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07 咳嗽、贫穷和爱

107 咳嗽、贫穷和爱

        颜疏装作没看见正在尖叫的弹幕,自顾自的喝粥。

        那边盛珩遇正背对着她,手里拿着一件卫衣在往身上穿。

        黑色的卫衣从他头顶罩下来,颜疏的目光不由随着那往下滑落的下摆转移到了他劲瘦细窄的腰上。

        不得不承认,盛珩遇的腰臀比十分好看,腰粗一分嫌壮,细一分又会显得瘦弱,就这样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状态恰恰是最好的。

        盛珩遇套上裤子才拉掉身上的浴巾,他红着耳根转头看向颜疏,就发现她用一种兴味十足的目光盯着自己。

        “怎……怎么了?”盛珩遇有些结巴的问。

        颜疏笑了笑,忍住了到嘴边的一句夸奖,“早餐快凉了,先过来吃饭吧。”

        “哦。”盛珩遇没管还湿着的头发,走过来在颜疏身边坐下,和她一起安安静静的吃起了早餐。

        “这种小情侣早起吃饭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好甜啊,刚才盛老师洗完澡出来是不是没穿衣服,颜颜都看呆了!”

        “求一个颜颜视角啊!一定很好看!斯哈斯哈!”

        ……

        两人吃完早饭,直接开车前往云城博物馆。

        因为今天是周六,所以前来博物馆约会或是游玩的人有很多。

        颜疏和盛珩遇买票进场,刚走了两步路,就被行人给冲散了。

        好在盛珩遇个子够高,只要来回扫视一圈,就能精准无误的找到颜疏的身影。

        “你拉着我衣袖,别走散了。”盛珩遇将袖子递到颜疏面前。

        颜疏也没多说什么,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袖子。

        两人按照指引地图往里面走,没多久就找到了被摆在玻璃展柜里的落野弓。

        看到落野弓的那一刻,颜疏控制不住的有些鼻酸,眼圈也有些泛红,但她却没有让自己落下泪来,只十分无奈的隔着玻璃看着自己的弓。

        落野弓没了主人的养护,经过几百年岁月和战乱,弓身上已经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裂纹和破损。

        颜疏隔着玻璃细细描摹那颗镶嵌在落野弓正中的红色宝石,唇角勾出点笑意。

        师父送给她这把弓的时候说,如果以后实在没有军费,还可以把这颗宝石挖下来卖了,起码能换十万两银子。

        颜疏当时以为师父在说笑。

        不就是一颗石头吗,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钱。

        但前几天她百度的时候发现,这颗宝石还真算得上价值连城。

        “哇,听说这把弓上的这颗红宝石能卖个八九千万呢,我要是有一颗就好了!”一个小女生拉着自己男朋友的手,十分渴望的望着落野弓上的红宝石。

        “做梦比较快。”男生毫不留情的戳穿女生的幻象,又轻声附在她耳边哄她,“不过我攒攒钱,应该可以给你买个小钻石。”

        “你对我最好了!”

        小情侣说说笑笑逐渐远去,颜疏的目光却还流连在他们身上。

        盛珩遇以为她也想要钻石,轻咳了一声补充道:“你也想要钻石?”

        “不是。”颜疏有些遗憾的摇摇头,“我好像丢了一大笔钱。”

        “什么时候丢的,报警了吗?”盛珩遇还以为她是真丢钱了,立刻追问。

        颜疏失笑,“开玩笑的。”

        要是早知道这颗宝石这么之前,她应该早早扣下来拿去用掉的,多给将士们买点棉衣也是好的啊!

        颜疏拿出手机,全方位的给落野弓拍了很多照片。

        盛珩遇就静静的拿着gopro站在她身边,并不打扰她。

        “落野弓弓身是用紫衫木做成的,上面刻的是颜家的家徽。虽然这把弓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稍微一碰可能就会碎掉,但它毫无疑问是把好弓。它击杀的敌人数不胜数,身上沾满了敌人和大渊将士的热血,它见证了颜家军的辉煌,也随着颜家军被埋没,如今它重见天日,我为它感到高兴。”颜疏很唏嘘,手指轻轻点在玻璃上,似乎是想触摸里面的落野弓。

        盛珩遇听得心中激荡,从颜疏这几句话中,他似乎是看到了那位颜将军纵马持弓,杀伐果决的短暂一生。

        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也都有同感。

        “不知道为什么,听颜疏这么说,突然很感动。”

        “+1,学大渊历史的路过,能看出来颜疏对那段历史真的很了解,也很认同颜将军的功绩。”

        “本学史研一在此,表示早就是颜将军的粉丝了,一直想去看落野弓都没能成行,谢谢颜颜带我看了一遍落野弓!”

        ……

        两人没有只停留在落野弓前面,而是带着观众们云游了一下云城博物馆。

        因为云城博物馆里展出的古物大多是大渊朝的,所以颜疏多半是看一眼就能说出其来历和渊源。

        不仅盛珩遇听得一愣一愣的,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也没想到颜疏会懂得这么多。

        “我刚才百度了一下颜疏说的那些,发现她说的居然全是对的!”

        “是啊!有一部分百度上居然查不到,但我问了一下我学史的爷爷,爷爷说她说的大差不差,现在我爷爷已经在和我一起看直播了,哈哈哈哈!”

        “你们注意到没有,从刚才起,盛老师的目光就没从颜颜身上挪开过,他的眼睛里有星星啊姐妹们!”

        “啊啊啊啊啊!遇人不疏一定是真的!”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

        ……

        两人走出云城博物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盛珩遇依旧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颜疏,“你特意去了解了大渊历史吗?”

        “对。”颜疏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她可不是很了解嘛。

        “你刚才解说的很好,刚才解说员看你的眼神都变了。”盛珩遇笑着看向颜疏。

        颜疏笑笑,“估计是觉得我抢了他工作吧,刚才的确有不少人跟在我们身后蹭解说呢。”

        “想吃什么?”盛珩遇开上车,带着颜疏准备去吃午饭。

        颜疏看向镜头,问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云城的小伙伴有什么推荐吗?”

        听她这么问,弹幕上立刻刷起了饭馆名。

        颜疏在弹幕上挑了个出现频率最高的,离他们最近的,开了导航就往那边去了。

        “上午的直播就先到这里。”颜疏进行下午游玩预告,“听说云城的游乐园很好玩,我们打算下午去一次,想云游的小伙伴记得来看啊!”

        说完,直播就被她掐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