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水中央

第九十五章 水中央

        人生每一次所要面对的所谓至关重要的大事,往往在回过头来看时,不过都是一些可以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小事。

        而人生中经常出现的一些小事,往往在回过头来看时,可能却是足以改变命运的一件大事。

        潜入湖水中的徐长亭,身体冷热交替之时,不由想起了今日在永宁寺时,惠思大和尚说的这句话,佛家也讲禅,禅理大多数人也都听得懂,但是否真正的能够有切身体会的“悟”,便只有自己知道了。

        一丝不挂的徐长亭被有些冰冷的湖水包裹着,不知何时已经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盘膝坐于水中,丹田处冷热交替还如往常一样,让他一会儿感到浑身冰冷一会儿感到浑身炙热。

        虽不能在漆黑的水中视物,但此刻冷热交替的感受确实是让他整个人好受了一些。

        甚至还招引来了不少鱼过来“围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徐长亭都能够感觉到,一尾尾跑过来看热闹的鱼儿,时不时还不会用嘴顶着他的身体,像是在试探到底能不能吃似的。

        徐长亭的丹田也在这个时候变的越发的难受,一冷一热两股气劲就像是一阴一阳的太极图一般,刀绞似的在丹田内转动,像是追逐彼此,像是要吞噬对方一般。

        撕裂疼痛的感觉在这个时候也越发的强烈,让徐长亭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张嘴喊出声,以此来减少痛感2,但因为在水里的缘故,使得徐长亭只能是紧皱眉头承受着像是要撕裂自己的剧痛。

        而此时的他,因为丹田的疼痛,也已经无法感知自己的四肢百骸到底是冷是热,只是在痛苦的模糊中,仿佛感到围在四周的鱼儿,一会儿会聚集在他的胸前,一会儿又会跑到他的后背处。

        强烈的痛感挟裹着一冷一热两股气劲,渐渐像是不满足于只在丹田这块地方追逐一般,开始不受徐长亭控制的冲出丹田,游走于体内的各个经脉中,而就在徐长亭意识到如阴阳般的一冷一热开始游走于奇经八脉,想要抑制住继续往上冲的那股气劲之时,忽然之间两股气劲便从两耳之后直冲头顶的百会穴。

        徐长亭只觉得脑海中像是有一道惊雷炸起,轰的一声在脑海中响起,整个人差点儿被冲击的晕过去。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原本围绕在他四周的鱼儿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拍中了一般,连同挟裹着徐长亭的湖水,就像是被一股气劲震开了寸许的距离,但瞬间就又恢复如常。

        此时距离画舫已经很远的一处无人水面,竟然无声的形成了一道小漩涡,随即荡起阵阵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

        水中的徐长亭此刻意识渐渐模糊,口鼻处,甚至包括眼睛、耳朵都隐隐有淡淡的血丝渗了出来,不过很快就会被湖水稀释。

        而意识越发模糊的徐长亭,浑浑噩噩之间却像是突然看见了那年出现在家门前,望着自己一脸震惊游方道士。

        只见那游方道士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儿,稀疏的胡须,不算太干净的道袍,只剩几绺的破烂佛尘,还有那张满是皱纹的枯瘦脸颊:六道轮回、风云蔽月,病弱、刑罚、杀伤、短命……不利家运、虽有智能、多遇险厄、陷于病弱、残疾、孤寡。

        然混沌未定数、天德地祥盈极,微同出身、逐渐长势,先天五行属金水、则圆满和睦、安宁自在。此数出怪杰……异人。

        而此时甲板上的裴慕容,极目眺望着四周的湖面,徐长亭下水几乎已经快要盏茶时间了,但……但一直都没有浮出水面,这让她原本就提着的心越发的紧张起来。

        “霍奴儿……。”裴慕容脸色都有些发白,深怕徐长亭出了什么意外。

        “裴小姐不用担心,未央在水里憋气小半个时辰都没有问题,而且可能现在已经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没看见不代表他没有浮出水面。”霍奴儿安慰道。

        “他真的不会有危险吗?”裴慕容双手揪着自己的一只衣袖,脸上写满了紧张跟不安:“要不要告诉徐大人……。”

        霍奴儿无声的摇了摇头:“不用,未央就是怕父母担心,所以才会让我先扶他回船舱躲避被父母发现的。”

        看着霍奴儿平静的样子,裴慕容算是稍微安心了一些,但一双依旧带着一丝焦急的美眸,还是会紧张的在平静的湖面上搜寻着,时不时也会看一眼挂在旁边的衣衫,恨不得忽然之间,那些衣衫突然间自动站起来了,而后便出现了徐长亭的模样儿来。

        而此时水中的徐长亭,原本盘膝打坐的姿势,不知何时起则是像在娘胎里的婴儿一般,紧紧蜷缩着自己的身子。

        但随着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徐长亭原本蜷缩在一起的身体也渐渐在水中舒展开来,原本围绕在四周的鱼儿也早已经不知所踪,随即徐长亭就像是被噩梦惊醒一般,突然睁开了眼睛。

        意识到自己还在天王湖的湖水中后,徐长亭下意识的活动了活动四肢,而此时的丹田处也渐渐变的平和了起来,紧闭着的嘴唇此时也微微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虽然不能根治,但也不得不说,浸泡在湖水里不单能够减轻自己的痛苦,而且好像还能够缩短自己承受痛苦的时间。”徐长亭再次缓缓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身体在水里跟随着并不算是湍急的暗流,漫无目的的漂浮着。

        此时的感觉,在徐长亭看来,就像是婴儿时期被母亲抱在怀里呵护的感觉一般。

        有些湍急的暗流根本不用去理会,而且那一道道温柔的水流掠过整个身体,就像是熟睡中母亲的安抚似的,让他可以无忧无虑的尽情徜徉其中。

        随着天王湖的水流继续漂浮着,而徐长亭嘴角的笑意则是越来越浓,虽然同时修炼金刚经、菩萨道的后遗症依旧无解,但徐长亭却是想明白了惠思大和尚送自己下山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那些在人生路途中的所谓事关重要的大事,回过头再看来时不过是云淡风轻的小事儿,这显然是暗示自己在半龙村所作的一切了。

        而至于那些不经意间发生的小小事情,回过头再看时,很可能才是改变人生轨迹的大事件,显然……指的是自己先后跟泼李三、陆希道、高亮等人的矛盾了。

        这既是所谓的佛家因果,也是自己跟随家人回到丹凤城后,原本平静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的缘由!

        那么,这跟自己想要抑佛治世又有什么因果呢?还是说,这便是自己人生轨迹彻底改变的转折点?也是将要面临种种困难、危险的起点?

        重要吗?不重要?重要吗?重要的是……自己如何才能够守护好自己的家人,保护好在乎自己的人吧?至于因果……管他呢!

        于是就在裴慕容焦急等待的快要到达极限时,忽然间就看见水面动了起来,随即一张熟悉的脸庞露出了水面。

        毫无准备的裴慕容被吓了一跳,不过就在差点儿惊叫出声时,裴慕容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才没让自己叫出来。

        “你在这儿干什么?”脑袋浮出水面的徐长亭,此时已然恢复如常,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听到声音跑出来了,然后霍奴儿说你下水了。”裴慕容老实说道。

        “这……那你没看到什么吧?”徐长亭看了看船舷上自己的衣衫。

        而裴慕容顺着徐长亭的视线,忘了一眼船舷处挂着的衣衫,一下子便明白徐长亭的问话是什么意思了,漂亮的脸蛋瞬间腾起两朵红晕,视线也急忙紧急的挪到了自己脚下:“我……你……我什么都没有……我先回去了。”

        说完后,裴慕容就急忙转身打算往船舱里走去,只是刚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了什么,正打算回头时又觉得不妥,便背着身问道:“你……你没事儿吧?”

        “啊?你说什么?”徐长亭闻声抬头问道。

        裴慕容愣了下,身体不由一僵,随即整张脸红的就像是火烧似的、整个身体好像一下子也变的颇为燥热,因为徐长亭的声音……不像是在水里,因为距离自己太近了,更像是站在了甲板上。

        “你……你怎么可以……。”裴慕容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后像是身后有鬼在追似的,急忙往船舱里跑去,一边跑一边脑海里则全是刚刚跟徐长亭说话的情形。

        虽然她什么都没有看到,虽然也没有跟徐长亭说什么,但她此刻小鹿乱撞的心里其实很清楚,刚刚在自己背着身跟徐长亭一问一答时,站在自己身后的徐长亭……可是没有穿衣服的!

        一想到这些,裴慕容感觉整个身子瞬间变的燥热无比,整张脸也开始变的越来越烫,而脑海里……竟然不知羞、不受控制的老在想徐长亭刚刚的样子。

        这让浑身燥热、脸颊发烫,心里又是感到羞耻、忐忑、紧张的裴慕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而后双手一掀,便把自己的头埋进了被子里,露在外面的一双小手,时不时拍打着被子里自己的脑袋,像是在敲打自己不要再往下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