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招贼

        

        答应刘美娟一收到视频就将钱打给她之后,颜疏就离开了。

        走到医院门口,颜疏正想打个车回家,就见一辆保姆车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降下,一个保养得宜的中年女士对她热情的招了招手,“颜颜!快上车!”

        刚想问她是谁,颜疏就见盛珩遇的脸出现在了那位女士后面。

        “上车再说。”盛珩遇也没料到会在医院门口遇到颜疏。

        她这是被气病了?

        见到盛珩遇,颜疏才敢确定,这是盛珩遇的母亲。

        想到盛珩遇的母亲,颜疏脑袋里多了些关于她的记忆,但大多有点模糊。

        而且越是回忆与秦幼思相关的事情,颜疏就越觉得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被她忽略了。

        “阿姨好。”颜疏问了声好,这才拉开车门上了车,“我都包成这样了,您居然还认得出我。”

        颜疏坐到保姆车后排,取下棒球帽和口罩。

        秦幼思原本是坐在前排的,但见颜疏坐稳,她就直接换到了颜疏身边坐着。

        “你就算包成粽子,放人堆里我也能认出你来。”秦幼思关心的看着颜疏,“你怎么来医院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来看个生病的朋友。”颜疏也不想多说那些乱糟糟的事,只轻轻带过。

        “阿姨,你们怎么来医院了?”颜疏好奇。

        刚问完,她就见斜前方坐着的盛珩遇神色不自然的将腿往她看不到的角落里收了收。

        “嗨,还不是小遇,他把腿给摔折了!”秦幼思越看颜疏越是喜欢,“他这混小子,闹着不肯住院观察两天再走,我就只能把他带回家看着了。”

        “妈,你也太夸张了,我哪里是把腿摔折了,我就是脚踝有一点点骨裂。”盛珩遇无奈扶额。

        坐在副驾驶的周鸣差点笑出声,“秦姨,咱们是先送颜小姐回家吗?”

        “是,颜颜,你把地址告诉司机师傅。”

        盛珩遇下意识接到,“不用,老李知道地址。”

        “你之前送颜颜回家了?”秦幼思闻言不由眼前一亮,她转头对颜疏挤了挤眼睛,“看来你们现在相处的还不错呀。”

        “盛老师人好,昨晚偶然遇上我,就把我送回去了。”颜疏给盛珩遇发好人卡。

        为了不让秦幼思误会他们之间清白的关系,颜疏并未提及盛珩遇带她去吃饭那一段。

        “不是阿姨自夸,小遇就是平时嘴臭了点,说话不中听了点,其实是个好男孩。”秦幼思巴不得列个ppt向颜疏介绍盛珩遇的那些小优点。

        盛珩遇听不下去了。

        他怎么觉着他妈这是怕他嫁不出去呢?

        呸呸呸,什么嫁,他这是想什么呢!

        “妈,您是我亲妈吗,有你这么损自己亲儿子的吗?”盛珩遇真是拿秦幼思没法子。

        “行行行,我不说了。”秦幼思敷衍道。

        转而又凑到颜疏耳边悄声嘀咕,“小遇从小就要脸,瞧瞧,还不让我说呢。”

        颜疏听得直乐,学着秦幼思的样子在她耳边回道,“他是有点偶像包袱在身上的。”

        两人聊得开心,前头盛珩遇就听颜疏和秦幼思一会头碰头嘀嘀咕咕,一会一起掩嘴直笑。

        颜疏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和秦幼思这么聊得来,一时对她好感倍增。

        盛珩遇心里对两人谈话内容好奇的不行,面上却只能酷酷的板着脸,心不在焉的刷微博。

        “林知密发微博了。”盛珩遇盯着挂在热搜上的那条博文,眉头深深皱起。

        颜疏闻言也是一愣,脸上的笑慢慢敛去。

        她拿出手机,找到林知密发的那条微博,和秦幼思靠在一起看了起来。

        林知密v:大家好,我是林知密。

        我六岁那年被人贩子拐走,卖到了一个偏远小镇去。

        我的养父母为了驯养我这个不叫他们爸妈的小孩,动辄打骂我,不让我吃饭,还会把我关进小黑屋,衣橱等等狭窄的地方。

        我曾经试着向镇子上的其他人求救,但没人帮助过我。

        那段黑暗的人生对我来说就是一段噩梦……幸好我的父母没有放弃,把我找了回去。

        ……他们领养颜疏,我并不生气,相反还想和她好好相处,但颜疏却并不喜欢我。

        她这次将我推下楼梯,起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她想让我将我现在的房间让出来给她住我没同意而已。

        我知道还有很多人不相信颜疏会做出这种事,但这就是事实。

        下面是她伤口的照片和医院的检查证明照片。

        秦幼思越看越生气,“这一家子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丫头的养父母对她很不错的,当年周洁夫妻俩去找林知密的时候,她一度还不想回来呢。”

        “那她最后是怎么同意回来的?”颜疏好奇。

        林知密是怎么被找回来的,颜疏还真不知道。

        “周洁和林数和拿出来送她的那些礼物都很值钱,一来二去那丫头就看出这夫妻俩很有钱,马上就点头同意和他们回家了,回家之后她就立刻和养父母断了联系,小白眼狼一个。”秦幼思为林知密的养父母不值,唏嘘的摇了摇头,“只可怜了她的养父母啊。”

        颜疏点点头,又问秦幼思,“阿姨,你怎么不问问我,究竟是不是我把林知密推下楼的?”

        “你怎么可能推她,你不是那样的孩子。”秦幼思想也没想的道。

        颜疏微楞,半晌,才对她感激一笑。

        秦幼思熟悉的“颜疏”是原主,原主虽说绿茶了点,婊了点,但却算不上一个坏人。

        她本以为原主被很多人讨厌,被很多人嫌弃,却没想到还会遇到喜爱她的长辈。

        不多时,车停在了颜疏家楼下。

        “阿姨,盛老师,谢谢你们送我回来。”颜疏对两人真诚道谢,正要下车,却见秦幼思也跟着往车下边走。

        “我送颜颜上楼。”秦幼思别有意味的看了颜疏一眼。

        颜疏秒懂,知道秦幼思这是有话要和她说。

        秦幼思挽着颜疏,和她一起迈进电梯里。

        “颜颜,这次的事需要阿姨帮忙吗?”秦幼思认真的看着她。

        她之所以要求盛珩遇和颜疏订婚,是因为她以前和周洁是闺蜜,林家和盛家有合作,她又觉得颜疏是个好孩子,才同意让两个孩子先订婚,再接触接触。

        虽说颜疏和盛珩遇只是订了个婚,结婚还是没影的事,但秦幼思却自认是颜疏的半个长辈,理应在这时候对她伸出援手。

        颜疏感激的看着秦幼思,“不用了阿姨,我能应付,谢谢您。”

        “和我还客气什么。”秦幼思心疼的拍了拍颜疏的手背,“不管以后你能不能和小遇修成正果,你遇到事都能来找我。”

        “好,那您以后可别嫌我烦。”颜疏玩笑道。

        两人正说着话,电梯叮咚一声就到了颜疏家所在的楼层。

        颜疏和秦幼思走出电梯,颜疏正想邀请秦幼思进屋坐坐再走,就见自家防盗门大敞着,一眼就能看到被翻的十分凌乱的客厅。

        “颜颜!别进去,你家这是进贼了啊,快打电话报警!”秦幼思一把攥住颜疏的手腕,掏出手机就拨打了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