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嫁妆

第五十六章 嫁妆

        今日依然是一个大晴天,随着季节的深入,太阳仿佛也越来越毒辣,就像是一个火球一样,炙烤着整个大地。

        一架颇显豪奢的马车,在太阳从头顶正当间开始缓缓西移时,驶上前往半龙村的那条长坡。

        车辕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赫然是那日跟徐长亭聊天的随从姓王、名相和。

        而在另外一边坐着的则是驾车之人,不过怎么看,身上都有一股凌厉之势,一看要么是从过军,要么就是一个武学高手。

        宽敞的车厢里,今日除了那跟徐长亭已经打过两次交道的中年男子外,还有一个无论是姿色还是气质都极佳的妇人,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

        车厢里的妇人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的景色,景色有没有看的真切不知道,但随着掀开车帘后,就立刻感到一股炙热要往车厢里钻。

        急忙放下车帘,看了一眼旁边放着冰块儿用来解暑的箱子,摇了摇头手里的团扇,而后开口道:“老爷,您说的那年轻人真的会自己做冰?”

        看着一路上还有些怀疑的女子,中年男子笑了笑,道:“这还有假?何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而且……不得不说,这几日还真有些想那所谓的半龙桃汁了,感觉跟……家里的还是有些区别,味道好像更清凉解暑一些。”

        女子笑了笑,视线随即放在了男子手里那葫芦样式的小瓷瓶上,对于那桃汁她的兴趣其实并不大,但对于男子手里小瓷瓶里的东西倒是很感兴趣。

        放在鼻尖轻嗅几下,瞬间就能给人一种清凉之感,尤其是脑子昏沉的时候,闻闻那味道好像更好一些。

        而且这几日也问过一些人,这里面的东西是怎么做的,但给出的答案都不一样。

        不过有一点儿能确定,就是里面有大量的薄荷存在,但至于其他的还有什么,则就让人有些拿捏不准了。

        “但二十两银子,有些贵了。”女子看着男子手里的小瓷瓶下结论道。

        中年男子倒是不在意,虽然他也知道肯定是贵了,不过倒不是很在乎,毕竟,在他看来,这些东西比起来,他更对那少年感兴趣。

        男子一想起共计坑了他二十五两银子的少年,不由的哼了一声,而后朗声道:“王相和,今日记得一定要跟他讨价还价,不能再任由那小子宰割了。”

        “是,老爷。”车辕上的王相和回答的极为恭敬。

        女子团扇遮着半张脸轻笑几声,随即放下团扇道:“老爷,妾身倒是觉得,比起那冰块儿还是桃汁,好像老爷对那个少年更为感兴趣一些。”

        中年男子也不否认,微微叹口气,道:“确实,这小子确实是有趣的很,跑到这半龙村要建书院、盖酒坊,但书院如今还是一片荒芜之地,酒坊倒是起来了孤零零的几间屋子,这酒也没有见到,书院更没有看到,但却是鼓捣出了这些,岂不有趣?”

        “为何要建书院呢?”女子微微蹙眉问道:“盖酒坊可以理解,想要行商贾之事儿,酿好了酒自然是要拿来卖的,就像老爷所言,那少年若是回到丹凤城,一定是个十足的奸商。可建书院的话……岂不是与商贾一道……。”

        “这件事情上次本来想问来着,但被那小子的丫鬟拿出了解暑的桃汁,又是掏出这个坑了我二十两银子,一气之下就忘了探探那小子的目的了。无妨,一会儿到了半龙村再问也不迟。”中年男子呵呵说道。

        此时中年男子的神情,看在女子的眼里,竟是看出了一丝对前往半龙村见那少年的迫不及待。

        不由的心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儿的有趣少年,竟然能让……他如此感兴趣呢?

        这让风姿绰约的女子,一时之间也在心里更加好奇,想着一会儿倒是要好好看看,那少年到底有何不同之处。

        而与此同时,徐家姐弟则已经从酒坊那边回到了何承天的家,随着日头从头顶高空渐渐西斜,院子里一阵微风吹过,倒也是能够带来一丝的清凉。

        前两日让何承天给打造出来的躺椅,此时便被派上了用场,不过则是徐长虹躺在了上面,徐长亭依旧坐在一个凳子上。

        霍奴儿、王彦章去了后面的圣凤山,而何承天则带着何叶儿不知道去了那里,说是太阳落山前回来。

        不大的院子里,因为泼李三、柳大安还在酒坊,所以此时就剩下了徐家姐弟跟吴江南三人。

        自从清晨刚到半龙村见到吴江南时,徐长虹就从吴江南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脂粉味,只是那淡淡的香味儿,不同于她之前所闻过的一些脂粉的味道,闻起来好像更淡一些,但好像更为舒服一些,不会给人一种冲鼻的感觉。

        在桑葚树下坐下,吴江南时不时欢快的跑来跑去端茶送水时,总是能够在徐长虹的鼻尖闻到那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儿,这也让徐长虹会不自觉的把视线转移到吴江南身上。

        随着吴江南离开视线,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徐长亭才开口问道:“大姐,你说那天我们在天王湖碰见的高恪,其实是宣王元恪?”

        徐长虹点了点头,道:“也是昨夜爹跟我提起后,我才知道的。”

        徐长亭也是跟着徐长虹点着头,嘴里说道:“前几日霍奴儿回来,虽然没有提及宣王元恪一事儿,倒是说坊间传言,当今太子平日里霸道蛮横的很,对于那些皇家子弟也是看管的很严苛,动不动就会用他太子的身份训斥自己的那些弟弟们。所以那些皇室子弟只要离开皇宫或者他们的王府,都不会用他们的真实身份。”

        “所以看来就是如此了。”徐长虹躺在躺椅上,徐长亭就乖巧的坐在旁边,这样的画面对于徐长虹而言,可谓是十分的满足跟惬意。

        “大姐……你……你心里头喜欢那宣王吗?”徐长亭扶着躺椅的扶手问道。

        徐长虹微微撇过脸不去看徐长亭,微微蹙眉,而后淡淡说道:“未央觉得宣王此人如何?”

        徐长亭神情显得有些沉重,不自觉的摇了摇头,而后道:“那日在天王湖观其品性、德行,倒还算是说的过去,最起码是帮理不帮亲。那高亮……姐,你不会因为我所以才委屈自己吧?”

        “为什么这么说?”徐长虹蹙眉,有些不解的扭头看向徐长亭。

        “你是不是怕高亮找我麻烦,所以才答应了爹、你的终身大事全凭爹做主?”徐长亭问道。

        徐长虹静静的看着徐长亭,当年半痴半傻、体弱多病的傻小子已然长成真正的小伙子了,眉宇之间都依稀能够看到专属于男子的担当与责任。

        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只是爹如今说起来,自然是要问问我的意思。在大姐的心里,只要你过的好,大姐就心满意足了,其他事情……大姐也不会委屈自己的。”

        “若是大姐对那宣王不反感、有好感,我自然是同意。那日在天王湖也看到了,那宣王的眼睛都快要长在大姐身上了,这是明摆着的事儿。只是我担心大姐会被人欺负,皇家终究是离咱们太远了。就怕大姐受了委屈……。”徐长亭也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态度。

        徐长虹若是喜欢,自然是皆大欢喜,但他又担心徐长虹会在皇家受委屈,到时候……别说他,就是他们的父亲也不见的能帮到什么忙啊。

        一时之间,徐长亭也变的患得患失起来,想要看到他大姐将来一辈子荣华富贵、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但又怕皇室不比其他阶层,要是受了委屈,他们一家人更是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放心,若是真有那一天,大姐受了委屈的话,就来你找你这个半龙书院的山长,在你这书院住上十天半月的。”徐长虹疼爱的抚摸着徐长亭的头顶,继续道:“何况你还不知道你大姐吗?岂是任人欺负不作声不反抗的女子?”

        徐长亭赞同点头道:“确实是,大姐平时只是温柔贤淑、知书达理,不跟旁人计较而已。但若是真的生气了,别说我了,就是连二姐都怕你的。”

        “就你会说话,大姐有那么可怕吗?你跟温柔,哪个怕过我啊?”徐长虹温柔的拍着徐长亭的头顶,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怕是以后也很难有机会再能这般抚摸着徐长亭的头顶了。

        “对了,大姐,要是那宣王真的会来咱家提亲的话,我希望大姐明年再嫁人行不行?”徐长亭突然说道。

        “为什么?”徐长虹疑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时候你觉得大姐做的了主?”

        “那我跟爹说去,反正今年肯定不行,要嫁也得明年。”徐长亭不容置疑的说道:“嫁给旁人,咱们家都要为大姐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呢,何况将来还可能是嫁到皇室,那嫁妆当然更得丰厚了。”

        “好了,这些事情还早的很,就不用你来操心了……。”徐长虹心里颇为感动说道。

        “那不行,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到时候爹要是不同意,我还不同意你嫁人呢,看谁怕谁。”徐长亭坚定道:“我知道,皇家什么奇珍异宝、稀有罕见的东西没见过,咱们的嫁妆再丰厚,也不见得人家就看得上,但……大姐,你等着吧,其他的帮不了大姐什么,但你的嫁妆……我一定要让皇家也觉得稀奇珍贵!从而不敢看轻了大姐你!”

        徐长虹静静的听着,那只放在徐长亭头顶的手,也是下意识的抚摸着,不管真假,但她真的很喜欢听徐长亭说这些话,最起码能够证明,自己这么多年来,总算是没有白疼这个弟弟。

        而就在姐弟二人难得沉默,享受着当下安静的亲情时光时,何承天跟何叶儿有些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打起来了。”

        “谁跟谁打起来了?”徐长亭回头看着何承天父女,两人的神情都显得很慌张。

        何承天一只手指着外面,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说道:“霍奴儿……霍奴儿跟那个……跟那个前几日来咱们家的中年男子的随从打起来了,就在酒坊那边。”

        “你妹啊,真当老实人是好欺负的吗?”徐长亭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心头爹的怒火也瞬间被点燃!

        ps:以后第一更还是往后推一点,两点来钟吧,要不然太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