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发酵

        章沅的粉丝一路把《暗涌》官宣盛珩遇和颜疏的微博送上了热搜,顺便把这个还没开始正式宣传的电视剧顶到了热搜上。

        于是乎这一天,所有的猹都就在热搜上看到了连续两条关于《暗涌》的热搜。

        #颜疏抢章沅角色#

        #《暗涌》定妆照超绝#

        而正处于事件风口浪尖上的颜疏这时候却在和文叔一起上课。

        “先休息会儿。”文叔端着保温杯喝了口茶。

        这茶还是颜疏孝敬给他,自打收了颜疏的茶叶,盛珩遇以前送他的那些就都被文叔收进了柜子里。

        还是小颜送的茶好喝啊!

        “我看李冉刚才一脸着急的,是发生什么事了?”文叔一进颜疏工作室,就察觉到气氛不太对。

        颜疏想了想,觉得没有瞒着老师的必要,就把章沅给她泼脏水的事说了。

        “这事我已经有解决办法了,老师你别担心。”颜疏见文叔皱眉,就笑着道。

        文叔点点头,“你是聪明孩子,老师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不过你在这圈子里始终算是新人,如果有处理不来的,你就尽管去找小盛,你那师兄可不是白叫的。”

        “好嘞老师。”颜疏乖乖点头。

        因为和厉导那边说好了先让子弹飞一会,所以即便章沅粉丝在微博上已经把颜疏黑的体无完肤,颜疏工作室和《暗涌》官博都没有下场澄清。

        颜疏晚上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接到了朱曳打来的电话。

        “章沅暗示粉丝攻击你这件事是我这边管理不严格,阿姨先向你道歉。”朱曳原本对颜疏的态度,也就是长辈对待一个很欣赏的小辈的态度。

        利益当头,尊重客气,不过分疏离。

        但在下午看了颜疏写的那篇《战长亭》之后,朱曳却对她改了观,不因为别的,只因颜疏那一笔字真是写的太好了。

        还有一点她没告诉任何人,那就是她在听了张习习说她和颜疏长得像的那番话之后,她越看就越觉得颜疏像是她走丢的小女儿。

        这事听着像是她异想天开,但自从见了颜疏回家之后,朱曳一直都有点心神不宁。

        就在给颜疏打电话之前,她还是忍不住拜托私人侦探去调查颜疏的身世了。

        “阿姨,这事和你没关系,您不用向我道歉。”颜疏见朱曳自称阿姨,干脆就顺着她叫了,“章沅虽说是朱颜的艺人,但这事是她做的,而不是你们。”

        “你放心,阿姨一定处理好这件事。”朱曳认真道。

        颜疏笑了笑,“阿姨,只要我们后面出手对付章沅的时候您别生气就好。”

        “我不会生气的,这种人品不行的演员就算演技再好,以后也还是会有翻车的时候。既然如此,我不如在这时候壮士断腕了,小颜,阿姨看的清楚的。”朱曳这话明面上是在说不介意颜疏对付朱曳。

        但字里行间却在暗示颜疏,为了给出邀请她进朱颜的诚意,朱颜会和章沅解约。

        颜疏听出了朱曳的言外之意,但却没急着表态,只道了声谢就把电话给挂了。

        就这样,颜疏和厉竞炎联手任由事情又发酵了一天。

        等到第二天晚上,章沅的粉丝已经联合颜疏的黑粉,把颜疏的微博和《暗涌》官号给冲了。

        甚至有人为了骂颜疏,专门开了个叫做“颜疏滚出娱乐圈”的超话。

        置顶的是一条列出了颜疏“罪名”的微博。

        ysbiss:为防新来的无颜不知道具体要怎么骂,特此列出一下几点以供参考:

        1.演技稀碎,台词背不出来只念12345;

        2.不顾忌养父母的养育之恩,看着养父因为交不出罚金坐牢;

        3.上节目公然蹭shy热度,不要脸的和他炒cp;

        4.公然抢人资源,带资进组;

        5.和叶氏年轻掌门人不清不楚,疑似被包y。

        这个超话一经建立,立刻吸引了好几万为章沅打抱不平的粉丝和颜疏的黑粉。

        还有不少路人对这个瓜好奇而点进来围观。

        故而仅是一夜过去,这条列出了颜疏“罪名”的微博就冲上了热搜。

        颜疏正在吃早餐,正看着这条微博呢,就见一个名叫“娱乐圈打工小分队”的群里,林烛发了一条三十秒的语音消息。

        她点开,就听林烛在那头怒气冲冲的骂人。

        “我靠!章沅这个臭傻逼,居然雇水军建超话骂你!这个死女人,下次看到她,老娘非得让翠果打烂她的嘴!……”

        一大早的,颜疏听林烛骂人居然听得身心愉悦,也在群里语音回复她。

        “会说你就多说点,我爱听。”

        何玮思不多时也冒了头。

        酷盖从不穿秋裤:好生气啊,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人!上次和我们录节目的时候她不是还人模狗样的吗!

        越过这座山:……我能说,她本来就是人渣吗?

        蜡烛:我怎么感觉这里面有事?@越过这座山

        越过这座山:不想提了,怪恶心的。

        酷盖从不穿秋裤:越越,你学坏了,说话说一半是想憋死谁啊!

        颜疏也有点好奇之前陈越和章沅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还不等陈越回复,林烛就跳出来喊了声卧槽。

        ys:怎么了?猫猫探头.jpg

        蜡烛:盛老师不声不响的,居然在微博上帮你开怼了!虽然不应该舞到蒸煮面前,但我还是想用我嘶哑的喉咙大喊,yrbsszd!

        颜疏知道她和盛珩遇的cp名叫“遇人不疏”,也知道yrbsszd是什么意思。

        ys:我去看看。

        说着,颜疏打开微博,就见盛珩遇的微博下面,最新的一条就发在三十秒前。

        盛珩遇v:@章沅身上盖的土太少了是吧,还能出来蹦跶?早该知道你属核桃了,这么欠敲。试镜没通过就别酸别人能拿到角色,学着当演员之前先学学怎么做人吧,别搞这种小学生的把戏,让人发笑。

        这条微博一出,即便有不少盛珩遇的粉丝表示相信自家哥哥,但没过多久,评论区还是被章沅粉丝和颜疏黑粉攻陷了。

        马上有财:章沅演技不如颜疏??我笑了,盛珩遇盛影帝发这一条微博收了多少钱啊?还是说,颜疏给了你其他好处?

        处处吻:本来还以为盛珩遇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呢,没想到居然也和颜疏同流合污,开始反过来向受害人身上泼脏水。

        这都不是事:既然盛老师说颜疏演的比章沅好,那@暗涌剧组官博v    敢不敢把两人试戏的录像发出来呢?

        ……

        随着事件的发酵,要求放出颜疏和章沅试镜片段的人越来越多。

        章沅看着微博上的动向,不屑的撇了撇嘴,“就颜疏那稀碎的演技,他们敢放录像?那不是公开处刑吗?”

        他的经纪人见盛珩遇都下场了,不由有些担心起来,“我怎么觉得情况不太对啊?颜疏要是真演的不行,盛珩遇能这么理直气壮吗?”

        “盛珩遇正是对颜疏上头的时候,站在她那边很正常。”章沅信誓旦旦。

        然而就在她这话说了没几分钟,就见暗涌官博放出了一则拼接了章沅试镜片段和颜疏试镜片段的视频,并配文“求锤得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