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小盛

        颜疏试镜的时候,曾和盛珩遇演过初遇这段戏的一小部分。

        但因为这部分在剧本围读时被做了些修改,所以这时候两人都得按照新剧本重新演绎这一段。

        天色这时候慢慢阴沉下来,秋痕擦干净手上沾上的一点血迹,将擦手的手绢随手丢在巷子里的杂物堆上。

        她面色冰冷沉静,不似刚杀完人,倒像是刚赴了一场让她不开心的约。

        高跟鞋哒哒哒的敲响了杳无人烟的巷子,就在秋痕要拐弯离开这条巷子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的巷子里冲过来一个人。

        那人一瘸一拐的跑着,脸上满是冷汗,嘴唇发白,一条腿上满是殷红血迹。

        “救命,有人要杀我。”池烈远几乎快要晕过去了。

        他这时候已经快跑不动了,但身后那两人追的很紧,不过眨眼,那两人也已经出现在了巷子那头。

        “救你?”秋痕冷冷晲了靠在墙上,烂泥一样的池烈远一眼,“谁来救我。”

        她没打算多管闲事,转身就想离开。

        岂料池烈远见她要走,却没脸没皮的扑过来抱住了她的小腿。

        “你不救我,那你就陪我一块死!”池烈远不想死,“我是池司令的独生子,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我让他给你一千大洋!”

        秋痕想要拔腿,但却发现她的腿被池烈远抱的死紧。

        “池司令昨晚就死了,现在这片儿当家的是燕司令,你这个少爷,已经不值钱了。”秋痕冷酷的道出事实。

        池烈远不可置信的看着秋痕,“不可能!老头儿怎么会死!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放手!”秋痕一抬眸,就见那两个握着木仓的人已经用木仓瞄准了她。

        不得已,秋痕只能弯腰扯住池烈远的肩膀,带着他就地往边上一滚,躲过了向他们打过来的两发子弹。

        池烈远似乎被木仓声再次唤回了神。

        他紧紧抓住秋痕的衣袖不肯松手,“老头儿死了我也是有钱的……”

        话说了一半,池烈远自己倒是笑起来了,“罢了罢了,我怎么还指望你一个女人救我,你快走吧,这件事与你无关,还是不要害你丢了性命的好。”

        说着,池烈远拉着秋痕的手腕将她往巷子外推。

        但这时候,那两名男子已经不可能放过秋痕了。

        秋痕见其中一个男子追着她过来,立刻旋身踩着墙壁倒空翻,从那男子前头翻到了他后头,一脚踹在他后心,将他踹的扑倒在地。

        另一名男子本想趁此机会一木仓了解了池烈远,见同伴就要被抓,立刻又将木仓口对准了秋痕。

        池烈远看准了面前男子走神的时机,咬牙扑上前撞掉了他手里的木仓。

        秋痕与他一套配合,不过一眨眼,就将这名男子也给制服了。

        秋痕抽下池烈远的领带和皮带,分别将两个男人的手腕给捆了。

        “你快逃吧,现在这城里,想要你命的可不在少数。”秋痕冷冷道。

        池烈远这时候已经知道了秋痕身手不俗了。

        他惊喜的看着秋痕,“你送我去蜀地找我叔叔吧,只要你能把我平安送到蜀地,我给你三箱小黄鱼!”

        这段戏下面的发展就和试戏的时候差不多了。

        厉竞炎坐在监视器后面,见两人演的都不错,这才面带笑意的喊了“卡”。

        “很好!一条过!”厉竞炎惊喜的看着颜疏,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你这打戏,可不像是只练了三天的!那威亚吊你身上怎么就和不存在一样!”

        颜疏任由工作人员过来解开她身上的威亚,忍着腰间传来的疼痛对厉竞炎笑了笑,“厉导过奖了,还是武指老师教得好。”

        别人没注意到颜疏的异常,但盛珩遇却注意到颜疏刚才小小的皱了一下眉头,眼中隐有痛色一闪而过。

        “喝点水,冷不冷?”张习习走上来给颜疏披上外套,挡住了盛珩遇的视线。

        “不怎么冷。”颜疏接过水喝了口,见那边卫琳澜已经在准备了,就打算坐在边上看她演戏。

        “我们下午没戏了,要不要一起回去?”盛珩遇状似不经意的问颜疏,“我爷爷说,他待会还想给你再打个电话。”

        “在这里也可以和盛教授通话的,我就不回去了。”颜疏才刚接触演戏,再怎么有天赋,也是要不断学习别人的经验的。

        她不敢松懈。

        盛珩遇皱皱眉,见她一点也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就有点不高兴了。

        但他不高兴归不高兴,却也知道点到为止,遂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盛珩遇又去和厉竞炎打了声招呼,这才带着李秋去卸了妆就回了酒店。

        因为是开机第一天,所以及至卫琳澜的一段戏拍完,今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

        颜疏和卫琳澜坐同一辆车回酒店,两人刚下了车,就见盛珩遇提着个上面印着药店logo的袋子刚从外面回来。

        “你生病啦?”卫琳澜手里拿着个苹果在啃,一边啃,一边上下打量人高马大的盛珩遇,“看着不像啊。”

        “我怎么就不像了,我就是生病了。”盛珩遇嘴硬,并肩和两人一起往酒店里走。

        边走,边用余光偷偷瞥走在边上的颜疏。

        “你怎么了?是着凉了吗?我今天还看见你偷偷擦鼻涕了。”颜疏也关心的看着他。

        一听颜疏说看见自己擦鼻涕了,盛珩遇脚下差点一软,被台阶给绊倒。

        “你们别猜了,饶了我吧二位。”盛珩遇把那不知装着什么药的袋子往自己口袋里一塞,“给我留点隐私成吗?”

        “行行行,给你留给你留。”卫琳澜说着话就掏出了手机,光明正大的在手机备忘录里写下“盛珩遇疑似拍戏太累得了隐疾”这句话。

        “喂!学姐,你是不是当我瞎了啊!”盛珩遇无语的看着卫琳澜那亮到晃眼的手机屏幕上那巨大的字号,都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

        颜疏被卫琳澜可爱到了,下意识的按着腰部就笑出了声。

        “不能说的病不就是隐疾吗?”卫琳澜故意逗盛珩遇。

        而盛珩遇则是没再多说什么,酷酷的双手插兜就走到了前面去。

        “小盛也就是看着成熟,每次都是逗一逗就生气,就和河豚似得,特别好玩儿。”卫琳澜给颜疏科普。

        颜疏笑着点点头,“我之前和他一起上节目的时候就发现了。第一眼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有多不好接近了,其实相处久了就能感觉到,盛老师其实就是个别扭的大男生。”

        “那你还叫他盛老师,直接叫小盛好了。”卫琳澜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里,“你比他大吧,让他叫你姐呗。”

        “电梯来了。”盛珩遇走在前头,没听见两人说的话,只是按住向上的电梯按钮,等着颜疏和卫琳澜靠近。

        “来了。”颜疏对他点点头,拉着卫琳澜快走了几步,一边走,一边对她道:“叫盛老师显得我尊重他,而且这个称呼显得我们俩比较有距离感。”

        听着不会让人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

        “什么距离感?”盛珩遇就听到这最后一句了,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嘴。

        卫琳澜拉着颜疏进电梯,见盛珩遇也进来了,就按了关门键。

        “颜颜说,你一直叫她名字显得怪有距离感的,让你给换个称呼。”卫琳澜开玩笑道,“当然,她也不能一直叫你盛老师。”

        颜疏也没打算拆卫琳澜的台,见盛珩遇向她看过来,就坦然的点了点头,“没错,是这样的。”

        “那……那你要我叫你什么?”盛珩遇心里有点紧张,“你又要叫我什么?”

        难道要叫她颜颜?

        这也太亲密了吧!

        “颜疏比你大,你叫一声姐姐不过分吧?”卫琳澜提议道。

        盛珩遇看了眼颜疏,又看了眼卫琳澜,嘴巴张了张,却始终没能把那个字说出口。

        什么呀!

        叫姐姐比较颜颜还奇怪啊!

        “这样,咱小盛年纪小不好意思,颜颜你就给他打个样吧。”卫琳澜冲她挑挑眉。

        暗示她占便宜的时候到了。

        颜疏眼睛笑的弯弯的,抬眸看向盛珩遇。

        对上颜疏那双漂亮的眸子,盛珩遇只觉心跳快了几分。

        她,她要叫什么?

        遇哥,还是……

        “小盛。”颜疏干脆道。

        那声音丝毫不拖泥带水,像是张飞在叫哥哥。

        盛珩遇心底那一丝旖旎瞬间消失不见,手里也像是捧了一朵莲花。

        姐姐对小盛,恩,很好。

        微笑.jpg

        ------题外话------

        还有人看的吧?

        求个推荐票呀~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