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酿酒

第五十章 酿酒

        半龙村的徐山长并没有太在意那颇具威仪的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显然也对徐长亭他们不感兴趣。

        至于他们身后那半龙书院的牌子,那中年男子就权当是随着半龙村因为新耕犁进入朝廷视线后,一些官场投机者开始变着法儿的利用半龙村继续吸引朝廷的注意力,从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那日,徐长亭跟那中年男子也没有多少交集,只是继续蹲在那小土坡上跟中年男子随意的聊了几句后,中年男子便离开了半龙村。

        不过在打算离开的时候,还是指了指远处酒坊所在那片空地,已经拔地而起的那几间孤零零的房间,好奇的问了问是做什么用的。

        徐长亭也没有故作神秘,毕竟以后酿出酒后,第一步便是要先把名声打出去,这样才会有人买有人喝不是?

        所以既然有人问起,徐长亭便不会吝啬,而且还会夸大其词吹嘘到、让何承天跟吴江南都觉得尴尬的脚趾抠地。

        让两人很想当着那中年男子面跟徐长亭划清界限:别看我,我们不认识这个傻子。

        这哪是在推销啊,这明明就是一神棍在忽悠人啊,还没打算开始酿造的酒,就已经被徐长亭吹上了天,好像是能使人长生不老、延年益寿的琼浆玉液似的。

        什么入口芬芳、酒液清澈、唇齿留香、香气醇厚等等,凡是用来形容酒的,哪怕不是形容酒的好词语,都被徐长亭放在了他还没有酿出来的酒上。

        中年男子在徐长亭夸夸其谈、极尽吹嘘后,很不掩饰自己嘴角那抹不屑跟不信的笑容。

        随着中年男子再次转头打算离去,徐长亭还热情的邀请人家,过几日若是闲暇的话,不妨过来尝尝来,保证你没有喝过这种酒。

        中年男子也是鬼使神差,本来已经打算离去,听到徐长亭的邀请后,竟是又转过头,笑着问道:“敢问小哥儿你那酒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子在问话的时候,还不失时机的望一眼远处的酒坊,如今酒坊都谈不上初具规模,自然就更无法相信,此时那还没有出现的酒会有名字。

        “桃花,但也可能会叫桃花烈,一切还需要等那酒酿出来后,尝尝到底烈不烈才能决定。”徐长亭蹲在土坡上,十足土里土气的庄户百姓样子。

        中年男子静静的看了看徐长亭,而后竟然是点着头说了一声好,随即就与同行而来的两人离开了半龙村。

        中年男子绝不会知道这世上有桃花或者是桃花烈这种酒,但他却是知道,丹凤城如今流传的两首诗,其中一首的其中一个诗名就叫桃花烈。

        随着那中年男子离开后的几天里,半龙村依然陆陆续续的会有身形富态、衣着讲究的生面孔出现,不过相比较前几日来,倒是没有那么频繁了。

        随着酒坊的建盖已经初具规模,徐长亭在柳大安、泼李三那期盼的目光下,一清早当着四人的面宣布,桃花将成为半龙书院推出的第一件商品。

        刚刚洗完脸的何承天手拿手巾,有些茫然的看着徐长亭,不知道这酒怎么还跟他的半山书院扯上关系了。何承天这段时间经过徐长亭的洗脑加画大饼,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半龙书院副山长的不二人选了。

        所以在他看来,这种出自半龙书院的高层决定,自己应该有提前知情权才对,而不是被放到跟柳大安、泼李三他们一块儿被通知的行列。

        “我反对?”何承天举起了手里的手巾道。

        “我也反对。”吴江南端着徐长亭刚洗完脸的铜盆,也举起一只手道。

        “反对?为什么?”徐长亭、柳大安、泼李三异口同声问道。

        泼李三、柳大安已然把酒坊当成他们的伟大事业了,眼看着徐长亭给他们画的大饼,很快就要实施第一步了,这怎么还能有人反对呢?

        而且他们一旦反对的话,那么自己这二掌柜、三掌柜的“仕途”怎么办?难道还没有开始就夭折了吗?

        “你先说你反对的理由。”徐长亭先问何承天。

        “书院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应该跟酒扯上关系,我觉得应该把桃花跟书院分开,以免酒误了书院的声誉。”何承天慎重说道。

        “对,没错,桃花不应该跟书院有关系,要是有关系也应该跟小姐的兰亭布行有关系。毕竟,这是你跟小姐合伙的,又不是跟半龙书院合伙,所以我也反对。”吴江南面对徐长亭带着一丝别给我找麻烦的警告目光,还是扬起白皙精致的下巴反对道。

        “跟书院还是布行有没有关系都不重要,我支持公子今日就开始酿酒。”柳大安看到自己心目中的酒坊大掌柜被人诘难,急忙支持道。

        泼李三也在一旁,举起那一只受伤还未好的手,连连点头道:“我同意三掌柜柳大安的话,桃花酒跟哪里有关系没关系都没关系,但今日我们最好能够开始酿酒才是最重要的。”

        泼李三跟绕口令似的支持着徐长亭,而且显然自己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二掌柜的身份。

        柳大安不满的看向他,很是不同意自己二掌柜的身份就这么被比他晚来泼李三给抢走了。

        “反对还是支持都没有用,总之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徐长亭还道是因为什么才反对呢,整半天就是为了个名声,自己才懒的理会跟解释呢。

        再说了,自己所构想的半龙书院,也绝不是何承天认为的那般单一,只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而已。

        何承天还想说话,但徐长亭没再给他机会。

        吴江南则是撅了撅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徐长亭瞪了回去。

        最高兴的柳大安跟泼李三,急忙鞍前马后的跟在徐长亭身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毕竟,他们心心念的酿酒大业,在今日终于是要真正的开始扬帆起航了。

        唐宋以后才有了蒸馏酒(也不准确,大家不必较真),如今虽然所处的时代,不是一个可以参考原有历史的时代,但在连科举都没有出现的时代,蒸馏酒显然也不会过早、提前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麦收之后的天气也是一天比一天的热,而这个时候开始酿酒,对于工匠而言,无疑也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霍奴儿天还未亮就被徐长亭派往了丹凤城,第一自然是给徐家姐妹报个平安,第二则是看看谢敬尧、王彦章如今在丹凤外城混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打下了一片“江山”。

        当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查探下陆睿、陆希道父子的近况,以及把前两日匆匆来过一次半龙村的冯子都,也拉到半龙村来共襄盛举!

        蒸馏酒与酿造酒的区别,看起来不过是简单的增加了一道蒸馏的工序,但蒸馏器于徐长亭而言,还是费了好些时日才算是鼓捣了出来。

        从来到半龙村第一日起,徐长亭便开始一个人鼓捣这些东西,尤其是吴江南给了他一个香料的提醒后,让徐长亭就更坚定了要做出蒸馏器的决心。

        毕竟,蒸馏器不光是可以用来蒸酒,也可以用来蒸香料等东西。

        而且就像酒对于男人的不可或缺性,香料所溶解混合后的东西,对于女人同样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完全不亚于男人对于酒的需求。

        在徐长亭看来,还好这世上只有男人跟女人两种性别的生物,要是再多一类其他性别的生物的话,可能徐长亭还得再想想,是不是也应该做点儿什么造福一下呢?

        太监虽然存在于这个时代,但到现在为止,徐长亭也还没有见过太监到底是什么样子。

        更不知道跟正常人是不是在外表上有区别,是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般,声音都很尖细,还没有喉结等等这些特征。

        来到半龙村这些时日,徐长亭也是做足了准备,所以随着一些个瓶瓶罐罐,以及一些个坛子、锅灶等等被安置在那几间诺大的房间后,柳大安跟泼李三就已经开始期盼着酿酒真正开始的这一天了。

        半龙村会有农户种高粱并不奇怪,因为高粱那什么都无所谓、给个地方种下就能活的习性,使得半龙村的农户会把一些不太规整、出不了好收成的田地用来种高粱。

        所以如今对于徐长亭而言,已经是万事俱备,就看他怎么能够在闷热的作坊里鼓捣出所谓的烈酒来了。

        天气炎热,加上作坊里更热,徐长亭在一些细节上要亲力亲为外,其余便让柳大安跟泼李三,以及泼李三靠着他在丹凤城的凶名,找来的几个酿酒工匠来做,而他就可以飞似的跑出闷热的作坊,噗通一声跳进不远处的小溪中。

        飞溅起来的巨大水花,让半龙村那些也因为天气炎热,光溜溜的跑到小溪戏水的半大孩童轰然拍手叫好,一个个也开始扑打着水面,折腾出更多的水花来。

        而随着徐长亭浮出水面抹了抹脸上的水珠,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上次徐长亭所蹲的那个小土坡上响起:“小哥儿,你那桃花烈酿的如何了?”

        “怎么是你?”徐长亭转身有些惊讶。

        身上单薄的衣衫被溪水湿透,此刻紧紧的贴在徐长亭修长的体型上,连土坡上的那中年男子都有些诧异,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脸色苍白,有些病恹恹的小哥儿,竟然还有一副匀称的好身材。

        “今日无事儿,就想起你说的桃花烈酒了,不知道酿的如何了?”中年男子微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