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婚约

        “聊一下?”颜疏和盛珩遇无言走回十六楼。

        颜疏站在自己房门口,没有第一时间进屋,而是转身看向盛珩遇。

        “好。”盛珩遇面上看着还十分淡定,但在颜疏说要聊一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紧张的手心冒汗了。

        张习习这时候已经进房间去休息了,听到外面的开门声,她才探出个脑袋来看了一眼。

        “盛老师晚上好。”张习习对颜疏眨了眨眼,无声的问她怎么把盛珩遇给带回来了。

        颜疏也没避讳张习习,“我和盛老师有点事情要谈,你先休息吧。”

        张习习点点头,老老实实的关紧房门,不让自己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小秘密。

        颜疏给盛珩遇倒了杯枸杞茶,两人干脆面对面在落地窗边的吧台边坐下。

        今夜外面无星无月,从落地窗往外看,能看到灯火通明的影视城。

        客厅中此时只开了盏落地灯,灯光暖黄,安定了颜疏和盛珩遇两人颇为不平静的心绪。

        “我一直想找时间和你聊一下婚约的事情,但是因为最近太忙了,一直没能抽出时间。”颜疏先开口打了个直球。

        “啊?”盛珩遇没想到颜疏会在这个时候提起婚约的事情,一时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要不是颜疏提起,盛珩遇几乎忘了他和颜疏曾经胡闹一般订过婚。

        他凝眉想了想,末了得出结论。

        大概是因为如今的颜疏和当时与他订婚的颜疏差别太大了,所以他才忘记了这件事。

        “当时因为我单方面的意愿,逼迫你和我订婚,我要先和你说声抱歉。”颜疏没办法解释她和原主并不是同一个人这件事,只能替原主背了这个锅,“这个婚约本就不该存在,如果你没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就当这个婚约从来没存在过。”

        颜疏本想严肃郑重的去盛家退亲的。

        大渊人将婚约看的极重,一般只要是订婚的男女,都不会再悔婚。

        虽说如今情况不同,但要是让颜疏处理,她还是会按照大渊的礼数,周周到到的退了这桩婚事的。

        她不能耽误了盛珩遇。

        但眼下情况有变,她只能提前和盛珩遇提出这件事。

        盛珩遇闻言一愣,也说不上来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当时林家提出让两家联姻,盛珩遇本来是不愿意的。

        但因林家夫妻以前曾帮过秦幼思,秦幼思又说如果不合适是不会让他们结婚的,盛珩遇才捏着鼻子答应这件事。

        刚和颜疏订婚的那段时间,盛珩遇连提到她的名字都要皱眉,如果是那时候的颜疏对他说这种话,他肯定求之不得,但换了如今的颜疏,盛珩遇却有点不想答应她了。

        看着颜疏那张无波无澜的脸,盛珩遇不知为何感觉有点生气,又有点委屈,心里憋闷的不行,握着杯子的手也紧了紧。

        “当时是你主动要订婚的,现在你又来轻描淡写的告诉我要退婚。”盛珩遇身上逐渐变冷,刚才颜疏带给他的温度逐渐褪去,“就算是要退婚,也得由我来提。”

        他的声音中压抑着眸中即将喷薄而出的怒意,看着颜疏的目光也慢慢变得深沉起来。

        像是某种被关在笼子里的大型猛兽,正在死死盯着站在笼外的猎物。

        颜疏还以为盛珩遇会立刻答应,有点没料到他会这样回答。

        “可以。”颜疏敏感的察觉到了盛珩遇情绪的变化,但她却有点不知该怎么应对这样的盛珩遇。

        眼前的盛珩遇面目没什么变化,但周身的气场却变的让颜疏十分陌生。

        这种感觉就好似一只一直在你身边打滚的大狗突然变成了一只狼,有种既陌生有熟悉的奇怪感觉。

        “接下来我们可以再聊一下厉导的提议。”颜疏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口吻和盛珩遇商量。

        盛珩遇听得更委屈了,但他心里有多伤心委屈,脸上表现的就有多冷漠。

        这人连一句软话都不会说吗?

        “这还用聊吗?”盛珩遇心里酸的像是吃了十几个柠檬,说出的话也很生硬,“你不仅要和我退婚,还想和我谈一段有期限的恋爱?颜疏,耍人玩儿也要有个限度吧。”

        盛珩遇承认,他有点在耍小性子了。

        退婚是退婚,为了工作培养感情是培养感情,其实不该混为一谈。

        但一遇上颜疏那双平静的眸子,他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只是说可以聊一下……你如果不同意就算了。”颜疏能理解盛珩遇的怒意,所以她并不觉得盛珩遇说话难听,依旧平平静静的看着他。

        “你敢说你没这个意思?”盛珩遇逼视颜疏的眸子,握着水杯的手再次收紧。

        颜疏也不骗他,“我有过要和你培养一段时间感情的想法。”

        这是事实,颜疏觉得没必要骗盛珩遇,就干脆承认了,“但那是在我们没有婚约的基础上。”

        “为什么一定要以解除婚约为前提?”盛珩遇盯着颜疏不肯放,像是一定要从颜疏嘴里得到什么答案。

        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在听到颜疏承认的那一刹那,他心里是十分欣喜的。

        颜疏抿抿唇,在想怎么说才不会让自己显得像是渣女。

        “如果在有婚约的前提下,我们培养出了感情,就算是《暗涌》结束拍摄,我们好像也不用非得分开。”颜疏认真解释,“但那样培养出来的感情,势必会掺杂秋痕和池烈远的痕迹,我们要怎么判断,我们动心的人是彼此?”

        颜疏不想随意开始一段感情。

        见盛珩遇似乎是听进去了,她又接着道:“如果是在没有婚约的前提下,事情就完全不同了,我们可以界定,在《暗涌》拍摄的这段时间,是池烈远和秋痕在恋爱,只要离开这个剧组,盛珩遇和颜疏还是朋友,这样误会和以后可以预见的矛盾就完全不存在了。”

        说完这番话,颜疏依旧认真看着盛珩遇的眸子,冷静理智的像是在制订作战攻略。

        而盛珩遇听完她这番话却是被气笑了。

        “你以为感情是什么可以切割的木材吗?”盛珩遇心里的那点欣喜被颜疏的话浇灭的一干二净。

        他本以为颜疏之前说的不喜欢他了大概都是气话,但如今见她这么理智的分析利弊,他才恍惚明白,颜疏之前说的可能都是真话。

        颜疏失笑,“你不同意也没关系,我可以找其他办法……”

        “你想找什么办法?”盛珩遇捏着杯子的手指节泛白,“你难道还想找其他人恋爱试试?”

        “不是。”见盛珩遇像是真的很不高兴,颜疏放缓了语气,“我们婚约没有解除之前,我不会和其他人恋爱。”

        “你知道分寸就好。”盛珩遇被气的心口疼,有种急切的想要逃离颜疏身边的冲动,好像这样就不会再听到颜疏说出什么他不爱听的话了。

        “我要先回去休息了。”盛珩遇僵硬的转身想走。

        颜疏的声音却又在背后响起,“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把商量的结果告诉厉导。”

        “谁说已经商量出结果了?”盛珩遇背对颜疏,被气的闭了闭眼睛,“让我再考虑考虑。”

        “好。”颜疏还以为盛珩遇是不愿意呢,没想到他还愿意考虑,“谢谢你盛老师。”

        “不要和我说谢谢。”盛珩遇再次被颜疏的冷静淡定刺的心尖一疼。

        不等颜疏再开口,他果断的离开了颜疏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