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谈判

第五十三章 谈判

        吴江南到手的二十五两意外之财,最终还是落在了徐长亭的手里。

        因为徐长亭向吴江南保证,过几天会给她一种比香囊还要好闻的香水,而且还是她最为喜欢的兰花香。

        于是吴江南在抵抗了近一个时辰后,终究是没有抵过徐神棍的花言巧语,忐忑犹豫着还是向神棍奉送上了她的意外之财:二十五两雪花纹银!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吴江南虽然还因为女子的身份不会去酒坊那边,但只要徐长亭回来后,她就会像跟屁虫似的跟在徐长亭身后,不厌其烦的问徐长亭,那所谓的香水怎么样了,什么时候给我?要不我不要了,你把钱还我成吗?

        徐长亭不为所动,钱进了他的腰包再想让他掏出来,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但吴江南跟屁虫似的执拗,也让徐长亭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所以这几日徐长亭几乎都是待在酒坊那边,就是怕回来后被吴江南在耳边嗡嗡的跟苍蝇似的烦他,连带着收柳树根、董疙瘩的药材时,都变的草草了事,因而又是赔了近百文钱进去。

        徐长亭这边在吴江南不厌其烦的尾随追问下,兢兢业业的继续着他的酿酒大业。

        半龙书院那边也终于是从身后的圣凤山上,寻寻觅觅近半月的时间后,终于是找到了一块儿可以用来给半龙书院当门面的巨石。

        那一日几乎半龙村的劳力全部出动上山,甚至就连酒坊这边的活计都暂时停了下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把那块儿足足有两人高、四五尺宽的“小山”给移到山脚下的那块空地。

        又是花了近四五天的时间,而后在天气阴沉的那天,一块儿巨大如同小山似的石头,就在半龙村农户的齐心协力下,从半山腰滚落了下来。

        其滚落时的声势,就像是千军万马在战场上冲杀一般,更是让半龙村的农户站在半山腰上看的是心惊胆战,仿佛脚下的整座圣凤山都在颤抖一样。

        但不管如何,半龙书院的镇山石以及门面总算是有了。

        至于上面怎么刻半龙书院四个大字,到底是用什么字体,以及什么颜色,经过徐长亭、何承天以及冯子都还有霍奴儿、徐江南的集体讨论后……众叛亲离的徐长亭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巨大的小山阴影下宣布:半龙书院四个字由他自己亲自来书写。

        鲜花、掌声啥也没有,只有一个光屁溜的小孩儿站在不远处,跟他一样仰望着巨大的小山。

        回过头的徐长亭深切的体会到了啥叫众叛亲离、啥叫独裁害死人。

        当然,他心里也会涌起何承天似的怀才不遇跟惆怅:一帮俗人,哪懂得什么叫做艺术!

        我这手好字,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半龙村就像是一个远离凡尘俗世的世外桃源一般,给予了徐长亭等人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欢乐天地,任由他们随心所欲的在半龙村这块画布上,尽情的挥毫泼墨。

        随着照耀人世间一天、开始渐渐有些疲惫的日头斜垂于西方天际,一副懒洋洋的随时打算收工落入地平线的架势,此时丹凤城礼部衙署的官员,也已经开始打道回府。

        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碰巧而已,礼部衙署随着其他官员的离去,到了最后竟是仅剩下了礼部尚书陆睿,以及礼部左侍郎徐仲礼两人。

        两人俱是神色平静、举止从容,徐仲礼要比陆睿高一些,且还要显得清瘦一些。

        “陆大人还没走?”徐仲礼放下手里的毛笔,起身相邀陆睿在旁边坐下说话。

        陆睿摆了摆手,随意的打量了下四周,笑着道:“徐兄今日可有应酬?”

        “打算忙完这些便回家,前几日连着喝酒,实在是受不了,一些饮宴就推辞掉了。”徐仲礼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今日……。”陆睿指了指自己,而后又指了指徐仲礼,继续说道:“小酌两杯?南市附近新开了一家,据说味道还不错。”

        “好,今日我请陆大人。”徐仲礼说道。

        陆睿也不客气,点了点头,随即就率先走出了衙署。

        随后徐仲礼在随意的收拾了下有些杂乱的桌面后,便也走出了衙署。

        两架马车缓缓在一家名为烟雨楼的门前停了下来,三层楼高的烟雨楼雕梁画栋,朱红色的主色调显然说明了它的定位,绝不是为普通人而开设。

        今日是谢敬尧为徐仲礼驾车,随着徐仲礼低声交代了几句后,谢敬尧在徐仲礼跟着陆睿走进烟雨楼后,便独自驾车离开了烟雨楼前。

        烟雨楼并没有人认识陆睿跟徐仲礼,两人也没有打算声张,只是在一楼大厅内找了个相比较而言,算是比较清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一壶不错的绿茶,一壶中规中矩的酒,至于菜肴,陆睿没有擅自主张,而徐仲礼也只是掏出几块碎银后,让伙计上楼里的招牌菜即可。

        看着谈吐气度都颇为不凡的两个中年男子,店伙计自是不敢怠慢,笑呵呵的说了两位贵客稍候,便快速离开了桌前。

        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水,被陆睿跟徐仲礼端在手里,当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稍显微妙。

        徐仲礼心知肚明陆睿今日为何主动邀请他吃酒,而陆睿也心知肚明,徐仲礼这段时间在衙署、在朝堂上的沉默代表了什么意思。

        但有些话还是得完全说开才行,若不然的话,一些隐忧往往会在你最为不在意的时候,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无声无息的刺向你的胸口。

        在官场混迹多年的陆睿,自然是深知其中的道理。

        但既然这些隐忧无法把它从根源上清除,那么就要懂得变通,不妨姿态放低一点,变的主动一些来处理这些隐忧,最好是能够跟这些隐忧达成某种默契跟共识。

        “前些时日在半龙村见到了未央,当年还流着鼻涕泡的小家伙,几年不见竟然差点儿没认出来,要不是他主动叫了我一声陆伯伯,还有犬子在旁提醒的话,我都不敢认了。变化可真是太大了,看样子好像都比你高了吧?”陆睿主动打开话匣子说道。

        “快了,臭小子前些时日还在他娘面前说,他还长个呢,早晚有天会超过我这个当爹的。没心没肺只剩下长个了。”徐仲礼放下茶杯含笑说道。

        陆睿并没有继续说话,徐仲礼则是咳嗽了一声,两人在朝堂之上明争暗斗多年,可谓是知根知底,几乎从他们二人嘴里说出来的话,连一个字的废话都没有。

        而就像是现在,两人自然是极为有默契,知道接下来还是该徐仲礼开口,而不是他陆睿开口一般。

        “这段时日去了半龙村,在鼓捣一个书院跟一个酒坊,天天也不回家,就住在人家农户家里。但好在时不时敲打几下,就怕在外面玩野了,惹出什么事情来。”徐仲礼淡淡的说道。

        陆睿微微点着头,像是很满意似的,随即也放下茶杯,笑道:“年轻人嘛,总是不像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会瞻前顾后,遇事犹豫不决。但不管如何,愿意做些利国利民之事,总归是好事儿,如此一来你不也脸上有光?”

        “前几日安和县令郑俨倒是找了我一次,定下来了,圣凤山脚下半龙村那片百亩荒地,就由着未央折腾去。”徐仲礼说道。

        “陈平一事儿……。”陆睿沉吟了下,随即继续说道:“前两日我已经婉拒了,其子是否有真才实学还不好说,但绝非是像郑俨说的那般乃是上乘之才。徐兄乃是国子监祭酒,或许可以从中考校一番,若是人才,也不妨卖个人情给郑俨便是。”

        “有陆兄之言,想必郑俨会心里有数。此事我以为还需再斟酌一番,若是真有些才学,自然是不能阻他人前程。”徐仲礼望着陆睿说道。

        陆睿继续点着头,徐仲礼拿起酒壶为两人各自斟酒一杯。

        “好,既然徐兄已经有了计较,那就依徐兄之意。”陆睿率先端起酒杯与徐仲礼碰杯,而后仰头一饮而尽。

        这一刻,陆睿终于是把心放了下来,关于半龙村出现新耕犁跟纺车一事儿,往后即跟他无关但也有关,不过这件事情以后不会再有人提及了。

        当然,徐仲礼刚刚所言的,就是他的条件,除了在半龙村鼓捣的书院、酒坊不能出乱子以外,就是陈平一事儿,得给徐仲礼一个说法了。

        陈平手下的泼李三,曾经为难过徐仲礼的庄户柳树皮,而这件事情到底是谁授意的,此时跟那耕犁、纺车一样,已经无关重要了。

        不过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一个身份介于商贾跟寒门之间的陈平,去挑衅一个官居三品的朝廷要员,这件事情看在陆睿、郑俨的面子上可以既往不咎,但陈平总得拿出一个态度来,让徐仲礼满意才行。

        “希道若是愿意,不妨也常往半龙村跑跑,据说那刑部员外郎冯家庐的儿子,这几日也跟犬子未央混在半龙村。”随着店伙计上来了最后一道菜,徐仲礼放下酒杯说道。

        陆睿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刚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了下来,像是在心里权衡什么一般,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开口说道:“对了,听说宣王这段时间,一直有意无意的在打听一些关于徐兄的家事儿。”

        “哦?”徐仲礼也放下刚拿起的筷子,与陆睿一同端起了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