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夜色天王湖

第九十三章 夜色天王湖

        令徐长亭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个死死纠缠二姐徐温柔的寿王,竟然还要比徐温柔小一岁!

        这也难怪,为何刚刚在林间,徐温柔没有好脾气对他了。

        徐温柔性格泼辣、强势,在徐长亭看来,恐怕只有那种能让二姐真心钦佩的人,才能够降服二姐。

        像冯子都跟寿王这种,看起来性格软软的,很好说话的跟哈巴狗似的男子,徐长亭不认为他们能得到徐温柔的青睐。

        因为徐长亭出现,终于算是帮徐温柔解了纠缠之围,只是接下来寿王的举动,令徐长亭都感到惊讶,心道这家伙的脸皮也太厚了吧!

        因为徐温柔的不理会跟不耐烦,但在寿王得知徐长亭乃是徐温柔姐妹二人最为疼爱的小弟,而且还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徐长虹之所以愿意跟宣王交往,还是因为徐长亭的首肯同意。

        所以此刻在前往画舫的路上,寿王元羽便放弃了继续纠缠徐温柔,转而是展开了迂回战术,开始不顾自己皇家王爷的身份,讨好着徐长亭。

        “兄弟,以后在丹凤城有什么事儿,就提我寿王的名字。哦,要是不好使的话,就提二哥宣王的名字,当然,这只是对于官员而言啊。若是碰上丹凤城那些三教九流之辈的话,提我们的名字虽然他们有所顾忌,但总觉得好像差了些什么,你就提乐陵侯之子高亮的名字,这家伙在丹凤城可是很吃得开的,很多人都会给他面子的,家里还养了好多……。”一见徐长亭就自来熟的寿王元羽,开始滔滔不绝的兜着高亮的家底,从而也让不懂声色的徐长亭,对于高亮一家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丹凤城内城、或者是整个内外城,都是皇家贵胄、王公贵族、门阀世家横行霸道之地的话,那么鱼龙混杂的外城,对于一些皇亲国戚而言,那就几乎是他们的天下了。

        “那要是连高亮也不好使呢?”上画舫的时候,徐长亭跟元羽落在了最后面,徐长亭嘿嘿笑着问道。

        “不可能吧?难道还有人敢不给高亮面子?”元羽有些不相信。

        因为宣王元恪的关系,寿王元羽也曾跟高亮一起出城游玩过,也在丹凤城里用着母亲的姓氏,被高亮带着逍遥自在过。

        所以在元羽的认识中,高亮在丹凤城内可谓是无所不能,几乎不论是什么人见了高亮都是点头哈腰的,而且每天出门甚至都要比他们这些皇子还要威风。

        但元羽其实并不知道,高亮带他去的青楼、酒楼、赌场等地,其实都是高亮早就混熟了的地方,而那里的人见了高亮自然是不敢怠慢,加上高亮还有意在元羽跟前显摆的意思,所以也就造成了常不出宫,在今年才在宫外有了自己府邸的寿王一种错觉,认为高亮可谓是无所不能。

        看着有些疑惑跟茫然的元羽,徐长亭嘿嘿笑着,心头更是笃定,看来宣王并没有把高亮等人被自己扔进天王湖的事情,跟眼前这个寿王提及啊。

        也不知道……宣王之所以不提及此事儿,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说是因为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寿王,跟高亮关系很要好?若是知道了后,会跟自己为敌做对吗?

        那难道高亮就没有主动跟寿王提及吗?碍于面子?

        “一会儿寿王不妨亲口问问宣王就知道了。”徐长亭说道,而后走上船舱时,突然扭头道:“你不会连前些时日,高亮晚上被人揍了一顿的事情都不知道吧?”

        “呃……。”元羽眼珠子乱转,看其表情,恐怕徐长亭不提及,他还真不知道。

        不过不等寿王元羽仔细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那边正喝着桃花烈的王肃,就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的向徐长亭招着手,示意徐长亭过去说话。

        此时裴慕容带着她的丫鬟婉儿已经来到了画舫上,而且除了她们二人外,还带了水竹苑的六名女子,每一个可谓都是才艺双绝的漂亮丽人。

        看得出来,王肃跟萧思誉确实很在意裴慕容,此刻正被两人的妻子夹在中间嘘寒问暖,而裴慕容见徐长亭望向她时,也只是淡淡的对着徐长亭点了点头。

        而至于另外一侧,坐的则是母亲楚盈,以及刚刚气鼓鼓坐下的二姐徐温柔,另外一边自然是大姐徐长虹。

        徐父徐仲礼此时跟王肃、萧思誉并排坐在上坐,旁边则是温文尔雅的宣王元恪,因为有了当今皇帝元宏的点头同意,所以此时徐仲礼跟旁边的元恪,看起来也不是很突兀了,甚至是还显得颇为和谐,好像徐长亭都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一般。

        被王肃叫到跟前,而跟着徐长亭一同走过来的元羽,则是被元恪招手叫到旁边坐下,于是便跟徐长亭两人,坐在了上坐一左一右的两边的位置。

        王肃先是谢过以水代酒的徐长亭,竟然真的把裴慕容从教坊司请了过来。

        身为曾经掌管礼部的尚书,王肃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每每重要节日之时,教坊司里的姑娘可是有多抢手的。

        而自己跟徐长亭提起这件事情时,已经是中秋在即,所以王肃虽然跟徐仲礼、徐长亭提及了这件事情,但并不觉得有很大的机会。

        毕竟,教坊司虽然隶属礼部,但若是说对教坊司有多大的管辖权,尤其是对于姑娘的监管以及赚钱方面,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权利。

        终究是丹凤城有权有势、多金多才的人太多了,而每每节日之时,像裴慕容、宋伊人这两个花魁,可是会早早就会被人花重金订下来的。

        萧思誉也是在一旁赞叹了几句,跟王肃一样,两人的目光在看向裴慕容时,就像是在看他们自己的女儿一般。

        但奈何,两人的膝下竟然是一个亲生女儿都没有,王肃膝下有两子,但如今都不在身边,而萧思誉这边同样如是,虽然只有一个小儿子在身边,但中秋节这个重要的节日,并没有随同他们前来。

        徐长亭从永宁寺下山时,太阳已经渐渐西斜,而到了天王湖旁后,又因为元羽纠缠徐温柔又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当他们上的画舫,画舫开始缓缓飘荡于天王湖上时,整个天王湖的湖面上,已经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暮色。

        而随着刚刚的寒暄等等,如今如同满天繁星的灯火,也开始在天王湖面上的诸多的画舫上被点亮,站在画舫三层的甲板上眺望,凉风轻轻拂过脸颊,有着说不出的惬意跟舒心。

        微微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仿佛在无声无息之间就能够让意识飞上头顶那轮明月,仿佛在屏息凝气之间,就能够跟天地融为一体。

        徐长亭不喝酒,加上永宁寺这一遭,让他的心头充满了颇多的疑问跟压力,所以此时站在甲板上,夜色下静静眺望湖面的样子,在一双明亮的眸子看来,显得是那么的让人入迷。

        听到脚步声,徐长亭还未回头,就率先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香气飘进了鼻端。

        “今日应该是我谢你呢?还是你谢我?”仿佛连声音都显得很知性的裴慕容,一身淡紫色的衫裙,仿佛要跟夜色融为一体般。

        身上那处子的幽香、以及身为女人独特的气息,让原本显得有些单调的甲板上,气氛瞬间变得活跃、热情了几分。

        “裴姑娘都知道了啊?”徐长亭转身,看着像是刚刚从月宫走下来的仙子似的裴慕容,心神不由一阵恍惚,眼中更是闪过了一抹明亮的惊艳之色。

        这些自然是逃不过裴慕容的那双眼睛,心头微微不由有几分得意,不自觉的挺了挺自己饱满的胸口,像是从徐长亭刚刚惊艳的眼睛中感受到了某种鼓励一般,整个人变得更加万种风情,白皙的手指把一缕被风扰乱的秀发捋至耳后,笑着问道:“是不是若昨日我不给公子去信问候的话……公子便不会邀请我了?”

        “哪能呢,我这几日一直都在东奔西走忙着凑钱……。”徐长亭睁眼说瞎话道。

        “那你如今凑够了吗?”裴慕容嘴角含笑问道。

        “还没。”徐长亭下意识的就想摸袖袋,毕竟,袖袋里如今还有三两十七钱。

        “差多少啊?”裴慕容像是成心一般,就等着徐长亭原形毕露的那一刻。

        徐长亭显然也无法招架裴慕容的知性美,不知为何,尤其是裴慕容那精致到让人恍惚的脸庞,让他有些觉得呼吸不畅,甚至是紧张的感觉。

        但嘴上在此刻一点儿也不笨,硬着头皮顶着裴慕容那双夜色下更显柔情的眼睛,眼也不眨的道:“那就看裴姑娘要多少了。”

        裴慕容有些不解,微微歪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领口也因为她歪头的动作出现缝隙,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把视线从那缝隙处钻进去,从而看到更多无数人想得而不得的风景。

        不过裴慕容并没有在意徐长亭的视线,而是愣了下后,忽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整个瞬间是花枝乱颤,荡尽了一个美貌女子让男人心弦被撩动的风情。

        “就看我要多少了,那就是要多少还差多少了?”裴慕容并没有像其他女子那般,尤其是在笑的时候会刻意掩住嘴。

        徐长亭呵呵笑着点了点头,冲着没有掩嘴笑的裴慕容竖了个大拇指,道:“裴姑娘果然聪明。”

        “对了,问你一件事情,你必须如实回答我。”止住万种风情的裴慕容,看着徐长亭问道。

        徐长亭微微皱眉,无声的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你猜到了?”裴慕容惊讶问道。

        而就在此时,寿王竟然像是个跟班跑了过来,示意徐长亭跟裴慕容,舱里众人都在找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