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清晨裴慕容

第九十六章 清晨裴慕容

        次日清晨,天王湖雾蒙蒙的平静湖面上,就显现出了一夜狂欢过后的狼藉景象。

        一些不知是不是昨夜醉酒后发狂拆下了的门窗木头,落寞中带着狂欢后的寂寥、像是尸体一般的凌乱衣衫、男人的靴子,一些在水面上摇摇晃晃、却不沉入湖底的酒坛,甚至还包括女子的肚兜、亵衣,包括凌乱不堪的梳妆盒等等,在天王湖平静的水面上,形成了一片落寞的“战后”狼藉。

        一艘艘小船乘着湖面的雾气开始轻盈的划过水面,一根根竹竿跟一个个鱼抄开始打捞着湖面上的衣衫、酒坛等物件。

        若是在打捞的过程中,恰巧遇到了失主的话,那么这些小船上打捞的渔夫,自然就可以在太阳开始渐渐升起时便小赚一把。

        尤其是那一些女子的亵衣、肚兜之类的物件,往往在渔夫装傻充愣的情况下,更是能够赚到不菲的银子。

        当然,相比起赚取银子来,渔夫们之所以更喜欢在水面打捞那些肚兜、亵衣之类的物件,更多是出于心理上的猥亵满足感。

        尤其是站在船头,做出一副傻乎乎的老实样子,假装不知情的看着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但脸蛋儿跟身材娇俏的女子推开窗户,一手揪紧胸口的衣衫,一手指着他们刚刚打捞上来,正被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打量着的兜肚、亵衣时,那些容貌跟身材都让人眼馋的女子,总是会先抛出一些碎银子,而后冷着脸对他们说:那是我的,递给我。

        每每渔夫们听到女子如此说话、要她们的贴身衣物时,站在船头的渔夫瞬间就有种心神荡漾的感觉,双腿都不由自主的要发软,手里仿佛拿的也不再是死物,仿佛就像是自己的手掌已经按在了女子饱满的胸口,仿佛已经触摸到了那些女子修长、雪白的美腿一般。

        而若是赶上有些胆子大的渔夫,在女子抛来碎银,指着他们手里的衣物索要时,还会一边把手里的亵衣、肚兜展开,当着女子的面用他们粗糙的手在上面来回摩挲着,表情会是一副茫然老实的样子道:“那边画舫上的小姐说是她的,我正准备给人家送过去……。”

        每当索要自己贴身衣物的女子听到渔夫们的这些话后,心里其实很清楚,这些人是存心想要戏弄她们。所以若是有男子在旁边的话,那么女子就会冷着脸转过头不再理会,让跟自己露水鸳鸯了一夜的男子来跟渔夫们交涉。

        而若是身边已经没有了男子的踪迹,只能靠自己索要的话,往往这个时候女子大都不会吝啬自己的笑容,要么是冲着那些假装茫然老实的渔夫嗲嗲的嫣然一笑,而后以弱女子的口吻再次索要一遍,要么便是故意抬起手臂,露出半截手臂,或者是有些胆大泼辣的女子,则干脆松开自己的领口,故意让自己的上身探出到窗外俯身,而后随着胸前白花花的一片若隐若现时,基本上也就在渔夫们火热直视的目光下,顺利的拿回了自己的衣物。

        在船上漂浮了一夜,显然绝不像常年吃住在船上的渔夫、船家那般适应。所以选择了在船上过夜的人们,往往在第二日都会起的很早,甚至很多人在醒来后,第一反应便是希望赶紧离开摇摇晃晃的画舫楼船。

        徐仲礼夫妇同样起的很早,王肃、萧思誉夫妇同样如是,就连裴慕容也是早早起来了,不过……就是带着淡淡的黑眼圈,显然昨夜并没有睡好。

        王肃、萧思誉的妻子,因为自裴慕容幼年时便已经认识,虽然如今裴家已经家道中落,就连当年裴家的千金大小姐,都沦落至风尘,但这却也丝毫不影响她们对裴慕容的喜爱,以及当成自己女儿看待的态度。

        王肃、萧思誉跟徐仲礼寒暄着,话题自然是昨夜休息的可好等等生活话题,而那边两人的妻子,看着早起有些疲乏且带着淡淡黑眼圈的裴慕容后,立刻就贴心的围了过去,开始一阵嘘寒问暖。

        昨夜发生的事情,让裴慕容又没办法跟眼前两个姨娘说起,只好含糊的应付着。

        不过自早晨睁开眼睛起,裴慕容的脑海里瞬间就又浮现出了昨夜里的画面,这让裴慕容再次把被子捂在脸上,心如小鹿乱撞的又回忆了一遍后,这才在婉儿的服侍下起床洗漱。

        待听到徐长亭的声音后,已经低头喝粥的裴慕容瞬间感觉心头一紧,而后整个心房又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砰砰砰的声音也瞬间让裴慕容的脸颊变的有些发热,感觉好像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集中到了她身上。

        不过好在这一切都是裴慕容的“做贼心虚”,此时的船舱内,并没有人对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所以低着头喝粥的裴慕容,在徐长亭跟王肃、萧思誉等人问候,偷偷的抬起头瞟了一眼船舱内的景象,随即便又继续低头喝粥。

        头顶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刚刚平静下来的裴慕容,一口粥差点儿噎住了嗓子,连忙借着咳嗽以手掩面,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裴姑娘今日是打算继续留在天王湖,还是下午与我们一同回丹凤城?”徐长亭在裴慕容对面坐下,也端起一碗徐长虹放到面前的粥问道。

        “我不急的。”裴慕容接过婉儿递过来的锦帕,低头擦了擦嘴说道。

        “如此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一会儿吃完早饭,我们便让船家靠岸,而后去爬圣凤山吧,秋日的圣凤山,景色一点儿也不输天王湖周边美景的。”萧思誉闻听之后,立刻笑着说道。

        萧思誉目光并非是望着徐长亭,而是看着低着头继续喝粥的裴慕容。

        裴慕容则显然没有意识到,萧思誉是在跟她说话,并非是跟徐长亭说话,所以便自顾自继续喝粥没有回应。

        而坐在裴慕容对面的徐长亭,看到这一幕后,不由的在桌子下用脚踢了下裴慕容,瞬间像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裴慕容,惊慌的啊了一声,瞬间抬起头,脸上也不知何时升起了一阵红晕。

        徐长亭不满的啧了一声,看着茫然紧张的裴慕容,提醒道:“萧伯伯问你要不要一会儿等船靠岸了,去爬圣凤山看美景?”?“啊?可以啊,我没关系的。”裴慕容的心房砰砰急跳,刚刚徐长亭在桌面下轻踢她那一脚,不知为何,让她在紧张不安之余,却是升起了一种像是跟徐长亭偷情似的感觉。

        但很快回过神来后,还是有些做贼心虚的急忙看向萧思誉、王肃等人,带着淡淡红晕的白皙脸蛋儿上,挤出了好看的笑意。

        一顿简单的早饭时间,也让圣凤山脚下的天王湖再次苏醒,此时湖面上的不少画舫上空都升起了缕缕青烟,而一些画舫的船夫也开始收起船锚,离开停泊之地开始向着天王湖的岸边行去。

        一些习惯了画舫、楼船生活的人们,则是还会一直逗留于船上,继续他们画舫上的节日气氛。

        徐长亭再次站在了甲板上,先是大姐徐长虹拿了一件较厚的披风给徐长亭披上,随即便回到船舱跟几个丫鬟开始收拾一会儿下船的东西。

        吃完饭后,先是回到自己船舱的裴慕容,此刻总算是平静了下来,但继续待在有些狭小的房间里,让她有些透不过气,可若是前往甲板上透透风……她听婉儿说,徐长亭此刻就在甲板上看风景。

        犹豫纠结了一会儿后,裴慕容不由握紧了两只拳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轻轻的咬着自己诱人的红唇,而后蹭的站起身就往外走去,但一走出舱门后,裴慕容心里就突然又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如此冲动才对。

        刚刚想要转身回去船舱,恰巧又碰到了徐长亭身边的丫鬟吴江南,只见那吴江南笑呵呵看着裴慕容眨了眨眼睛,问道:“裴小姐是去甲板上透透气吗?”

        “呃……这……是,正打算过去呢,只是不知道外面凉不凉。”裴慕容结巴着道。

        “不算太凉的,太阳已经出来了。那就麻烦裴小姐,帮我把手炉带给我家公子吧。”吴江南顺手把一个暖手炉递到了裴慕容面前。

        裴慕容心情苦涩的咬了咬嘴唇,不过还是微笑着接过:“好的。”

        随着吴江南谢过她而后转身离开,裴慕容有些懊恼的用另外一只手轻捶了下自己的太阳穴,嘴里不住的嘟囔着:真是没用,又没有看见什么,什么也没有发生,怕什么啊你!哼!

        “裴小姐你刚刚说什么?”刚走不远的吴江南转身笑问道。

        “呃……没事儿,我……我这就给徐公子送过去。”裴慕容无语仰头,而后只好在吴江南的目送下,硬着头皮往楼梯口走去。

        而此时甲板上的徐长亭,跟霍奴儿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随着霍奴儿皱了皱眉头,看着身后不远处的一艘画舫,淡淡道:“高亮也来了,陆希道、卢丰源也在旁边,还有宣王元恪、寿王元羽也在。”

        听到霍奴儿如此说,徐长亭也转过身来,并没有看清楚远处画舫上晃动的几道人影是谁,但却是看到裴慕容手里拿着一个暖手炉,低着头、像是有着万般心事似的缓缓从楼梯处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