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照顾

        盛珩遇将头上卡牌拿下来一看,瞬间失笑。

        他认命的选了一小碟,打开一看,就见碟子上是一串烤羊眼。

        “这能吃吗?”盛珩遇嫌弃的看着被烤的金黄酥脆,还散发着孜然味道的烤串,恨不能离它三尺远。

        没了眼皮的包裹,羊眼珠子死不瞑目的被签子穿着,看着虽然诡异,但很香。

        “当然能吃了!”何玮思指着烤羊眼,“盛老师,你别看它猎奇,但是吃着很香的,还会爆浆呢!”

        盛珩遇闻言,送到嘴边的羊眼瞬间不香了。

        “求你闭嘴。”盛珩遇皱着眉,一闭眼,将一只羊眼吃进嘴里。

        “什么味道?”颜疏好奇的看着盛珩遇。

        盛珩遇几乎要裂开,但还是顾忌着镜头没有让自己做出太过怪异的表情。

        他勉强咽下羊眼,脸几乎皱成一团,“味道还不错,就是口感太怪异了,你要是好奇,就自己尝尝。”

        说着,盛珩遇将剩下的两个羊眼往颜疏面前递了递。

        他本以为颜疏是不可能吃这种东西的,却没想到颜疏竟真将那剩下两个眼珠子接了过去,一口一个给吃了。

        观众看到这里也有点起鸡皮疙瘩。

        “遇哥实惨,居然要吃羊眼!”

        “看遇哥那个表情,世另我了,我之前吃的时候表情和他一模一样!”

        “颜疏牛逼啊!居然真敢吃!”

        “只有我在意颜疏和遇哥吃了同一串吗?”

        ……

        “勇士啊!”林烛围上来,“什么味道啊,真爆浆了吗?”

        “爆了,蛮好吃的。”颜疏也有些意犹未尽,“导演,这种烤串店家一般都是十串二十串起送吧,剩下的你们估计也吃不完,要不给我吧。”

        盛珩遇见鬼了一样看着颜疏,突然觉得眼前这人有点陌生。

        颜疏之前被盛母邀请去盛家吃过一次饭,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颜疏吃东西挑剔的不行,鸡皮不吃,内脏不吃,葱花香菜一律碰都不碰。

        这样一个人,现在居然敢吃羊眼??

        导演组:“谢谢,我们吃的完。”

        盛珩遇和何玮思重新换上卡牌,盛珩遇头上的是“说谢谢”,何玮思头上的是“说电影名”。

        林知密在旁边看着颜疏和其他人打的火热,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急躁。

        她一转眼珠子,抽了张餐巾纸就递到了盛珩遇手边,“盛老师,擦擦手吧。”

        盛珩遇有了一次经验,再玩起来就谨慎了很多。

        他拒绝道,“颜疏比较需要,你给她吧。”

        林知密脸上的笑容一僵,顿了顿,才将纸巾递给颜疏,“颜颜,你擦擦吧。”

        颜疏接过纸巾,客气的道了声谢。

        正当此时,颜疏就感觉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她将手机拿出来一看,就见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归属地是京市。

        盛珩遇将正在拨号的手机反手背在身后,目光一直若有似无的落在颜疏身上。

        颜疏警惕的挂了电话,她不动声色的扫过众人,见他们都无异常,才若无其事的开始嗑瓜子。

        然而不等她放松下来,就见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颜疏敏锐的很,几乎猜到了自己头上是什么。

        应该是接听电话。

        但她没有表露出来,依旧不动声色的挂了电话。

        “你怎么不接电话?”林知密坐在颜疏身边,见状关心道,“要是错过重要的事情就不好了。”

        颜疏转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道,“骚扰电话有什么好接的,我又不闲。”

        林知密讪讪一笑,暗搓搓收回了在口袋里想要再次拨号的手。

        何玮思这时候故意凑到林烛身边,向她细致的描述脑花的口感。

        “它表面有一层膜,划开之后里面的脑花像是豆腐,在嘴里能直接被抿碎……”何玮思贱兮兮的。

        林烛果不其然恼了,“你属黄瓜的吗,这么欠拍!把你这张小嘴给我闭上!”

        “诶嘿嘿,选吧烛姐!”何玮思跳起来,指着小推车对林烛道。

        林烛伸手将脑袋上的卡拿下来,见上面写着“怼人”,瞬间血气上涌。

        “这针对的太明显了啊喂!”林烛气道。

        林烛无奈,选了一小碟,打开一看,就发现碟子上是一串烤羊腰子。

        “我靠,这我不行,我会吐的!”林烛将羊腰子放回碟子里,和导演组商量,“我如果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

        林知密凑到她身边,安慰道,“烛姐,羊腰子很香的,不难吃。”

        “那你帮我吃?”林烛不客气的道。

        导演组适时开口,“要是有嘉宾代你受罚,也是可以的。”

        导演组此话一出,瞬间把林知密架在了火上。

        林知密脸上表情一僵,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在场的三个男生,“男生一般比较喜欢吃这个吧,三位要不帮帮忙,帮烛姐把羊腰子吃了?”

        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歪头一一看过何玮思、陈越和盛珩遇。

        林知密将脸凹出最好看的角度,她就不信了,她还能钓不到一条鱼!

        然而还不等有鱼上钩,颜疏就道,“到你选了,林知密。”

        “啊?”林知密一脸无辜,半晌才想起来将头上的卡片拿下来。

        她可怜兮兮的道,“我哪有撒娇啊!”

        “你现在不就在撒娇吗?”颜疏指着小推车,“选吧?”

        林知密硬着头皮选了一碟,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小碗炒猪大肠。

        这猪大肠香是香,但林知密光是想想这玩意儿以前装着什么,就快吐了。

        她忍住反胃感,状似关心的道,“烛姐的羊腰子怎么办啊?谁能帮帮她?我这个就自己解决好了,我可以的!”

        她握拳给自己打气,打完气还苦涩一笑,一副我苦但我不说的隐忍模样。

        颜疏拍了拍林烛的肩膀,“我帮你吃,羊腰子我以前常吃。”

        “谢谢老板,小的给老板捏捏肩吧。”林烛狗腿的走到颜疏身后给她捏肩。

        颜疏拿起羊腰子,几口就吃完了。

        瞬间,场上就只有林知密一人还在焦灼。

        “你还不吃吗?猪大肠冷了味道可就不好了?”颜疏笑眯眯看着林知密。

        不是要她照顾林知密吗,她这就照顾照顾。

        原主的记忆中,林知密回到林家那两年,可是一直在挤兑原主。

        最后原主搬离林家,也是因为林知密容不下她。

        林知密几乎要哭出来,但面上却还是得笑。

        她夹起手指盖大小的猪大肠,一口塞进嘴里,没怎么咀嚼,她就把那一小点猪大肠咽进了嘴里。

        她忍住反胃感,猛灌了一口水才没让自己吐出来。

        林知密咬牙切齿的看了颜疏一眼,脸上虽在笑,但心里已经恨不能把她给撕了。

        该死的颜疏!你给我等着!

        一场游戏玩下来,居然只有陈越没有中招,吃到节目组准备的黑暗料理。

        躲过一劫的陈越心有余悸,“我要去买彩票。”

        众人大笑起来。

        ------题外话------

        颜疏:哇,好香,想吃!

        盛珩遇:给你,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