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误会

        《暗涌》男女主角定妆照发布的那条微博下面,排在前头的评论都还算正常,但越往下看,颜疏就越觉得不对劲。

        墙头好多:我靠,遇哥也太帅了吧!

        皎皎爱吃火鸡面:男帅女靓!但怎么有点担心颜疏的演技呢?狗头保命!

        啧啧:斯哈斯哈,好期待啊!

        一辈子汤圆:某人也太不要脸了吧,居然抢角色,真是不要脸他妈给不要脸开门,不要脸到家了!

        斯文人:啊啊啊啊!好生气啊,咱们沅沅刚说拿到了一部大制作电视剧的女主,怎么反手就被人抢了!某人到底是给钱了还是卖身了!

        游泳不呼吸:娱乐圈还有公平正义可言吗???

        其实我姓福:用这种没演技的演员,这部剧就算有盛珩遇,你也等着扑街吧!

        ……

        颜疏下滑多看了几眼,就见不过是这短短的一分钟,这条官宣微博下面的评论就已经又新增了一万多条,且都在明里暗里的暗示她抢了章沅的角色。

        “冉姐,章沅在搞事情。”颜疏把平板递给李冉。

        李冉没想到就这短短的一会儿功夫,章沅的粉丝就冒出了头。

        她把平板接过去,顺着已知信息摸到章沅的微博下面,这一看,她才得知问题出在哪里。

        “章沅昨天直播了,她在直播里暗示粉丝说自己拿到了一部有影帝加盟的电视剧。”李冉把瓜吃的透透的,“同期正在选角,即将开拍的电视剧里,只有《暗涌》符合条件,所以今天我们这边一官宣,她粉丝可不就高朝了。”

        颜疏点点头,觉得挺无语的。

        “联系厉导,看要不要利用这个契机帮《暗涌》做一下前期宣传。”颜疏可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包子。

        既然章沅送上门来,她要是不物尽其用,那才是对不起她。

        李冉眉梢一扬,和颜疏商量了一番,就给章沅安排好了打脸套餐。

        “厉导那边我去联系,你不是说要见书协的朱老师吗,快去吧。”李冉抬手,微微ok。

        李冉办事颜疏很放心,她戴好口罩帽子,按着朱曳给她发的消息,就去了楼下一个咖啡厅。

        【抱歉,路上有点堵车,我马上就到。】

        坐在咖啡厅一个角落里,颜疏收到了朱曳发来的消息。

        【没关系,不着急。】

        正等着朱曳呢,颜疏就见盛珩遇又给她发了信息过来。

        【你放心,面试那天全程都有录像,厉导那边会帮你澄清的。】

        看了盛珩遇的消息,颜疏唇边下意识勾出了一点笑来。

        她懒得打字,干脆给盛珩遇发了条语音消息。

        盛珩遇正在上一堂两百人的大课。

        他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老师的讲课。

        见颜疏给他回了条语音消息,不知为何,他心中腾起一抹隐秘的欢喜,掏出蓝牙耳机就戴上了。

        点开颜疏发来的语音,她那把熟悉的嗓音就近距离的敲在了他的耳膜上。

        “谢谢盛老师,我知道的。”

        颜疏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输之后,听起来有些软软的,像是用羽毛轻轻从他的耳廓和心上撩拨了过去。

        盛珩遇抬手揉了揉耳朵,耳朵瞬间红了一片,也不知是被他揉的,还是听语音听的。

        【恩,我先上课了。】

        【好。】

        颜疏刚给盛珩遇回完消息,抬头就见一位身穿藕色套裙的女士正在笑吟吟的看着她。

        “是颜疏吗?”朱曳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颜疏。

        即便颜疏今天穿的是件不起眼的灰色连帽卫衣,头上还戴着个压得很低的棒球帽,但光凭着她那身独特的气质,朱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颜疏站起来,“您好,请坐。”

        朱曳不止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过颜疏这张脸,但隔着屏幕看她和当面看她感觉却是很不一样的。

        眼前的颜疏更加鲜活更加光彩照人,让她心生好感的同时,又莫名让她有种熟悉感。

        但这种感觉是没由来的,所以只在朱曳心中停留了片刻就被风吹散了。

        “您是朱老师吗?”颜疏有点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只有四十岁的女人。

        她没记错的话,颜氏现在的少东家颜擎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了,一个四十岁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儿子?

        “我是呀!”朱曳笑吟吟的,一张脸明艳动人,即便已经上了年纪,但不得不承认她依旧是个美人儿,“怎么,需要检查一下我的身份证吗?”

        颜疏连忙摇头,“不是,就是您看着太年轻了。”

        是个女人都喜欢听这种话,即便朱曳在外被人奉承惯了,但见颜疏真诚的说出这番话,还是高兴的笑出了声。

        “你这孩子,怎么净说大实话!”朱曳越看颜疏越喜欢,“我这次过来,也不光是为了取你的作品,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想和你提一提。”

        “您说。”颜疏叫来服务员给朱曳点了杯咖啡。

        朱曳抿了口咖啡,继续道:“听说你们还在接触经纪公司,那你们考虑过加入朱颜吗?”

        颜疏当然是听过朱颜的。

        朱颜是颜家旗下的一家经济公司,旗下有一个影后一个影帝,还有两个当红小花和一个顶流小生,实力在业内可说是数一数二的。

        李冉不是没想过去和朱颜接洽,但一来是朱颜门槛太高,二来是颜疏实在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所以这一来二去的,李冉也就歇了和朱颜接洽的心。

        颜疏万万没想到朱曳会主动和她提起这事,一时竟有些不知该作何反应。

        “您看过我以前的作品吗?”颜疏试探着问。

        倒不是说她觉得自己进朱颜是高攀了,主要是原主的业务能力实在是稀碎,但凡对自家艺人有点要求的公司都不可能轻易签她。

        所以即便对朱曳很有好感,但颜疏还是不得不怀疑她还有别的用心。

        朱曳点点头,“我当然提前了解过,你演技虽说不好,但我咨询了厉导,他说你可以培养,我喜欢投资有潜力的演员,不太喜欢已经被塑型的演员,我讲明白了吗?”

        颜疏点点头,心里虽觉得朱颜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面上还是说,“我需要回去和我的经纪人商量一下。”

        “好,你考虑好了就直接联系我。”

        说完这事,颜疏才把装着《战长亭》的卷筒递给朱曳。

        朱曳拿了作品,又和颜疏聊了几句就起身要走。

        颜疏并肩和朱曳一起往外走,刚走出咖啡厅,就遇上了下楼来买咖啡的张习习。

        张习习一见到颜疏身边的朱曳,立刻变得礼貌拘谨起来。

        “阿姨好,您和颜疏长得好像啊!”张习习羡慕的看着这对高颜值母女,觉得投胎真是门学问。

        颜疏只以为张习习是误会了,摆摆手,“这位不是我母亲,是书协的朱老师。”

        而朱曳在一边听得却是心里一咯噔,上车前,还若有所思的多看了颜疏几眼。

        目送朱曳的车远去,张习习还不死心的追问,“她真不是你妈妈吗,和你好像哦!”

        颜疏失笑,“有时间去把眼睛也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