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游湖

第二十三章 游湖

        (今天四更,盟主害人啊。谢谢墨小宝水多多的盟主打赏!老熟人了,万分感谢!多说两句,各位要是觉得这本书还能看,或者正是书荒的话,不妨也可以看下我的第一本书《唐谋天下》感觉也挺不错的,哈哈,自己给自己打广告。)

        一艘足有三层楼高的画舫穿行于湖面之上,慑于这艘画舫的华丽与威严,其他画舫、游船也都会远远避开。

        此时的三楼诺大厅内,脚下的地板光亮的仿佛都能够照出人影,正中央则是身着纱裙的数名女子随歌起舞,而两侧也坐着几个妙龄女子,或是谈笑或是倾听男子说话,时不时便会善解人意的起身斟茶倒水。

        微风吹拂过湖面,使得画舫三楼的大厅更是芳香扑鼻,既有来自那些婀娜多姿女子的水粉,也有来自那案几上的酒香。

        “高兄可是看上了那教坊司的花魁?”旁边一名姓长孙的男子轻声问道。

        居中的锦衣男子望着湖面有些出神,听到男子的话语,缓缓扭过头笑了下,淡淡道:“那倒不是,只是听说如今在丹凤城的无数名伶中,唯有那青云楼的宋伊人与教坊司的裴慕容艳压群芳,宋伊人曾经在青云楼见过,确实当得起群芳魁首,但至于教坊司的这一位,却是始终没有见过,今日正好有机会便想着见一见了。”

        锦衣男子气度非凡、从容优雅,即便是与其他人坐在一起,但也一眼就能够让人看到他,从而忽视了其他人的存在。

        而其他几人显然也是颇为敬畏这个锦衣男子,虽然也会玩笑几句,但大都把握拿捏着分寸,点到即止。

        不过也会有例外,比如此刻正搂着怀里的美人儿在调笑的年轻男子。

        “要是能够让宋伊人跟裴慕容同台争艳,那可真就是大饱眼福,甚至都能轰动整个丹凤城了。”另外一名男子,松开怀里的女子,也凑了过来说道。

        “卢兄此言差矣,即便是宋伊人、还是那裴慕容就算是美若天仙,但终究也只是个女子,总不能是神女吧?既然是人,就如同那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所谓的艳压群芳,不过就是哄人的噱头而已。”又是一个男子开口说道。

        而那姓卢的显然是有些不敢苟同,笑着道:“对高兄你而言,不管是那宋伊人还是裴慕容自然是没办法入你法眼了。谁人不知高兄府上的女子一个个都是天姿国色?对了,听说立雪亭的头牌前几日也被高兄赎了身,养在了府里?”

        “过奖过奖。”那位也被称作高兄,名为高亮的男子,看了一眼那锦衣高姓男子,而后指了指不远处正在低头弹琴的女子,道:“那不就是了,立雪亭里最漂亮的姑娘,还有那几位,也都是我花大价钱从其他青楼里买回来的。大哥,待一会儿那裴慕容来了,便让那几位过去试试,看看那裴慕容是真的如传言中那般色艺双绝,还是徒有虚名。”

        锦衣男子有些无奈的看了看高亮,微微摇头道:“你啊,平日里要是能把买人的精力,拿出一小半放在其他地方,也就不会天天让人替你操心了。”

        高亮应付的连连说着以后一定听大哥的教诲,而后又长叹一口气,惋惜道:“要不是教坊司跟青云楼背后的势力,我早都想把宋伊人还有那裴慕容豢养在府里了,可惜啊。大哥,要不你帮我……。”

        “这我可帮不了你。”锦衣男子无奈笑了笑,随即不再理会面前的几个同龄男子,起身走向了甲板处。

        随着锦衣男子离去,姓长孙的男子一脸无奈的指了指旁边的高亮,而后起身随着那锦衣男子往甲板处走去。

        湖面上的微风带着湿润的感觉,让人的心情仿佛一下子就能够变得平和下来,但却无法解开那相思扣。

        锦衣男子眺望着远方,眉宇之间仿佛带着一丝丝的忧愁,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则是去年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一位漂亮女子,只是……不知佳人如今在何方。

        “高兄看那边,裴姑娘应该是到了。”走出船舱站在锦衣男子一旁的长孙兴,指了指距离他们那艘画舫越来越近的一艘游船道。

        “哦?”锦衣男子目光收回,顺着长孙兴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本紧皱的眉头微微展开,不过眼中还是带着一丝的……惆怅。

        不得不说,这个传闻中能够与宋伊人联手在丹凤城艳压群芳的女子,确实是让锦衣男子高恪眼前一亮,无论是那眉宇间的英气还是那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知性美眸楚楚动人但又不显柔弱,确实是有一种如同走出画卷中美人儿的气质。

        裴慕容是长孙兴邀请而来的,上得三楼甲板后一番简单的介绍,裴慕容也率先向高恪行礼。

        不过是简短的寒暄,温婉知性的裴慕容就让高恪眉宇间的相思惆怅去了大半,暂时撇开了心头的那丝愁绪。

        而此时徐长亭那艘不大的游船,在徐温柔再次跟徐长亭玩游戏赢了之后,发出高兴的欢呼声时,游船不知何时已经快要到达湖心。

        加上刚刚与一艘大的画舫“狭路相逢”,最后徐长亭他们不得不认怂主动避让,使得他们距离前方那艘足有三层楼高的画舫是越来越近。

        抛却刚刚让船夫开斗气船而后主动认怂避让的不开心,徐长虹的脸上也开始渐渐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尤其是在徐长亭、徐温柔垂头丧气,而她成了最后的大赢家时,徐长虹甚至是有些开心的在船舱里站起身欢呼了起来。

        徐温柔不屑撇嘴,徐长亭在旁打击道:“真是帅不过三息时间,我都这么让着你了……。”

        “那你刚刚就没有让着她吗?要不是你一开始让她,我最后能输给她吗?别吃了,这是我买的。”徐温柔夺过徐长亭手里的吃食道。

        “二小姐,你刚刚只是运气不佳……。”冯子都这个舔狗,尽职尽责的护着徐温柔,即便明知徐温柔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他,但还打算一直毅然决然的舔下去。

        “滚。”徐温柔毫不客气的再次送给冯子都耳熟能详的一字诀。

        “二小姐喝水,别跟未央一般见识,他就是个叛徒。”舔狗冯子都继续跪舔。

        “未央怎么样,用得着你来评价?他要是叛徒那你是什么?每次遇事跑的比兔子还快,一点儿男子担当都没有。”徐温柔继续打击着冯子都。

        舔狗也不生气,依然是陪着笑脸、手里提着茶壶,笑呵呵的给徐温柔倒水。

        “二姐有些过分了。”今日还没有开口说话的霍奴儿,突然开口主持公道。

        整个船舱瞬间安静了下来,徐长虹也不再欢呼自己赢了,徐温柔也不再打击冯子都了,舔狗猫着腰提着茶壶像是被人定住了,徐长亭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手里的吃食掉地上都没发现。

        “你刚刚叫我什么?”徐温柔难以置信的看着霍奴儿,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

        “二姐啊。”霍奴儿淡淡的说道。

        “那我呢那我呢?”徐长虹迫不及待的推开徐温柔,一脸期待的看向霍奴儿。

        “大姐啊。”霍奴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你叫我一声大姐听听。”徐长虹激动的说道。

        “不,先叫二姐。”徐温柔抗议。

        “应该先叫我三哥……。”就在徐长亭也掺乎着想占霍奴儿的便宜同时,旁边同时想起了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敢问船上的可是徐姑娘?”

        “滚!”徐长虹、徐温柔、霍奴儿、冯子都几乎同时怒目望向徐长亭。

        而后游船瞬间再次安静下来。

        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这艘小船不知何时,已经与旁边那高楼画舫离的如此之近。

        而刚刚那句被他们四人的“滚”字淹没了的问话,此刻才被他们从回想中“听见”。

        只见一位样貌俊秀的锦衣男子站在船舷处,脸上的表情……看似像笑容要盛放之时,但也像是笑容正要敛却之时,总之给人一种怪怪的、像是僵在了船舷处的感觉。

        锦衣男子高恪的背后,赫然是长孙兴、裴慕容以及丫鬟婉儿,眼前的情形显然也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

        长孙兴与高恪以及裴慕容正准备回船舱,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女子欢呼声。

        高恪不过是随意望过去,而后就看到了那让他魂牵梦绕的高挑身影,一时之间高恪的脸上写满了惊喜与兴奋,甚至都忘了理会长孙兴与裴慕容,急急忙忙向一楼跑去,嘴里又快又急的示意着让画舫快快靠向那艘小船。

        长孙兴看着高恪如此着急的样子,自然是不敢怠慢,只好带着裴慕容与丫鬟婉儿,先是告诉船夫立刻靠向那艘小船,而后急急忙忙又跑向了高恪身边。

        一时之间,刚一踏上画舫的裴慕容主仆,也有些无所适从,不知自己该去船舱还是该跟着上下乱跑,不过最后还是决定跟着长孙兴跑向了高恪身旁。

        而后三人刚一在高恪身旁站稳脚跟,就听到了那艘小船上传来了一个字:“滚!”

        于是:画舫与小船就这么愣在了那里,两拨人也是愣在了原地,足足过了好几息时间,徐长虹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敢问可是高公子?”

        “正是在下。高恪见过徐姑娘。”高恪站在船舷处,脸上的惊愕瞬间换成了喜悦道。

        “他谁啊?”不用问,自然是徐家姐弟在问徐长虹。

        徐长虹颇有大家闺秀之风,起身歉意的对高恪笑了下,而后说道:“家弟徐长亭、家妹徐温柔。”

        “咦?这不是……裴姑娘?”徐长亭此时才注意到,刚刚因为角度的关系,正好被那高恪身形挡住的裴慕容。

        裴慕容心头一紧,双手在长袖里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她真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已经远远避开了这个年轻男子,但……竟然就这么误打误撞的又碰见了。

        那高恪刚刚含笑对着徐长亭、徐温柔点头示意,一时之间正不知该找什么借口让徐长虹上他们的船,此刻听到徐长虹竟然认识裴慕容。

        于是立刻借机说道:“徐公子既然认识裴小姐,不妨一块儿过来画舫共赏湖景如何?”

        徐温柔在一旁暗暗捅了捅徐长亭,用眼神问道:“她谁啊?”

        徐长亭扭头在徐温柔耳边低语:“教坊司的花魁裴慕容。”

        “你……。”徐温柔瞪向徐长亭,在外人面前,还算是尽力维持着她所谓的淑女人设。

        而那边的高恪,已经一脸真挚的邀请徐长虹上画舫一同赏湖。

        徐长虹有些犹豫,回头征询徐温柔跟徐长亭的意见,徐温柔不断的眨着眼睛怂恿上画舫,而徐长亭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高恪的真挚与诚意,加上徐温柔的不断暗示,徐长虹最后微笑着说道:“那就多谢高公子了。”

        “大姐怎么认识这么有钱的人啊?”在几人移步画舫时,徐长亭偷偷对徐温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