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黑莲花娇养守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人群

第三十二章 人群

        醉江月看着已近在眼前,却是在马路的另一边。

        见面前汹涌的人群,沈乔燃回头示意三个姑娘跟紧他,然后转身向对面而去。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道路两旁只有酒楼商铺的灯光,以及卖花灯的铺位上还有各色的灯光闪烁。

        按照往年的传统,花车经过的地方,商户们都会自觉的熄灭烛火,迎接花车的到来。

        每年的花车,都是由大锦各地方区域的能人巧匠制作而成,送进京后由朝廷统一选拔,最后择出者,才是最后的赢家。

        而花车之所以引人注目,不仅仅是因为其本身技艺的制作精良,更是因为最终乘坐花车的人。

        上巳节又称桃花节,每年的这个时候,京中各个秦楼楚馆,都会联合选出最出色的姑娘,作为这一年的“桃花仙子”,在上巳节当日,登上花车游街。

        整个活动,会持续三日。

        因为上巳节当天,通常会有宫宴,京中的豪门贵族们,都无法出门共襄盛举。所以往往第二日,才是最热闹的时候。

        而这些,沈乔沉都是不清楚的,她正被两个丫鬟护在中间,艰难的向前挪动……

        最后还是沈乔燃看不过去,一把把她拽到身边,护在怀里,她才能缓过一口气来,随他继续向前走。

        眼前的一切都让沈乔沉觉得十分陌生,随之而来的却是满满的好奇。

        前世她身体病弱,未嫁时只能成日待在府里,根本不可能做出在晚上偷跑出府的举动。

        后来嫁给萧礼……就更是没有这样的好时候了。

        可以说,前世的她,就像一只被锁在笼中的金丝雀,看上去锦衣玉食,光鲜亮丽,却从未感受过这样的鲜活。

        ……

        不远处,一个临近街边的二楼窗户正开着。有二人临窗而坐。

        其中一人一身红衣,一手拿着折扇轻轻抵着头,另一只手随着不知何处传来的琴声,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拍子。

        渐渐的,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本就似有若无的琴声,已然完全听不见了。

        他才意犹未尽的停了手,看了一眼窗外,感叹道:“可真热闹啊。”

        说完伸手倒了两杯酒,一杯推到了自己对面。

        坐在他对面的人,整个人陷在椅子里,一只手撑着额角,似是沉沉睡去了,垂下的一缕发丝遮住了他大半边脸。

        长长的墨色披风一角随意的垂在地上,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料子,却是连勋贵人家都重金难求的珍贵。

        “吵死了,这还有完没完。”

        似是终于被街上的人声恼的不耐烦了,他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窗外,狭长的眼中掠过一丝不悦。

        随着他抬起头,过于出色的容貌似乎让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几分,更为特别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气质上却有着不同于他年龄的凛冽。

        他直起身来,活动了下脖颈,随手拿起桌上的酒杯,随意把玩着。

        见他醒来,一身红衣的少年转过头来,若是沈乔沉在场,定能认出他就是那日在巷口看到的,坐在醉江月二楼窗口的人。

        江枫眠一袭大红色锦衣,轻摇折扇,看着对面的好友挑了挑眉,道:“难不成你叫我出来,就是来看你睡觉的?”

        萧珏神色不变,面无表情道:“那你回去。”

        “……”

        “萧怀瑾!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揍你?”

        见对方明显不想好好说话,江枫眠也来了火气。手中折扇瞬间化为利刃,径直向对面的萧珏而去。

        眼看有疾风将至,萧珏却一动不动,仍旧低头把玩指尖的酒杯,仿佛那是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任由一束冷光最终停在距自己不到三寸的地方。

        见他仍是这副死德性,江枫眠却了然了几分。

        收回了攻势,转眼间又变回那个风度翩翩的模样,开口道,

        “又和王爷吵架了。”

        虽是询问,语气却是肯定。

        “这次又是为什么,难不成又是因为……”

        江枫眠看了看萧珏的表情,最终还是没继续说下去。

        萧珏却神色漠然,冷笑道:“不然呢。”

        明明他此刻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伤心难过,可江枫眠与萧珏自幼相识,从某一方面来说,他是这个世上,最为了解萧珏的人了。

        此时的萧珏在他眼里,并不是人前那个飞扬肆意,无坚不摧的雍王府小王爷,而是他们初见时,一个人站在树下,落寞却倔强的小少年。

        明明是漂亮到耀眼的模样,狭长的双眼中竟没有一丝光彩,就那么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像是被全世界都遗弃了一样……

        想起过往的岁月,江枫眠有些恍惚,原来,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回过神来,江枫眠静静地看了萧珏半晌,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忍让了吧。”

        见萧珏神色微动,他继续道:“若是你下不了手,那就我来。”

        说到最后,竟带出一丝杀气,一瞬间,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危险了起来。

        萧珏闻言,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好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最终还是放缓了神情,轻声道,

        “没什么好下不去手的。”

        “只是没必要罢了。”

        他轻扯嘴角,随手拿起桌上的酒杯,递到唇边一饮而尽。

        放下杯后,恢复了一贯的漫不经心,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见萧珏恢复了正常,江枫眠放下心来,转而想起了什么,低声道:“说起来,这立太子的事,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突然。”

        萧珏抬了抬眼,嗤笑了一声,

        “突然?”

        “咱们这位陛下,可从来不会做什么一时兴起的事。”

        “你是说……陛下是故意的。”江枫眠惊谔道。

        “也谈不上故意,只不过这个决定,陛下定是早就考虑好的,恰好那日有这么个机会罢了。”萧珏懒懒道。

        “恰好?”

        “恩,恰好。”

        说完他散漫的伸了个懒腰,随意往楼下的人群中一扫,却在看到某一处时目光一顿。

        江枫眠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见萧珏正饶有兴趣的看向楼下,便随着他的目光看去。

        “你看什么呢?”

        /109/109193/28607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