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小奸商

第五十七章 小奸商

        霍奴儿与那中年男子的护卫动起手来,几乎没有任何的理由,而且即不是霍奴儿主动惹事找茬儿,也不是中年男子的护卫仗势欺人。

        如果真要说两人动手的原因的话,就像是走在大街上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就感受到了那股敌意或者是不服的劲头,于是两个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动起手来了。

        当徐长亭赶到酒坊那边时,打斗早已经停了下来,此时那中年男子还是满面笑容,不知在跟行事稳重的王彦章在说些什么。

        而霍奴儿就站在不远处不言不语,也不去看跟他刚刚动手的护卫,也不去关心王彦章跟那中年男子在说什么。

        一旁的王相和,一双带着几分探究好奇的眼睛,时不时在霍奴儿跟那名叫薛无恙的护卫身上扫来扫去。

        已经见过了霍奴儿两次,他知道霍奴儿一定是一个武学高手,但他没有想到,霍奴儿竟然能够跟薛无恙打了个平手。

        旁人或许会对两人动手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王相和却是很清楚,身为护卫的薛无恙太过于警惕了,而那霍奴儿又是太过于锋芒毕露了。

        一看到霍奴儿时,薛无恙瞬间就把神经紧绷了起来,一直都隐隐的注视着霍奴儿的一举一动,尤其是霍奴儿看向中年男子时,薛无恙就像是盯着猎物一般的盯着霍奴儿。

        而霍奴儿在感受到薛无恙那猎人似的目光后,便心头有些不悦,在西宁还是在草原,都是他把别人当猎物,还从未没有人把自己当猎物一般盯上。

        所以当两人的目光对上后,一切就这么水到渠成的发生了。

        令王相和感到惊讶的,除了霍奴儿的身手超乎他的想象外,再者便是跟霍奴儿一起的同伴,竟然也是一个高手,尤其是在霍奴儿跟薛无恙动手时,那个仿佛胡子上长了一张脸的男子,看似只是站在一旁观望,但王相和能够感受到,一旦他若是也加入战团,胡子上长个脸的男子,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拦住他。

        好在随着中年男子轻微咳嗽了两声,说了句差不多就行了,而后霍奴儿跟薛无恙才分开,一个人中了对方一脚,一个人中了对方一拳,但好在最后两人都没有用上全力。

        “大叔,我还以为你今日是来找茬儿的呢。”徐长亭听完是王彦章解释是一场误会,而霍奴儿则是面无表情的没办法点儿反应后,徐长亭才扭头对见过两次面的中年男子说道。

        “大叔?”中年男子很诧异,而后摸了摸下巴的短须,笑了笑道:“行,不错的称呼。不过我今日可不是来找茬的,也不是来讨水喝的。”

        “为了我那精心酿制的桃花酒?”徐长亭一脸早就猜到了的样子。

        中年人没有理会徐长亭的猜测,此刻正打量着跟徐长亭一同而来的徐长虹,而此时的徐长亭,也是打量着中年人身边的美妇人。

        “哦,这是我大姐,徐长虹。”徐长亭率先说道。

        “以后喊元姨。”中年人也淡淡的介绍旁边美妇人道。

        徐长虹知书达理的对着中年人行礼,徐长亭的注意力则是在那护卫薛无恙身上,能够跟霍奴儿不分胜负,看来不简单啊。

        所以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徐长亭介绍他大姐的名字时,那美妇人的眼中闪过的一抹惊愕,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了过去。

        “那石头是你半龙书院的山门?”不远处,那块巨石孤独的矗立在荒芜一片的空地上,显得极为的突兀,尤其是在知道会是一个未来的书院的山门时,此刻看起来则还又多了几分滑稽。

        “对啊,费了好几天的时间呢,要不然也不能耽误了酿酒的进度。”徐长亭也不跟中年人客气了,管他是皇亲贵胄还是王爷郡王呢。

        既然人家从未有过要拿身份明示自己,自己就把他当一个普通人对待好了。

        就像人家也不关心自己的家世背景一样,虽然知道自己并非是半龙村的农户,但也从未问过自己是哪里人一样。

        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徐长亭想着在半龙村或许还能够整个忘年交,但显然他想的有点儿多!

        “我这已经算是三顾茅庐了吧?看你的意思,今日我还是喝不上你精心酿制的桃花烈酒?”中年人望着那片酒坊所在地,不得不承认,短短数日没来,酒坊那边是又起了数间房屋。

        原本不过百十人的工地,如今看起来人数大概得达到三四百人了吧?

        从而也使得最初看似少年戏言的酒坊,如今还真具备了一定的规模跟未来。

        对于眼前的此情此景,中年人的心里还是有些欣赏眼前这个脸色苍白、有些病恹恹神态的少年。

        中年人的神情之间并没有什么失望之情,见还喝不上眼前这小奸商酿的酒,便退而求其次:“酒喝不上了,半龙桃汁那就必须得喝上几杯了,走吧,带我们过去吧,难道大热天让我们站在这里晒着,就是你徐山长的待客之道?”

        听到中年人称呼自己徐山长,山长瞬间是觉得有些飘忽,正想要学着那些先生捋着胡须、客气几句:哪里哪里时,才发现自己非但没有胡须,而且那中年人看自己的眼神还充满了毫不掩饰的鄙夷,这称呼自己徐山长根本不是认真的嘛!

        而中年人旁边的美妇人,看着徐长亭刚飘飘然一半又瞬间蔫了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的低下了头,心道:还真是一个有趣且……胆大的小子!

        看着中年人毫不掩饰对自己的鄙夷,徐长亭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问道:“你……真想喝我酿的桃花烈?不后悔?”

        “当然想尝尝,怎么,怕我不给钱?”中年人愣了下,不自觉地就要往酒坊那边走去。

        “很贵的,大叔,我是怕您……。”小奸商伸出一只手,手指在不断的摩挲着做出要钱的动作。

        “只要你拿的出是我从未喝过的酒,多少钱我都给得起,如何?”中年人审视着越发不掩饰自己奸商本质的徐长亭,认真说道。

        “好,大叔果真是痛快。大姐,你先带大叔跟……元姨回去,让江南给他们弄点儿桃汁解渴,我去趟酒坊那边,很快就过去。”徐长亭回头对徐长虹说道。

        徐长虹呆了下,好在她也不怕跟陌生人打交道,便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中年人以及美妇跟随自己往半龙村走去。

        中年人身边的王相和跟薛无恙自然是得跟着,而徐长亭这边,霍奴儿被留了下来,王彦章不动声色的跟在几人后面,看着与那美妇走在一起的徐长虹。

        一路上中年人的话并不多,若是正好碰上农户,也会停下来问上几句无关痛痒的问题,比如今年收成如何,在秋收前又种了什么、家里几口人等等,完全是把他身为皇亲国戚的上位者身份发挥到了极致。

        而那美妇人与徐长虹并肩而行,时不时也会瞧瞧旁边身材高挑、样貌漂亮的徐长虹,偶尔也会低声的跟徐长虹交谈些什么,但大多数都是点到为止的寒暄话题。

        徐长虹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但偶尔也会觉得有些奇怪,感觉眼前这个颇为和蔼的美妇,问的问题总是……好像带着一丝的目的性似的。

        院心里的躺椅被那中年人霸占,在躺下时还不忘说上一句:这小子还挺会享受的。

        王相和留在了跟前伺候着,而那薛无恙在进门前,随着中年人摆了摆手后,就留在了门口,使得王彦章在心里犹豫了一番后,最终选择留在了门前。

        跟徐长虹刚一见吴江南时一样,小丫头的模样儿虽然也是极为俊俏、很讨喜的样子,但美妇人在吴江南给她送上来一杯杯子略带微凉的桃汁后,还是忍不住的轻轻嗅了几下鼻子,视线还一直追着吴江南的背影。

        徐长虹注意到了美妇人的这个细节,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她也很好奇,吴江南到底用了什么脂粉,怎么身上的香味儿那么好闻呢?

        不过因为要跟徐长亭说话,所以徐长虹一直都没有来得及跟吴江南讨教。

        “她是……?”美妇人有些忍不住心头的好奇,看着徐长虹问道。

        “江南是家弟跟前的丫鬟,这一次来半龙村,一直都是由她照顾家弟起居的。”徐长虹微笑回答道。

        中年人则是在一旁,一直让那美妇人尝尝这桃汁如何。

        而接下来的时间,几乎就成了那美妇人跟徐长虹之间的说话,中年人则就没有了说话的份儿,只是躺在躺椅上悠哉悠哉,时不时就让王相和去找吴江南给他续杯。

        好在徐长亭没有让他等太久的时间,不大会儿的功夫就提着两个大小不一的酒坛出现在了院子里,敲了敲吴江南房间的窗户,随后吴江南则是从不远处的厨房探出头来:“干什么?”

        “看看咱们家还有木炭吗?要是没有了的话,去董疙瘩家买点儿回来,一会儿霍奴儿给咱们烤肉吃。”徐长亭回头,望着厨房窗户探出头的吴江南说道。

        “哦,知道了。”吴江南应了一声,随即就从厨房出来往外走去。

        躺椅上的中年人看着徐长亭把那稍大的一坛就放进了他自己的房间,随后才把那一小坛放在了他的面前,得意道:“大叔,不是我小气舍不得,而是这酒真的……很贵很贵,而且还不是钱的问题。”

        徐长亭看了一眼一旁的美妇人,而后继续说道:“这么说吧,若是您今日还是一个人来的话,我肯定不会把这酒拿出来。但您今日带着元姨来的,思来想去,就算是不给你面子,也得给我元姨面子不是?所以这酒啊,还真是看在我元姨的面子上,才给你带过来的。”

        徐长亭这个奸商,一口一个元姨那叫的是格外的热情跟亲切,就好像他跟人家认识很久了似的,根本不像徐长虹,在叫元姨时,明显能够感觉到语气中带着几分生涩跟距离感。

        同样是一个娘所生,这差距……不得不说,徐长亭绝对具备成为奸商的一切条件与标准。

        中年人冷笑一声:“这么说,我还是沾了你元姨的光呗?”

        “哈哈,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就是看元姨的面子才会拿酒来的。闻闻……怎么样,香不香?烈不烈吧我就问你。”徐长亭拔开木塞,把酒坛递向中年人。

        而中年人身后的王相和,下意识的就要接时,刚刚被徐长亭一通马屁,拍的满面笑容的元姨,此时突然轻微的咳嗽了两声,而后那王相和刚刚准备去接酒的手,在空中画了个弧度掠过,佯装在自己的脸上随意的挠了几下。

        这边中年人接过酒坛,放在鼻尖用力的嗅了几下,随后仰头长吸一口气:“好醇厚的酒、好烈的酒啊,这就是桃花酒?你闻闻。”

        那美妇接过不大的酒坛,凑到坛口学着中年人深嗅了一下,立刻就被浓烈的酒味呛的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赶紧把手里的酒坛递还给了中年人,一张白皙的脸颊此时都显得有些通红,就像是那刚刚盛开的桃花一般:“这是什么酒?怎么会这么烈?闻一下都觉得会醉似的。”

        中年人看着美妇人那如桃花一般盛开的脸颊,以及咳嗽不止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烈酒啊,难得!难得!”

        “一百两。”徐长亭挂着奸商独有的笑容,伸手说道。

        哈哈大笑的中年人:“咳咳咳……你这个小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