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忍界伐冰之家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换条件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换条件

        辛苦了一夜,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坐在被浓烟熏得有些灰黄的火影之家办公室,吧嗒吧嗒地抽着烟斗,听着部下的汇报。

        “遍布大半个村子的爆炸,已经确认,是很早之前,就在各主要建筑里面埋下的,主使者是被我们木叶村灭亡的大大小小的势力之一,只是后来没有派上用场。执行者是一个名为玄能,精通建造的老头,已经被抓住了。”

        奈良鹿久合上手中的文件夹,恭敬地站在一旁,述说着刚刚送达的情报。

        “就是那个什么……玄能,让我们损失惨重?”

        “并非如此,三代目。因为他背后的组织早早被剿灭,所以并没有得到启动陷阱的计划,他本人实际上也放弃了无谓的杀戮。从没有被引爆的残留物以及山中一族的读心结果来看,证明他没有说谎……”

        “那就是说,线索断了。”

        皱着眉头的猿飞日斩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很明显,有人察觉到了隐藏在木叶村内的危险,并且在昨天夜里玩了一把大的,趁着宇智波家族和暗部厮杀的时候,直接将整个村子给炸毁了大半。

        庆幸的是,因为疏散及时,直接造成的死伤极少,部分伤患也得到了妥善的救助。

        “吾等无能,让村子蒙受重大损失,实在是无从辩解。”

        骄傲的奈良鹿久低下了头颅,语气中透露着难过的神色,

        “这一次,损失不小。”

        猿飞日斩摆了摆手,宽慰地劝道:

        “是暗部疏忽了,几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发现端倪,有失职之嫌……”

        暗部的直接领导者就是火影,换句话说,三代目将责任揽到自己头上了。

        上司主动背锅,下属自然也不能当真。奈良鹿久清了清嗓子后,继续述说道:

        “关于嫌疑人,云忍和砂忍的可能性不大,从本方间谍传回来的情报来看,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雾忍没有动机,也没有实力在木叶村兴风作浪;岩隐村这些年和我们打交道不多,且远在西北高原,没有主使者亲临,没法抓住时机玩微操……”

        总之,就是有实力的,没有机会,虽然不能完全排除嫌疑,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至于雨忍、草忍以及汤忍之流,不提也罢,他们要是有本事抢在木叶村暗部之前发现陷阱,还炸了木叶村,也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排除了这么多可能性,剩下的目标就不多了。

        火之国大名、古杉家族、困兽犹斗的宇智波家族等,甚至不排除是某个对村子不满的忍族在浑水摸鱼,比如一直游离于木叶村核心之外的日向家族,在志村团藏和猿飞日斩之间左右横跳的油女一族,甚至有心更上一层搂的猪鹿蝶。

        最后,也不能排除志村团藏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麻烦问题,趁着剿灭宇智波家族的机会,在内部来一次大洗牌,扩大打击面,顺势削掉三代目的威严,为将来夺权打基础。

        “最有嫌疑的是哪一边?”

        “宇智波、团藏长老、古杉卜水。宇智波有动机,有能力,当初置换族地的时候,大兴土木,有可能他们就发现了异常,引而不发,直到昨晚。团藏长老监察各个领域,玄能老头虽然做得隐蔽,也很难躲过‘根’组织无孔不入的检查;古杉卜水昨晚就在木叶村,从中忍考试至今,已经滞留了好久,虽然没有什么可疑行动,也在怀疑之列……”

        “就因为有能力?我实在想不出他的动机,就因为我不批准他毕业当不上忍者?”

        因为拿不到毕业证,就把学校给炸了,虽然夸张,也难保有睚眦必报之人做得出来,把整个城镇都夷为平地,图什么?

        “嫌疑人就这么多?”

        “这只是嫌疑比较大的对象,还有许多次一等的目标……”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查不出来了。

        宇智波家族已经没了,志村团藏长老昏迷不醒,无凭无据,也不好抓古杉家族少督去拷问读心。

        要是再扩大调查面,那就真的没完没了了。

        “追凶的事情,先放一放,安置村民为先。”

        木叶村看似损失很大,其实也就宇智波家族被连根拔起有点让人肉疼,只要主力人员还在,就能东山再起,建筑烧掉了可以重新来过,人死了就全完了。

        “明白,那我先下去了。”

        身为上忍班的头,奈良鹿久可不是除了喝酒什么都不会的混子,几名老资格顾问长老以下,就以他办事最得力,要不是威望不足,也是有机会竞争火影之位的。

        稍后,和奈良鹿久擦肩而过的猿飞阿斯玛掐灭香烟,走了进来。

        “三代目……”

        “嗯!”

        回来没多久,父子两人还没来得及叙旧,麻烦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只有公事的时候才有机会寒暄几句。

        “昨晚的事,做得不错。打打杀杀不是忍者的全部,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保护同胞也很重要。”

        “呃……”

        原本的白脸青年,已经渐渐有点以后大胡子的征兆了,有些羞臊的儿子,总不好直言,自己是追女不顺,在居酒屋借酒浇愁,喝得醉醺醺,阴差阳错救了许多人吧。

        见猿飞阿斯玛傻笑着,老头子也有些烦闷。

        “既然准备回来发展,就要好好准备了,以你的实力,晋升上忍就在眼前。今后,要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每一个上忍都是村子的支柱,要成为激励后人的表率。最近村子麻烦事肯定很多,你肩头的担子很重,等撑过劫难,就给你下发晋升考核任务……”

        “这么快?”

        实力提升,地位提高,受人尊敬,这当然是好事,可最近感情不顺,总觉得要更加对夕日红上心一点,以免真的被讨厌,要是被任务牵绊,许多计划就没法实施了。

        “你是不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吗?”

        “绝无此意,但凭吩咐。”

        老头子一横眼,猿飞阿斯玛不由得心虚。倒不是怕,而是不想再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让夕日红越发疏远自己。

        从大义上考虑,现在也确实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如此就好。”

        将要发作的三代老头,微不可查地点头,

        “有件事你现在就去做。你的同级生古杉卜水,正滞留在村子里。正好,我们也需要大名和古杉提供帮助,重建木叶村,你去和他聊聊……”

        “他?我不去,您亲自出马不好么?”

        “蠢材!我们这样的角色,是不可能直接面对面谈论这等事情的,一旦言语不善,容易承担不必要的交际风险。私底下有了明确的意向,进一步谈妥主要框架,首脑才会直接会面,敲定合作。”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意碰面,还是商谈天下大事,发生什么大风波,想退都没法退。

        “好吧。”

        猿飞阿斯玛无奈地点头,

        “我和他的私交其实很一般,您不要做太多指望。”

        所谓“很一般”其实是谦虚的说法,古杉卜水和猿飞阿斯玛其实没什么交情,甚至还有些矛盾。

        已经过去的就不提了,如今夕日红还对那个绣花枕头余情未了,猿飞阿斯玛怎么都不服气,私底下说点酸话,在夕日红面前告状,也不是一次两次。

        结果嘛,挑拨那两人的关系到底有没有效果还不清楚,夕日红倒是对背后说人坏话的猿飞阿斯玛有点成见。

        这个时候被派去拉关系,猿飞阿斯玛是有点不愿意的。

        不过,这次是公事,也不好推辞。

        古杉卜水和猿飞阿斯玛那一届的学生,大多才开始崭露头角,离独当一面还有点距离,除了旗木卡卡西之外,还真找不出能和古杉家族少督面对面谈正经事的人才。

        好在,猿飞阿斯玛顶着个在任火影之子的名头,说话勉强有点分量。

        ……

        出门转了一圈,帮助周围居民,做了点力所能及的小事,古杉卜水回到家中,指导香燐修行,正在小院子里练习查克拉控制能力,客人登门了。

        将猿飞阿斯玛请到会客室,吩咐仆人上好茶后,古杉卜水笑着问道:

        “这个时候,你们不应该忙得不可开交吗,怎么有空来我这串门?”

        实际上,古杉卜水根本就没想过会有和猿飞阿斯玛单独商谈的机会,关系不好不说,老是被甩脸色,古杉卜水即便对夕日红兴趣不太大,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

        火影之子就了不起了?

        古杉家族的继承人,也不差!

        猿飞阿斯玛将来不一定能当火影,古杉卜水可是一定能成为家主的,甚至有那么一丝可能成为火之国大名。

        这么一想,两人之间没了同级生这一层关系,古杉卜水私底下完全可以不搭理绝大部分木叶忍者。

        “老头子吩咐,不得不来。”

        猿飞阿斯玛也没有兜圈子,两人之间也确实没有太多闲话可说,

        “村子这次损失太大,一时半会肯定是缓不过来了,所以……”

        “想要借钱?”

        “嗯……应该就是这样。”

        到底还是年轻,开口求人,尤其是向平日里不怎么来往的人借钱,猿飞阿斯玛还是有些不习惯。

        “问题不大,我有钱,你们木叶忍者的偿债能力,也是值得信任的,不过……”

        古杉卜水悠悠地说道,

        “你也知道,我们古杉家族,其它的不一定能保证,忍界第一巨富应该是不会错了。钱财再多,对我们来说,只是个数字,不值一提。这人呐,最希望得到的,就是自己没有的。只要能用钱买到的,我都不稀罕,所以,我感兴趣的就是用钱买不到的宝物……”

        “你这是……想要趁火打劫?”

        “别说得那么难听。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别露出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你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守护忍,不至于大惊小怪吧?”

        古杉卜水满不在乎地对脸色不渝的猿飞阿斯玛说道,

        “世界上,最好的宝物,永远都是抢到手的;只有没人稀罕的垃圾,才会主动被分配到不努力的人手里。一般情况下,我想要和你们木叶村提条件,那可是太难了。在木叶村当了近十年的孙子,连个忍者执照都拿不到,虽然现在我也没什么对你们不好的想法,可是,从小予取予求,心想事成,就在这里吃了大亏,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小肚鸡肠。”

        “得了吧,人生在世,总要讲究一个快意恩仇,我的下半生,实在是没太多可以努力的方向了。你们努力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理想,我出生就实现了,这是何等无趣的人生?好不容易找点乐子,你们不得配合一下?”

        耸耸肩,漫不经心地回应的古杉少督,倨傲地喝了一口热茶,慢吞吞地施压道:

        “即便什么都不做,我的财富也以远超你们想象的速度增加,这一年多里,更是为堆满府库的金银珠宝发愁。败家可真是一件麻烦事,如果再不找点花钱的路子,我都准备给火之国每个人派发一千两银子,就当是为即将出生的孩子祈福了。”

        不管这些话是不是真的,话里话外的意思只有一个,古杉家的大少爷钱多了烧得慌,借钱不是问题,利息就不能给点蝇头小利就能打发了,得来点干货。

        “既然你在为钱发愁,我们很缺钱,你送给我们不就好了?”

        “凭什么?我就算扔海里打水漂还能听个响,你们什么都不付出,就想白白花我的钱?”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是没法做主的。”

        “那就让能做主的来。”

        本来古杉卜水就没觉得能和猿飞阿斯玛谈出什么结果,初步接触,有个合作意向就不错了,接下来就是互相亮筹码,谈条件了。

        ……

        木叶医院,特护病房顶层,一众医疗忍者施展了各种手段,都无法将志村团藏从昏迷中救醒,束手无策之下,只好向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求援。

        “如此麻烦,需要请纲手回来才有希望?”

        原本猿飞日斩还以为只是重伤昏迷,随着伤势好转,就能醒过来,结果远比想象中要恶劣。

        /133/133391/31330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