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60 放河灯

60 放河灯

        无论是生活中还是演戏的时候,盛珩遇都没有和年龄相近的女演员贴这么近过。

        怀中人平时看着纤细,但抱在怀里的时候却柔软的像一块柔韧的年糕。

        淡淡的香味从颜疏身上散发出来,盛珩遇闻着那股香气,耳根不由红了。

        “不要松手,盛老师。”颜疏被盛珩遇猝不及防勾进怀里,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箍在她腰上的那只手臂带着男性特有的力量感,即便隔着几层衣料,但颜疏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他手臂上明显的肌肉线条。

        “恩。”盛珩遇有些没回过神,听颜疏这么说,还以为她是怕摔了,手臂一个用力,又将她搂的紧了点。

        颜疏被他这么一搂,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被他勒断了。

        她呼吸不畅,一时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林烛在一边看不下去了,“盛老师,她是在说反话。”

        “抱歉,我……忘了。”盛珩遇闻言,不由窘迫的松开了颜疏。

        颜疏摇摇头,“没事,谢谢。”

        观众们这时候也都看呆了。

        “我靠,这是什么偶像剧情节!”

        “啊啊啊啊齁死了齁死了!”

        “颜颜的腰是真的细,斯哈斯哈!”

        “啊我也想抱老婆!老婆我好爱!”

        “遇哥我就想问你你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看老婆看呆了?”

        “呜呜呜,老公要变心了。”

        “不要啊遇哥,妈妈不许你谈恋爱!”

        “老婆,老婆,不要给我戴绿帽子啊!”

        ……

        六人花了一个半小时将菜种下地,导演组这才将晚上的食材给他们送过来。

        这是第二期节目的最后一顿晚饭,何玮思使出全身解数,做了四荤两素一汤。

        以至于六人这一顿饭都给吃撑了。

        “明天咱们就都要走了,可我还没玩够呢。”何玮思摸着圆鼓鼓的肚子。

        “谁说不是呢。”林烛叹了口气,一转身,抱住了颜疏的脖子,将头搁在她肩上,“好舍不得你啊颜颜。”

        “下期还能见呢。”颜疏摸摸林烛的脑袋,安慰道。

        见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六人拿上自己的河灯,往村口的河边走。

        “都带记号笔了吗?可以在河灯上写自己的愿望哦。”何玮思得意洋洋的向众人摇了摇手里的记号笔。

        “怎么什么都能许愿。”章沅拆台道。

        “不想写可以不写。”林烛维护自己的小弟,“反正我要写,思思,笔待会借我一下。”

        “好嘞!”

        颜疏走在林烛身边,也跟着道,“加我一个。”

        村子里老人居多,所以这时候村口的河边已经不见什么人影了。

        六人走到河边,各自将自己的河灯拿在手里。

        “我写的是天天开心!”何玮思在河灯上写了几个很幼稚的字体,就将笔递给了林烛。

        林烛无奈的看了何玮思一眼,“傻子,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会的,我可是诚心许愿!河神会答应我的!”

        “给你,河灯。”盛珩遇从袋子里将颜疏的五个河灯递给她,顿了顿,才又问,“为什么要买五个?”

        “大渊时有个传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颜疏接过五个河灯,转头看向盛珩遇,微弱的烛火光照亮她好看的侧脸。

        “如果将自己想对已故亲人说的话写在河灯上放走,那么河灯就可能顺着河流流入忘川,地府的人看到河灯,就会帮你把河灯带给你的亲人。”颜疏虽是在笑的,但眼底流露的却是忧伤的情绪。

        盛珩遇心尖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他看着颜疏有点湿润的眼睛,低声道,“他们会看到的。”

        “傻啊,你这也信。”颜疏却勾唇笑出了声,“我就是随便一说,这怎么可能呢。”

        “不想笑就别笑。”盛珩遇皱眉看着颜疏脸上的笑,从林烛手里接过记号笔,当着颜疏的面在河灯上写下一行字。

        【河灯一定可以流进忘川。】

        “为什么写这个?”颜疏没料到盛珩遇居然会写这个,心头微暖。

        盛珩遇将河灯放进河中,酷酷的道,“我没什么想写的,就把这个愿望转赠给你好了。”

        “盛珩遇。”颜疏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盛珩遇回头,就撞进了颜疏带着星星的一双眼睛里。

        “恩?”

        “没事,今晚好梦。”

        放完河灯回到小院,众人没再多聊就各自睡觉去了。

        颜疏洗完澡回到房间里,背对镜子掀开衣服,扭头去看自己的腰。

        镜子里,衣服下摆露出的是一截白皙纤细的腰,两个小腰窝微微凹陷,在光影下有种别样的美感。

        可就是这样一截腰上,此时却有一圈深色红痕,看着有种凌虐的美感。

        “这盛珩遇也太用力了。”颜疏伸手戳了戳红起来的地方,一点点刺痛从指尖触碰的地方传来。

        不过颜疏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当没事发生一样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颜疏起了个大早,正想出门去和张奶奶告别,就见盛珩遇穿着整齐的也推门走了出来。

        “早啊。”颜疏笑着向他打招呼。

        看清盛珩遇今天的模样后,她不由眼前一亮。

        之前盛珩遇录节目时穿的都很休闲随便,但今天他却穿的像是要去走t台。

        光是看上他一眼,颜疏觉得自己的潮人恐惧症都要犯了。

        但盛珩遇却好似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妥。

        “早。”他看着颜疏时,神情略有些不自然,“你这么早要去哪里?”

        “去和张奶奶道个别。”颜疏穿好鞋往外走,站在檐下才又问他,“要一起吗?”

        “要。”盛珩遇见外边又下起了雨,很自觉的就拿起了门边立着的一把大黑伞,举起来将他和颜疏都罩在了下边。

        清晨带着雨丝的空气十分清新湿润,和颜疏打着一把伞并肩往外走,让盛珩遇感觉手指尖都很高兴。

        他的嘴角忍不住轻轻勾起。

        “你心情很好?”颜疏一侧头,就见盛珩遇像是偷吃了糖但却竭力不想让大人发现的小孩一样正在偷笑,眼睛里也亮晶晶的。

        盛珩遇像是被戳穿了什么秘密一样有点心虚,他抿抿唇,“一般般吧。”

        “哦。”颜疏笑着点点头,也没再多问。

        张奶奶家这时候正在做早饭,见盛珩遇和颜疏上门,张奶奶立刻热情的把他们迎进屋。

        “奶奶,我们待会就要离开了。”颜疏拿着张奶奶强行塞给她的一个大肉包子,坐在小凳上一边啃一边对她道。

        张奶奶似乎也料到就要离别,眼圈红红的。

        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他们三人的合照,很珍惜的摸了摸,“有时间再来玩,奶奶做饭给你们吃。”

        盛珩遇一手一个肉包子,他见张奶奶失落,感觉包子都不香了。

        “我们有时间一定来看您。”

        “诶!”张奶奶抄起围裙拭了拭眼角。

        颜疏不发一言,只是不停的用手拍着老人的后背。

        和张奶奶道了别,颜疏和盛珩遇回到小院各自收拾行李。

        早上十点,众人就在小雨中,离开了这座烟雨蒙蒙的小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