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影响

第八十六章 影响

        不出高照容所料,第二天开始,昨日里皇上前往徐仲礼府上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似的,迅速在朝堂官场上传开。

        不过在还没有了解内情的情况下,大部分人的眼里,只是把徐仲礼看作是一个,接下来可能会是皇恩浩荡、仕途越发通顺的官员中的一位而已。

        而这对于一些官员而言,倒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当初皇上能够登上皇位,以及后来能够对南唐无后顾之忧的用兵,都跟徐仲礼、陆睿、李冲等这些心腹之臣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且自去年起,这些人被调回丹凤城后,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恐怕不久的将来,朝堂之上真正的支柱,就将会被徐仲礼、李冲、陆睿等这些官员取而代之了。

        正所谓一朝一天子一朝臣,在对南唐用兵无功而返,以及彻底稳固了自己的皇位后,也是当今皇上开始在朝堂之上,励精图治、开启一次彻底变革,把一些地方的官员都换成自己心腹之臣的时候了。

        而到了下午,当一些人得知昨日里皇上前往徐仲礼的府上,跟宣王要迎娶徐家长女有关,有可能礼部侍郎兼国子监祭酒的徐仲礼,将要摇身一变成为皇亲国戚时,许多人还是感到很震惊。

        因为如此一来,在朝堂之上有数的几个被皇上视为心腹的臣子当中,原本并不占优的徐仲礼,可能通过此事就要因而优于其他人了。

        尤其是徐仲礼跟如今的上司,礼部尚书陆睿之间,当年还曾有过一些过节跟争斗,那么在确认了这个消息后,心情不免一下子变的复杂起来。

        如果说前些时日宣王元恪跟徐家长女的事情,还是捕风捉影的话,那么随着皇上昨日里去了一趟徐府,可就算是坐实了此事。

        而且因为皇上的亲自过问,这就不免让人遐想无限,是不是皇上对宣王还存有什么希望呢?会不会因而影响到太子的东宫位置呢?

        毕竟,如今太子元恂虽然在太子位上没有出过什么大错,但因为平日里不管是对官员还是皇室兄弟,不近人情的行事作风,还是让一些人感到不满的。

        而且……如今也隐隐在坊间有着不利于太子的传闻,什么好大喜功、任人唯亲,对自己的心腹官员、亲近之人并没有严格约束等等。

        但不管如何,陆睿在得知这一消息,并亲自向徐仲礼确认确有其事后,还是很大度跟其他人一样,笑容满面的对徐仲礼主动道喜。

        可站在徐仲礼的角度,今日他所经历的一切,让他不由的心生感慨,尤其是想起昨日里徐长亭在面对当今皇上时的强硬态度,让徐仲礼在此刻却是颇感欣慰。

        若是说昨日里他还没有完全真正预料到,简化迎娶、嫁女仪式的后果的话,那么今日面对诸多同僚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的道喜时,徐仲礼明显是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这让他都有些不敢去想,今日这般对他道喜的同僚,若是真到了徐长虹嫁入宣王府的那一天,在得知了极为简化的程序跟仪式时,会不会立刻在自己面前呈现出另外一副面孔?

        比如是冷嘲热讽、含沙射影、幸灾乐祸等等。

        想到若是没有徐长亭的坚决反对,便可能会出现这一切情形的徐仲礼,此刻心里是充满了庆幸跟后怕。

        对于自己儿子高瞻远瞩的维护他大姐的立场以及徐家的颜面,还有他徐仲礼在朝堂上的处境一举,让其心里对徐长亭当天的举动,更是多了几分的欣慰。

        回家的路上,徐仲礼一直在沉思着这些事情,在马车由朱雀大街拐进白虎坊时,徐仲礼眉头微皱,按照长女徐长虹的说法,未央跟皇上是在半龙村认识的,那么……未央跟皇上所谈的条件到底会是什么呢?

        为何最后皇上还要附加上一个条件,不允许未央透漏给任何人知道,哪怕是自己这个亲生父亲都不行呢?

        徐长亭因为有了元宏当着他家人的面,给他的约束跟警告,所以无论是大姐还是二姐,或者是忧心忡忡的母亲怎么询问,徐长亭都是闭嘴不言。

        若是被二姐徐温柔逼急了,徐长亭就干脆让吴江南找来一根绳子,而后把昨日里薛无恙给他的腰牌,直接挂在了脖子上。

        如此一来,不论是大姐还是二姐,抑或是母亲心事重重的想要偷偷询问,只要一看到徐长亭脖子上的那腰牌,就只剩下无能为力的叹气声。

        徐长虹要表现的比徐温柔、楚盈镇定的多,也就只是问了一次徐长亭,而且问的还是徐长亭为何要如此做?真是心疼姐姐吗?

        见徐长亭点头应是后,徐长虹也只是嘴角含笑,疼爱的摸了摸徐长亭的脑袋,说了句:看来大姐真是没有白疼你。

        徐温柔翻白眼,楚盈无奈叹息,这便是徐府一家的日常。

        徐仲礼回来后,独自一人在书房坐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把徐长亭叫到书房来,因为最后,思来想去、权衡利弊的徐仲礼,最终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

        但这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过去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徐长亭的身边充满了偷偷监视的目光。

        要么是二姐的丫鬟梁彩儿,悄悄躲在一旁偷偷观望着庭院里晒太阳的徐长亭,要么是大姐徐长虹的丫鬟何叶儿,偷偷跑到小桥上,监视着一如往常跑去小河边钓鱼的徐长亭跟吴江南。

        要么就是受楚盈授意的梁姨,偷偷的听着在前院跟霍奴儿说话。

        一连数日的时间,徐长亭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几乎没有踏出过徐府大门一步,当然,带着吴江南前往小河边钓鱼这不算。

        不过就在中秋节快要到来时,何叶儿突然跑进了坐着徐家母女三人的厅堂,有些紧张的看着同时望向她的楚盈母女三人,而后咽了口唾沫道:“夫人、小姐,你们没有发现吗?其实……其实霍奴儿都已经好几日没看见人影了?”

        楚盈下意识的看向长女徐长虹,徐长虹白皙的额头微皱,想了下道:“去瑶光寺了。”

        “他去瑶光寺做什么?”徐温柔好奇问道。

        徐长虹微微叹口气,道:“昨日里小弟跟我说,过几日就中秋了,爹已经答应他了,一家人都去天王湖游玩一番,而他还要去一趟永宁寺看望下住持惠思大和尚。所以就让霍奴儿去瑶光寺看看那里的香火,想着要不要带些什么给永宁寺。”

        “未央最近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吧?”楚盈担忧问道。

        稳重的徐长虹静静想了想,而后摇着头道:“没有什么奇怪之处,除了钓鱼又输给了吴江南几十文钱外,其他的就没有了。”

        楚盈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忧虑的叹口气,道:“中秋过了天就要变冷了,你俩明日去买些布料回来吧,不止是咱们,也得给梁姨、何叶儿他们添置几身过冬的衣裳了。”

        “娘,宣王府里昨日里不是给送了那么多兰亭布行的好料子吗?您真不打算用啊?还是说都存着给大姐当嫁妆啊?”徐温柔从昨日其实就开始惦记那些上好的料子了。

        “长虹跟宣王的事未定,送来的东西咱们没法拒绝收下来,但也不能随便用。若是以后再有个什么变故的话,咱们不是还要还的?自己买吧,用起来心里踏实。”楚盈忧心说道。

        自从无法猜透徐长亭跟当今皇上到底达成了什么条件起,原本很少皱眉,更是难得叹气的楚盈,这些时日来,几乎每天都免不了唉声叹气几番。

        “娘,用吧,不会有事儿的,我相信小弟。”昨日没有发表意见的徐长虹,今日突然同意了用宣王府送来的布料。

        “大姐……你可想好了啊。”徐温柔提醒道。

        “你真的想好了吗?”楚盈也同时问道。

        徐长虹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便示意何叶儿去取些布料过来,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徐长亭得意的笑声,以及吴江南不满的抗议声,算是给多少显得沉闷的厅堂,注入了一丝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