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意有所指

第九十八章 意有所指

        昨天是中秋,而今日一大早王相和就跑到了天王湖找自己,这显然绝不是王相和吃多了,专门跑过来巴结自己,祝自己中秋快乐来了。

        而中秋既然百姓、官员都会一家其乐融融的欢度,那么皇家没有理由不凑在一起过中秋吧?

        所以几乎不用费力猜测,徐长亭几乎就已经肯定,王相和专程跑到天王湖找自己,绝不是他自己的意思,自然就是当今皇帝元宏的意思了。

        看了一眼身边的裴慕容,本想下意识的让裴慕容避下嫌,但新换了一身衣裳的裴慕容太养眼了,就连徐长亭都忍不住的心神意动。

        于是干脆说道:“自己人,王太监有什么便直说吧。”

        王相和诧异的又看了一眼明艳动人的裴慕容,心里多少有些狐疑,这家伙怎么去哪里,身边都会有这般漂亮的美人儿跟随呢?桃花运也太旺了吧!

        不过也只是心里飞快的闪过,嘴上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两件事儿,一:丹凤城如今关于一些佛家僧徒不利的事情,是不是你刻意3放出来的风声?二:昨日里皇上在静心湖赏月,发生了一件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徐长亭审视了下王相和,即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嗯那些关于佛家僧徒的不利流言,是不是跟自己有关,而是问道:“第二件事情,你到底指的是什么事情?”

        王相和深吸一口气,不得不说,徐长亭这家伙还真是挺老谋深算的,就算是阅人无数,跟无数官员打过交道的王相和,都没办法从徐长亭的脸上看出一点儿异样来。

        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四周,王相和指了指不远处比较僻静的地方,而后徐长亭点点头,示意霍奴儿先去告诉家人一声,让他们先登圣凤山就不必等自己了。

        跟随着王相和往前方行去,此时徐长亭才发现,裴慕容的神色显得有些异样,不由关切的询问了下,而裴慕容则是显得有些心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

        王相和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徐长亭跟裴慕容,他好像是大抵猜到了裴慕容心慌的原因。

        不过王相和并没有打算点破,而是一边走一边跟徐长亭说起了昨日宫里发生的一些神奇事情。

        当今皇帝元宏因为宠爱高贵妃的缘故,从而在礼佛一事儿上也渐渐变的不再热衷,尤其是自对南唐休兵以后,元宏对于佛家非但越发不热衷,反而还有了进一步的不满。

        加上这几日关于一些不利佛家僧徒不守清规戒律的事情,使得中秋月圆之夜,在皇宫的静心湖画舫上,太后深怕如今这些流言蜚语,会进一步增加元宏对佛家的不满,因而向元宏展示了诚心向佛的一些神奇事情。

        比如:一条被冻在冰里的鱼,在被放进水里后,不多会儿的时间里,竟然在太后虔诚的诵经声中活了过来。

        再比如:一根普普通通的绳子,同样是在太后虔诚的诵经声中,在被点燃后却是怎么也烧不断。

        还有更为神奇的,一根针竟然是漂浮在了水面上,而后忽然就在众人面前炸了开来。

        “有这等事儿?”徐长亭皱了皱眉头问道。

        王相和看着徐长亭坚定的点着头:“有,昨日可是咱家亲眼目睹,绝不会有错。”

        徐长亭了然的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远方画舫穿梭不绝的天王湖湖面,旁边的裴慕容此刻也是一脸的惊讶。

        王相和凝重的继续说道:“昨日里靠近太后的那扇窗户,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血手印,把在场的众人吓了一跳。张惠普则是微微一笑说是湖心有鱼作怪,于是就命人端上来一碗水,而后拿了一根普通的绣花针试了试。

        张惠普说,若是这根针沉入碗底,那就证明是他想多了,但若是没有沉入碗底,甚至还会有其他异常的话,恐怕就是有什么冤屈难伸的事情了。

        随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根针竟然真的在水面漂浮了起来,就在所有人难以置信时,那碗水突然之间炸开,证实了张惠普的说辞。

        而后在太后的追问下,张惠普道出了湖中有一条被冰冻住的鱼,但并非是鱼妖,而是菩萨跟前一个虔诚的信徒转世之前被人陷害,今夜是机缘巧合,借着月光在向一心向佛的太后求救。”

        “于是太后就命人潜入水里,找到了那一条被冰冻住的鱼,而后破冰取鱼放进水里,不一会儿的功夫,鱼竟然活了,而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放生了?”徐长亭接着王相和的话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王相和吓了一跳问道。

        一旁的裴慕容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徐长亭,不过随即想起徐长亭在永宁寺多年修佛养病一事儿,心头随即释然:显然,徐长亭应该也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吧!

        “那你说的那根烧不断的绳子又是怎么个故事?”徐长亭神色轻松的继续问道。

        王相和震惊的看着一点儿也不显得惊讶的徐长亭,顿了下后便继续说道:“昨夜那条鱼在重新活过来后,太后自然是很高兴,便准备让人把那条鱼养在隆福宫,往后陪她一同礼佛。不过也有人怕那鱼是不详之物……。”

        “不会就在这个时候,那张惠普又站了出来,拿了根绳子然后说,要是手里这根绳子在那条鱼面前,要是能烧断的话,就随同太后往后一同礼佛,但若是绳子烧不断的话,那是不是就是说,这条鱼在转世之前被人所害,所以在六道轮回中还有它未完的劫难……。”

        徐长亭神色轻松的说着,一旁的王相和的脸色则是变了又变,虽然跟昨夜里张惠普说的不同,但好像……现在想起来,道理好像就是这个道理。

        所谓的鱼,即在佛家代表八大吉祥之一,同样也因为佛前木鱼有警示的缘故,以及鱼在佛家之中寓意着富裕、祥和,加上鱼可透视浑浊泥水又有慧眼识珠一说。

        “张惠普当时告诉太后,此鱼佛缘较深,因其身具慧眼所以来找太后诉冤,怕是跟这段时间丹凤城有人诋毁佛家一事儿有关,并告诉太后,若是养在宫里一同诵经的话,怕是有违佛旨,加上那根绳子果真未被烧断,于是便把那条鱼放回了静心湖。”王相和若有所思的看着徐长亭,一瞬间他也有些明白,为何皇上让他一早就来找徐长亭了。

        皇上的意思,显然并非是要让他把昨夜里的离奇事情告诉徐长亭,而是要让他警告徐长亭,鱼找太后诉冤,又提起丹凤城有人诋毁佛家一事儿,是意有所指,是要针对那些故意散布谣言的人,是要针对幕后黑手徐长亭吧?

        “皇上还说什么了吗?”徐长亭嘴角带着有些莫测高深的笑容,微微摇着头对王相和问道。

        王相和也是下意识的摇头:“没了,皇上只是让咱家把昨夜里发生在宫里的事情如实告诉你,哦,对了,高贵妃还让咱家问问你,那鱼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吧?”

        徐长亭皱了皱眉头,不解问道:“这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王相和微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高贵妃不信佛一事儿,徐公子自然是知道的吧?”

        徐长亭不出声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确实知道,不过也是前些日子小河边钓鱼时才知道的,之前他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王相和看着不出声的徐长亭,不知为何突然神秘的笑了下,而后说道:“徐公子想必还记得,前些时日皇上带着高贵妃去往半龙村时,你给皇上还有贵妃喝了什么解暑的东西吧?那时候天气炎热,但你却是能凭空做出冰来!可合乎常理?而前些时日你又是三天两头跑去河边钓鱼,再联想下昨夜里又是冰又是鱼,难怪高贵妃会觉得跟你有关系了。”

        徐长亭一时有些无语,没想到元姨的想象力竟然如此丰富,这种事情也能跟自己扯上关系?

        可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当初半龙桃汁里的冰,前些时日的河边钓鱼,所以……要把鱼冻在冰里对自己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不是吗?

        “高贵妃真这么说?”徐长亭皱眉问道。

        “贵妃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即便是你不知情,但恐怕跟你也脱不了干系。别忘了,虽然昨夜是中秋,但也不可能静心湖中就平白无故的正好只冻了一块儿冰,冰中正好还有一个所谓转世的鱼吧?”王相和此时说话的语气,几乎跟高照容一模一样。

        显然,他此刻就跟高照容上身一样,是站在高照容的角度来质问徐长亭的。

        这让徐长亭微微有些走神儿:是不是王相和传达皇上的旨意时,就会是学着元宏说话的语气呢?

        徐长亭无声的摇了摇头,而后说道:“这件事情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王相和的眼神显得有些锐利。

        “不过昨夜里宫里发生的事情,绝不是张惠普说的那般玄而又玄,而是装神弄鬼罢了。”徐长亭淡淡说道。

        王相和神情一紧,追声问道:“你确定?”

        徐长亭张了张嘴,刚想要说当然,但突然间想到自己的身世,于是刚当嘴边的当然二字,又被他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而后神情显的有些茫然道:“转世投胎也罢、六道轮回也好,我没办法判定是真是假,但我却是很清楚,昨夜里不管是让人众人惊讶的血手印,还是碗水中漂浮绣花针以及炸开,包括那烧不断的绳子……其实并不难。”

        “真的?”王相和再次追声问道。

        徐长亭默不作声,但神情却是很坚定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