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19 杀青

119 杀青

        颜疏和盛珩遇都还没发现颜疏的演技已经被自来水顶上热搜,但朱颜那边联合李冉,已经趁着这个机会,将颜疏从业以来演过的电视剧做了个集锦,标题就叫做“从入门到精通”。

        发布这个视频的是李冉他们找的一个娱乐区的吐槽up主,原本点开这则视频的人以为这则视频是做来吐槽颜疏垃圾演技的,但看到最后秋痕出场的那一刻,弹幕上立刻飘满了“卧槽”。

        这则视频播放量不过半天就破了十万,成功的反向向路人安利了一波颜疏。

        颜疏这时候接到了文叔打来的电话。

        “演的很不错,老师很欣慰。”文叔很感慨。

        “都是老师教得好。”颜疏在电话中向文叔道谢,又和他聊了一下剧组里发生的趣事,说到最后,颜疏看了一眼身边的盛珩遇。

        顿了顿,对那头的文叔道:“老师,我和盛珩遇在一起了。”

        文叔似乎一点也没感到惊讶,“才在一起啊,小盛不行啊。”

        “老师我听见了!”盛珩遇凑上前大声道。

        文叔在那头哈哈大笑,故意装作没听清盛珩遇的话,炉头不对马嘴道:“好好好,等你们回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嘞。”颜疏也跟着笑。

        盛珩遇:“……”

        电话挂断,盛珩遇有些不服气的道:“我觉得我动作挺快的,意识到我喜欢你之后,我直接就去了颜家祠。”

        颜疏玩味的看着盛珩遇,“哦~但是挑破这件事的好像是我吧。”

        “我……但是我承认的很快啊!”盛珩遇想起告白时的仓促,不由又开始为过去的自己感到尴尬了。

        “那倒是。”颜疏点点头,“我们盛老师还是很敢作敢当的。”

        “你当时说……”盛珩遇很想问,你当时说会尽快喜欢上我,现在究竟进行到百分之多少了,但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那边就传来了敲门声。

        盛珩遇被打断,干脆就没再问,打开门一看,就见门外是颜擎和卫琳澜。

        “一起吃午饭?”颜擎见颜疏和盛珩遇并没有衣衫不整,颜疏露在外面的皮肤上也干干净净的没有痕迹,这才放下心来。

        盛珩遇没有立刻答应,而是下意识的看向颜疏。

        “好啊。”颜疏点头答应,四人这才一起出发去酒店自带的餐厅吃午饭。

        这时候桌上没有外人,颜擎才像是不经意的对盛珩遇道:“我妈说好久没见你,有点想你了,等这部剧杀青,你带上颜疏,去我家吃顿饭呗。”

        盛珩遇家和颜擎家里走的蛮近的,小时候的确经常去他家过周末,所以他这时候也没听出什么异常。

        “我都行,看颜疏吧。”盛珩遇给颜疏夹了一块鱼肉,“你想去吗?”

        “可以。”颜疏没什么意见,朱曳给她的感觉很不错,而且和盛珩遇一起去也不会很尴尬。

        见颜疏干脆的答应下来,颜擎暗搓搓的就松了口气。

        颜疏和盛珩遇没发现颜擎的异常,但卫琳澜多敏锐啊,余光看颜擎一眼就感觉这人有问题。

        不过当着颜疏和盛珩遇的面她也没有多问,只等和颜擎一起回到房间,她才十分八卦的看着颜擎。

        “你有事瞒着我,还是关于颜疏和小盛的。”卫琳澜直接挑破,伸手拽住颜擎的衣领将人拉低到与她平视。

        颜擎好不反抗,任由卫琳澜拉着,无奈的道:“我可不是故意瞒着你,主要是这事我也不确定。”

        他将朱曳查到的关于颜疏身世的事简单和卫琳澜一提,“这事还没个定论呢,我得找时间把颜疏带回家一趟。”

        卫琳澜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颜擎突然要约盛珩遇和颜疏去他家里。

        “到时候我也去。”卫琳澜兴奋的道。

        “你终于答应和我回家啦!”颜擎一脸激动的抱住卫琳澜的腰,啵啵机一样在她嘴上亲了好几口。

        卫琳澜嫌弃的松开颜擎的衣领,“就是去听个后续,又不是答应你什么了,你激动什么。”

        颜擎也不心急,见她态度有所松动,已经很高兴了。

        要知道,刚开始的卫琳澜可是不婚主义者,见家长这事儿对她来说就是酷刑,这时候能同意和他回家,颜擎觉得还真得谢谢颜疏和盛珩遇。

        当然,主要是谢谢颜疏。

        《暗涌》边拍边播,一路高歌猛进,不过五集,收视率就甩了同期播出的电视剧一大截,荣登了每个播放渠道的榜首。

        而颜疏的演技也随着《暗涌》的剧情推进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微博粉丝一路从五百万涨到了九百万。

        《暗涌》的拍摄也在这个时候迎来尾声。

        秋痕在离开池烈远之前接到了最后一个任务,刺杀池烈远本人和他的小叔叔池潇。

        试镜的时候颜疏和盛珩遇演过这段,这时候两人再演起来,就又多了一点复杂的心绪,比之试镜的时候,明显还要好上很多。

        厉竞炎在监视器后面看的频频点头,见这段戏拍完了,就把两个人叫到了身边。

        “下一场就是你俩的最后一场戏了,给我好好演啊。”厉竞炎分别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咱《暗涌》成绩这么好,不仅是因为剧本好,导演好,也是因为我们选了两个好主演!”

        尤寻安今天刚好也在片场,也很高兴。

        “金主爸爸又给我们追加了不少后期宣传费用,多亏了你们啊!”尤寻安握住盛珩遇的手,又想去握颜疏的手,却被盛珩遇半道挡下了。

        “握我就行。”盛珩遇酷酷的道。

        尤寻安明了的点点头,调侃的指了指盛珩遇。

        最后一场戏开始拍摄。

        秋痕杀了池潇之后,抬起木仓就打在了池烈远的左胸处。

        秋痕把池烈远半抱在怀里,泪盈于睫,她垂下头,轻轻在池烈远唇上印下一吻。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滴泪从秋痕睫毛上滚落,落在了池烈远的脸颊上。

        她没有留恋,一吻毕,就将池烈远放在了地上,捡起边上的木仓收好,擦掉眼泪,十分洒脱的转身离去。

        这并不是《暗涌》的最后一幕。

        《暗涌》的最后一幕,是已经年迈的池烈远。

        他在亲卫兵的护卫下登上游轮,往另一处地方去寻找某人的下落。

        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小男孩天真的问他:“义父,我们这是要去找谁?”

        池烈远的目光落在天边挂着的夕阳上,眼底的情绪复杂又缱绻。

        “找……。”池烈远苦笑一声,后半句话更咽在喉咙里未能说出口。

        《暗涌》拍到这里,颜疏和盛珩遇的戏份彻底杀青,只有一些配角的戏还没拍完。

        厉竞炎给颜疏和盛珩遇一起办了一场杀青宴,两人离开剧组之后,他还得留在这里再收个尾。

        “还有人说我拍不好电视剧,看看《暗涌》,有谁敢说一个不好!”厉导得意洋洋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将颜疏和盛珩遇送上保姆车。

        卫琳澜就跟在两人身后,提醒道:“回去之后别忘了去颜擎家吃饭这事儿,那时候我估计也杀青了,我也去凑凑热闹。”

        “好啊学姐,一起去,颜颜也能少尴尬一点。”盛珩遇还不知道这趟去颜擎家,颜疏才是主角,还以为朱曳想见的是他呢。

        卫琳澜别有意味的看了颜疏一眼,“那咱们回见。”

        “你们快回去吧,我们这就走了。”颜疏对厉导和卫琳澜挥手作别,车门关上后,她才隐隐感觉卫琳澜最后那个眼神很有深意。

        不过颜疏也猜不到这背后的事,所以她也就这么一想,就把这事给放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