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开机

        盛珩遇听到颜疏的话,这才注意到弹幕上不仅有问关于《暗涌》的,还有很多照旧在讨论他和颜疏是不是已经在一起的言论。

        他莫名耳朵一红,有点不好意思的对颜疏道:“我们刚才已经严肃澄清了,他们现在这样应该就是在开玩笑。”

        “行吧。”颜疏点点头,打消了再澄清一遍的念头。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下播了。”盛珩遇见时间差不多了,很冷酷的对镜头前的观众道。

        “不要啊!我还想看!你们就算是干坐着我也想看!”

        “+身份证号,你俩在一块就是糖!”

        “cp粉舞的太嚣张了吧,收敛点!这是我们的老公!”

        “对啊对啊,这是我们的老婆!别拉郎了,人家都说没关系了!”

        “你们说这话都不心虚吗,看看你们老公看人家老婆的眼神吧,都拉丝了!”

        “哭辽!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遇哥看ys的眼神的确不一般!”

        ……

        “再见!”颜疏巴不得早点下播,等盛教授也和观众们告别后,立刻伸手关了直播。

        “这个直播还蛮有意思的,就是那些弹幕说的话我有的不太明白。”盛教授点评道。

        “你回去多冲冲浪就行了。”盛珩遇建议道。

        盛教授点点头,“有道理。”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对颜疏道:“情况我差不多都了解了,以后如果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直接微信上找你了。”

        今早盛珩遇教盛教授开通了微信。

        盛教授第一个加的却不是盛珩遇,而是颜疏。

        “好的。”颜疏点点头,见盛教授准备离开,站起来就想送送他。

        “我送爷爷去车站就行了,你继续休息。”盛珩遇对颜疏道,转而才看向盛教授,“走吧爷爷。”

        “行嘞孙子!”盛教授一巴掌拍在盛珩遇后背。

        “我怎么觉得您在骂人呢……”盛珩遇狐疑的看着老人家。

        “你不是我孙子?”盛教授反问。

        “是……”盛珩遇无奈点头。

        目送两人离开,颜疏刚想坐下,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被盛珩遇带偏了,这根本不是她的房间。

        她没再多留,跟着就出了盛珩遇的房间。

        宋月明一直在关注微博上的动向,她本以为曝光盛珩遇和颜疏的“恋情”会让《暗涌》剧组忙乱上一阵,岂料忙乱没看见,倒是直接给他们送去了一阵及时雨。

        “给我继续蹲《暗涌》剧组!”宋月明选择加钱,让瓜田里的猹继续蹲守。

        她还就不信了,这个剧组能一点丑闻都挖不出来!

        《暗涌》剧组又花了一周排演了一遍大戏,终于在一个秋日的晴天里,举办了开机仪式。

        《暗涌》官博发了剧组开机仪式上的剪辑录像,录像最后一个镜头,就定格在几个主要演员的笑脸上。

        关注《暗涌》官微的粉丝瞬间涌来,在这条微博下疯狂刷自家哥哥姐姐的彩虹屁。

        而朱颜也在今天,官宣了和颜疏签约的消息。

        朱颜v:欢迎@颜疏v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欢呼!

        配图是颜疏发给他们的一张日常照。

        颜颜我老婆:啊啊啊,姐姐前程似锦!

        优美的中国话:谢谢朱颜认可我们姐姐的实力啊!

        ……

        颜疏一天之内连续转发《暗涌》开机微博和朱颜官宣微博,引得她的熟人都纷纷赶来点赞评论。

        微信群“娱乐圈打工小分队”里也像是不要钱一样疯狂冒出彩虹屁。

        蜡烛:海星转圈圈.jpg

        蜡烛:颜颜牛逼!居然不声不响签了朱颜!

        酷盖从不穿秋裤:姐妹以后要是发达了,记得让我抱大腿昂!

        越过这座山:恭喜!

        蜡烛:你们剧组最近是不是要开拍了?《我们的生活》第三期遥遥无期,可是我好想和你们一起玩啊!

        酷盖从不穿秋裤:+1!

        ys:谢谢大家啊!海豹贴贴.jpg

        ys:想一起玩+身份证号!

        shy:厉导每半个月会给大家放几天假,那几天可以用来录节目。

        酷盖从不穿秋裤:好耶!

        ……

        “下午咱们先拍池烈远被追杀那段。”厉导主持完了开机仪式,对盛珩遇道,“你小子给我好好演!给咱剧组开个好头!”

        “好。”盛珩遇淡定的应下。

        下午的时候太阳突然被厚厚的乌云挡住了,演员们换上夏季的服装,站在冷风里,都被吹得怀疑人生。

        颜疏今天下午有一场和盛珩遇相遇的戏,所以即便这时候天气再冷,她也得穿着单薄的作战服,披着自己的毛呢外套在片场等着。

        “小盛准备好了吗?”厉竞炎拿着小喇叭对身着夏季西装的盛珩遇道。

        盛珩遇站在街面上,遥遥对坐在监视器后面的比了个ok的手势。

        “第一场第一次拍摄!”

        池烈远昨夜和朋友喝了一宿的酒,这时候还有点头疼。

        他忘记通知家里的司机来接他了,干脆自己慢吞吞的往家里走。

        西装外套被他脱下来搭在臂弯里,因为宿醉还未醒,池烈远的步伐有点虚浮,整个人透着一股疲态和浪荡劲儿,脸色虽不太好看,但他那张脸还是英俊的让人见之难忘。

        “是他吗?”不远处,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正在监视池烈远。

        “是他。”

        确认了池烈远的身份之后,见池烈远孤身拐进小巷,两人立刻追了上去。

        池烈远被那两人堵在箱子里,他的眼皮还有点沉,但恍惚中还是看清了两人手里握着的木仓。

        “青天白日的,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池烈远的酒意瞬间被吓没了,他靠墙站着,警惕的看着两人。

        “当然是杀人。”这条巷子里人很少,那两人当即给木仓上膛,用木仓口对准了池烈远。

        池烈远一改之前靠在墙上那副烂泥的样子,瞬间拔腿就撞开挡在面前的人,z字型跑步前进。

        然而即便如此,池烈远的腿上还是中了一木仓。

        他疼的龇牙咧嘴,痛呼声卡在嗓子眼里几乎发不出来。

        不过他依旧不敢停留,拖着中木仓的腿继续逃跑。

        “好,卡!”

        厉竞炎很满意的带头给盛珩遇鼓掌,“好!”

        剧组工作人员都纷纷响应,李秋上前给盛珩遇披上外套,将保温杯递到他手里。

        盛珩遇喝了口温水,走到颜疏身边坐下。

        “盛老师演的真好。”颜疏发自内心的赞赏。

        盛珩遇刚才完全就是池烈远上身,他身上那种慵懒和浪荡劲儿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任谁来看,都不会觉得这是盛珩遇。

        盛珩遇被她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是吗?我觉得还有进步空间。”

        “谦虚了不是。”卫琳澜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听见盛珩遇的话,笑着接了句。

        颜疏一转头,就见卫琳澜已经换上了一身暗红色旗袍,外面虽然还套了件宽松的厚外套,但颜疏依旧是看见了她窈窕的身材。

        她那张脸是变化最大的。

        化完妆的卫琳澜明眸皓齿,一双大眼睛看着人时像是会说话,一颦一笑都给人一种清纯无害的感觉。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个比秋痕还要心狠手辣的杀手。

        “怎么?我这样很奇怪吗?”卫琳澜下意识的想要推鼻梁上的眼睛。

        一摸之下,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换上了隐形眼镜。

        颜疏摇摇头,“很漂亮,很惊艳。”

        “谢谢。”卫琳澜被夸得脸有点红。

        旁边的盛珩遇见她夸卫琳澜,不知为何就感觉有点不爽。

        她的夸奖是批发的吗?

        怎么人人都有!

        “都休息好了吗?继续下一场了。”厉竞炎看向颜疏和盛珩遇,“你俩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盛珩遇道。

        颜疏也跟着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也不知是哪个嘴欠的工作人员说了句“颜老师准备重拳出击了”,引的在场所有人哈哈大笑,瞬间片场的氛围就变得轻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