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进村

        颜疏和盛珩遇赶到码头边时,正巧有两辆保姆车从不远处开过来停在两人旁边。

        打头那辆保姆车被人从里面拉开,扎着双马尾的路茗茗从车里元气满满的跳下来。

        “盛老师早上好哇,大家早上好!”路茗茗一改前一天直播时的敷衍,热情的像是个小太阳。

        她今天穿了一身青春洋溢的淡蓝色水手服,外边是件鹅黄色的针织衫,整个人显得柔软又甜美,一出现就让弹幕大军哇哇大叫“甜妹”。

        颜疏站在不远处,打量这个据说和自己有宿怨的路茗茗。

        因为原主的记忆有些混乱,所以颜疏根本不记得这个路茗茗是哪号人物。

        好在她今早忙里偷闲查了下两人之间的那点破事,才算是明白了两人是所谓的对家关系。

        盛珩遇不咸不淡的对路茗茗点了点头,路茗茗也不介意,竟提着行李箱走到颜疏面前,笑眯眯的对她说了声好久不见。

        盛珩遇显然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闻言不禁挑眉向颜疏这边看了过来。

        颜疏也有些意外路茗茗会主动向她打招呼。

        她可是记得,上次两人在一场晚会上遇见时,路茗茗还悄悄向她翻了个白眼。

        “是挺久不见了,张茗茗。”颜疏双手环胸,脸上的笑竟好似比路茗茗还要灿烂几分。

        颜疏身量高挑,身材比例比只有一米五出头的路茗茗好了太多。

        路茗茗单独镜头时她还能算得上可爱娇小,但往颜疏身边一站,她就显得有点脖子短腿短了,就连肤色,也比颜疏要暗上一个色号。

        此时被颜疏故意叫错名字,路茗茗脸上的笑立刻就挂不住了,“我姓路,你的记忆力怎么还是这么差啊。”

        路茗茗佯装打趣的伸手去推颜疏的肩膀,颜疏下意识的侧身躲过她的手,“开玩笑的,你怎么还当真了,茗茗,你不会生气吧?”

        当着直播镜头的面,路茗茗没办法发火,只能干巴巴的咽下这口气,“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说完,路茗茗别开头去,站到了离颜疏一米远的地方。

        看到这一幕的观众都笑不活了。

        “哈哈哈哈!绝了,这就是绿茶之间的战斗吗!”

        “这两人好搞笑啊!”

        “路茗茗是小学鸡吗!还上去主动挑衅。”

        “果然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堪一击!路茗茗单看也是好看的,偏偏站颜疏边上就像个小学生了,我果然还是最爱御姐!”

        “你们不觉得颜疏很没礼貌吗?居然故意叫错茗茗的名字。”

        “人家都说是开玩笑的了,你家正主就这么开不起玩笑啊!”

        “路茗茗还讽刺颜疏记忆力差呢,这两半斤八两,谁都不是什么好人吧。”

        ……

        弹幕聊得正嗨的时候,何玮思从另一辆保姆车钻了出来。

        原本何玮思就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但因他去年刚演了一部大火的耽改剧,乘着电视剧原著大ip的东风,何玮思被书粉和剧粉一举送上了顶流的位置,代言和各种商务合作接到手软。

        也就在他出现的同一时间,弹幕上密密麻麻的划过了为他应援的口号。

        “盛老师早上好,颜老师早上好,路老师早上好。”何玮思嘴很甜,就算是面对不如他火的颜疏和路茗茗,依旧表现的谦逊得体。

        盛珩遇照旧不冷不淡的对他点点头,颜疏则是对他一笑,路茗茗看见他时眼前一亮,立刻跳到了他身边,开始套近乎。

        “陈越和林烛飞机晚点了,可能要迟一点才能到,我们就先过去吧。”工作人员见四人到齐,立刻安排他们上船。

        众人上船,穿过碧绿河水,最终到达河对岸。

        颜疏提着行李箱跳下船,就见眼前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中有条鹅卵石小路通往前方村庄。

        鸟鸣啾啁,竹影婆娑,竹林上方依稀还能看到缕缕炊烟,一股饭菜香味送村子那边飘过来。

        “哇!什么味道好香啊!我都给闻饿了。”路茗茗指使自己的助理将行李箱提上岸,自己则是自顾自的往竹林中走,指着村子的方向问导演组,“我们能去村民家蹭饭吗?”

        “不可以。”导演组拒绝的很干脆,回答完路茗茗的问题,就开始进入正式拍摄状态。

        “从现在开始,所有嘉宾的助理都请离开,行李箱里只能带基本生活用品,请大家把不需要的东西拿出来丢到这个筐子里。”说完,导演组拿过一个筐子,让众人开箱给他们检查。

        颜疏和盛珩遇从刚开始就没带助理,路茗茗和何玮思的助理这时候就被节目组工作人员请上了回镇子的小船。

        “啊,我一个人怎么提行李箱啊,好重的。”路茗茗见自己的助理已经离开,立刻开始哀嚎。

        颜疏和盛珩遇在一边已经主动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何玮思在一瞬间的愣神后也没多说什么,紧跟着就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

        下一刻,众人就见在场四人中,就只有路茗茗还杵在原地没有动作。

        节目组也不催她,干脆从盛珩遇的行李箱开始看起,把路茗茗给晾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工作人员拿起一个被压扁了的圆形物体,看了半天才认出那是被压扁了的篮球,“这个要没收。”

        “为什么?”盛珩遇皱眉看着工作人员,“你们不是说生活用品可以带吗?这是我每天都要盘的,不能收走。”

        颜疏和何玮思站在一旁看着,暗暗都有些发笑。

        弹幕上也笑疯了,盛珩遇唯粉和路人粉都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盛珩遇。

        “我靠,我遇哥原来是这样的遇哥吗!”

        “突然感觉遇哥好可爱!”

        “老公居然会盘篮球!我是那个篮球!”

        “魂穿篮球!老公盘我!”

        “鸡笼没关紧让你们都出来了!都起开,老公是我的!”

        “有没有人管管了,我们遇哥才21,甚至没有何玮思大呢!”

        “我不管我不管,就要老公就要老公!”

        ……

        被晾在一边的路茗茗也不觉得没人理她会尴尬,这时候竟然蹦蹦跳跳来到盛珩遇面前,对要没收盛珩遇篮球的工作人员撒娇道,“你们就行行好嘛,别没收盛老师的篮球了。”

        工作人员是个中年大叔,被她这样撒娇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有些为难的看着盛珩遇。

        盛珩遇皱眉看了眼路茗茗,随即竟是主动将篮球丢进了筐子里,“算了,收走吧,你们别给我弄丢了就行。”

        “盛老师你别伤心,不就是个篮球吗,你要是想玩儿,我们可以在村子里帮你借。”路茗茗安慰盛珩遇道。

        盛珩遇蹲下身收拾自己的箱子,冷淡回应,“谢谢,不必。”

        路茗茗依旧不觉尴尬,笑眯眯的又跟着工作人员来到颜疏的箱子前。

        给颜疏检查行李箱的是个女性工作人员。

        颜疏除了几套衣服、几套护肤品和日用品外几乎什么都没带,箱子里干净的不得了。

        工作人员就算再怎么严格,也挑不出需要被拿出来的东西。

        “可以合上了。”工作人员帮她一起合上行李箱。

        然而就在此时,路茗茗却“呀”了一声指着行李箱的角落,状似不经意的道,“那包是零食吗?”

        工作人员合上箱子的手一顿,颜疏也抬眸看向路茗茗,眼眸微眯。

        ------题外话------

        求评论,求票票,球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