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一章:归来

第一章:归来

        金风送爽,秋风瑟瑟,已是深秋时节。

        寅时已到,兰国都城,古埔城依旧天色尚早。

        街道上门可罗雀,只有悉数小贩们在摊位前各自忙碌着,准备今日的买卖。

        兰国位处月华大陆,因为地处海港河流汇通之处,故而交运便利,商业繁盛,当属月华大陆大国之一。

        早市颇为隐蔽的巷口内,约莫十余黑衣人各自分散,围成一个圈包围着一辆马车。

        黑衣人们互相谨慎,提防周围的环境,好似会有危险随时激发。

        其中一名黑衣男子头裹墨蓝色头巾,身背一把长剑。

        长剑细长而直,尖顶处更刻有一个半月形图案标志,正是月华大陆赫赫有名的江湖帮派,宣阳宫才独有的孤酉凌剑的独特符号。

        眼见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男子向身后被围住的马车提醒道,“黑剑,该回府了”

        “再等”

        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从马车里传达出来,之后便再无任何声响。

        这段对话如若让江湖上的人听到,必然大吃一惊。

        宣阳宫,无人知晓究竟位处何处,只知高深莫测,门下弟子无数,江湖上赫赫有名,无人敢轻易招惹。

        其下五门,宣阳门,静林门,御风门,灏守门和勇杀门。

        宣阳门乃五门之首,掌管其余四门,由执事长老们负责。静林门负责刺探情报,众弟子多为女性。御风门负责收集消息,传递信息。灏守门负责招收弟子,统一训练。

        最后一门,勇杀门又名杀手门,负责宣阳宫一切暗杀行动。

        杀手们以功力划分为五个等级,黑士为第一等级,其次便是红士,蓝士,黄士,紫士。传闻勇杀门一等黒士杀手能以一敌百,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无一生还,各个都是残暴凶残之徒。

        实在难以想象,黑士这等风云人物亲自出现在兰国,会引起怎样的动乱呢?

        辰时已过,宣阳宫一众人马终于有所反应,一名身穿纯白紧身长袍的身影从被包围的马车里踏步走了出来。

        从身影上是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衣长袍,手里握着一把已有几分陈旧的铸铁长剑,其剑之茎长五寸,剑身五倍长其茎。

        男子目光直视,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酥饼摊。

        摊上有一名半岁老人正双手活着面,忙碌的准备着。

        老人手法纯熟,一摊面粉在他手里随便弄捏了几下,便成了一个大面团。

        旁边的油锅开始冒烟,阵阵葱花香飘散在空中,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大快朵颐。

        拉开序幕的早市逐渐热闹了起来,街道巷陌车马人龙,人流不息。

        摊位上的顾客也是马不停蹄,一批又一批,好不热闹。

        “回吧”

        随着男子的一身令下,宣阳宫一群人马随即消失在巷子里,好似从未出现过。

        此刻,一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瞪着自己的双眼,眼巴巴地看着酥饼摊上新鲜出炉的酥饼,那模样可是十分讨人可爱。

        “李叔,早久,两个葱油酥饼,少辣多料。”

        忙着出饼的老人闻声一笑,不用看他也知道是隔壁舞坊的阿槐小姑娘,就这轻快动听的腔调也只有她了。

        “阿槐,可别让你姑姑知道你这副饿死鬼的模样,不然又得说你没个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作风,小心又给你禁足。”

        阿槐闻言一变,馋涎欲滴的小脸瓜瞬间耸拉在一起,模样甚是委屈。

        “李叔,咱就不提我姑姑了可好!”

        西门古埔城家喻户晓的舞坊姑姑一向行峻言厉,对待门下弟子更是格外严格。无惰性,戒贪婪,严于律己,这些乃教导门下学徒的基本规矩。

        正因如此,舞坊的姑娘们知书达理,温文尔雅,虽都不是出自名门家族,但是琴棋书画,礼仪礼节那都是与各位世家的小姐可媲美的。

        然而阿槐却是一个意外,在规矩众多的舞坊生成了调皮捣乱的性格,那性子是过于活泼,半点也不肯闲着,这也难怪只有她一个人敢偷跑出门,只为了吃酥饼。

        “行了,李叔今天这烧饼就让你吃个够,怎么样,还委屈不?”老人连忙摆手,手上和面的速度逐渐加快。

        “李叔,果然还是你疼我,我去屋里坐着啦。”阿槐嘴角飞扬,刚才丧气的摸样转眼不见。

        既然她能在姐姐们的眼皮底下偷跑出来,自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她早已备好众多说辞。

        等她快要入内屋时,却不知为何下意识转头往前方不远处的巷子望去。

        巷子还是与往常一样空空荡荡并无任何异样。

        阿槐摇了摇头转回视线,自早上起床后她就总是感觉怪怪的,好像会有什么事发生。

        不想了,还是吃烧饼吧。

        阿槐很快转变了心情,坐在椅子上翘首仰往即将出摊的酥饼。

        ***

        兰国北面的城郊处,一个残破不堪的宅院门口,消失在早市的宣阳宫众人出现在了这里。

        宅院外围是两面老旧灰涂的墙壁,面临着随时都有被风吹倒塌的可能。

        地上杂草丛生,比人还略高不止,宅院背靠一座小丘,正好挡住朝阳,寒气袭人,散发着阵阵阴凉。

        黑士杀手从马车里跨步而出,对眼前这凋敝残垣的别院并无作任何反应,但他看到那高高悬挂的牌匾上时,却紧握自己的双手,好似在强硬着某些情绪。

        牌匾上刻着“永宁府”,这三字高耸矗立不歪不屈,在常年堆积的灰尘中也能看见那金色字体整微微发光。

        男子伸出紧绷的双手,推开了那紧闭的双门。

        宅院门前已然破旧不堪,内院更是满目苍夷,残垣断壁,了然是一废弃府邸。

        常年无人整理的内院荒草丛生,青苔随处可见,又因深秋季节,树木凋零,西风落叶归地,枯叶成片堆积在地。

        雨水侵湿的墙壁也早已发黑发黄,不时还能闻到一股恶臭味。

        “不必跟来,你们稍作休息便着手开始修缮宅院吧。”

        闻声不见其人,黑士杀手已消失在众人面前,穿过前院来到后院门口。

        与前院凋敝残垣的景象相比,后院也并无任何异同,几颗早已凋零的大树,还有一个小型庭院。

        庭院有一个小型水池,和早已看不清面貌的假山,早已长满一尺高的芦苇让那青苔弥漫的水池中都渲染的有几分怪异。

        男子踏在乌青的地面,踩着满地的枯叶,步履从容地往里走去,不到一会儿脚上的白靴便已侵入污渍,可是他却并不在意。

        他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手,内心的激动在蠢蠢欲动。

        八年时光,转眼即逝,他终归矣!

        他终于能亲眼看到这日夜思念的旧居。

        这陈旧的一砖一地早已深深映在他的心里,从来不曾忘记。

        “我,诸子剑,回来了。”

        wap.

        /110/110195/28598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