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得逞

第七十八章 得逞

        回宫的路上,元宏的脸色便一直阴沉着,这使得王相和跟薛无恙在驾车时都显得格外小心翼翼,随着禁军把马车迎接进皇宫,跳下马车的薛无恙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这一路对他跟王相和而言,简直是太漫长了。

        甚至……薛无恙都记不起来,上一次皇上心情像这般不好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夜色降临在丹凤城,渐渐笼罩着整个丹凤城的所有建筑,皇宫内的灯火显得特别通明,像是要赶走黑夜似的。

        元宏原本下意识的想要前往延春阁礼佛,以此来平复心头莫名的烦躁,但一想到徐长亭今日在小河堤说的那些话,顿时对延春阁便失去了兴趣。

        从而使得小心翼翼跟在身后的王相和,在前往延春阁走到一半时,又不得不示意掌灯太监前往勤政殿。

        而刚刚到勤政殿不久,皇后便跑了过来,随即在王相和跟其他宫女、太监退出勤政殿内殿不久后,便隐隐听到了皇后渐渐升高的声音,其中甚至还夹杂着皇帝元宏的闷哼声。

        皇后气冲冲的离开了勤政殿,这让守在内殿门口的王相和心里头不自觉的哀呼一声:看来今夜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伺候着了。

        随手招来不远处的太监,连唬带吓的让那太监传话勤政殿的宫女与太监,今夜都给咱家打起精神来,谁若是惹得皇上不高兴了,小心咱家不客气!

        太监唯唯诺诺的刚刚离去不久,高贵妃便带着宫女走了过来。

        只是刚一踏进勤政殿后,并没有立刻前往内殿,而是环视了下四周,示意跟随着的宫女退下后,这才对王相和招了招手。

        “皇上怎么……没去延春阁礼佛?”按理说,这个时辰应该是元宏在延春阁雷打不动的礼佛时间才是。

        “奴婢不清楚。”王相和看了一眼高贵妃说道。

        高贵妃微微蹙眉,沉思了下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王相和便把今日跟着元宏出宫见了徐长亭,以及刚刚皇后来过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高贵妃。

        高贵妃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而后便掠过王相和,径直走向元宏所在的内殿。

        两杯茶水还放在桌面上,一杯自然是皇上元宏的,而另外一杯……自然就是离开不久的皇后的。

        “皇上、今日……看皇上脸色……。”明艳端庄的高贵妃、雍容华贵的微笑着,彷佛使得内殿的灯光在她面前都暗淡了不少。

        元宏脸上挤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便示意高贵妃坐下来。

        而高照容在坐下来时,一只手也并没有闲着,不动声色的就把那杯原本给皇后的茶水推到了不起眼的角落。

        “是那小奸商今日惹您生气了?”高贵妃试探的问道。

        元宏先是默默不语的摇了摇头,而后一双深邃锋利的眼睛盯着高贵妃看,直到都快要把高贵妃看的心底发毛了,元宏才长出一口气,道:“贵妃对佛家一事儿如何看待?”

        高照容愣了下,有些奇怪元宏怎么会对她明知故问?

        自己自从入宫之后,之所以跟皇后冯清不合,以及不受皇太后喜欢的原因,就是因为她高照容不敬佛、不崇佛。

        前几年皇太后给永宁寺大雄宝殿佛像重塑金身,以及后来皇后冯清也在瑶光寺为佛像重塑金身,高照容不光对此是嗤之以鼻,而且还严令跟她走的较近的一些门阀世家、皇亲国戚,甚至是包括乐陵侯高琨在哪,都不得以任何的形式资助两人金银等物。

        “皇上何必明知故问,妾身对佛家……可能妾身更倾向不得意的道家吧。”高贵妃如实说道。

        这一次出乎预料的,元宏并没有跟她继续争执是佛是道,而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笑问道:“徐仲礼家的那个小奸商,你认为他……崇佛吗?”

        高照容看了看元宏,点了点头,道:“想必应该是崇佛吧,听恪儿说,徐长亭大概三岁左右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永宁寺,一直到他们一家前往西宁前,徐长亭基本上一年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在永宁寺度过的,所以……受永宁寺恩惠的原因,自然会是崇佛了。”

        元宏眼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高照容明艳的容颜,以及高照容更为理性的思考方式,元宏原本不佳的情绪,也渐渐变的好转了起来。

        皇后冯清比较意气用事,而且性格倔强不服输,很多时候跟元宏发生矛盾争执时,都是元宏先行退让一步,而后等事情彻底冷却下来后,冯清才会放下皇后的姿态,温言好语的跟元宏说话。

        但高照容则就不同了,高贵妃一项都是真正的知书达理、秀外慧中。而且更为重要,也让元宏更为喜欢的是,除了高照容时时刻刻都会先行照顾他的情绪外,便是有时候在元宏问起一些事情时,高照容往往都能够给元宏一个相对客观的答案。

        当然,若是仅凭这些的话,高照容也不会在后宫做到能够跟皇后平分秋色。

        她背后的家世背景,以及她善于倾听元宏一些关于朝堂的牢骚,才使得她的影响力一直都不亚于皇后。

        虽然高照容不会知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句话,但不得不说,在元宏众多争奇斗艳的妃嫔中,只有高照容做到了这一点,从而也赢得了元宏的宠爱。

        “若是朕告诉你,你猜错了呢?”元宏微笑着,不等高贵妃露出惊讶来,便继续道:“徐长亭不单不崇佛,反而还反佛,贵妃相信吗?”

        高照容凝重的看着元宏,略微思索了下,问道:“皇上的意思是……徐长亭是恩将仇报、忘恩负义?”

        随即不等元宏否认,高照容就摇头自我否认道:“不对啊,若是徐长亭不崇佛还反佛,那么他们一家当初从西宁回来时,徐长亭便会前往永宁寺还愿七天了?应该是跟随家人一同回丹凤城才是。”

        元宏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是真的?”

        高照容认真的点头确认,随即微微叹口气,目光分外温柔的看着元宏道:“前几日徐家两个女儿去了天王庙烧香,恰巧又与恪儿相遇了,这一次两人谈了很久,我也是从恪儿嘴里知道的。还说什么徐家长女跟他闲谈中,真是三句话不离她那自由体弱多病的弟弟徐未央。”

        听完高照容的解释,元宏下意识的点着头,嘴里喃喃说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皇上此话……。”

        “哦,是这样的……。”元宏笑了笑,随即便把今日在小河堤处跟徐长亭的谈话,一一告诉了善于倾听的高照容。

        “皇上是说……皇上是因为徐长亭看清楚了佛家对大魏的弊端,但其实……皇上早就已经知晓继续崇佛、尊佛对大魏国的危害。只是缺少了一语点醒梦中人的那个人,而徐长亭误打误撞的成了那个人?”高照容此刻是真的感到惊讶,而且因为不喜佛的原因,让这位徐长亭嘴里的元姨,又对徐长亭莫名产生了几分好感。

        元宏长叹一口气,神色显得有些复杂,道:“除了这个原因外,其实让朕更为气愤的是……朝堂之上这么多的臣子官员,难道真不如一个少年看佛家看的透彻?答案当然不是!朝堂之上的臣子官员,有些人怕是早就看出来了,但他们宁愿揣着明白装糊涂,置朕的江山不顾,只知道他们自己的蝇头小利!此举实在是可恨、更可恶!”

        此刻的元宏,瞬间又像是恢复了刚刚回宫时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威严气势,犹如一头正处于发怒中的猛虎!

        相处多年的高照容,虽然心惊元宏此时的模样儿,但终究是老夫老妻了,多少还是清楚元宏的脾气秉性的。

        神色之间带着一丝沉思,喃喃道:“那么如此说来,徐长亭因为早年间在永宁寺的关系,所以看透了佛家背地里跟门阀世家以及达官贵人间的……。”

        “除了这个解释,还能是什么?但不管如何,徐长亭敢于在朕面前说真话,且能置他们家的利益于不顾,就凭这一点儿,就值得朕好好培养……但这个小奸商实在是可恨!”元宏话锋一转,让原本微张着嘴的高照容又是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他又怎么了?”

        元宏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嘴里连连哼了几声后,这才不情愿的说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徐长亭是打算要刻在他那连个影子还没有的半龙书院的镇山石上。”

        “为天地立心……。”高照容神色惊异的喃喃念着,心头则是大感震撼,一时之间是有些惊艳跟倾慕的看着元宏,喜极道:“皇上英明,就凭这四句话,妾身相信皇上一定能够把我大魏国……。”

        “这不是朕说的,是那小奸商说的。”元宏神情不自然的说道。

        “什么?”高照容难以置信的站了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神情之间仿佛带着一丝羡慕嫉妒恨的元宏问道。

        随即又在元宏的目光下颓然坐了下来,道:“也是,那小奸商既然能做出那般惊才绝艳的诗来,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样的话,怎么能够是他想出来的!着实是可恨!”

        高照容白皙的玉手紧握成拳,灯光下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神情更是一副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的样子!

        “这事儿交给妾身吧,让妾身来处理,妾身还就不信了……。”高照容话都没说完,就起身招呼不打的往外走去。

        元宏像是阴谋得逞一般,并没有去拦阻高照容,而且就连脸上的笑容也显得灿烂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