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拦路

第六十九章 拦路

        夜色中,一驾马车缓缓驶入一条寂静昏暗的巷子,随即在旁边停了下来。

        徐长亭、陈平从马车上下来,霍奴儿指了指巷子的尽头:“拐过去再往前才能到乐陵侯府,这条巷子算是近道,高亮十回有八回都会从这里抄近道回家。”

        “李大哥,巷子口给探探情况,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徐长亭对泼李三说道。

        泼李三现在是越发的听话,尤其是徐长亭的话,甚至比他曾经的老大陈平的话还好使。

        所以徐长亭说完后,泼李三扭头就走,根本不理会跟徐长亭站在一起的陈平。

        而陈平对于自己这个曾经的手下,如今已经改换门庭的事情,表现的也不是很在意,随意的打量了下昏暗的街巷,靠着车辕道:“徐公子跟那高亮有深仇大恨?”

        烟雨楼内,陈平跟徐长亭算是达成了共识,不过令陈平没有想到的是,徐长亭招惹的主儿身后背景会更为雄厚。

        他虽然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徐长亭、高亮等人在天王湖的事情,之前还认为不过是一些意气之争的摩擦罢了。

        但看着眼下徐长亭的架势,好像并不是摩擦矛盾那么简单。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再者说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要是再不拿出个态度警告一番高亮,我怕他蹬鼻子上脸啊。”徐长亭的神态很轻松的说道。

        陈平看着徐长亭轻松的样子,暗自揣测着:这家伙不会经常干这种拦截他人寻仇的事情吧?

        对于徐长亭的感慨不予置评,笑着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霍奴儿,而后问道:“但不知徐公子打算如何寻仇?”

        “一会儿陈掌柜就知道了。”徐长亭显得很神秘,顿了下道:“陈掌柜放心吧,今夜请你一同过来,只是让你看戏。当然,看完戏后,若是陈掌柜还觉得我的要求过分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为难的。”

        徐长亭知道陈平心里会有顾忌,连自己以及陆希道,都会让陈平这个所谓的帮派老大感到棘手,而若是让他来对付比自己跟陆希道家道背景更为显贵高亮,陈平怎么可能会同意?

        所以能够跟着自己一同来到此处,对于徐长亭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自己接下来的计划,那就要一会儿见到高亮后,先问问高亮,是打算怎么对付自己了。

        旁边的陈平则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猜不透徐长亭请他来此的目的。

        而与此同时,喝的醉醺醺的高亮、卢丰源以及陆希道三人,则晃晃悠悠的从青云楼走了出来,一番豪爽义气的称兄道弟后,便上了各自的马车打道回府。

        陆希道自认为今日收获颇丰,总算是跟真正的权贵子弟攀上了交情,而这不比他父亲让他与徐长亭为善强?

        在高亮、卢丰源面前,徐长亭算什么东西?

        论家世背景,徐长亭连自己还不如,所以凭什么还要自己主动去跟他结交?就因为他大姐将来可能成为宣王妃吗?

        我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想到此处的陆希道,心头不免又想起了时常会出现在他梦中的徐长虹:竟然还想要做王妃?哈哈……我陆希道要让你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高亮与卢丰源的马车,在一条巷子口缓缓停了下来,两人各自掀开车帘,都有些醉意朦胧,看着彼此先是开心的哈哈大笑了几声。

        高亮这才说道:“明日就有劳卢兄了?”

        “放心吧,只要有陆希道现身说法,我敢保证,不出三日,丹凤城无论是内城还是外城,都会知道徐家长女的事情。”卢丰源豪爽的说道。

        “那我明日就邀宣王在烟雨楼恭候了?”高亮同样笑的很开心,叮嘱道:“一定要设计成是我们无意间听到的,绝不能露出马脚来让宣王怀疑。”

        “放心。”卢丰源拍着胸口大声保证着,随后这才与高亮分道扬镳。

        高亮的马车缓缓驶入一条昏暗寂静的巷子,从这里直直走到头再拐个弯,就可以到他家的府邸,远比走旁边那一条大道近了很多。

        徐长亭、陈平两人此时在低声交谈着,随着霍奴儿的提醒,徐长亭与陈平扭头望向昏暗的巷子口,虽然还什么都看不见,但已经隐隐听到有马车的轱辘声响起,像是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驶来。

        而后在陈平的注视下,几人之前走出烟雨楼后,徐长亭在一家铺子里买的一包蜜饯,此刻被拿在手里,先是递到了霍奴儿的跟前。

        霍奴儿毫不犹豫,随手抓了几枚聚放进了嘴里,转身就往车厢后面走去,再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面袋似的口袋。

        而徐长亭随即也是拿起几枚放在了嘴里,还含糊不清的问着陈平要不要。

        陈平看着徐长亭跟霍奴儿这熟练又默契的一幕,虽然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递东西、吃东西,以及拿出一个面袋的动作,可不知为何,却是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就像是他年轻时候,血气方刚的与手下拿刀准备砍人前的准备动作。

        马车的车轱辘声越来越近,陈平也缓缓往墙角处阴影中靠了靠,静静的看着霍奴儿解开了绑着头发的草绳,而后整个人披头散发如同厉鬼一般,站在了巷子中央。

        徐长亭就蹲在墙角一处不显眼的地方,一身青色的衣衫完美的与昏暗融合在一起。

        马车越来越近,车辕前原本如同鬼火似的灯笼,终于缓缓露出了他的真身。

        “敢问马车上可是高亮高公子?”蹲在墙角处的徐长亭出声问道。

        由于嘴里含着蜜饯核,所以徐长亭的发问显得含糊不清,就像是口齿不清之人在说话一般。

        而躲在阴影里的陈平,终于是明白,为何两人在马车快要到来之前,要吃几枚蜜饯了,原来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声啊。

        至于霍奴儿散开头发,自然就更好理解了,是为了借此掩饰他的面目,免得往后轻易被人认出来。

        看明白了这些的陈平,再想想刚刚两人熟练默契的动作,更加验证了他之前的揣测。

        “你谁啊?”车夫的声音显得很不悦。

        “那就是高亮在马车上了?”还是蹲在墙角的徐长亭在说话。

        能够明显感觉到,驾车的车夫此时视线正在寻找声音的位置,嘴里则是下意识的回答道:“鬼鬼祟祟的,见不得人啊?敢在这里拦截高公子,不想活了……?”

        而就在车辕上的车夫,努力的睁大眼睛寻找徐长亭的位置时,披头散发的霍奴儿正好在马车缓缓停下来时,鬼魅一般的来到了车夫面前。

        干净利落的以手做刀砍在了正好伸长脖子,寻找徐长亭位置的车夫脖子上,随即车夫便整个人一软,直接倒在了车厢前。

        车厢里此时也响起了高亮的声音:“什么事儿?”

        徐长亭此时从墙角处站了起来,含糊不清道:“没错,是高亮。”

        霍奴儿转身拉开车厢的门,昏暗的车厢内,高亮正好在马车停下后打算弯腰下车,只是不等他抬头,就觉得眼前一黑,而后腹部一痛,整个人又倒回了车厢里。

        “你想干什么?”被面袋套在了头上,高亮痛苦的声音很沉闷,不等两只手去摘掉套住脑袋的口袋,就感觉有人跟着跳上了马车。

        而后高亮想要摘掉口袋的手,被来人抓到了一起,一根细长的绳子瞬间把他的两只手绑在了一起。

        墙角处起身的徐长亭,走到马车跟前,淡定从容的拉着马车的缰绳,把马车停到了靠墙的位置,随即也转身走进了车厢内。

        阴影处的陈平,看着刚刚眨眼间发生的事情,即便是混迹江湖厮杀多年,但刚刚徐长亭跟霍奴儿配合默契的那一幕,也让他不得不钦佩有加。

        甚至还在想,若是自己遇到配合默契的徐长亭跟霍奴儿的话,自己会怎么办?

        陈平并不打算走进车厢,也不打算参与此事,而是一直站在阴影里,静静的等待着,时不时还能够听到从马车车厢里传来痛苦的哀嚎声。

        但可能是嘴巴被人堵上了的缘故,使得那痛苦的哀嚎声听起来……更像是猪圈里的猪在哼唧一般,根本不会引起什么人注意。

        霍奴儿套在高亮头上的口袋很大,所以当徐长亭进了车厢后,随便找了块布,便很轻易的隔着口袋塞住了高亮的嘴。

        不管是徐长亭还是霍奴儿,向来奉行的是先打在问的法子,所以车厢外面的陈平,根本就没有听到徐长亭跟霍奴儿问话的声音,只是听到了高亮痛苦的哼唧声,甚至还有拳头不知道打在身体哪个部位的声音。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乐陵侯之子高亮……。”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高亮,此时如同虾米似的蜷缩在车里,整个人都在颤抖,隔着眼前漆黑一团的口袋颤声问道。

        挨了一顿暴揍的高亮,被套在口袋里的脸上鼻涕泪水横流,再加上被口袋罩住的热气没办法散开,让高亮此时有种窒息的感觉,说出话来都是瓮声瓮气的。

        “当然知道你是谁,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徐长亭含混不清的问道。

        脚底下蜷缩成虾米的高亮先是愣了一下,显然也是想要通过声音来辨别,到底是什么人该如此对他。

        但对方口齿不清的声音,高亮完全无法辨别,甚至都没办法判断,对方原本就是这种声音,还是刻意假装的。

        “你们是谁?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保证都满足你们。”高亮顿了下说道。

        “说说今日去哪儿了,都干什么坏事儿了。”徐长亭干脆一脚踩在了还在挣扎的高亮头上,道:“要是敢说一句假话,那么接下来就不是在你身上招呼了,那就是往你头上招呼了。”

        说完后,徐长亭掀开车帘望向陈平站的阴影处,随即陈平不声不响的走到车厢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