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二百六十一章 手术果实

二百六十一章 手术果实

        趴在高文肩上的小乔巴可看不见高文的白眼儿,他只知道。

        当他趴在这里时,他眼中的众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带着满满的尊敬。

        于是,狐假虎威的小乔巴直接体会到了满满的安全感。

        只见他抱着高文的后脑勺,拿自己的脸蛋儿不停的磨蹭着高文的头发。

        “好棒啊,雷电妖精,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大家看过来的眼神都好友善,一点也不吓人了呢!

        而且,而且你的头发磨蹭起来麻酥酥的,哇哦~~~!!!

        我超喜欢这个地方,嘻嘻,你的个子好高哦,雷电妖精!

        我是乔巴,托尼托尼·乔巴,你呢,雷电妖精?”

        “哈哈~。”

        听着乔巴的声音,高文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一边抬手到肩上,拍了拍乔巴的两条小腿儿,一边轻声对乔巴说道。

        “我是高文。”

        “知道了,雷电高文,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

        不过,能让我在你肩上多待一会儿嘛?

        这里真的好舒适,而且给人感觉好安全!”

        乔巴说话间隙,啵的一声,将自己毛茸茸的小身子啪在了高文的头发上。

        看着乔巴这幅样子,高文轻笑着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忙的话,那就趴在我身上吧,你这么可爱,就连我也很喜欢。”

        话音落下之后,高文就在乔巴那副被夸奖到扭捏不堪的模样里,对卡莉法抬起了手。

        “卡莉法,我不喜欢戴天龙人的头罩,这件事让我经常被不看报纸的人认错身份。

        虽然并不算什么大事,但总被认错也有些麻烦。

        正好,这小家伙既然喜欢趴在我背上,那就给他带一个头罩吧。

        有他的话,人们自然可以通过它,来了解我的身份。”

        说完,高文轻轻捋了把乔巴的毛发。

        “怎么样,乔巴,加一个头罩如何?”

        “哎?”

        闻言,乔巴迷惑的歪了歪头。

        “可以么?”

        “当然可以,哈哈,就当是我送给你的上船礼物了,乔巴。”

        高文笑着点了点头,而卡莉法则赶忙去收藏室里,找出了和乔巴型号匹配的头罩来。

        虽然高文过去一直不喜欢带头罩,但他的身份在这,当初从玛丽乔亚调遣侍女来玄鸟号时,侍女就主动为高文准备了数百个大小和型号各不相同的头罩。

        于是片刻之后,卡莉法便将合适的头罩带了过来。

        “大人,看乔巴的样子,未必会喜欢穿玛丽乔亚风格的服饰。

        所以我准备了便携款,也就是自带衣领气密性的头罩。”

        一边说,卡莉法一边将头罩带在了满脸好奇的乔巴头上。

        就此,乔巴变成了一个小宇航员的样子,只见他轻轻戳了戳脸上的头罩。

        “阿西,好柔软的头罩,里面的空气好清新,而且还好温暖!!!”

        乔巴惊讶的不成样子,只见他拿自己的小蹄子,激动的抱住了卡莉法的手腕。

        “谢谢你,这位人类姐……。”

        “撒开啊!!!”

        被乔巴抱住手腕的一瞬间,卡莉法的脸色直接变了,只见她猛的抽身而退,接着便对乔巴大喝一声。

        “你这是性骚扰啊,混蛋!!!”

        “哎?!!”

        听着卡莉法的指责,乔巴整头鹿都麻夸了。

        “怎么可能是什么性骚扰!!!

        我可是一头鹿,我是鹿啊啊啊!!!”

        “哈哈。”

        高文拍了拍乔巴的头罩,打断了乔巴的话。

        “没事没事,卡莉法在和你开玩笑呢,哈哈。

        不说那些了,你就在我身上呆着吧,我办点正事。”

        说到这里,高文又拍了拍乔巴的头罩。

        闻言,乔巴乖巧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安静的趴了下去,好奇的从高文耳边,看向周围的一切。

        自觉找到了安全的环境之后,乔巴的眼睛大胆了许多,他不再躲躲闪闪,而是认真的观察起来。

        这样一看,他总算看清了人们眼中的善意和脸上的笑容。

        面对着朝他露出笑容的大家,乔巴小心地抿了抿嘴,接着探出小胳膊安静的抱了抱高文的头。

        不知怎么,自己安心许多了呢~。

        人类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可怕呢~~~。

        而高文,安抚了被吓到的乔巴之后,他坐回沙滩椅上,对库蕾哈问道。

        “朵丽儿医娘,我的情况怎么样?”

        “比老娘想的要好一些!”

        朵丽儿轻轻点了点头,接着又抽了口烟。

        “你的确有一具海上男儿的身体,虽然我第一次检查时,你的情况很严重,身体状况就和五十多岁的老人差不多。

        但时隔几个小时我再次检查时,你的身体勉强恢复到了四十来岁的程度。

        这里面有药剂的一定作用,但归根结底,你的年龄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不过不管如何,你的训练方式必须要做出更改,你过去都是怎么训练的?

        这样吧,明天开始,老娘亲眼看一下你的训练。

        我到要见识一下,能把二十岁的身体玩成五十岁模样的训练,究竟有多么可怕,哈哈!”

        大笑声中,库蕾哈拍了拍高文的肩膀。

        “放下心吧,高文,等明天看过了你的训练,我再拿出个保养方案。

        至于现在……。”

        说话间,库蕾哈朝不远处轻声咳嗽的泽法看了过去。

        “现在的话,有其他病人比你更需要老娘!

        喂,那边的泽法小子,还不赶紧坐到老娘面前,让老娘好好治疗一下。

        你的咳嗽声充满了虚弱的气息,你才是那个最需要治疗的人!”

        话音落下,库蕾哈叼着烟卷,流里流气的看向泽法。

        而泽法……。

        听着库蕾哈嘴里那小泽法的称呼,他真的好想给库蕾哈一拳,让她尝尝自己黑腕的本事。

        但另一方面,考虑到面前这人是医生,而医生又是海贼世界里任何一条船都不会苛待的人……。

        再加上库蕾哈的年龄,确确实实几乎是他的两倍了……。

        所以,泽法撇着嘴看向库蕾哈的肚皮,他郁闷的盯着库蕾哈肚脐上穿着的金色脐钉,就是不去看库蕾哈的眼睛。

        望着泽法这幅不开心的样子,库蕾哈咧嘴一笑。

        “哈哈,小泽法难道是害羞了么,还是说这不是害羞,而是被老娘的肚皮迷住了?”

        “喂,医生,能不能不要这么恶趣味,老夫也是要面子的!!!”

        泽法当真忍不住了,他重重的喘着粗气,郁闷的坐到了库蕾哈面前。

        看着不满的泽法,库蕾哈大笑着拍了拍泽法的肩膀。

        “喂,小子,空那家伙是你的老师对吧。

        你也好,卡普也好,你们都是空教出来的吧?

        那你知道么,空那家伙当年可是追(杀)了老娘很久啊!

        哈哈哈,你们这群小家伙,老娘出海的时候,你们的父母都还没出生呢!

        所以,你还觉得自己有资格在老娘面前自称老夫么?”

        话音落下,库蕾哈抬脚将泽法踩倒在沙滩椅上。

        紧接着,她拿听诊器在泽法身上好一顿聆听。

        半晌之后,迎着四周众人关心的目光,库蕾哈悠悠的摇了摇头。

        “还真是一具创伤满满的躯体,哎……。

        心衰是主要问题,这个疾病,目前来看根本就是绝症。

        治疗方法吗,老娘没什么好的办法,除非能找到价值五十亿的,那颗被所有医生视作传说的手术果实。

        不然,单凭老娘可没法让心衰这样的绝症彻底痊愈。”

        她说到这里时,面前的泽法也跟着遗憾的摇了摇头。

        “哼,我知道了!”

        只见泽法坚毅的坐起身,沉默的披上了自己的大衣。

        “从患病以来,我就没指望痊愈,老夫已经六十九了,作为一名士兵,这样的年纪已经是长寿了,哼!”

        “慢着!”

        迎着泽法这幅破罐子破摔的模样,库蕾哈微微一笑。

        “你急什么,小子!

        虽然老娘没法彻底治愈你,但通过老娘的药剂和治疗方案,老娘能让你的身体恢复到至少十年之前的效果!

        心衰而已,终究只是个象征着身体器官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老的疾病。

        虽然不能为你换一套器官,但让你那些不断衰老的器官稍微年轻一些,又或者让你的器官多撑他十年的话。

        这种事,对老娘来说可不是什么困难!”

        一旁,听着库蕾哈的话,泽法不可避免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远方,雷利老爷子则干脆的笑了出来。

        “哈哈,真是个好消息啊,泽法老弟。

        这样看来,你要是配合治疗的话,说不定还能和我有一战之力,哈哈!”

        “哼!”

        泽法立马对雷利露出个横眉冷对的表情,不过他一边横眉冷对,一边却从腰间摸出酒壶,给雷利扔了过去。

        而雷利接住自己的酒时,泽法顺手又将自己的右臂搭在了自己的腿上,朝库蕾哈展示起来。

        “心衰的事情就拜托了,库蕾哈医生。

        不过除了心衰之外,我还有两个毛病,那就是哮喘和右手。

        你看……。”

        “哮喘根本不是问题!”

        库蕾哈不屑的摇了摇头。

        “你的哮喘并非天生,而是心衰造成的,你是左心衰,这种情况最先影响的本就是肺部。

        大部分人患上左心衰之后,产生的第一个病发症应该都是肺积水。

        但你的身体比较强健,所以并没有发展成肺积水的情况,而是演变成了心源性哮喘。

        总之,老娘为你调养之后,当你的内脏稍微年轻一些,你的哮喘症状自然会有所减轻,甚至消失一段时间。

        和那相比,你的右手才是麻烦!”

        话音落下,库蕾哈直接探手,捉住了泽法的右手腕。

        只见她拿空着的手摸出飞刀,在泽法手腕的机械上好一顿比比划划。

        片刻之后,泽法右手腕环绕的机械臂环,瞬间从他手臂上脱落下来。

        与此同时,库蕾哈抿了抿嘴。

        “忍着点,别大喊大叫,老娘可不想看你这种小老头子乱叫个没完!”

        话音落下,库蕾哈的飞刀直接插进了泽法的手腕里。

        她的刀刃游走在泽法手腕中,瞬间便插进肌肉,将他的肌腱一条又一条的分离开来。

        同时,库蕾哈轻声说道。

        “你当年断手之后,应该是仓促接上的吧!

        哼,遇到了技术并不十分优秀的医生!

        不过你应该也没办法,毕竟断手这种事,如果不及时接驳的话,断掉的手就会失去活性。

        但不管怎样,你当年的肌腱和筋脉等一系列位置,接驳的并不十分完美!”

        话音落下,库蕾哈的飞刀就在泽法的眼皮底下,沿着他当年受伤留下的癣痕,将他的右手彻底分离了下来。

        与此同时,泽法死死咬紧牙关,拼命忍耐着那种剧烈的疼痛感。

        就在他的右手重新断掉的一瞬间,库蕾哈捏着他的断手,拿飞刀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按照你当年的伤痕,将你的手臂重新分离了一下。

        啧啧,看看你的手吧,骨头里有些畸形,筋脉更是形成了瘤状物!

        还有这些该死的管子,哼,这是研究机械的什么科学家装上的吧?

        你就不会考虑一下,科学家的技术和医生的技术可能一样么?

        这些管子的确连接了你的神经,但也更进一步的破坏了你伤手的神经。

        毕竟科学家的目的不是治愈你,而是为你提供一条义肢,在那种目的下进行的实验,当然会对你本身的健康造成一定影响。”

        一边说,库蕾哈一边拎着泽法的断手,朝她不久前在一笑帮助下搭建的手术室走去。

        “跟我来吧,小泽法,我亲自操刀,重新为你做一次手术。

        虽然我的强项是药剂学,但我的手术技术也是世界一流,恐怕除了传说中的手术果实以外,就没人能和我的技术媲美了!

        我为你修改和切割一部分伤疤斑癣,然后重新链接神经和肌肉。

        通过我的矫正,你的手臂至少能恢复百分之八十的功能。

        如果后续恢复够好的话,你这只手,或许能用出百分之八十五左右的力量。

        虽然还是不如巅峰,但和你原来那种使不出一半力气的模样相比,已经进步很多了!”

        说完,库蕾哈走进了手术室。

        而沙滩椅上的泽法……。

        此时此刻,他的脑门上满满都是暴起的青筋,只见他兴奋到几乎忘记了断手的疼痛!

        “真的么!!!”

        一声大吼之后,泽法无比兴奋的站起身来,一路朝手术室走去。

        “那就拜托您了,库蕾哈医生!!!

        我居然还有恢复手臂功能的一天!

        早知道的话,见鬼!

        如果早一点找到磁鼓岛上的您,那老夫,老夫怎可能会让弟子们……。”

        “闭嘴啊,小泽法,乖乖当一个病人,不要喧哗!!!”

        库蕾哈从手术室里探出头,大吼着打断了泽法的话。

        这时候泽法可不敢反驳,他讪讪的点了点头,然后忍着疼露出一个笑容,同时跟着走进了手术室里。

        当泽法消失在手术室门口时,高文头顶趴着的乔巴憧憬的说道。

        “不愧是朵丽儿医娘啊,手术的技术永远都那么优秀。

        虽然我学到了很多诊断和药剂方面的知识,但在手术这一方面,我差的还有点远呢。

        哎呀,好想变成医娘那样伟大的医生啊。

        加油啊,托尼托尼·乔巴!!!”

        “是啊,加油吧,乔巴。”

        高文笑着拍了拍乔巴的头罩,接着他看向手术室,欣慰的继续说道。

        “库蕾哈医生的加入,果然为我们带来了新的气象。

        居然连泽法老爷子的断手都能挽救一番,真是不可思议的医术!

        话说,雷利老爷子,你也抽空和库蕾哈医生聊聊看吧,虽然您老身体健康得很,但养生术这个东西,谁都不嫌多,对吧?”

        “当然!”

        雷利咧着嘴点了点头。

        “不用你说,老夫都会拜访库蕾哈医生。

        不过除了库蕾哈,老夫推荐的库洛卡斯也极其优秀!

        还有就是……库蕾哈医生提到过的手术果实……。”

        说到这里,雷利朝向高文的眼镜上露出了一抹精光。

        “有这么好的医生,我们是不是该帮她找来那颗传说中的手术果实呢?”

        ------题外话------

        我得整理一下剧情,剧场版红多出了太多设定,我必须研究一下,好做到与时俱进……。

        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