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拉拢

第六十五章 拉拢

        在陆希道看来,像他或者是徐长亭等人这些官宦子弟,跟那些真正的门阀世家相比,差的并非是家中父辈在朝的官品、权利的大小,主要的原因还是人家有着尊贵的世袭爵位,才使得他在人家面前,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而且就连平日里消遣的地方,在一些细节上也是完全不一样。

        教坊司、青云楼等等,这些地方或许是人人都可以去的,但想要随时随地见到那真正的头牌、花魁,陆希道自认自己并没有那样的实力跟资格。

        高亮、卢丰源显然就具备这样的资格,正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将来可以继承的爵位,从而也使得他们在丹凤城无论走到哪里,受到的待遇都要比他尊贵很多。

        高亮、卢丰源显然对他曾经跟徐长亭之间的过节多有了解,所以这一次并没有选择教坊司,而是选择了青云楼。

        青云楼陆希道也曾经来过,也曾有幸让一位头牌陪侍过,但就像教坊司一样,即便是有着礼部尚书之子的身份,但无论是青云楼还是教坊司的两位花魁,其实真正意义上,跟他都不曾有过任何的交集。

        而唯一见到教坊司花魁裴慕容的那次……陆希道甚至有些不愿意回忆,更不想在花魁裴慕容的心里,留在一个胆小懦弱的印象。

        可已经发生的显然没办法更改,陆希道只能寄望时间能够让一切慢慢淡去。

        从未登过青云楼三楼的陆希道,今日有幸跟着高亮、卢丰源登上了青云楼的三楼,而且更让他震惊的是,他们一行三人,竟然是直接走进了传说中的桃花阁!

        因为能够在青云楼见到花魁宋伊人,也让陆希道更加意识到爵位的尊贵与重要性。

        但他并不知道,其实就是连高亮与卢丰源,也是感到有些小小惊讶的。

        因为他们二人也没有想到,今日花魁宋伊人竟然会轻易的答应。

        但两人看着陆希道那有些畏首畏尾的样子,自然是不会把这种能够给他们增加虚荣脸面的事情拆穿。

        而此时在另外的房间里,柳芽儿站在宋伊人旁边,正说着那高亮、卢丰源已经到了桃花阁的消息。

        “让姐妹们先陪着他们吧,一会儿我过去敬杯酒聊上几句,面子上过得去就可以了。”宋伊人对着梳妆铜镜说道。

        柳芽儿点点头,而后趴在宋伊人耳边低声道:“那要不要我在旁边听着些?万一他们提及那日发生在天王湖的事情呢?”

        宋伊人欣慰的笑了下,回头看着柳芽儿,而后伸出白嫩的食指在柳芽儿白皙的额头上戳了下:“小丫头真是越来越聪明了,这么快就猜到我的心思了?”

        “要不把徐公子也请来?这样的话,只要稍加设计一下,一定能让小姐的风头盖过那裴慕容。”柳芽儿不好意思的笑了下,继续对宋伊人建议道。

        “古灵精怪,就你知道的多。那忘恩负义之人,恐怕把咱们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宋伊人提及徐长亭就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不爽。

        这家伙自从上次跟自己来过一趟桃花阁后,而后整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般,这让她一想起此事儿就不由一阵气恼。

        当然,更令宋伊人感到气恼的是,如今《赠裴慕容游天王湖》以及《水竹苑歌》这首诗,则是受到了丹凤城各个烟花之地女子与客人的喜爱。

        就连青云楼内,时常也是能够听到其他姐妹被客人要求传唱这两首诗。

        加上这两首诗的诗名,都跟裴慕容有关联:一首直接点名了是为裴慕容所作,而且还把裴慕容比喻成了艳而不妖的桃花。

        而另外一首,则就更让人浮想联翩了,名为《水竹苑歌》,虽也是与桃花有关,但每次听到那“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时,就难免会想人展开无限遐想:当时水竹苑里是何等的快活情形,竟是能够高歌而出这样的狂士佳句。

        也正是因为这两首诗的才情,从而让人们不由的对裴慕容的水竹苑、充满了更多的向往跟仰慕,也间接使得裴慕容的身价更是水涨船高。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裴慕容的风头一时无两,而宋伊人这个原本可以跟裴慕容平分秋色的花魁,这段时间就显得有些黯然失色、稍逊一筹了。

        不过也是随着这两首诗的传唱度越来越广,一些之前未被人提及的隐秘流言,也就开始半真半假的在坊间流传开来。

        流传最广、也是众人最为喜欢,认为最真的,自然就是儒雅风流的士子文人,因裴慕容争风吃醋,所以才诞生了这两首专门为裴慕容量身定制的好诗。

        而其中也是不断传出跟高亮、卢丰源有关的消息来,从而使得今日的宋伊人,因为心头的好奇,干脆从头牌姐妹的手里,截获了高亮、卢丰源二人。

        “但我觉得今日就是一个好机会啊。”柳芽儿还在一旁不甘的蛊惑着宋伊人。

        宋伊人赶苍蝇似的摆了摆手:“去去去,就算咱们肯,但人家肯吗?而且现在那家伙……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柳芽儿的建议,宋伊人说不心动绝对是假的。

        毕竟,这段时间裴慕容的风头太强了,若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宋伊人都不敢保证,自己往后是否还能够跟裴慕容平起平坐、共享这花魁的美誉。

        柳芽儿看了看有些发呆的宋伊人,跟在身边时间长了,也知道宋伊人是个有主见的人,便也不再去劝,赶紧先去安排其他人去桃花阁陪侍着高亮等人。

        桃花阁开始响起了淡淡如流水的丝竹之声后,柳芽儿也并未第一时间就离去,而是装作端茶倒水的丫鬟,就站在了三人不易察觉、更不易指使她的角落里。

        高亮、卢丰源、陆希道三人,虽然在桃花阁还未见到花魁宋伊人,但这也并不影响他们能够做客桃花阁的喜悦。

        时不时感叹着桃花阁的姑娘果然不同凡响,确实要比其他那些头牌手里的姑娘、更显风情万种与婀娜多姿。

        随后在乐声随着大厅中央的舞蹈俱是变的缓和后,看了一眼高亮的眼色后,卢丰源端起酒杯敬了陆希道一杯。

        “请教陆兄一件事情,不知陆兄可会介意?”卢丰源说道。

        “若是在下知道,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陆希道也是很诚恳的看着卢丰源道。

        此时的陆希道,因为跟真正的权贵子弟打上了交道,从而使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尤其是在几杯酒下肚后,都觉得自己的身份好像也变的尊贵了不少似的。

        “陆兄是不是喜欢那徐家长女徐长虹?”卢丰源正色问道。

        陆希道愣了下,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确实喜欢徐长虹,但徐长虹根本不喜欢他,尤其是当年的一巴掌之后,也让他彻底明白,自己跟徐长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如今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徐长虹。

        陆希道深吸一口气,在跟高亮又碰了一杯后,简洁道:“让高兄、卢兄见笑了,不错,我确实很……仰慕徐长虹。”

        卢丰源摇了摇头,道:“陆兄过谦了,这可是天大的缘分啊,何来笑话一说?试问这世间哪个男子会不喜欢美人儿呢?何况还是徐家长女那样的大美人儿。而在下跟高兄,就是想要去倾慕一个像徐家长女这样的美人儿,也是天涯海角觅不到啊,所以说,这是陆兄的福分啊。”

        “不过可惜啊,陆兄怕是要因此而伤情了。”高亮一边斟酒,一边像是不经意的说道。

        陆希道愣了下,疑惑道:“高兄此话何解?”

        “陆兄还不知道吗?宣王元恪看上了徐家长女,也就是陆兄喜欢的女子。所以……。”高亮放下酒壶,看着陆希道,摇了摇头,又是叹了口气:“在下与宣王的关系,陆兄想必应该很清楚吧?”

        “这个在下自然是知晓的。”陆希道急忙说道,而后又追问道:“但宣王……宣王怎么会认识徐长虹呢?……而且这件事情……不曾听说过啊。”

        “若是等陆兄知晓了,怕已经是徐家长女待嫁之日了。恐怕你们再见面,陆兄就要恭敬的称呼上一声宣王妃了。”卢丰源在旁开始敲边鼓。

        陆希道难以置信的一会儿看看高亮,一会儿又看看卢丰源,不得不说,虽然陆希道心里很清楚,他跟徐长虹因为当年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在一起。

        但对徐长虹的爱慕心思以及一丝他时常幻想出来的希望,还一直支撑着他去喜欢那翩若惊鸿般的女子,更是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爱慕的女子会嫁他人。

        如今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陆希道一时之间心头是五味杂陈,既有伤心也有失落。

        但更因为徐长虹即将成为宣王妃,往后的身份会变的更加尊贵、更加的高不可攀,从而也让陆希道的心里不由产生了一股恨意来。

        看着陆希道阴晴不定、有失望有伤心,有愤恨有不满的脸庞,高亮跟卢丰源相视一笑,再次举起酒杯:“陆兄大可不必伤心,这天下虽然像徐家长女那般漂亮的女子不多,但姿色稍逊一筹的女子……。”

        陆希道显然有些听不进去,心乱如麻的摇着头:“不、不,那是不一样的,徐长虹她是独一无二的,若不是当年我失手打了她一巴掌,我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要怪只能怪我当时年少太过于冲动……不,要怪只能怪徐长亭那个傻子,要不是他的话,我也不会跟徐长虹起冲突的,对……这件事情要怪只能怪徐长亭!”

        “那陆兄还想抱的美人归吗?”卢丰源在旁边冷笑着问道。

        陆希道凄然一笑,摇着头喃喃道:“不可能了,既然宣王……。”

        “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只要我在宣王跟前说上几句话……。”高亮淡淡的说道:“到时候,陆兄还怕没办法得到美人儿的青睐吗?”

        陆希道的神情依旧凄然,笑道:“其实就算是没有宣王,徐长虹也不会选择我的,因为……她曾经说过,为了徐长亭她要终生不嫁。”

        “那就让徐长亭消失不就行了?”高亮的语气依旧是风轻云淡,而后看着紧皱眉头、神情凄然的陆希道:“这件事情,若是陆兄愿意帮忙的话,一切其实都有可能。”

        不远处的柳芽儿,此时已经是听的目瞪口呆,整个人愣在了角落里,甚至都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而随着桃花阁的大门打开,一身浅绿色衫裙的宋伊人光彩夺目的走进来后,柳芽儿这才反应过来,随即悄无声息的从侧门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