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酿个……

第四十六章 酿个……

        徐仲礼与郑俨从酒楼出来告别之际,此时的陆睿府上,刚刚从外面回来的陆希道,听到管家说他父亲让他去一趟书房时,陆希道心里明显的一激灵,急忙回忆着这几日自己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忐忑不安的随着管家来到他父亲的书房,陆睿摆摆手,待管家离去,书房里便只剩他们父子二人。

        “爹,您找我?”陆希道的语气明显有些心虚。

        刚刚还颇有威严感的陆睿,此时则是换上了和蔼的笑容,道:“这些时日没给爹在外面惹什么事情吧?”

        “没有,孩儿这段时间哪里都没有去过,就待在家里了。”陆希道睁眼说瞎话。

        不过陆睿也不去追究,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而后道:“前些时日你跟徐仲礼之子在教坊司发生的事情,暂时就不要追究了,你所说的那泼李三不过就是外城一个泼皮无赖罢了,不值得为了他去跟徐家闹的不愉快。”

        陆希道皱了皱眉头,他依稀记得,那次在半龙村碰见徐长亭回来后,父亲可是把他叫到书房好好的训斥了一番,还怒斥他竟然连一个自幼痴傻的小子都斗不过。

        “嗯,我知道了,总之我不会再主动招惹他了,但他若是敢主动招惹我……。”陆希道坚守着自己的底线道。

        不等说完,就听陆睿哼声道:“若是他主动招惹你,那你还跟他客气什么?”

        “爹……但是徐长亭身边……。”陆希道神色一喜,眼看报仇还有希望便急忙说道。

        “此事我知道了,过了这段时日吧,我已经差人去寻了。那徐长亭身边的年轻男子,可是个高手啊,难怪你会吃亏。”陆睿叹了口气道。

        随即走到书桌后面转身坐下,而后拉开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四锭各五两的崭新纹银,摆放在桌面上道:“还记得上次去半龙村时,跟徐长亭站在一起的那个书生吗?”

        陆希道的眼睛都放在了那白亮如雪的崭新纹银上,听到陆睿问话后,这才心不在焉的点头道:“记得,好像叫何什么天,一个读书人,但一直都是郁郁不得志,没碰见自己的伯乐。”

        陆睿看着陆希道只盯着纹银的样子,想要训斥几句,但随即放弃了,深吸一口气后,道:“再过几日,半龙村的麦收也该结束了,这二十两银子拿着,明日亲自去一趟半龙村,把这银子亲手交给那何承天,就说……就说是我替半龙村的百姓以及朝廷给他的奖励。记住,其余的话不用多说,明白了吗?”

        “爹,这点儿小事儿还值得我去跑一趟吗?让罗管家打发个下人去一趟不就行了?”陆希道一脸莫名其妙,什么时候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书呆子,都能够亲劳他去看望了,还送这么多银子。

        陆睿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动了动嘴唇后道:“罗管家份量不够,难道要让爹亲自去一趟不成?”

        陆希道一愣,看着陆睿的严肃的脸庞,呆了呆后道:“哦,那我知道了,那我明日便去一趟,把银子交给他就是了。”

        “明日一早就去吧,记得,见了那何承天后,收一收你那狂傲的性子,姿态放低一点,诚意摆的足一些。”陆睿叮嘱道。陆希道点了点头,顺手走到书桌跟前,抓过那四锭白花花的纹银,一边往外走一边在手里把玩着,沉甸甸的新银子给人的感觉,还是跟碎银子不一样啊。

        看着自己儿子那满不在乎、八成又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的样子,陆睿张了好几次嘴,但最终都没有再把陆希道喊回来再叮嘱一番。

        也确实如陆希道所言,不过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读书人罢了,满肚子的学问找不到一个能实现理想的地方,却是只能靠一双手给农户修理农具来度日,这样的一个人,想来自己也不必太过于放在心上。

        何况他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这二十两纹银交到他手上后……若是聪明的话,那么他就懂得这是什么意思。

        也应该知道收了自己这二十两银子后,什么事儿该说什么事儿不该说。

        为人要是还机敏,还懂得感恩,或者是来自己府里登门道谢的话……陆睿心想:或许到了那时候,自己可以给他个风评、为他定个品。

        半龙村何承天的家里,先是徐长亭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而后在吴江南关切的问道是不是感染了风寒,还是吃错什么东西,又给递来一杯热水时,徐长亭便不再打喷嚏了。

        只是桑树底下,正在教其他几个大汉更改耕犁的何承天,像是被徐长亭感染了似的,也突然间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半龙村的麦收也已经开始,何承天、何承欢(棒槌)兄弟二人早就没有了私田,至于给人家耕种的公田,也早就因为他们家没有过多劳力而被淘汰了。

        柳大安也得帮着父母去收麦,所以半龙村的耕犁虽然都改完了,但像周边几个村庄农户家里的耕犁,在半龙村试验尝到新耕犁的甜头后,也都扛着耕犁找何承天来更改了。

        尤其是一些收麦较早的村庄,在麦收之后正是用耕犁的时候,所以自徐长亭来到半龙村的这几日,何承天帮人更改耕犁的活儿就没有停下来过。

        徐长亭不在乎有多少人学会这简单的玩意,何承天也不在乎,毕竟这本来就是徐长亭的主意,主家都不在乎,他还在乎个什么啊。

        因而如今在家里,不光是帮其他农户更改耕犁,同样也教一些个手巧的、会些木工活的农户如何改耕犁。

        吴江南给的一杯水很快就剩下了半杯,把杯子放到了窗台上,看着院子里十几个农户在何承天的督促跟训斥下忙碌着,失去了新鲜感后的徐公子,便带着吴江南打算去山脚下找霍奴儿。

        吴江南显然也不是很愿意跟院子里这么多人共处,何况跟他们一点儿共同话题都没有,还不如跟在徐长亭的旁边呢。

        吴江南跟着来到半龙村后,总觉得徐长亭这家伙好像变的比以前聪明了些,总是会时不时的向她旁敲侧击一些关于小姐的事情。

        好在吴江南根本不怕徐长亭,也不像应付徐家那三个女子那般吃力,所以徐长亭到现在为止,从吴江南身上,并没有套出关于“孩儿他娘”更多有用的消息来。

        走出何承天的家,半龙村的街巷显得颇为热闹,路上遗落着不少麦穗,时不时也会有小孩儿蹲下来一一捡起,而后捆成了一把一把的带回家。

        朝着圣凤山山脚下的方向走去,徐长亭淡淡道:“你家小姐来信了。”

        吴江南也一改平日里颜色有些鲜艳的衣衫,穿着一身较为朴素,不太惹人注意的衫裙,不过因为其清秀的容颜,走在半龙村还是会招来不少人的偷偷观望。

        “哦。”吴江南显的兴致不高。

        “你就不想知道你家小姐在信里说什么了?”徐长亭问道。

        “不想听,我怕你骗我。”吴江南小嘴撅的老高,而后道:“明明小姐在给你的信里没提,你就是说提了,然后来找我对证,哼,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你家小姐说,那个预售她会好好考虑的,还有就是让我好好待你,不准欺负你。”徐长亭主动说道。

        吴江南也是听的认真,但没有想到就这么点儿,于是惊讶的问道:“没了?”

        “有啊,但其他的都是你家小姐跟我说的话,凭什么要告诉你?”徐长亭反问道。

        “哼!”吴江南气不过,扭过头不去看徐长亭,随即弯腰也捡起一根麦穗,试着拿那麦芒扎自己的手,感觉没啥反应后,就让徐长亭伸出手背来,让她扎扎看疼不疼。

        “你当我傻啊?”徐长亭没好气的说道,不过还是把手伸了出去配合着好奇的吴江南。

        无论吴江南问他疼还是不疼,痒还是不痒,徐长亭都是摇头不语。

        随即没走几步,失去兴趣的吴江南,把手里的麦穗给了一个正好路过拾捡麦穗的孩童。

        “小姐说,一些阁楼里的孤本书籍是没办法给你的。要不然老爷会不高兴的,但是可以等印刷一批后,可以把印刷的给你送过来。”吴江南跟在徐长亭后面说道。

        “还算是有些良心,不管是新的还是旧的,只要是书就行,我都要。”徐长亭说道。

        “但小姐说,那也得等你这书院初具规模后才行的,眼下……还是荒草一片,连一片瓦砾都没有,还谈何书院。”吴江南皱起了眉头发愁道。

        偶尔也会听到徐长亭跟何承天讨论书院的事情,每次听的时候都觉得热血沸腾、很是振奋人心,恨不得一觉醒来,就能在山脚下看到房屋连成片的书院。

        但每次走到这山脚下的荒芜地方时,吴江南都有些替徐长亭发愁,也不知道他嘴里所说的书院,还有那酒坊什么时候才能建好。

        “那酒坊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小姐要的配方你给了吗?”吴江南继续问道。

        “酒坊明日就可以开始了,李澄心已经在城里找了工匠了,明日就会过来。至于配方,我现在哪里有,我不也得等试过后才知道。”徐长亭说的理直气壮。

        而身后的吴江南却是愣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后,急忙快跑两步跟上徐长亭:“你不会酿酒?根本就没有方子?”

        “啊,怎么了?”徐长亭一脸莫名其妙,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吗?

        “那你酿个……哼,你是不是在骗小姐?”吴江南质问道,白皙精致的小脸带着一丝不满,甚至就连那长长上翘的睫毛都带着些不满似的,眨来眨去的很是灵动跟充满了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