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白纯

第五十四章 白纯

        从烟雨楼回到家里的徐仲礼,在跟楚盈坐下来谈了一会儿后便回到了书房,而后不一会儿的功夫,长女徐长虹就敲门走了进来。

        “爹……。”徐长虹眉头微蹙:“刚刚娘跟女儿说了……。”

        “先进来说话。”徐仲礼笑着招手道。

        徐长虹点了点头,转身关上书房的门,在靠窗那边坐了下来。

        “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徐长虹继续问道。

        徐仲礼微微叹口气,道:“倒是没有发生事情,就是今日有人跟爹提及,宣王好像颇为中意你,所以……爹刚刚跟你娘提及了此事儿,想着由爹来问你怕是不太方便。”?徐长虹摇了摇头,思索着道:“爹,女儿并不认识什么宣王。”

        “还记得那天你跟未央、温柔去天王湖的事情吗?”徐仲礼提醒着徐长虹道。

        “您是说……高恪高公子?”徐长虹惊讶道。

        那天徐长亭让她们姐妹先回来丹凤城,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天王湖,不外乎是怕人家报复。

        但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儿,人家也没有报复他们姐弟,但那天回到家后,两姐妹还是把在船上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徐仲礼。

        所以徐仲礼还记得高恪,徐长虹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她对此人……也是颇为有印象。

        “那就是了,因为太子对于那些兄弟们看管的比较严苛一些,所以不管是宣王也好,还是其他皇子也罢,他们在外面大多时候因为身份的关系,都会用母姓来掩饰身份。”徐仲礼向徐长虹继续解释道:“今日呢,也是因为有人跟爹说起,宫里的高贵妃,也就是宣王的生母包括宣王,都在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咱们家的事情。所以……爹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原本这事儿该是楚盈来问徐长虹,但刚刚楚盈跟徐长虹说了几句后,徐长虹便跟她娘说了想要跟父亲谈谈,这不便出现在了徐仲礼的书房。

        而徐仲礼这个时候,也不用在意什么了,身为父亲,过问自己女儿的感情之事儿,虽然不如她娘那般心细,但既然徐长虹都来找他了,他自然也是想多从女儿这边了解多一些。

        徐长虹的神情并没有出现害羞或者是其他表情,而是显得很凝重,白皙的眉头紧蹙在一起,也不知道心里头在想什么。

        “若是你担忧未央,爹是觉得……但你也不能苦了你自己啊,未央现在也长大了,与常人并无二致。而且你也知道,这在半龙村他自己都玩的乐不思蜀了……。”徐仲礼看着长女凝重的样子,叹口气开导道。

        毕竟,他就怕女儿会把当初要照顾未央一辈子的话语,一直都记在心上,而且真要继续这么下去,岂不耽误了她自己的一辈子啊。

        看着久久不言语的长女,一向城府深沉的徐仲礼,竟然是在自己的长女面前率先沉不住气:“女儿啊……。”

        “爹,我想明日去趟半龙村见见未央,而后……而后若是未央没有意见,女儿全凭爹娘做主。”徐长虹的脸上写满了坚定,丝毫没有小女儿家的儿女情长。

        徐仲礼看着徐长虹的样子,莫名一阵心疼,三个子女……其实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懂事儿。

        小女儿看似天天疯疯癫癫、大大咧咧、性格泼辣,但其实尤为重视家人,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而至于那唯一的儿子,或许以前全家人还都是把他当一个孩童,或者是心智不全、体弱多病者来看待。

        但这一次自回到丹凤城后,徐仲礼也好,还是楚盈、徐长虹、徐温柔,都能够深切的感受到,当年那个体弱多病、常常挂着鼻涕泡傻小子,如今真的已经长大成人了。

        而三个子女中,最为让徐仲礼、楚盈放心的,其实还是长女徐长虹,因为子女中年纪最大的缘故,所有从小就喜欢把任何一切扛在自己的肩上,受了什么委屈也都是憋在自己心里,从不与人诉说。

        “女儿,爹的意思是,若是你不喜欢,爹可以推辞掉……哦,好吧,那明日我让梁管家给你备车,就让那王伙夫陪同你一块儿去吧。”说道一半徐仲礼突然改口。

        因为他意识到,长女好像并没有反对,只是因为还未问过徐长亭的意见,所以才没有给个明确的答复。

        但就算那臭小子同意了他大姐跟宣王往来的话,身为女儿家的徐长虹,也不可能在父母面前明说的啊,一句全凭父母做主其实就已经就是全部意思了啊。

        好在徐仲礼反应的快,才不至于使得书房里出现父女二人尴尬的情形,而后徐长虹在起身离开时,脸颊上最终还是出现了一抹怀情女子该有的羞涩之情。

        这让徐仲礼瞬间是放下了大部分的心,眼下唯一的关键,自然就是在半龙村那傻小子的态度上了。

        想到此处,徐仲礼又是不由得叹口气,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哭笑不得。

        儿女之事儿,本应该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但自己家里倒好,傻小子的意见倒成了最为重要的,他跟楚盈的意见反倒是其次了。

        所以徐仲礼此时倒是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徐长亭对于那宣王到底是个什么印象,好还是坏呢?他会愿意他大姐的终生大事托付给宣王吗?

        与此同时,在跟徐仲礼分开回到自己府上的陆睿,也是把自己的儿子陆希道再次叫到了书房,而此时陆睿的书桌上,依然还摆着那明晃晃的四锭五两纹银。

        看着陆希道一脸心虚的进来后,陆睿心头就升起了无名火,到如今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他与徐仲礼仕途官场多年的明争暗斗,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压制着徐仲礼。

        但谁能想到,如今徐仲礼凭着他那半痴半傻、体弱多病的儿子,在半龙村的一通鼓捣,竟然在这一次的暗斗中占据了上风。

        而且不出所料的话,耕犁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却是把他跟徐仲礼再次拉扯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当初费尽力气所取得得优势如今是荡然无存。

        “可知徐长亭这些时日一直半龙村做什么?”陆睿压制着心头的无名火,沉声问道。

        “孩儿不知。”陆希道如实说道。

        陆睿看着窝囊废似的儿子,真想要破口大骂,甚至是大打一顿,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心头一直往上窜的火苗,深吸一口气道:“这些时日……没事儿就往半龙村多跑跑、多看看,不单是要给我们的庄户面前留下个好印象,也要……也要……即便是你不喜,但也不能再跟徐长亭激化矛盾,最起码这段时间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

        “爹……这是……怎么了?徐长亭干什么了,为啥我觉得您有点儿怕……。”陆希道好奇问道。

        砰的一声,陆睿气的拍案而起,看着被吓了一跳的儿子,强忍着心头的无名火,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记得爹跟你说的话就行了,总之,这段时间要与徐长亭为善。出去吧。”

        说完后,陆睿也不给陆希道质疑跟问为什么的机会,手一挥就像是赶苍蝇似的,让陆希道紧忙出去。

        走出书房的陆希道一脸疑惑,不知道他爹今日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朝堂上皇上训斥他了,所以他把怒气发到了我身上?

        想不明白的陆希道,看了看母亲跟丫鬟常在的那边厢房,犹豫了下后还是走向了那边。

        陆睿之所以能够在朝堂之上压制徐仲礼多年,除了他本身的才能可以与徐仲礼比肩以外,便是他有一个出自门阀世家冯氏家族的妻子。

        这些年来,也正是因为他妻子姓冯的缘故,使得陆睿在官场仕途上一直都是顺风顺水。

        最能够证明的便是,当初他本来是被朝廷派往西宁的,但因为妻子娘家的介入,从而使得他与徐仲礼的派遣来了个大转变,他去了富裕的定州,而徐仲礼则去了遥远的贫瘠之地西宁。

        陆睿妻子冯氏,当今皇后冯清的堂姐,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使得陆睿知晓了宣王元恪跟高贵妃,正在打听徐仲礼家事的消息。

        皇宫对于天下几乎所有人而言,都是禁地一般的存在,无论是对于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不能够自由进出凤阳宫,当今皇上元宏自是不用多说,而像皇后、高贵妃等一些宫里身份尊崇的皇室,也同样能够任意时间出入凤阳宫。

        而此时乐陵侯高琨的府邸,就有一位来自宫里的贵人:高照容高贵妃。

        除了高贵妃之外,则还有当今皇帝跟高贵妃所生的年仅七岁的公主:长乐公主元音,以及长乐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白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