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二章:闯宫

第二章:闯宫

        酉时的晚霞早已照彻整个兰国大地,兰国宫殿的三宫六院已然灯火阑珊,养琳殿,华虞太妃府更是灯火明亮。

        两年前兰国先皇威王大薨后,华虞贵妃受新皇加封进阶为太妃,便移居至养林殿,美名其曰安祥晚年。

        养林殿主室,紫檀作顶,雕梁红木为柱础。殿中宝顶上多色彩画,绚烂柔丽,厅内的各类家具则皆榆木为主,突显了几分雅清。

        木窗一旁的榻上设着玉香枕,铺着金帛,一身红色长衫的女子慵懒的倚靠在窗口塌上。

        “今晚的晚霞又比往日更早落幕,苏梅,你看那这霞光万道的美丽景象为何只在晚上?如果出现在早晨会不会更加璀璨夺目呢?”

        女子目光追随着窗外即将消逝的一抹残霞,嘴里低声嘟囔。

        养林殿总管苏梅无奈一笑,将手中刚备好的安神药递上,

        “太妃,这晚霞呀是不可能会在早晨出现的,您还是先把这安神药吃了吧。”

        “哎,又到了吃药时间?”

        太妃缓缓转过身,是一个绝美的妙龄女子。肌肤如脂,两靥如点,双眉如张。那双眸似秋水,一清见低,让人流连忘返。

        但是,那楚楚动人的双眼望向那满满一碗黑色的药剂却慢慢微皱,满眼透露着厌弃。

        “苏梅,今日的的汤药怎么闻起来更苦了?”

        苏梅闻声一变,立即接过太妃手中的安神药深吸了一口。

        “居然加了五谷散!”

        五谷散,五种用毒蛇皮熬制得毒药,轻则服用丧失清醒,重则身体发软逐渐加快呼吸,随后发热发烧昏迷不醒,只需三日必死无疑。

        “真是防不胜防,这个月已经换了三批新进宫的女婢,竟还是让人有机可趁。”

        苏梅神色凝重,心里更是自责不已,如若不是这毒被太妃发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你不必自责,这偌大的皇宫可曾有过安宁?今后再多加小心便可。”

        太妃慵懒地看向苏梅,“这养林殿只你我两人,宫女却是过多了,全都打发了吧。”

        苏梅闻言点头,嘴里大声向屋外呼喊道:“我看是这药太烫了,都怪奴婢今日忘了给太妃您再凉一凉,我这就让宫女把安神药撤下去,稍后再给您端上来。”

        随后,苏梅便端着安神药往门外走去,大声向屋外的一众宫女们训斥道:

        “你们都怎么做事了,这么烫的药还敢往太妃嘴里送,今晚所有人全部跪罚在殿前,谁都别给我睡,明日一早去受刑司领罚,养林殿太小,养不了各位,不必再回来了!”

        “啪”

        安神药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各位宫女被吓得面容惨淡,立马跪在地上纷纷求饶。

        ‘请太妃息怒,请太妃息怒’。

        “哼,全部给我闭上嘴巴,莫要扰了太妃的清闲!”

        苏梅脸色十分难看,愤愤离去。

        太妃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暮色苍茫。

        就如她的一生,那般沉沉浮浮。

        兰国上下皆知华虞贵妃的美貌传天下,那一对明眸善睐的双眼明亮又灵活,在这冰冷的皇宫更显珍贵,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先皇的心。

        可惜今非昔比,那芳华盛气的美貌,在这度日如年的养林殿已失去了它的灿烂。

        她那双皓齿星眸的双眼也只剩下了那一点灵动。

        “母后,多年不见。”

        这时,一道低而沉重声音的出现打破了寂然的氛围。

        一个挺拔的身影从屋角暗影走了出来,男子白衣长袍着身,一头乌黑长发用银灰色发簪束发。

        轮廓分明的五官不似一般男子那般太过硬朗,那较直微翘的眉毛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眼睛,若仔细比较与太妃是及其相似。

        只是,男子的一双眼眸中多了几分严厉,让人不敢侵犯。

        太妃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憔悴的脸色增添了几分苍白,身体竟开始慢慢颤抖,她强忍住内心的情绪,皱着眉头向男子低声道:

        “兰国宫廷守卫森严,殿外兰林军彻夜巡逻,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难道你不清楚未满十八岁不得入宫吗?难道想抗旨不成?”

        男子嘴角微微上扬,淡定地说道:“母妃竟关心起儿臣的安危了?难道真是许久未见,母妃开始关心起被你抛弃在外,自己长大的儿子吗?不对,是女儿才对呀。”

        太妃闻言一惊,内心的不安逐渐放大。

        兰国威观第二十四年,兰国与鲁国交战时,正遇华虞贵妃双胎生产之际。先皇威王得胜归来时,华虞贵妃已诞下一子,名为诸子剑。

        可是,兰国第一任公主女儿诸子兰却在出生后不就便不幸夭折,威王痛心疾首,举国上下追悼至三月之久。

        然而今夜,深宫秘史就这样轻易被脱口而出。

        原来死去的不是公主,而是皇子。

        “你闭嘴,你闭嘴。”

        太妃惊慌失措往后退了几步,将所见之处可丢的物品统统向诸子剑砸去,嘴里大声呵斥道:“都怪你,都怪你,都是你的错!”

        “太妃,他是诸子剑阿,您亲生孩儿阿。”

        苏梅紧紧地抱住太妃,连声安抚。

        “她不是,她不是,你是谁,你是谁?”

        太妃挣脱了怀抱,上前抓住诸子剑的衣袖,怒声质问道。

        “母妃,我是子剑,您的孩儿啊”

        太妃双眼迷茫看着眼前的诸子剑,嘴里喃喃自语,“子剑?对的,我的孩子,子剑,子剑。。。。。”

        太妃终于恢复了平静,却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浑浊的眼神,失神的状态,这些诸子剑都看在眼里,深深地刺进她的心里。

        多年隐藏的秘密不仅与她是一根刺,对于母妃而言更是痛到深处,每每看到她便想起死去的哥哥,真正的诸子剑。

        这根刺扎根在母妃心里,让她竟憎恶自己的亲身女儿。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诸子兰!’

        儿时的回忆一点一点地涌现,刺耳的声音一直回荡在诸子剑的脑中,竟让她也慌了神。

        她不能再待下去了。

        在慌忙中拍了拍自己的脸,诸子剑立即从后窗飞身而出。

        屋内,苏梅保住怀中的太妃,轻声叹气:

        “太妃,对于当年的决定您可曾后悔?如若一切重来,还会是现如今这等局面吗?”

        深夜,一片狼藉的大厅,一切都似梦非梦。

        wap.

        /110/110195/28598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