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劫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苏曜有子?!

第三十八章 苏曜有子?!

        苏曜赶忙捂头,小妖兽也就是可可,小爪子虚晃一招朝着苏曜屁股挠去。

        一股疼痛袭来,苏曜摸着屁股跳了起来,这小妖兽看起来那么可爱,竟然这么暴力,“可可,我陪你睡了那么久,你忍心打我吗?”

        苏曜有点委屈。

        可可:“呜哇呜呼耶啵嘿……”

        苏曜一只手捂着屁股,一脸无奈,“知道啦,以后多陪你睡几回行了吧。”

        可可毛茸茸的小脑袋上飘过一缕黑线,两只小爪子在半空中接触,发出刺耳的声音。

        苏曜屁股一紧,这时苏音儿走过来,一把将可可抱进了怀中,可可原本一副奶凶的样子,立刻化成惬意的表情,不时的偷瞄苏曜几眼,看到苏曜一副委屈的模样,忍不住朝其做了个鬼脸。

        “呼呼呜呜……”可可卧在苏音儿怀中,只感觉浑身都得劲,苏曜的肩膀也太硌得慌了。

        苏曜:“……”

        “三哥哥,以后让可可跟我一起睡好不好?”苏音儿越看越喜欢。

        苏曜点头,苏音儿可以多个小伙伴陪着,他自然开心。

        可可卧在苏音儿怀中,软和的感觉舒适的让它一股困意袭来,耷拉着眼皮,马上就要睡着,苏曜见状连忙说道,“可可,你看那个大家伙被你吓到了,都不敢动了,要不你和它聊一下?”

        可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过还是轻轻一跃跳到了紫翼金鹏的头上,两兽谈了下人生,紫翼金鹏受伤的心灵迅速的愈合,然后扑腾着翅膀站了起来。

        见到紫翼金鹏恢复正常,苏曜三人一喜,而可可已然飞回了苏音儿的怀里,缩成一团沉沉睡去。

        去往玄清帝国的途中多了这么一个小插曲,苏曜不禁感慨,神秘的密室中得到的一枚神秘的蛋,孵化出一只找不到记载的小妖兽。

        虽然不知可可是什么妖兽,但是能够压住紫翼金鹏,其血脉必然远远超出后者,要知道紫翼金鹏体内可是蕴含着一丝上古神兽金翅大鹏的血脉,而可可只不过刚出生,要是再过一段时间……

        苏曜越想越震惊,目光看向在苏音儿怀中已经发出鼾声的可可,越看越亲切,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他们很久以前……哪里见过?

        甩了甩脑袋,苏曜不再多想,对于可可的身份,以后总归会知道的。

        两天眨眼间便过去,苏曜三人终于来到了玄清帝国帝都。

        看着眼前宏伟壮观的城池,至少比风国临风城大了十倍,苏曜不禁生出一股豪气,这座帝都的主人是我的女人,也就等于我就是这座帝都的主人!

        越想越兴奋,忍不住笑出了声,一旁的苏音儿拿出手帕轻轻的擦了擦他的嘴,娇笑道,“嘻嘻,三哥哥,你怎么流哈喇子啦。”

        黎生摇头失笑,这苏公子俨然一副骄傲的样子,转头一想也对,我要是有个做女皇的女人,我比他还骄傲。

        三人下了鹏背,缓步朝着城内走去,而紫翼金鹏则是飞去另一个方向,作为帝国的飞行员,它是有自己的领地的。

        帝都的繁华遍布于角角落落,一路走来,各种金碧辉煌的建筑一栋挨着一栋,恨不得把每一寸土地都充分利用上。

        商家的吆喝声、少年少女的嬉闹声以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的拉客声……无形中给这帝都增添了平凡可贵的人间烟火气。

        苏曜走在街道上,只感觉心旷神怡,他以前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但是自从苏家出事后,冷冷清清的苏家让得他的内心染上了一丝孤寂,于是他开始去寻找一些热闹之处,以此抚平心里的伤痕。

        苏曜缓缓的走着,不时会有行人与他擦肩而过,苏曜嘴角微微扬起,他越来越喜欢这种氛围了。

        继续向前走着,他发现遇到的行人很多,其中不修灵力的平民百姓占了大多数,而武者一对比则显得有点少,但是却没有一个低于修体境的,其中玄魄境强者也随处可见。

        苏曜不禁感叹,不愧是大国的帝都,武者的整体实力都要远远高于风国。

        苏音儿跟在苏曜身边,一双美眸不停的看着四周,怀中的可可还在睡觉,苏曜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小家伙不会是什么猪一类的妖兽吧。

        这时黎生轻声说道,“苏公子,在下就陪你到这里了。”

        苏曜一怔,连忙问道,“黎大哥,怎么了?”

        黎生看向西面,“天澜帝国最近蠢蠢欲动,不时的派出军队骚扰我国边境,秦将军已经率军前往坐镇了,我身为诛神卫,当一同前往。”

        “天澜帝国,幽州境内三大帝国之一吗……”苏曜喃喃道,他看向黎生,“你们两国经常发生战争吗?”

        黎生点头,“开国帝皇与天澜的那位是死对头,两人恩怨极深,此后每一任帝皇都遵从开国帝皇的意志。”

        “只要见到天澜之人,无论老幼,直接格杀,而天澜那边也是这么对待我们的人。”

        玄清帝国,至今已有三千年历史,也就是说,两国已然斗了三千年,其中恩怨,估计怎么也不可能化开了。

        苏曜给了黎生一个拥抱,轻声道,“黎大哥,万事小心,期待你与秦将军他们凯旋的消息。”

        黎生哈哈一笑,伸出拳头,苏曜同样一笑,两人拳头碰撞,一切尽在不言中。

        黎生没有耽搁,直接去往了神卫营,他需要再带领一支军队前往边境。

        黎生离去后,苏曜与苏音儿也没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看天色已经临近傍晚,便打算直接前往皇宫。

        以苏曜与苏音儿的脚力,夜色覆盖整个帝都后,二人才终于来到皇宫入口前。

        不知为何,真正的站在这里时,苏曜心中抑制不住的紧张,还有激动,他与她,现在只隔了一面墙。

        想到自从树林一别之后,已经过去了将近七个月,这一刻,他竟无比的想念她。

        苏音儿见到苏曜一直盯着城门不动,不由轻声问道,“三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害怕呀?”

        苏曜晃过神来,轻笑一声,“我怎么可能害怕,我们走吧。”

        二人还未动作,皇宫的大门突然缓缓打开,苏曜目光看向前方,只见一群身披青甲腰配长剑的士兵分列在左右两侧,还有百十位太监丫鬟站在士兵的身后,而正中央赫然站着一位一袭青衣的中年男子。

        苏曜一呆,这……这是迎接自己的?

        青衣中年缓步走到苏曜面前,原本一脸严肃的面容露出一抹笑意,微微俯身道,“苏公子,在下青龙卫统领曲青天,代表帝国及女皇陛下,欢迎你的到来。”曲青天话音刚落,身后的士兵纷纷单膝跪下,而太监丫鬟更是双膝着地。

        苏曜见到曲青天对自己行礼,连忙上前扶住后者,轻声道,“曲统领折煞小子了,使不得。”

        曲青天目光露出一丝赞赏,拱手道,“苏公子,陛下身体不适,无法在此等候,便派了在下等人在此迎接。”

        “陛下说,她就是苏公子,苏公子就是她,让我们一定要隆重以待。”

        苏曜心中一暖,姜灵儿的做法无非告诉所有人,她的态度。

        换个说法便是,姜灵儿主动对他表白并公之于众。

        “曲统领,你刚才说灵儿身体不适?她怎么了?”苏曜突然想到曲青天刚才说的话,连忙问道。

        曲青天干咳了两声,侧过身子对着苏曜做了个请的姿势,“陛下在湛蓝宫等着苏公子呢。”

        苏曜拱了拱手,轻声道,“今日多谢曲统领的迎接,改日请统领喝酒。”

        说完连忙拉着苏音儿一路小跑,所过之处士兵丫鬟纷纷跪地行礼,苏曜倒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若不是着急去见姜灵儿,他还真想慢悠悠的逛一逛这皇宫。

        湛蓝宫,是姜灵儿的寝宫,因其喜欢蓝色,所以不但寝宫有蓝字,宫墙四面都刷成了蓝色。

        大约一盏茶后,二人终于来到了寝宫门前,苏曜盯着前方,喉咙忍不住滚动了下,这一刻是真的只有一门之隔了。

        苏音儿见状心中微微一叹,柔声道,“三哥哥,你与灵儿姐许久未见,定有很多话要说,音儿就先不打扰你们啦。”

        “这里好美啊,音儿四处走一走,好不?”

        苏曜揉了揉苏音儿的小脑袋,轻声道,“那好,一会儿我带你见一下灵儿,不会很久的。”

        苏音儿把苏曜往宫门前推了推,“你们慢慢聊聊嘛,我去御膳房看看有啥好吃的。”说完便小跑着离开了。

        苏曜见到苏音儿远去,目光转了回来,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一只手轻轻的推开了宫门。

        宫殿很素雅,四周除了白色就是蓝色,并没有多数女孩子喜爱的那种粉色,苏曜的脚步声在这空旷的殿中显得格外的清脆,慢慢的他来到了一处门帘前。

        “曜,是你来了吗?”

        女子灵动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再次听到久违的声音,苏曜心中一荡,轻声道,“灵儿,是我。”

        里面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苏曜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一袭淡蓝色轻纱的姜灵儿终于出现在了面前。

        不施粉黛的绝美脸庞看着苏曜,轻轻一笑,顿时苏曜感觉整个人都化了。

        “想我没?”姜灵儿轻声道。

        苏曜一字一句道,“很想很想。”

        姜灵儿张开双手,娇声道,“想人家怎么站着不动呀?”

        苏曜哈哈一笑,两步来到姜灵儿身边,一把拦腰抱起,忍不住转了个圈。

        这时姜灵儿突然娇呼,“曜,你慢一点,当心孩子。”

        苏曜一愣,连忙放下姜灵儿,目光这才被她的腹部所吸引,苏曜顿时呆住,浑身轻轻的颤抖,一张嘴止不住的结巴,“灵……灵儿,你怀……怀孕了?”

        姜灵儿脸庞的笑意更浓,轻点螓首,“是呀,这份礼物可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