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11 吃的死死的

111 吃的死死的

        盛珩遇回到拍摄场地时,就见颜疏红着脸站在厉竞炎身边,也不知道在和厉竞炎说着什么。

        他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很自然的问,“聊什么呢?”

        见他过来,厉竞炎又重复了一遍,“你俩现在感情一定要给我稳定,到后面秋痕和池烈远闹掰了那段,你俩就别再一对视就浓情蜜意了,都明白我的意思吧?”

        男女主有感情是好事,可以辅助拍戏,但后面男女主要闹翻,就不好把戏外培养的浓情蜜意带进戏中了。

        盛珩遇没在怕的,就点了点头。

        “明白。”颜疏不知为何,就觉得和盛珩遇以男女朋友身份相处了几天之后,应该可以分清戏内戏外的感情了。

        实在是盛珩遇和池烈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见两人都没有犹豫纠结的神情,厉竞炎才放下心里,叫他们准备去了。

        今天两人要拍的是两人上路之后的第一场戏。

        秋痕和池烈远偷偷坐上了运送煤炭的火车,打算先出了城,再想办法往蜀地走。

        然而就在火车上,两人遇到了两个同样偷偷上了火车的马匪。

        两个马匪看到颜疏的第一眼,就想将人带走亵玩。

        池烈远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拿枪威胁两人让他们离开就好了,谁知秋痕却站起来就要跟着那两人走。

        “你不能跟他们去!”池烈远紧紧拉住秋痕的手腕,攥的秋痕都感觉到疼了。

        “松开。”秋痕转头淡淡瞥了他一眼,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抖动,像是在和他无声的说些什么。

        但神经紧绷的池烈远很明显没有收到秋痕的暗示,依旧拉着她不肯松开。

        那两个马匪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就一脚踹开了池烈远。

        池烈远捂着肚子在地上蜷缩成了个虾米,秋痕却没有转头看他,而是仍由其中一个马匪揽住她的肩,带她往没人的另一节车厢走。

        池烈远看见这一幕,眼睛都赤红了,挣扎着爬起来,摸过边上一根铁棍就砸在了走在后面的那个马匪头上。

        那马匪一个不防,后脑直接就被池烈远开了瓢,摔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就咽气了。

        剩下的马匪这时候见自家兄弟死了,立刻就掏出了木仓指向了池烈远。

        秋痕见势不妙,揉身从那马匪手臂下弯腰脱出,抬脚就踢在了他的膝窝上,把人踢得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木仓声响起,是池烈远趁机杀了最后一个马匪。

        但马匪死去的同时,木仓声也引来了车上的其他人。

        两人不得已,只能在火车转弯减速时,一起跳下了车。

        滚在茂密的草地里,池烈远气喘如牛,但还不忘了爬起来去找秋痕。

        当他拨开野草找到秋痕时,他什么也没说,直接在她身边躺了下来,伸手紧紧握住了秋痕的手。

        “幸好你没事。”池烈远长出一口气。

        然而还不等他这口气松完,脸上却被秋痕狠狠扇了一巴掌。

        “你打我干什么!”池烈远吃痛,半支起身子看向秋痕。

        秋痕揉了揉手腕,“打你是因为你蠢。”

        紧接着,秋痕又伸手掀开他的衣服看了看他青紫了一片的肚子,“还疼吗?”

        “这算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池烈远有些委屈,“疼,疼死了!”

        秋痕听他这么说,那张一直冷若冰霜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点笑意。

        她重新躺回草地上,“疼你才会长记性。”

        这段算是一条过,厉竞炎很满意的正在看回放。

        颜疏和盛珩遇走过去和厉竞炎一起看了一遍。

        他们都觉得,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变了,但就是觉得屏幕中的两个人演起对手戏来顺溜了很多。

        “继续保持。”厉竞炎满意的点点头,“准备下一场。”

        《暗涌》的拍摄越来越顺利,颜疏和盛珩遇的感情也一步一步走的踏踏实实。

        这天刚下了戏,颜疏就接到了盛教授打来的电话。

        “颜颜,我之前和你说的那档国宝类节目准备开始拍摄了,我这边给你预留了一个名额,你到时候直接去电视台面试就行了。”盛教授虽说是给她留了个面试名额,实际上相当于告诉颜疏,她这是被内定了。

        颜疏先是向盛教授道了声谢,随后才道:“教授,如果我没有面试通过,这个节目我就不参加了。”

        盛教授那边传来了他爽朗的笑声,“放心吧,以你对大渊历史的了解,是一定能通过的。”

        “谢谢。”颜疏又道了声谢,被盛教授感染的也笑了起来。

        盛珩遇卸完妆出来,就见颜疏正站在化妆室外打电话。

        “好的,再见。”颜疏和盛教授挂了电话,一转头,就见盛珩遇正站在边上等她。

        “回去想吃什么?我先点外卖。”盛珩遇下意识想去牵颜疏的手。

        这时却有两个工作人员从旁路过。

        他伸出的手顿在半空,尴尬的想要直接收回去。

        颜疏见状,却不闪不避的伸手牵住了他,“我想吃烧烤哈啤酒。”

        “好,那我现在就点外卖。”盛珩遇在颜疏牵上来的那一刻心猛地就漏跳了一拍。

        他唇角勾起,反手紧紧握住颜疏的手没再松开。

        两人坐上保姆车,颜疏才歪头看向盛珩遇,“你怎么不问刚才是谁给我打的电话?”

        “这是你的隐私,我问了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盛珩遇眼巴巴的看着颜疏。

        明显是一副想问但却没好意思问的样子。

        颜疏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那你究竟想不想知道?”

        盛珩遇倾身过去将脑袋搁在颜疏颈窝边上,顿了顿,才小声道:“想。”

        “是盛教授打来的电话。”颜疏将刚才盛教授说的节目内容告诉了盛珩遇。

        “你肯定能通过面试。”盛珩遇笃定道,“我爷爷应该也是这个节目的嘉宾,他说你有这个实力过,你就肯定能过。”

        “这么相信我?”颜疏侧眸看他,就撞见了盛珩遇那双深沉的眸子中。

        盛珩遇点点头,用外套挡住两人的脸,才凑上前亲了亲颜疏的唇,“对,你好厉害的。”

        颜疏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笑,“好,那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保姆车不多时就在酒店门口停下了,刚好外卖送到,两人干脆提着外卖上了楼。

        盛珩遇和颜疏牵着手往房间那边走,远远的就看见周鸣抱臂站在盛珩遇门口看着两人,那脸上神情严肃的,活脱脱像是来抓奸的。

        “你来了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盛珩遇有些心虚的看着周鸣。

        周鸣心说我提前说了还能逮到你和颜疏的恋爱现场吗。

        但当着颜疏的面,他还是笑了笑,接过盛珩遇的房卡帮两人打开了房门。

        “祖宗,你俩在外面可收敛点吧。”周鸣也是无奈了。

        也幸好这个酒店足够保护客人隐私,这两人才没被拍到。

        颜疏那边早就和李冉通过气了,李冉那边对此没什么意见。

        她本来以为盛珩遇也早就和周鸣说过他俩在一起的事了,但如今看周鸣的态度,她才知道,盛珩遇这是还没和周鸣说呢。

        她转头有些不赞同的看向盛珩遇,话还没说一句呢,盛珩遇就心虚的摸了摸鼻梁。

        “一时高兴,就把这事给忘了。”盛珩遇每天都感觉像是踩在云端上,是真的忘了通知周鸣。

        而周鸣现在已经不是在为自家失智的艺人感到无语了,而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被颜疏吃的死死的盛珩遇。

        之前那个酷盖哪去了?

        怎么颜疏一个眼神他就不行了!这还是盛珩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