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拜访

第三十一章 拜访

        从青云楼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徐长虹、徐温柔两姐妹一直都没有睡,直到见到徐长亭后,两姐妹才是长舒一口气,追问着徐长亭自他们离开后,高亮等人有没有为难他。

        徐长亭如实说了那艘画舫在她们离开后,在岸边停留不久便又驶向湖心,随后他便去了永宁寺,至于后来如何他也就不知晓了。

        听到徐长亭如是说后,两姐妹这才长舒一口气,提心吊胆了大半天的她们终于是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跟大姐、二姐刚刚说完后,便打算洗漱的徐长亭,则是被徐仲礼叫到书房。

        书房内,除了自己的老爹徐仲礼外,母亲楚盈竟然也在,两人看到徐长亭后,楚盈的目光带着浅淡的隐忧,而徐仲礼则是要显得从容稳重了很多。

        今日发生在天王湖的事情他们夫妻早已经知晓,若不是徐仲礼拦着,恐怕楚盈都要立刻赶到天王湖去接徐长亭了。

        书房里三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徐仲礼简单的询问了几句,楚盈把徐长亭拉到跟前左看看右瞧瞧,见人没事儿后这菜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少不了半真半假的说道徐长亭几句,冒冒失失、太过冲动之类的话语。

        徐仲礼则是在一旁笑而不语,不同于楚盈的关切责备,徐仲礼对于徐长亭今日的行为倒是给了很大的赞赏,最后甚至是有些欣慰的感慨着:“徐家儿郎终于长大了,会懂得保护他的姐姐了,希望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徐长亭都能够像他大姐、二姐当年那般守护他一样的去守护大姐跟二姐。”

        楚盈先行回房休息,父子两人从书房出来来到月明星稀的庭院,徐长亭问了一些自己的担心,比如会不会影响父亲在朝堂之上的事情。

        徐仲礼则是含笑摇头,让徐长亭放心,而后指了指头顶繁星点点的夜空:就算是天塌下来了,爹也会替你撑着的。

        徐长亭默默点头,心里暗自打定主意,不管如何,自己接下来也要加快动作,争取让爹在尔虞我诈的朝堂能够压力减轻一些。

        随即又问了一些关于他跟陆睿之间的事情,前几日在半龙村遇见陆睿一事儿,徐长亭在回来后就已经跟徐仲礼说了一遍,徐仲礼同样是夸赞徐长亭做的很好,有理有节。

        最后徐仲礼送徐长亭到后院时,停下脚步对徐长亭说道:“你想在半龙村做什么,爹可以不管,但一定不能伤天害理、欺压庄户。至于陆睿那边,爹跟他之间不过也是一些陈年旧事,现如今虽还未化干戈为玉帛,但并不影响爹跟他同朝为官。”

        徐仲礼最后的话语说的颇有深意,有一点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思。

        徐长亭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了句爹也早点儿休息后,便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在墙角踢了一脚如同死狗似的霍奴儿:“这几日就先住在后花园的柴房吧,老谢守在前院,过几日等王彦章到了后,你再去前院跟棒槌住。”

        “那老谢呢?”霍奴儿起身问道。

        “老谢……。”仰望着满天繁星,徐长亭叹口气道:“谢敬尧跟王彦章以后我会安排他们在东西跨院,如此一来这家就算是稳当了。”?霍奴儿点了点头,而后便默不作声的往后花园的柴房方向走去。

        徐长亭没有说后院的事情,但霍奴儿很清楚,以后在家里肯定是王、谢二人守东西跨院,他与徐长亭守前后院。

        第二日清晨,徐长亭再次被熟悉的起床方式叫醒,睡眼朦胧的徐长亭一把抓住在他脸上轻轻划拉的手,嘟囔道:“二姐,让我再睡半个时辰好不好,昨晚上我被爹叫到书房训斥了小一个时辰,回来后又胡思乱想……。”

        “你前几日去半龙村干什么了?怎么今日会有人找你?”徐温柔依旧是隔着被子,整个人都几乎趴在了徐长亭的身上,挣脱被徐长亭抓住的手,此刻正在不厌其烦的拨动着徐长亭长长的眼睫毛。

        “半龙村?谁啊?”徐长亭把徐温柔的手划拉到一边,缓缓睁开眼睛问道。

        “说是叫何承天,就在前院呢。”徐温柔脸上满是笑容道。

        “何承天,哦,那你起来,我要起床了。”徐长亭瞬间精神了很多。

        徐温柔今日倒是没有跟徐长亭继续闹下去,起身后便走到外间,示意梁彩儿打水进来,而后自己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继续跟里间的徐长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时不时还会提起昨日的事情,会好奇问一下徐长亭,那高亮以后会不会报复他们。

        昨日里回来的时候,冯子都在马车里,也跟他们解释了高亮了的身份,但对于那高恪的身份,却是无人知晓。

        “既然也姓高,那肯定也是宫里高贵妃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了。”徐长亭在里间一边穿衣一边说道。

        “高贵妃只有一个弟弟,就是乐陵侯高琨,高亮是高琨长子,但高亮好像还挺怕那高恪的,这高恪能是谁呢?”徐温柔在外间推测道。

        徐长亭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愣了一下后道:“冯子都也不知道吗?”

        “他不知道。”徐温柔回道:“未央,你说要不要让大姐去试探下那高恪的身份?昨日你也看到了,那人看大姐的眼神……我们就用美人计……。”

        “大姐肯定不愿意的,再说了,你让大姐怎么去试探?只是知道人家叫高恪,是乐陵侯高家的人,总不能让大姐去登门拜访查探吧,还美人计,你小心大姐知道了……咦?大姐,你怎么在这儿?”徐长亭回过神,只见徐长虹已经站在了他旁边,正伸手要帮他系上衣衫的几个布扣。

        “你二姐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出卖你大姐。还好未央心里还想着大姐,不像某些人……。”徐长虹笑容满面,一边帮徐长亭穿衣一边伸长了脖子对外间说道。

        “徐长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昨日里我难道没有站出来为你出头吗?虽然不如未央那般让你痛快……。”徐温柔在外间不满说道。

        不过此时里间的姐弟两人,已经无暇去理会外间的徐温柔。

        “大姐,前几日跟你说的事儿,可能今日就有信了。”徐长亭在徐长虹一双手的扒拉下,如同提线木偶一般转过身,让徐长虹检查着他的衣着可有纰漏。

        “你是说那丫鬟的事情?”徐长虹神色平静,像是对此事并不怎么上心,不过心里还是感到很高兴跟欣慰的,不管怎么说,最起码眼前照顾多年的弟弟,终于也会关心她了。

        “嗯,刚刚二姐说那何承天来府里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带着他女儿。不过大姐你放心,就算是没带来的话,我以后也一定给你再找一个聪明伶俐且忠心无二的,保证像梁姨似的,愿意一辈子跟在娘身边的那种。”徐长亭低头对整理自己衣服的徐长虹说道。

        徐长虹没理会,检视了一遍见没有差错后,便伸手轻拍了下徐长亭的额头:“好了,也不知道那叫李青衣的姑娘,是不是能配得上我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未央。”

        外间的徐温柔见缝插针:“大姐,前两日未央还说,那李青衣可是比你还要漂亮、还要温柔呢。”

        “是吗?我怎么记得说的是你呢?”徐长虹与徐长亭走出里间笑着道。

        梁彩儿已经是手拿湿巾在旁候着,徐长亭洗漱完,便不再理会还在因为李青衣而斗嘴的大姐跟二姐,因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一开始还是李青衣,后来渐渐变成了青衣,在自己离开时,李青衣的身份在徐长虹、徐温柔嘴里已经变成弟媳了,甚至隐隐听到,两个姐姐已经开始在争论,他跟李青衣的第一个孩子到底是男孩儿好,还是女孩儿好了。

        “孩儿他娘……。”走进前院时,徐长亭没想到自己脑海里的李青衣,怎么一下子就成孩儿他娘了。

        赶紧甩掉这个吓人的念头,走到前院的大厅内,只见谢敬尧、霍奴儿、棒槌三人都在,而何承天此时正微笑着跟三人在扯皮,旁边站着胳膊上挽着一个包袱的何叶儿。

        见徐长亭进来后,何承天便立刻站起了身,旁边的何叶儿明显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脚步微微往何承天身边靠了靠。

        何承天很坦诚,少有的读书人的风骨,直截了当的对徐长亭说道:“叶儿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就是几身换洗的衣服。正好今日村里没事儿,我便想着把叶儿给你送过来。”

        “叶儿见过徐公子。”何叶儿不用父亲何承天提醒,就挽着胳膊上的小包袱对徐长亭行礼。

        徐长亭示意何承天坐下说话,而后看着一旁有些局促不安的何叶儿,笑着道:“叶儿不必紧张,我大姐人很好的,一会儿你见了之后就知道了。而且前几日我也跟大姐说了,她也不会真把你当小丫鬟看待的,会把你当妹妹一样对待。尤其是……何叶儿,你猜我见到谁了?她可是说了你很多好话的,而且还是在不知道我的目的的前提下。”

        何叶儿抬头,白皙稚嫩的脸庞上有一丝茫然掠过,不知道徐长亭口里说的是谁。

        看着微微摇头、嘴里吐出不知晓何叶儿,迎着何承天同样疑惑的神情,徐长亭笑着道:“昨日里我见到了柳芽儿,柳芽儿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她跟她大哥与你们之间的事情。尤其是何叶儿为何每次吵架都吵不赢柳芽儿一事儿。”?说这些时,能够依稀看到何叶儿的脸上闪现了一抹难为情跟不好意思,不过随着这些话,也渐渐让何叶儿不再那么紧张,厅内的气氛也渐渐活跃了起来。

        终究是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突然之间要换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生活环境,而且做的还是伺候人的活计,任谁都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就表现的很放松。

        好在徐长亭昨日从柳芽儿那里套了不少关于何叶儿的喜好与趣事,随着几番交谈后,何叶儿的神情也不再像刚来那般紧张了,就连何承天,脸上的神情都要比刚一开始轻松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