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四章:不愿再妥协

第四章:不愿再妥协

        齐老突然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他今日只是来传达任务的。

        怎么就讲到这个地步了…

        齐老不由地叹了口气,“你乃先皇皇贵妃之子,虽然被养在宫外,但是毕竟出身高贵,属于你的东西自然需要抢回来。”

        “敢问齐老,在这深宫中可有任何属于我的东西?皇权还是地位?”诸子剑勉强地笑了一下:“我真的需要吗?”

        齐老刚想反驳,但是一嘴的说辞竟无法脱口而出。

        “我自小离宫在宣阳宫长大,虽然日日练功非常辛苦,但是这却是我人生中最自在的日子。因为我不用去过别人的人生,我是自由的。”

        “子剑,你的背后是整个宣阳宫在协助着你。属于你的东西,我们一定能帮你拿回来,你又何必拒绝的如此果断!”

        “可是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为什么我的人生一定要被安排?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是被你们随意操控的傀儡。”

        诸子剑脸色异常严肃,目光微冷。

        这是她第一次述说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自她出生那一刻,就已经生活在一个被打造的谎言里,一国公主变成了六皇子。

        不管是文学还是武学,她都必须要与哥哥们一致。

        倘若表现的不好,对她便是一顿打骂和鞭策。

        八岁那年被自己的母妃亲自向父皇领旨,将她送往宣阳宫勇杀门。

        勇杀门——一个专门训练杀手的阴冷残酷之地,数不尽数的宣阳宫弟子都惨死在里面,而她则经历了八年生死的淬炼。

        所以,她恨自己的出生,让她被束缚。

        她恨这被人控制的人生。

        “小儿渐长大,既不可留,罢了,罢了。只是人生漫漫,想要的东西会越来越多,子剑你莫要让自己后悔。”

        齐老频频叹气,他没想到诸子剑的态度如此坚决,竟比他想象的更加坚定。

        他这个师傅还是没法看清自己的弟子啊。

        “齐老,谢谢你的教诲。”

        诸子剑敛眸看向齐老,真诚的感激。

        她知道自己的路还长,想要挣脱束缚,她必须坚定自己的信念。

        虽然齐老并未全力支持她,但他的妥协也让她这条漫无目的的道路上更加坚定。

        荆棘丛生,命运多舛,这些她都不怕。

        为了自己的人生,没有束缚,没有条规的人生。

        她不会再次妥协!

        “你大师傅那里我先去说,但是你也知道那个老头子的性格。你做好准备。”

        齐老脸色复杂看着诸子剑,心中是一阵忐忑。

        “子剑明白!”

        诸子剑紧紧地握住双手,满脸沉着。

        ***

        永宁府。

        一个高大的身影徘徊在门口,嘴里默默嘟囔着,

        “黑士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是宫里出了事?我要不要去看?但是黑士专门吩咐过,不能离开永宁府。怎么办?怎么办?”

        宣阳宫红士杀手静心满脸慌张,等待着还未归来的诸子剑。

        诸子剑皇子的身份在宣阳宫并不是秘密,人人皆知她被下旨派遣到兰国。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只要涉及到兰国,诸子剑就能变成另一个人。

        “静心,我回来了”

        耳边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静心转身一看见,完好无恙的诸子剑就站在他面前。

        他的目光落在诸子剑身上,无伤口,无血迹,气息正常,脸色平稳。

        太好了。

        安全了!

        “今日的任务可查到什么?”诸子剑问。

        这次回兰国她还有其他的任务,奉命追查一所舞坊。

        “羽林和羽深已按时归来,经过他们两人的多次探查可以确定,月季舞坊并无任何可疑,就是一个普通的舞坊。”

        “很好,那就派人回宣阳宫复命。”诸子剑从怀里拿出一杯铁烧制的金色铁片递给了静心,

        “再告知宣阳门,一个月以后在鲁国举办的龙神宴,我们会在兰国提前出发便不回宫了。

        “是。”

        静心接过那枚金色贴片,放在了怀里。

        “闯陵的事安排得如何?可有人发现?”诸子剑问道。

        “我已经安排妥当让众人这几日都待在府院,不得擅自行动。”

        “很好,闯陵的事事关重要,任何人都不得泄露,否则格杀勿论。”

        “是。”

        静心郑重地点了点头。

        “今日暂且休息吧,明日子时出发。”

        诸子剑看了一眼幽幽黯黑的夜晚,今日她着实有点疲惫了。

        静心注意到诸子剑眼底的倦意,心底一阵惆怅。

        太阳徐徐升起,又到了一日之晨。

        永宁府的众位宣阳宫杀手早已起身,各自开始晨练,静心急冲冲直奔诸子剑庭院奔去。

        “黑士,静林门.....门主特来拜访!”

        静林门门主,宣阳宫宫主之女。从小养尊处优,除了宣阳宫和静林门府邸外,其余门都不曾拜访过。

        可是这大门不出的门主,居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兰国,难怪静心会如此慌张。

        “好,去见一见吧。”诸子剑带上佩剑,淡定地向屋外走去。

        议事厅内,一名女子早已在此等候,乌黑的直发用黑中透红的绀缯帼巾帼戴在头上顺着秀发围在发际,两侧垂带结在项中。杨柳宫眉下是五官分明的精致面容,眼睛明澈透亮,微微上扬。

        正是贺荣佳,诸子剑唯一的师姐。

        “师姐,别来无恙”

        诸子剑恭敬地向贺荣佳作揖问候。

        “师弟,不必客气,现在没有外人,你又何必拘谨?听说你一路上遭遇了几次追杀,又吐血了几次,我这有几瓶止凝膏,你拿着用吧。”

        贺荣佳将几瓶绿色小罐递到诸子剑身前,然后朝着诸子剑温柔一笑。

        “师姐,我早已痊愈,不必为子剑担忧”诸子剑向后退了一步,回拒了好意。

        止凝膏乃宣阳宫秘药,除了宫主及各位门主以外,门徒皆不可使用。

        虽然两人同为师门,但是断不可僭越坏了宫规。

        “这是宫主的意思”

        贺荣佳早已料到诸子剑的答复,师弟从来都谨守宫规,不曾有过忤逆。

        如若不是知晓他身上的伤一直未好,她又何必把她爹搬出来逼迫他接受呢。

        诸子剑脸色严肃,冷冷地说道:“师姐,不要让子剑为难。”

        “你与我之间一定要如此见外吗?”贺荣佳直视着诸子剑的眼睛,丝毫没有退缩。

        wap.

        /110/110195/28598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