是后悔莫及。这次他弄巧成拙,不仅没让肖平定罪,反而把自己也拉下水!

        wap.

        /110/110195/28598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