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仇人眼里出西施

第九十七章 仇人眼里出西施

        随着裴慕容鼓起勇气把暖手炉递到徐长亭的手上,刚刚还在原处的那艘画舫,此时也缓缓接近了徐长亭等人的这艘画舫。

        刚刚还不过稀疏几道人影的画舫,此时人数也比刚才多了很多,除了早早被霍奴儿认出来的元恪、元羽、高亮等人外,此时甲板上还有不少女子,莺莺燕燕的出现在了清晨的甲板上,正在叽叽喳喳的指点着远处的风景或者是画舫。

        随着两艘画舫越来越近,都能够清楚看到彼此的表情时,元恪跟元羽率先向徐长亭这边招了招手,旁边的高亮、陆希道以及卢丰源,则是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元恪跟元羽,而后便目光不善的看向了徐长亭等人。

        裴慕容微蹙眉头,高亮、卢丰源若是以前在她印象里还算是不错的话,那么自从经过上次水竹苑的矛盾一事儿后,裴慕容就对高亮等人再没有了好感,而且如今更是因为徐长亭的关系,使得她的立场,已经在心里暗暗站在了徐长亭这一边。

        徐长亭神色自若、面带微笑,同样也是举起手跟元恪、元羽等人打招呼,而后就在对面那几个莺莺燕燕的女子望向自己这边,还有人偷偷指点着自己的方向,感觉像是打听自己到底是谁时,徐长亭突然用食指、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而后又指了指高亮跟卢丰源,随即在元恪心道不妙的错愕表情下,做出了一个跳水入湖的动作。

        对面的高亮、卢丰源看到徐长亭这个动作,瞬间是变的脸色铁青。

        而这还不算完,徐长亭迎着晨风,朗声道:“高兄、陆兄好久不见啊,听说前些时日被人堵在巷子里揍成猪头了?看不出来嘛……一点儿也没有猪头的样子啊,是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随着徐长亭猖狂的嘲讽,陆希道跟高亮两人,都是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好像因为徐长亭的提醒,原本已经彻底复原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一般。

        不过随即两人就反应了过来,立刻把伸到脸上的手飞快的放了下来,一起怒目瞪向那边笑容满面的徐长亭。

        高亮动了动嘴唇,本来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为元恪的喝止,让高亮不得不忍气吞声。

        毕竟,如今元恪跟徐家长女的事情,因为突然之间皇上的介入,已经让他们没办法再从中作梗了。

        而且一旦两人真的成婚的话,到时候元恪的立场……在他高亮跟徐长亭之间,怕是就更加的微妙了,而且高亮也不敢肯定,一向帮理不帮亲的宣王,到时候还会如此和颜悦色的只是提醒自己。

        高亮面对徐长亭的叫嚣跟嘲讽,都只能是忍气吞声,而陆希道自然是更没有什么发言权了,最好也只能是气的别过头不去看对面。

        而就在此时,徐长亭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下来,就连旁边的裴慕容,脸色也变的有些古怪。

        只见在元恪等人的身后,原本莺莺燕燕的那些女子,忽然之间让出了一条通道,随即只见一个一身浅绿色衫裙的女子,婀娜多姿的走向了船舷处,站在了高亮跟元恪几人的中间。

        “宋伊人?”徐长亭有些惊讶的说道。

        而对面的宋伊人,则是风含情水含笑,站在对面的甲板上对着徐长亭行礼,嘴里同时说道:“小女子宋伊人见过徐公子,见过裴姑娘。”

        “你怎么会在这里?”徐长亭响起前日的请柬,不免有些心虚,因为约了裴慕容的关系,所以宋伊人的那封书信样式的徐长亭,思来想去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于是到了最后索性便没有理会。

        所以此刻看到宋伊人后,徐长亭的心里头不免有些虚。

        而裴慕容在昨日其实就已经知道,那日不光是自己给徐长亭送去了请柬式的书信,其实宋伊人也是选择了跟自己一样隐晦、不失颜面的方式,送去了一封看似书信,实则是请柬的邀约。

        只是后来徐长亭因为王肃跟萧思誉的关系,最终选择了她。

        而这也让裴慕容心里一直很好奇:若是没有王肃跟萧思誉的要求的话,徐长亭又会在她跟宋伊人之间选择谁呢?还是说……都不选?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宋伊人理直气壮的说道,目光也是理直气壮的直视着徐长亭跟裴慕容,隐隐之间那脸上的神情,仿佛带着一层淡淡的幽怨似的。

        这让徐长亭有些尴尬,而裴慕容则是有种自己像是抢了宋伊人情郎的快感,毕竟,因为花魁的关系,在丹凤城内,她两之间的明争暗斗,谁胜过谁一筹、谁又艳压谁一头的争论就从来没有真正停止过。

        不过因为元恪跟元羽在的关系,所以宋伊人跟裴慕容之间的明争暗斗,还是宋伊人对着徐长亭隐隐的兴师问罪势头,都没有能继续下去。

        随着两艘画舫缓缓错开,元羽迫不及待的问着徐长亭,他们的画舫一会儿会停靠在哪片湖面,而徐长亭则是摆了摆手,指了指天王湖岸边的码头,意思是他们将要上岸了。

        随即随着两艘画舫完全错开,距离越来越远,依稀能够看到元恪跟元羽脸上的失望之情,而这些显然并不是徐长亭所关心的。

        只是在离开很远之后,元恪突然之间神色一喜,竟然是卖力的向他们这边用力的挥着手,就好像有人跟他挥手道别似的。

        一脸疑惑的徐长亭,显然不知道,就在他们说话时,二楼一间船舱的窗户被徐长虹推开,徐长虹便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直到两艘画舫错开距离后,徐长虹这才伸手在胸前处,对着视线一直望着她的宣王元恪轻轻挥了挥手,随即便引来了元恪一脸振奋的用力挥手的景象。

        随着画舫缓缓靠岸,吴江南、何叶儿以及梁彩儿便开始忙碌起来,谢敬尧跟王彦章时不时也会帮着忙碌着。

        而裴慕容还要先送自己的几个姐妹离开,同时还要前往马车里取些东西,于是不等徐长亭说话,不远处的王肃就指了指徐长亭,让其陪着裴慕容快去快回。

        徐长亭、霍奴儿跟着裴慕容等数女一同前往存放马车的地方,一路上自然是引来了无数道羡慕的目光,尤其是一些自命不凡的富家贵公子,一个个看向徐长亭的眼神,都像是一柄柄锋利的刀刃一般,恨不得立刻就能够对徐长亭取而代之。

        好在并没有人愿意在大清早的闹事儿,何况徐长亭身边还有一个一脸野性跟狠劲的霍奴儿,哪怕是不动声色的样子都足以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不敢上前找麻烦了。

        裴慕容只是跟徐长亭说了一声稍等,而后就钻进了一驾宽敞的马车里,包括婉儿以及昨日跟随而来的其他几女,则是把马车围了个严严实实,就像是马车里有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一般。

        徐长亭跟霍奴儿看着她们谨慎小心的样子,干脆在旁边一棵树下蹲了下来,手拄着下巴耐心的等待着。

        好在没有等待多久的时间,便见婉儿听到车厢里裴慕容的声音后,急忙跑到了门口,随即裴慕容缓缓从车厢里走了下来,只是此时的裴慕容,换了一身浅蓝色的衫裙。

        徐长亭望着缓缓走下马车的裴慕容,不由的神情一呆,他知道裴慕容长得很漂亮,但……看惯了喜欢穿紫色衫裙的裴慕容,毫无预警的突然换了一袭衫裙后,徐长亭还是被裴慕容身上所散发的美给惊艳的呆立当场。

        不得不承认,换了一身浅蓝色衫裙的裴慕容,非但没有减少她身上那股知性美外,而且还增加了几分灵动的气息,使得那张白皙精致到近乎完美的脸蛋儿,显得更加明艳照人。

        “我好了……。”裴慕容走到徐长亭跟前,脸颊带着淡淡的一抹红晕的羞涩。

        “你好了,我没好,这要是……长成你这样,简直是祸国殃民啊。”徐长亭联想着刚刚被人盯着的眼神,再看看此刻的裴慕容,一会儿顺着原路返回,在游人如织的天王湖自己还不得被人给生吃活吞了啊。

        “你……。”裴慕容本还想听徐长亭夸她几句,只是没想到,这家伙连夸人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不过很快,出身于书香门第的裴慕容,看着徐长亭那依旧有些呆呆的眼神,嫣然一笑让徐长亭心酥了大半的同时,自动把徐长亭夸她的祸国殃民翻译成了倾国倾城。

        看着带着些许不满娇嗔的裴慕容,徐长亭不由想起了葛大爷的名言,于是摇着头道:“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而你裴慕容……。”

        “我怎么?”裴慕容不由问道。

        “不客气的说:仇人眼里你都是西施、貂蝉那类的美人!”徐长亭近乎咬牙切齿道。

        裴慕容心里美滋滋的哼了一声,随即便招呼着其他几个姐妹先行返回丹凤城,而她自然是要等下午才会回去。

        就在他们看着拉着教坊司的那驾马车缓缓离去,徐长亭跟裴慕容,带着霍奴儿跟婉儿正打算原路返回跟家人汇合时,一驾马车急急驶了过来。

        同时响起了颇为熟悉的声音:“徐公子留步。”

        徐长亭转身回头,只见还未停下的马车里一道人影轻飘飘的从车厢里轻快的跳了下来,而后稳稳的站在了他跟裴慕容的面前。

        “王相和?你来干什么?”徐长亭有些惊讶的问道。

        王相和依旧是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儿,即便刚刚喊话的语气还颇为焦急,但此刻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见任何交集的样子。

        先是笑眯眯的望了一眼,让王相和同样感到惊艳的裴慕容一眼,淡淡的对着裴慕容点了点头,而后便默不作声的看着徐长亭,意思不言而喻:有外人在,不方便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