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5 被鹅追

5 被鹅追

        好在李冉这次不是在说反话,而颜疏也看出了她是在生气。

        反手将手机息屏放在外套口袋中,颜疏有些愧疚的在心中给李冉道了个歉。

        谁知道自知之明是贬义词,谁又知道“你回一个试试”是不许回的意思……

        后座的盛珩遇这时候也看到了颜疏回复他唯粉的骚操作,一时竟有些看不懂这人究竟是单纯在发疯还是为了给他的粉丝添堵。

        不过他也不关心就是了。

        屏幕前的观众显然也第一时间冲去微博吃了瓜,不多时就蜂拥着又回到了二人的直播间。

        “我靠,她真的有点疯!”

        “我想说,美女真的有点刚!”

        “她也不是头一天发疯了吧,这种人真的能出来参加节目吗?”

        “同情遇哥,要和这种人一辆车。”

        “众筹给遇哥换车吧!”

        “节目组不做人,为什么让她继续上节目?ys肯定还会搞出幺蛾子!”

        ……

        弹幕上和微博评论区都吵得不可开交,但颜疏和盛珩遇同坐的保姆车却诡异的十分风平浪静。

        因为首次录制节目的目的地在湘地一个山村中,所以颜疏和盛珩遇下了保姆车就上了飞机,赶了一天的路,才终于在晚上的时候到达一个小镇的码头边。

        镇子上的路灯这时候已经熄灭了,只有码头边还插着一根竹竿,竹竿顶上挂着一盏摇来晃去的风灯。

        风灯微弱的光照在盛珩遇和颜疏身上,将他们和藏在暗影中的工作人员团队隔离开来。

        直播早就在两人上飞机的时候就关了,没了直播镜头,站在码头上的盛珩遇浑身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

        工作人员站在他身边,大气不敢喘。

        “遇哥,太晚了,最后一班往村里去的船已经走了,咱们要在镇上的小旅馆里将就一晚上。”

        盛珩遇没有说话,只是冷着脸点了点头。

        颜疏这一天又是车又是飞机的,坐的腰酸背痛,这时候站在码头边,忍不住小幅度的活动手脚。

        她站在盛珩遇不远处,将这话听了个清楚。

        工作人员是个端水大师,和盛珩遇说完之后,又到颜疏面前重复了一遍。

        颜疏对这些都无所谓,笑眯眯的对工作人员点点头,“带路吧。”

        那边的盛珩遇也没多做表示,跟在颜疏和带路的工作人员后边安静的往镇子上的小旅馆走去。

        导演这时候不动声色的打开了直播,瞬间,一大批观众涌入直播间,差点把直播给卡断了。

        “这是在哪里?为什么还是只有遇哥和ys两个人?”

        “两人之间的氛围好尴尬啊,我就算不在现场都快脚趾扣地了!”

        “+1,救命,好尴尬,但我好喜欢看尬的!”

        “哈哈哈哈,你们真的有毒!”

        “卧槽!是我看错了吗,从那边冲过来的不会是鹅吧!”

        “好像还真是!”

        “啊啊啊!是鹅啊!节目组快提醒我遇哥躲开啊!”

        ……

        颜疏和盛珩遇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遭遇什么,只前后安静的走着。

        什么东西?

        颜疏余光中见一片白影子向她和盛珩遇这边冲过来,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将行李箱挡在身前。

        眨眼间,那玩意儿已经冲到了她面前。

        借着工作人员手中那微弱的手电灯光,她看清了那是一只张着翅膀吱吱嘎嘎向他们冲过来的大鹅。

        她松了口气,正欲继续往前走,就见盛珩遇大叫一声“卧槽”,猛地将手里的行李箱一丢,迈步就冲了出去。

        大鹅见状,自然是拔脚就上前追赶这个胆敢挑衅它的人类。

        于是乎,下一刻,众人就见在寂静的夜晚乡镇小路上,盛珩遇将鹅远远甩在身后。

        颜疏愣了愣,片刻后,忍不住笑出声,朝着盛珩遇的方向喊道,“你别跑,越跑它越追!”

        “我不跑难道它就不追了吗!”盛珩遇没好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颜疏有些无奈,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几乎都没瞄准,就那么随意往前方一丢。

        下一刻,众人就见那只大鹅“嘎”的往半空一蹦,随即颤巍巍转向,一个猛子冲进了旁边的林子里。

        “哈哈哈哈!遇哥好惨,但是我好想笑,我有罪!”

        “遇哥原来怕鹅!”

        “遇哥小于1鹅,颜疏=遇哥+1鹅。”

        “我一般不笑的,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

        “我靠,颜疏那一下子你们看清楚了吗!她好帅啊!”

        “只能说她准头还不错。”

        “她刚刚笑的好大声,都没有第一时间帮遇哥!”

        “对啊,她是故意的吧,不帮忙就算了,还在那边幸灾乐祸!”

        “就这还喜欢遇哥呢,呵呵。”

        ……

        盛珩遇感觉到身后没有鹅在追了,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拎在手里,慢慢走回颜疏身边,将自己的行李箱扶起来拿在手中。

        他喘着气看向颜疏,耳根有点红,半是尴尬半是羞恼,“真谢谢您了。”

        “不用谢,毕竟我也不能真就看着鹅把你追到山里去。”颜疏还有点想笑,但见盛珩遇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就没再刺激他,只笑眯眯的继续往前走。

        盛珩遇侧头看向导演,见他手中摄像机是开着的,脸不由又黑了一个度。

        “刚刚……都拍进去了?”盛珩遇明显在咬牙切齿。

        “啊……”导演心虚,目光躲闪。

        盛珩遇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导演已经快吓哭了。

        他也不想拍的啊,谁知道盛珩遇怕鹅啊!

        但是……收视率绝对稳了啊!

        屏幕前的观众已经快笑疯了。

        “哈哈哈哈!遇哥黑历史+1!”

        “节目组别这么对遇哥,小心他以后再也不上综艺!”

        “这绝对是我遇哥最想删掉的片段!”

        ……

        就这么短的一点时间,“盛珩遇被鹅追”就被顶上了热搜高位。

        两人和节目组工作人员入住小旅馆的时候已经十点了,直播这时候已经关闭,颜疏和盛珩遇却都没心思关心这些了,和节目组打了声招呼就各自休息去了。

        第二天清晨七点,直播间开启。

        颜疏和盛珩遇还没出现在镜头中,观看人数就已经突破了百万。

        “早啊。”颜疏的声音在镜头外响起,不多时,身着一身清爽运动服的颜疏就在小旅馆院子里的餐桌前坐下来了。

        似乎是刚跑完步回来,颜疏额头上还有一层薄薄的汗水。

        她这时候已经习惯了镜头的存在,很自在的和镜头那边的观众说话,不时还看看手机,回答弹幕上的问题,“我刚才绕着小镇跑了一圈,你们问盛珩遇啊,他应该还没起来吧。”

        “谁说我没起来。”盛珩遇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颜疏一转头,就见盛珩遇戴着墨镜,穿着一身灰色卫衣套装向她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个行李箱,她一眼就看到,他左手那个蓝色的行李箱是她的。

        “要去坐船了,别耽误时间。”盛珩遇将左手提着的那个蓝色行李箱递给颜疏。

        颜疏有些诧异的伸手接过,刚想道谢,就见盛珩遇皱眉解释道,“工作人员让我给你带下来的,别误会。”

        “谢了。”颜疏依旧道了声谢,顿了顿,才接着又道,“你也别防贼似得防着我了,我说了不会再纠缠你就是不会再纠缠你,再者说,我要是早知道你连鹅都怕……”

        她没把话说完,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盛珩遇一眼。

        这时候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我要是早知道你连鹅都怕,也不会喜欢你。

        “你什么意思?”盛珩遇把墨镜拉下来,自上而下看着颜疏。

        他压根唬不住颜疏,颜疏往前走,头都不回,“现在不仅怕鹅,还连话都听不懂了……”

        盛珩遇:“!!”

        靠!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