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往事

第二十章 往事

        “要是有足够的资源,开个钱庄就好了,坐着就把银子挣了”。

        这是徐长亭迈腿入家门时的想法。

        徐府大门两侧立着两尊不怒自威的石狮子,朱红色的大门看起来也是极为气派,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道巨大的山水影壁,影壁的背后则是一株如伞盖一般的松树,看起来也是颇为古朴坚韧。

        整座宅院完全符合深宅大院、显贵世家的身份与地位,前院平日里几乎看不见什么人,偶尔只能够看到从东西跨院出来的丫鬟、下人前往中庭后院的身影。

        一些盆栽、山石陈设虽然已经填进了前院,但还是因为手头拮据的缘故,使得前院看起来多少还是显得有些空旷、冷清,不像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大世家。

        霍奴儿、棒槌两人回来后,便一声不吭的钻进了马厩,随后便可以从另一道门进入西跨院,徐长亭索性也不去理会霍奴儿跟棒槌厮混了,毕竟,如今他就有一件挠头的事情需解决。

        刚从月亮门偷偷探头,还未来得及观察中庭院的情形,徐温柔的身影就从旁边大呼小叫着冒了出来。

        “想不到我们家的小未央,竟然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啊,要不是今天大姐跟娘又去了一趟兰亭布行,怕是还要被你小子蒙在鼓里呢。快给二姐说说,你那私定终身的小媳妇长得怎么样?漂不漂亮?有二姐好看吗?”徐温柔就像是一只黄鹂落在了徐长亭的头顶,叽叽喳喳个不停。

        “当然比二姐漂亮了。”抗打的徐长亭不理会徐温柔不满的拍打,昂首挺胸:“而且还比二姐温柔可爱……。”

        “那你跟我说,你大姐漂亮,还是你那小媳妇漂亮?”徐温柔决定换个方式问问题。

        “这……跟大姐一样漂亮,平分秋色。但肯定比二姐漂亮。”徐长亭还不忘打击着徐温柔。

        “小白眼狼,人都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你倒好,不光娘忘了,连你二姐都不待见了。”徐温柔挽着徐长亭的胳膊,往中庭院的厅内走去。

        此时的徐长虹跟楚盈,就像是家里有了什么天大的喜事儿一样,见到徐长亭后,两人的嘴笑的都没有合拢过。

        虽然还没有开口问徐长亭人家具体的家庭情况,但看大姐跟娘的喜悦之情,好像比当初他们一家要回丹凤时还要高兴。

        “娘、大姐……。”徐长亭乖巧的一一喊道。

        “回来了,今日去哪里了?”楚盈含笑问道,但丝毫不耽误手里继续忙活着针线活。

        “出去随便逛了逛。”徐长亭问道:“我爹呢?”

        “怎么,打算跟爹坦白你已经有意中人一事儿,想让爹不用再操心了吗?”徐温柔狗屁女红不会,天天就以欺负徐长亭为乐。

        “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瞎说,万一不成的话,未央还好些,但人家姑娘家家的,以后还怎么嫁人?”徐长虹拍打了下快要把自己挂在徐长亭身上的徐温柔说道。

        “那可不一定,以我们小未央的相貌,哪家女孩子会拒绝呢?”徐温柔显得对徐长亭很有信心。

        楚盈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徐长亭,而后又看看两个女儿,不管怎么说,听到这个消息后,楚盈的心里都快要乐开花了。

        只有自己才深知自家事,虽然夫君如今是朝廷三品大员,礼部侍郎兼国子监祭酒,可若是说仅凭家世就想给徐长亭找到一门好亲事,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丹凤城的百姓或许不知道他们徐家的事情,但与徐仲礼同朝为官者,以及那些门阀世家等等,又怎么会不清楚徐家的事情呢?

        而且就算是人家不知道,但当请媒说亲时,人家不也得通过其他方式来了解自己这一家人?等到时候,一旦人家得知徐长亭幼时痴傻的事情,这亲事怕是想要成,就会变得比较难了。而且若是再加上一些人挑拨离间的话,这让楚盈每每想起徐长亭以后成家立业的事情时,胸口就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让她苦恼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如今竟然自己就找到了中意的女子,虽然是远在南唐,但最起码有一个好处,可能人家就不会知晓徐长亭幼年痴傻的事情不是?

        当然,若是等一切水到渠成后,还是要告知人家的,只要徐长亭往后不会再出现幼时痴傻的情形,那么到时候便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跟娘说说,那女儿家长得如何?家里都有些什么人?人家女儿家是怎么想的,他父母会同意她嫁这么远吗?”最后一个问题,又让楚盈的心头有些压抑,这也是她最不想面对的问题。

        “大姐不都说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徐长亭仔细想了想,竟然发现,其实自己知道她叫李青衣、双亲俱全外,好像也不知道其他的了。

        “哪里人氏你总知晓吧?”楚盈宠爱的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问道。

        “建安人氏啊。”徐长亭答道。

        “那你告诉娘,你跟人家是怎么认识的?是在西宁认识的吗?”楚盈继续笑问道。

        徐长亭默认的点点头,接过大姐给他倒的一杯热水,而后便捡着能说的,把当初跟李青衣认识的过程说了一遍。

        两年多以前,也就是已经捡回霍奴儿一年多的时间后,那时候他们二人刚刚从西宁军中偷偷抱走了九斤跟木炭不久,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带着两匹比他们好奇心还重的马匹驰骋、游逛。

        当然,当初他们从西宁军抱走九斤跟木炭时,自然不是仅仅凭借他们二人之力,而是与西宁军中的“叛徒”里应外合,才得偿所愿。

        那一日,正好那位因为与他们里应外合,而被西宁军都护司马小君贬为伙夫的“叛徒”也在,于是三人便出城遛马,正巧撞见了被马贼拦路抢劫的李青衣、李澄心等人。

        当时徐长亭就激动的浑身颤抖,跟抽风似的,而霍奴儿以及西宁军的那位“叛徒”,或者说是徐长亭跟霍奴儿的同伙:正五品的鹰杨将军王彦章,在徐长亭的不断怂恿下,更多的是哀求之下,两人便策马冲向了那帮正在抢劫的马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是他们两人非要去拔刀相助的,我拦不住的。”徐长亭篡改着才发生不过几年的历史,无辜的对他娘、大姐、二姐说道。

        “不是你看人家青衣长得漂亮,起了英雄救美之心吗?”徐温柔已经开始亲切的只呼李青衣的闺名了。

        “当然不是,何况那时候李青衣还在一驾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马车里,我根本不知道还有女子的。”徐长亭无辜说道。

        “那后来呢?”楚盈关心的问道。

        徐长亭显然也没有料到,不过一介伙夫竟然是如此的生猛,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一杆普普通通的长枪,在他手里竟然被使的虎虎生风,让人望而生畏。

        而霍奴儿更是不遑多让,一柄王彦章挂在腰间的长柄环首刀在手,一头扎进马贼窝里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惨叫声不断,更是人仰马翻一片狼籍。

        至于某位好汉,则是一只手拉着到腰际的九斤,一只手拉着木炭,在小土坡上看的是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会吹声口哨,为伙夫王彦章、霍奴儿加油鼓劲。

        于是还招来了马贼里面的一位好汉,硬是在这个时候悟透了兵法“擒贼先擒王”,策马扬鞭、高举着手里的长刀,扬起一股烟尘就像徐长亭杀了过来了。

        但这位好汉只悟透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并没有悟透兵不厌诈的道理,就在他眼看着快要冲到一手牵一匹小马的少年跟前时,只见少年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而后看似不经意的踢到了脚下一颗石子,随即好汉眉心一痛,整个人仰面从马背上翻下去,便再也没有起来。

        而那匹胯下马,几乎也是擦着徐长亭的旁边急急掠过,却是并未伤到徐长亭分毫。

        这些自然是被徐长亭给隐去了,并没有告诉他娘以及大姐跟二姐,只是唾沫横飞的在三人的注视下,连说带比划的讲述着霍奴儿跟王彦章有多厉害。

        什么王彦章一枪就轻轻挑起一个人,而后一扔就砸倒了一大片,什么霍奴儿手持环首刀,如同怒目金刚一般,随便一刀就能够割下一个马贼的头颅,反正那天整个天空都是霍奴儿砍下的脑袋在飞。

        楚盈、徐长虹、徐温柔自然是不会听信这些,她们虽然也知道有真正的武功高手,不过都不曾亲眼见过,但像徐长亭说的这么厉害的,她们要是会相信那才怪了。

        当然,也没有人刻意去拆穿徐长亭对霍奴儿、王彦章的夸大其词。

        随着马贼碰到了两个硬茬吃了大亏后,便也不再硬抢,何况王彦章在厮杀时,还恐吓着喊出了:“吾乃西宁军正五品鹰杨将军是也,还不快快投降,否则一定会抄了你们的老巢,绝不留情!”

        王彦章这厮,只说自己是正五品的鹰杨将军,却没说自己的职位已经从一个都副将,被贬成了伙夫一事儿。

        而也就是那一日起,徐长亭认识了李青衣,李青衣喜欢上了徐长亭。

        北魏边疆西宁,终于是有南唐商贾在此立足,也算是帮南唐打开了一条直通西域的贸易之路,不必任何贸易都要经过北魏刮一层油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