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横渠四句

第七十五章 横渠四句

        自从丹凤城、尤其是青云楼里开始流传出一首名为《赠宋伊人游天王湖》的诗后,宋伊人这几日每天都是笑的很开心,仿佛是得到了一件心仪已久的宝贝一般。

        这几日来,只要有空闲时间,宋伊人就会对着这首诗发呆傻笑。

        久而久之,越是回味这首诗,宋伊人的心里也就越发觉得满足,而且渐渐的,从内心深处认为,这首诗的描写,怕就是自己在徐长亭心中的样子吧?

        丫鬟柳芽儿自然是功不可没,每天看着小姐这般高兴,她也是每天都乐的合不拢嘴。

        毕竟,小姐有了这首诗后,在丹凤城的身价也是水涨船高,也不怕完全被那裴慕容盖过风头了。

        自然,也因为这首诗的惊才绝艳,让宋伊人跟柳芽儿对于徐长亭欠她们的第二首诗也是更加期待,每每想起第二首还未问世的诗,两人心里都难免是充满了兴奋。

        当然,最让宋伊人想不到的是,这首诗竟然是惊动了青云楼的真正掌柜康郡王元诠以及其幼子元斌。

        而除了引起元斌的注意外,在第二日还招来了刑部捕快的问询,也正是因为这些捕快的问询,让宋伊人才知晓,那夜从桃花阁心满意足离开的高亮跟陆希道,竟然在回家的路上被人袭击了,据说伤势还挺重。

        不过好在那日,小郡王元斌亲自跑到了青云楼,为了向宋伊人请教这首诗的出处,从而也使得刑部捕快在简单的问询后,并没有为难宋伊人她们。

        宋伊人也并未向元斌隐瞒这首诗是徐长亭所做。

        而此时的徐长亭,手里拿着柳芽儿替宋伊人送过来的请柬。

        说了些宋伊人感谢他赠诗的话后,也直接了当的告诉徐长亭,康郡王的次子元斌想要结识他的想法。

        思索片刻,便爽快答应了柳芽儿自己今日一定会前往青云楼赴约后,徐长亭便扛着一根鱼竿带着手提鱼篓的吴江南,向着他们家旁边那条直通皇宫的小河方向走去。

        自高亮、陆希道遇袭之后,徐长亭便再也没有出过门,一直都是待在府里。

        其父徐仲礼那日从衙署回来,也并未问起徐长亭,高亮、陆希道遇袭一事儿是否跟他有关,只是告诉徐长亭,让陈平之子陈子安前往国子监的文书已经送过去了,而且是跟陆睿商议后的决定。

        随着高亮、陆希道的受伤,丹凤城也并未传出有损大姐徐长虹声誉清白的流言蜚语,这让徐长亭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而他这几日虽然没有出门,但一直在关注着高亮、陆希道遇袭一事儿的后续。

        谢敬尧、王彦章倒是可以在丹凤城四处乱跑,不过并未带回来过什么关于高亮、陆希道的消息。

        只是知道第二日有很多捕快沿街盘查可疑行人,陆睿府邸、乐陵侯府邸四周也是布满了刑部的人,甚至就连刑部员外郎冯家庐,都亲自赶到两处地方仔细查探了一番。

        两人一人扛着鱼竿、一人手提鱼篓,慢慢悠悠的走过河面上的小桥。

        吴江南在旁边说着自昨日起,丹凤城开始传出高亮非是乐陵侯亲生的流言。

        什么乐陵侯原本膝下只有一女,一直想要个男嗣却是始终不能如愿,至于高亮的来历就更是众说纷纭了。

        有人说是捡的,有人说是非乐陵侯亲生,但其母却是货真价实的乐陵侯正妻。

        这就让人不免揣测,既然高亮与他大姐高晴是一母所生,但又不是一个父亲的话……那岂不是说乐陵侯被人给……绿了?

        吴江南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长亭,而徐长亭此时则是对陈平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家伙是真狠啊,这种阴损的法子都能想到!不愧是在三教九流混迹多年的陈平,够狠够毒!

        他原本的意思,不过是借着陈平在丹凤城的人脉关系,散播高亮非乐陵侯亲生的传言就够了。

        反正他的目的是让高亮自证清白之余,没有余力去污蔑他大姐就可以了。

        但完全没有想到,陈平竟然端起这么大一个屎盆子,毫不犹豫的就扣在了高琨、高亮父子二人的头上。

        “对了,小姐跟你说了吗?她要桃花酒的事儿?”走过河面上的小桥,看着正在重新挑选钓鱼地方的徐长亭,吴江南问道。

        “说了,不过还得过些时日。”徐长亭观察着平静的河面,时不时看看那块儿的地势适合钓鱼。

        “那到时候就让李澄心过去拉一些吧。但是你不能太小气了,要大方一些,多给小姐些。”吴江南小心翼翼的在杂草丛生的堤岸处找落脚点:“去昨日里钓鱼的地方吧,这里杂草太多了。”

        “不去,今日我一定要赢你。”徐长亭观察着河面说道。

        吴江南脸上的笑容带着丝得意,这几日因为徐长亭不愿意出门,所以午后的闲暇时光,两人都会来这里钓鱼。

        但徐长亭钓鱼的本事儿……吴江南都懒得评价了。

        除了第一天钓上来两尾巴掌大的鲤鱼外,其余两天每天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就再也没有钓上来鱼过。

        所以如今已经输给了吴江南共计二十文钱。

        “那今日我要改赌注。”吴江南说道。

        “不改。”徐长亭态度坚决。

        两人讨价还价之余,都没有去注意,一驾熟悉的马车正向他们这边缓缓驶过来。

        车辕上一左一右坐的是王相和、薛无恙,而车厢里的元宏挑开车帘,看着河岸边柳树成荫的幽静环境,淡淡道:“这小子还真是会享受啊,这么清净的地方都能被他找到。”

        “距离徐府很近的,走过前面那小桥,过一个巷口就是徐府了。”薛无恙显得对这里的地形颇为熟悉道。

        元宏并没有在说话,只是好奇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而当马车停下来时,只见徐长亭以及他的丫鬟吴江南,一人手提着鱼竿、一人手提着鱼篓,正站在柳树下看着元宏从马车上走下来。

        吴江南很懂礼貌的率先对笑着下车的元宏行礼,徐长亭也是在跟王相和、薛无恙打过招呼后,这才对着走到跟前的元宏行礼。

        “还挺有雅兴啊。”元宏双手背后满面笑容,上下打量着拿着鱼竿、提着鱼篓的两人说道。

        “偶尔放松一下,让您见笑了。”徐长亭的态度要比之前在半龙村显得恭敬很多。

        元宏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长亭,而后也像徐长亭刚来这里一般,眼睛扫视寻找着地势颇为平坦的地方,随即指了指不远处一颗腰粗的柳树下面,便只见王相和、薛无恙立刻动起手来,从马车里搬出来了一个案几,包括一些水果茶水等物。

        趁着两人在忙碌时,元宏神态之间带着些许威严,淡淡的问道:“怎么,你半龙村的酒坊跟书院这就打算放弃了?”

        “没有啊。”徐长亭回答道。

        “没有?”元宏笑了下,深吸一口气打量着河岸两边的层层叠叠的房屋,道:“那怎么还有空闲回来丹凤城?有事儿?”

        “想家了。”徐长亭简短的说道。

        元宏不置可否的笑了下,而此时那不远处的柳树下,原本的杂草已经被薛无恙用腰里的环首刀给砍去了一半,整理出了一片颇为整洁的空地。

        一张案几、一把椅子被王相和快速放好,随即元宏就率先走了过去。

        徐长亭看着元宏的样子,扭头看向王相和:“还有座吗?”

        “没了,就那一个,公子就蹲旁边吧。”王相和笑呵呵的说道。

        徐长亭不屑的撇了撇嘴,干脆直接走向车厢门前打算自己去车厢里找。

        而后身材魁梧的薛无恙,嘴角带着笑容拦在了面前,冲着正怒视他的徐长亭摇了摇头。

        “行。”徐长亭不怒反笑,道:“好,等下次去半龙村,两位也最好是自带桌椅板凳,对,最好连饭食都带上!”

        “多谢公子提醒,下次我们一定不会忘的。”王相和笑呵呵的说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徐长亭随即哼了一声,而后转身拿过吴江南手里的鱼篓,走到了元宏旁边,在元宏眼带笑意的注视下,恨恨的坐在了鱼篓上。

        “怎么,不满意?”元宏笑着问道。

        “我哪敢啊。”徐长亭依旧不忘回头看一眼不远处,笑呵呵的站在马车后面的王相和跟薛无恙。

        而吴江南此时则是一个人坐在车辕处,一双明亮的眸子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那书院打算什么时候建?”元宏看着坐在鱼篓上,刚好跟案几平齐的徐长亭,而如今他坐在椅子上,自然是可以俯视着旁边的小奸商。

        “您要是再这样对我,那桃花酒往后您可就别想了。”徐长亭对元宏说道。

        元宏微微皱了皱眉头,审视着徐长亭的表情,过了好久才问道:“你是猜到了些什么吗?”

        徐长亭仰头看着元宏,眼珠子乱转道:“什么猜到了什么?”

        元宏同样是看着徐长亭那张苍白的脸颊,不由想起了高贵妃回宫后,跟他说起的在徐府里的见闻。

        随即把视线从徐长亭那苍白的脸颊上移开,望着午后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小河,问道:“还记得你上次说,佛家不过小义、儒家才是王道之词吗?”

        徐长亭眨着眼睛半天,而后恍然道:“哦哦,我说过这个,怎么了?”

        “你为何会这般认为?”元宏神情显得有些严肃,跟刚刚还云淡风轻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身上那股久居上位者的气势也显得浓厚起来。

        “因为两者看似相同,实则大大不同。佛家看似教人为善、普度众生,实则自私自利,只为一炷香而已。而儒家嘛……。”徐长亭拉长了声音。

        元宏平静问道:“如何?”

        “知道半龙书院那块镇山石上会有四句话吗?”徐长亭说道。

        元宏摇了摇头,徐长亭笑着道:“往大了说,那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