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蹭饭

        路茗茗这边刚卖惨,颜疏等人的微博评论区就被路茗茗的粉丝和陈总请的水军给冲了。

        何玮思和盛珩遇的粉丝战斗力很强悍,一小时不到,路茗茗的粉丝就被他们喷的闭麦了。

        颜疏、陈越和林烛三人本就没几个有战斗力的粉丝,这一下可谓是毫无反手之力,被路茗茗和水军压着骂。

        手机传来一声消息提示,颜疏拿起手机一看,就见李冉给她发了条消息。

        【你这几天把微博卸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颜疏有点摸不着头脑,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卸载微博?

        她好奇的打开微博,不多时就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搁以前,像是路茗茗这种敢阴她的,这时候估计已经被她吊起来抽了。

        但现如今是法制社会,一时间颜疏还真拿路茗茗没辙。

        颜疏正垂眸思索,就见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提示,她特别关心的人刚才发了一条微博。

        她下意识的伸手点开,下一刻就见页面上跳出了盛珩遇的微博主页。

        最新一条博文就发于刚刚。

        盛珩遇v:真是癞蛤蟆吻青蛙,长得不花玩的花。都被送去医院了,怎么光看膝盖不看看脑子,阴阳谁呢?节目能上就上,不能上就退出,磕破个膝盖搞得像是高位截肢了。@路茗茗v。

        这条微博一出,先吸氧的是盛珩遇的经纪人周鸣。

        谁能想到,他苦苦为盛珩遇在微博上维持的高冷成熟人设会在今天一朝崩塌。

        为什么他已经改了微博密码,这祖宗还能摸上去发微博啊!

        周鸣本以为这条微博一出,盛珩遇可能会掉不少粉,然而等他胆战心惊的打开盛珩遇的评论区一看,就发现风向似乎不大对劲。

        遇哥我老公:哇哇哇!我老公骂人的样子好帅啊!

        是吱吱吱啊:早就看路茗茗那个小绿茶不顺眼了,遇哥骂得好!

        love-shy:那个小炮仗又回来啦!怀念怀念!

        你老公没了:新粉,求问遇哥啥时候是小炮仗啊?他不是一直很成熟稳重的吗?我错过了什么??

        盛珩遇结婚证上另一半:指路张导前几年的微博正文,有惊喜哦。

        要啵啵不要香菜:刚考古回来,啊啊啊,视频里那个不良少年真的是遇哥吗!我好爱!

        ……

        张导是盛珩遇的恩师,前些年盛珩遇和他多有合作,张导仗着那时候盛珩遇年纪小,拍了不少电影花絮留在自己的微博主页上。

        那些花絮算不上黑历史,但却呈现了一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盛珩遇。

        眼看评论下面歪楼歪到了太平洋,周鸣大大松了口气,叫人盯着风向之后,就去做别的事了。

        周鸣这边是消停了,李冉却是接班拿起了氧气瓶。

        颜疏转发了盛珩遇的微博并点赞。

        【消停点吧祖宗,算我求你的。下跪.jpg】

        李冉的消息再次跳出来,颜疏回复。

        【乖巧.jpg,知道了冉姐。】

        颜疏不能看着盛珩遇出头自己躲在后面不出声,不过转发点赞已经够表明自己的态度了,她也不会再做多余的事情给李冉添麻烦。

        她反复又看了两遍盛珩遇发的微博,禁不住笑出了声。

        敢情盛珩遇之前和她说话还算客气的。

        弹幕上这时候也疯狂的刷了起来。

        “路茗茗是哪来的傻逼?她怎么敢的?”

        “她做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之前她碰瓷的都是小咖位的艺人,没人敢和她硬刚,所以她才一直没被教做人罢辽。”

        “偏偏这次她踢到了遇哥这块铁板,她估计以为遇哥不会和她计较吧呵呵。”

        “颜疏也这次也挺刚的,其他人都不敢站出来,只有她转发了遇哥的微博。”

        “有点对颜疏黑不起来了。”

        “我也有点没法再继续讨厌她了。”

        “+1,颜疏这两天挺圈粉的。

        “直播镜头都开着呢,路茗茗作了什么妖大家看的一清二楚,还在那装可怜,她也太可笑了。”

        “不瞒你们说,我看节目之前以为会这样作妖把自己作死的会是颜疏,没想到啊……”

        “有没有觉得路茗茗走了,节目突然又顺眼了很多。”

        “+1!”

        ……

        上午九点半,众人纷纷起床。

        导演组紧急通知,路茗茗退出综艺,他们已经在联系其他艺人补缺了。

        剩下五人听到这里都露出了轻松的微笑。

        “有任务啦!”导演组递出新任务要求。

        何玮思伸手接过,大声朗读,“请各位嘉宾分成两组去到村民家中,通过劳动的方式换取在村民家蹭饭的机会。”

        “也就是说中午我们不用自己做饭了是吧!”林烛双眼冒光,得到节目组的肯定回答,她高举双手高兴的跳起来,“好耶!我最讨厌做饭了!”

        众人被她的反应逗得笑起来。

        “请抽签,队伍将分为两人组和三人组。”导演组道。

        众人依次抽签,颜疏抽中红色小球,和盛珩遇好死不死组成了两人组,剩下三人自动分为一组。

        “天!我也太非了吧!怎么就是没办法和颜姐一组啊!”何玮思假哭。

        屏幕前的众人也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怎么又是颜疏和盛老师一队啊,真的有剧本吧!”

        “呵呵,还说是没剧本的直播综艺,我看处处都是剧本的痕迹。”

        “综艺没剧本还怎么拍,稍微有点也是正常好吗。”

        ……

        颜疏拍拍何玮思的肩膀,“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和盛老师又是一组。”

        “你们就这么嫌弃盛老师吗?”林烛打趣道。

        几人笑起来,两个队伍收拾了一下,就各自出门去了。

        外面晴空万里,微风吹得人十分舒服。

        盛珩遇落后颜疏一步走在她侧后方,神色十分放松,“你还记得今天你应该做什么吧?”

        颜疏是其他几个嘉宾中唯一一个敢转发他微博的人。

        即便他明白其他人不转发是明智的,但盛珩遇就是被颜疏的举动愉悦到了。

        他虽然嘴上没说,心里却多少有点敬她是条汉子那味儿。

        “记得。”颜疏自然明白盛珩遇指的是今天要为他服务那事。

        她从随身的包中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盛珩遇,“盛老师请喝水。”

        盛珩遇心里得意,面上却不显。

        他哼哼一声,伸手接过颜疏递来的水,拧开喝了一口,“谢谢。”

        两人并肩往前走,不多时,竟又遇到了那天去老李家时在半路遇见的老人家。

        老人家依旧牵着自己的小孙子,“你们好啊。”

        “老人家好,小朋友好。”颜疏热情回应。

        她转头看了眼盛珩遇,盛珩遇瞬间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也向两人打了个招呼。

        “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老人家开始闲聊。

        颜疏将自己正在上节目和需要做任务的事简单说了下。

        老人家没少看电视,一下就听懂了,“那你们跟我走吧。”

        盛珩遇也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能找到任务目标,他惊喜的看了颜疏一眼。

        颜疏对他笑着挑了挑眉,还没说话呢,就见盛珩遇在老人家的小孙子面前蹲下了。

        “叔叔抱你?”盛珩遇有些拘谨的道。

        小孙子依旧很自来熟,对着盛珩遇就张开了双手。

        四人并肩往老人家家里走,迎面却遇到了林烛三人。

        “你们这就找到主家了?”林烛冲上来抱住颜疏的手臂,“能带我一个不?”

        “不行啊,烛姐,你不能抛弃我们!”何玮思道。

        他看了眼颜疏,又看了眼抱着孩子站在她边上的盛珩遇,下意识嘀咕,“怎么和一家三口一样……”

        “你说什么?”陈越就走在何玮思边上,有些没听清他的碎碎念。

        “没什么,你就当我在胡言乱语。”

        几人一番玩笑就分开了,颜疏和盛珩遇跟着老人家,不多时就到了老人家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