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水竹苑

第三十四章 水竹苑

        白虎坊徐府门前,一辆来自教坊司的奢华马车静静的停在门前,徐长亭皱着眉头跟霍奴儿看着车夫跟接他的婉儿。

        “我怎么有种……。”徐长亭看了看马车,又看了看神态恭敬的婉儿,自嘲道:“我怎么有种像是我去欢娱你们家小姐的感觉呢?”

        站在台阶下的婉儿愣了下,没想到徐长亭会这般想自己!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但看着徐长亭那有些郁闷的神情,婉儿急忙低下头,深怕自己嘴角的笑意被人家捕捉到。

        毕竟不说还好,经徐长亭如此一说,婉儿都觉得要是把人一换的话,还真像是自己陪着花魁要出门去欢娱别人的景象。

        这一次霍奴儿并没有跟着徐长亭前往,在徐长亭跟婉儿上了马车后,又跟霍奴儿低声交代了几句,便让婉儿示意马车出发。

        落日余晖下,丹凤城仿佛被披上层层金光,使得整个城池看起来在这个时候多了一丝暮气沉沉。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家,路上的行人也显得行色匆匆。酒楼、茶肆的伙计,街道上的贩夫走卒,吆喝的声音仿佛也显的有些疲惫。

        马车依旧是踩着轻快的步伐奔走于街巷之间,轿夫肩膀上的轿子,也在落日下赶往城内的某一个地方。

        有了第一次来教坊司的经验与震撼,再次来到教坊司的徐长亭,则是只身一人前往。

        马车绕过上一次进去的万花楼主楼,徐长亭没来由的就感到一阵肉疼,一个人的茶水费就要三两银子,这教坊司还真是……不,应该是官家的东西就是心黑,真敢漫天要价啊。

        一座用篱笆圈起来的庭院,比寻常百姓人家,抑或是一般的商贾人家占地都要广,而且看其中的房屋建筑,显然也都是经过精心设计。

        一律青砖青瓦的建筑,搭配着曲径通幽的鹅暖石路面,芳草茵茵的假山、草地、亭台与水榭,以及一片茂密的竹林,使得这个名为水竹苑的庭院,让人踏进之后,便有一种轻松写意的感触。

        心境仿佛一下子都变得平和了很多,红尘俗世中的烦扰事情,也不由自主的便会被抛之九霄云外,让人只想静静的、舒适的、写意的享受当下的时光。

        依旧是一身紫衣的裴慕容,今日看起来好像还刻意打扮了一下,眉宇间的英气与知性气质,加上那高挑婀娜的身材,白皙精致的脸蛋儿,一双明亮的眼睛饱含秋水,宛如那《神女赋》里走出来的神女一般。

        而在花魁的身后,还站着六名姿态各异、容貌艳丽的女子,正好把裴慕容衬托在中间,彰显出一种绝世而独立的美人画面。

        如果说桃花阁的宋伊人,就像是桃花一样,永远给人一种沐浴在春风中的风情美。而水竹苑的裴慕容,则就像是她最为钟爱的竹子一样,给人一种英姿美。

        “小女子裴慕容见过徐公子,徐公子能来赴约,可谓是让水竹苑蓬荜生辉……。”裴慕容率先行礼,身后的六名女子显然也是训练有素,一同不抢风头的向徐长亭行礼。“裴小姐如此大的阵仗……说句不好听的话,让我双腿发软,不自觉的就想先摸摸自己的荷包,是否消费的起啊。”徐长亭一边调侃、自嘲着自己,一边毫无顾忌的看着裴慕容身后那姿态各异,每一个都能让人过目不忘的艳丽女子。

        此时总算能理解,为啥有时候男人会觉的只长两双眼睛有点儿少的感触了。

        眼下的景象,让徐长亭觉的,脑袋上长一圈眼睛或许才够用嘛。

        “徐公子说笑了,今日既然是慕容邀请公子,又怎么会让公子破费呢。”即便是有两首诗撑着,但第一次两人相见时,徐长亭种进了裴慕容心头上的恐惧感,到如今依然还没有完全消除。

        所以裴慕容即便是已经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放松,让自己坦然面对眼前这个脸色有些异于常人苍白的少年公子,但总是会觉得好像哪里有些别扭,跟平日里的自己总是有些不同。

        在裴慕容的亲自引领下,徐长亭被一群女子簇拥着走进水竹苑的大厅内,这种感觉……完全比陆睿在半龙村时,身前身后簇拥着几个随从、农户的感觉,要让人觉得更为满足跟幸福,甚至是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当皇帝的三宫六院……是不是也就是这种感觉啊?徐长亭在心里默默的琢磨着。

        地毯对于寻常人家那是奢侈到不能再奢侈的高贵物品,而不管是在教坊司还是青云楼,地毯就像是不要钱似的随处可见。

        踩在水竹苑厅内厚的如同踩在棉花的地毯上,徐长亭内心那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尤其是那种像是帝王一般的三宫六院的莺莺燕燕都唯你是从时,只要是个男人,恐怕都难以在此刻依然还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也难怪历史上,因为女人而荒唐、误国的男人会有那么多了。

        红颜祸水,这话……老祖宗总结的没错啊。

        相比较于一些人急于表现出自己见过世面的愚昧无知来,徐长亭则是丝毫没有在裴慕容,以及其他几个女子面前掩饰自己的好奇跟……第一次。

        自从进入这典雅诗意的大厅后,徐长亭便不停的在东张西望,时不时还会问问裴慕容,那墙壁上的字画是真是假,好奇宝宝的坦诚样子,非但没有让人觉得猥琐或者是迎来裴慕容等女子的蔑视,反而是这种坦荡跟从容,让裴慕容像昨日的宋伊人一样,都有些震惊于徐长亭的这份坦然跟自信。

        不像平常一些客人,第一次与她们接触时,即便是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但其举止行为则已经暴露了他们内心的不安跟忐忑。

        花魁之所以是花魁,不是头牌,便是她们是真的有才情与实力,能够让一般的客人感受到与她们之间的距离感,而这种距离感,还绝不是用金钱就能够填补的。

        所以花魁之所以弥足珍贵,绝不是单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儿,一副甜美的歌喉就可以达到的,而是还有一种身为花魁独有的气场。

        徐长亭不喝酒只喝热水,裴慕容自然是不会勉强,其他几名陪侍的女子,在裴慕容的调教下,自然也能够把不喝酒的氛围烘托的相得益彰。

        不算是很丰盛的饭菜但胜在精致,精致的饭菜自然也是其次,便是要看与你一同用餐之人是谁了,如此也才能够吃到一份合乎高标准、高要求、高奢华但又极为舒心的晚宴。

        “听说公子昨日里去了青云楼?”裴慕容眉目流转,眉宇间的英气像是会变化似的,使得此刻的裴慕容看起来多了几分柔情。

        “消息真够灵通的啊。我就这么抢手吗?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要是早知道吃白食这么容易,我早就结交你跟宋伊人了。”徐长亭享受着慵懒的坐姿,脸色要比刚刚的苍白红润了一些。

        “若公子再作几首如昨日那么美的诗,恐怕慕容跟伊人想请公子,公子都不一定有时间了。这丹凤城可谓是美女如云,才情俱佳者也向来不缺。就怕到时候公子早就忘了裴慕容是谁了。”裴慕容歪着头,看着对面的徐长亭道。

        淡淡的琴音如流水、如雨滴,让徐长亭总是忍不住想要推开窗户看一看外面,是不是真的下雨了。

        两人的话题也渐渐由感谢徐长亭赠诗转变到了其余话题上,而后在徐长亭的引导下,既然也就转换到了徐长亭的目的上。

        “公子不饮酒,但却是想要酿酒?以公子的才情,只要公子愿意……。”裴慕容平静的看着徐长亭,这样的提醒,她不觉得对徐长亭是一种侮辱。

        徐长亭摇了摇头,呵呵道:“可能……可能就是个人爱好吧。”

        就在徐长亭在裴慕容面前推销他那暂时命名为桃花的酒时,此时在教坊司的主楼万花楼内,则是齐聚了教坊司的十二头牌。

        十二个头牌一同出现在万花楼,这样的场面可绝不多见,即便是还少了一个最为重要的花魁裴慕容,但此时万花楼的氛围,可谓是让角落的阮三娘笑的嘴都快要合不拢了。

        不论是楼下的客人,还是二楼更为尊贵的客人,今夜就像是疯了一样,随着每一个头牌的上场表演,无论是歌还是舞,都能够博得要掀翻房顶的喝彩声,白花花的银子,金灿灿的金饼、金瓜子等等,就像是如同下雨一样往台上砸了过去。

        每一位头牌的亲自上场,都能够让教坊司的伙计、丫鬟,拿着簸箕捡上满满一层的黄白回来。

        随着最后一位头牌登台献艺,让这个时候的阮三娘,没来由的心生惋惜之情:今夜这氛围,若是慕容不是有客人相陪的话,恐怕由她做最后一位出场,真的是能把万花楼的房顶给掀了吧?

        但即便是如此,阮三娘在角落里依旧是笑的合不拢嘴,并没有去深思裴慕容今日在水竹苑招待什么人。而是热情的把今夜争得十一位头牌青睐的客人,一一相送到头牌所在的庭院。

        而最后一位头牌那曼妙的身姿,依然是足够支撑的起万花楼接近尾声的热闹氛围,唯一的疑问,就看谁能够被最后一位头牌青睐相邀了。

        但此时二楼的氛围,显然随着最后一位头牌登场后,就显得冷清了一些,不过这在阮三娘看来,倒是也能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