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学堂 酒坊

第十七章 学堂 酒坊

        任何人做任何事情,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在最开始的时候,往往都不会被人理解。

        嘲讽与奚落往往跟离经叛道的指责,会在你耳边喋喋不休,如苍蝇一般烦人。

        徐长亭能够理解何承天的落寞,这个年头,人能够吃饱饭穿暖衣就知足了。

        至于让孩子去上学堂,而且还是让何承天这么一个毫无说服力的人来教孩子们读书认字,在各家庄户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权威性跟说服力。

        若是这何承天曾经当过官,或者是依靠着他的学问做过什么让庄户惊叹、佩服的事情。那么或许庄户们还会咬咬牙,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读书识字,说不准就有机会成为第二个何承天,或者是比何承天还要厉害的人物呢?

        但可惜,何承天本身就没有做出过什么让人羡慕的成就来,大半辈子都在等待自己的伯乐中落寞度过,妻子因病去世,弟弟快三十了还没有成家,而他也是靠着给庄户修农具度日。

        所以半龙村的庄户,不单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何承天读书识字,说不准还会在背地里吐口唾沫,然后骂一句:啥也不是!

        庄户只有吃饱穿暖、家里有余粮后,才会有心思去想别的,若是这些都达不到,那么谈读书识字无疑于痴人说梦。

        半龙村为何叫半龙村,没人知道为什么,就是连何承天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半龙村自前朝便有了。

        但徐长亭猜测,可能跟后面的圣凤山山脉有关,可能是那圣凤山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龙盘旋在大地之上,正好守护着半龙村等附近的村庄以及大魏国度丹凤城。

        半龙村的位置其实很理想,距离天王湖并不算是很远,一条来自半山腰虎跑泉的支流,正好是落在了半龙村这边,使得半龙村可谓是山水相连的桃花源地。

        第一次来半龙村时,徐长亭就注意到了大片大片的高粱地,而这一次过来,除了要给柳树皮送地契以外,徐长亭便是想要看看,能否在半龙村开设一个酿酒坊。

        不过他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够在半龙村办一个学堂,他想替父亲试一试,在门阀世家、豪门贵胄近乎垄断官场仕途的时代,如何利用科举制度帮父亲把来自朝堂的危险降至最低,以及尽可能的帮助父亲更上一层楼。

        一个对门阀世家稍有掣肘的考课法,都可以让门阀世家对王肃、萧思誉大义灭亲。

        而若是父亲在朝堂上推行自己认为合乎这个时代的科举的话,那还不得让门阀世家、豪门贵胄群起而攻之?

        到时候别说父亲在朝堂毫无立足之地,恐怕他们一家人都要因此而受牵连。

        所以与其给父亲一个关于科举制度的建议,继而让父亲身陷险境,倒不如自己先行在半龙村试试该如何来进行。。

        “你的意思是……将来即便是寒门出身,但只要有足够的学问,那么便可以入仕?且不必看那些门阀世家的脸色?”何承天皱着眉头问道。

        “严格意义上讲,是通过层层考试筛选,只要能够得到好的成绩,那么便有机会入仕为官,无论门阀世家还是寒门子弟。”徐长亭点着头说道。

        何承天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理解,而且隐隐之间还有一丝跃跃欲试,他自认为自己的学问足够,若是有这种办法入仕的话,那么以他的学问必然能够脱颖而出。

        看着低头沉默不语,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的何承天,徐长亭继续说道:“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这句话如今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但始终没有一个好的办法,来让寒门子弟与门阀世家有一个真正的公平、公正的入仕之策。而我说的科举,要是顺利的话应该可以做到。”

        “但这需要朝廷的推行才行,你在半龙村就算是教出了能够读书识字做文章的学子,但只要门阀世家的举荐一直占据仕途官场,这一切不都还是镜中花水中月?”何承天思索了下说道。

        “所以说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嘛。”徐长亭笑呵呵的说道。

        今日来半龙村,原本只是想要先做更为实际的酿酒坊,毕竟这科举也好,还是举荐也罢,都距离自己太远了,也远远不是自己一个人就能够推动的。

        即便是他有礼部侍郎兼国子监祭酒的父亲支持,但若是要强硬推行,恐怕他们父子二人都得成了门阀世家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但今日这身位读书人的何承天,却是让他动了所谓的爱才之心。

        虽说如今读书人还未完全进化至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程度,依然还会把君子六艺都当成君子儒生的标准。

        可如今还能够作为一个全面读书人的君子儒生确实已经不多了,大部分都已经在进化过程中,渐渐舍弃了射、御两艺,而且礼、数两艺在读书人中,也渐渐开始变的不再那么受重视,便只剩下了一个书与乐两艺。

        书显然便是读书识字写文章,至于乐……好吧,勾栏瓦舍把读书人基本都带跑偏了。

        不去逛个青楼、睡个姑娘,或者是跟哪位青楼姑娘发生一些风花雪月的暧昧艳情,都很难在读书人的圈子里面说自己是读书人呢。

        何承天明显还是有些犹豫,本以为徐长亭给他指明了一条康庄大道,但到头来好像眼前还是一片漆黑,根本没有什么光明前途。

        看着犹豫不决的何承天,徐长亭决定站在了道德制高点,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若是你我不去做,那么全天下的寒门士子岂不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身为读书人,以顶天立地、堂堂正正做人为准则,以天下苍生、江山社稷……。”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打算何时在半龙村办学堂?”何承天不等徐长亭说话,便痛快的说道。

        “呃……这……其实……等我有钱了就办。”徐长亭无辜的眨动着眼睛,不过因为显得比较苍白的脸庞,倒是没有显出几分无辜来。

        何承天摇头苦笑,而后双手背后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徐公子什么时候打算好了,再什么时候找我,如何?”

        “我是认真的。”徐长亭走到何承天对面,认真的说道。

        不远处,霍奴儿跟棒槌带着柳树皮一家,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向这边走来。

        “有多认真?”何承天嘴角带着笑意问道,他也注意到了柳树皮一家正在往这边走来。

        “超乎你的想象认真。”徐长亭重复道,随即想了下道:“即便是没有你帮我,但我依然还会做下去,也会去寻找其他读书人来帮我。这么说吧,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山长,育天下所有寒门子弟入仕途。”

        “育天下所有寒门子弟入仕途?”何承天反复念着这句话,随后给了徐长亭一个温和的笑容:“好,我信你。”

        看着何承天脸上温和以及带着些许信任的笑容,徐长亭则是有些恍惚,忽然感觉这一幕好像上一世最初创业的自己,手里狗屁都没有,就先敢把口号喊的震天响。

        这个时期并非是没有学堂、书院,只是因为诸多原因,使得能够受教育的人群往往都属于上层人物,而寒门子弟、以及最为底层的百姓,自然是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当然,愿意读书跟读不读得起书也有着本质的区别,但不管如何,这个时代真正的百姓还是很难接触到读书。

        甚至是所谓的寒门子弟,也是相对而言,其大部分人的家庭条件也要好过真正的农户百姓。

        柳树皮夫妇与其子柳大安匆匆来到徐长亭跟何承天跟前,徐长亭倒也是痛快,只是跟神态拘谨的柳树皮夫妇三人简单寒暄了几句,便亲自把地契交还到了柳树皮那黝黑粗糙的手上。

        何承天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即便是柳树皮夫妇拿到失而复得的地契,激动的要给徐长亭下跪时,何承天的表情依旧是显得很平静。

        徐长亭自是不敢让柳树皮夫妇对自己真正下跪,急忙扶起夫妇二人后,便看了一眼旁边跟他年岁相当的柳大安。

        浓眉大眼、一脸质朴,甚至是显得有些憨厚,但不知怎么就能够招惹上泼李三这些人。

        徐长亭也没有去细究柳大安是怎么被泼李三等人给陷害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追问了。

        不过徐长亭心里还是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柳树皮夫妇,前日把他们的女儿卖到了哪里,卖给了谁?那个漂亮的女子又是谁?

        柳树皮动了动嘴唇,而后又一脸求助的看向了自己的儿子柳大安,因为具体是怎样,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儿子欠了很大一笔钱,不卖田卖女是没办法还上的。

        神情有些木讷的柳大安如实说出了详情,是泼李三设计让他去赌场赌钱,而后欠了钱,最后也是泼李三让他去丹凤城的牙行卖妹妹。

        至于为何会卖给了那位漂亮的女子,柳大安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那女子叫宋伊人,是青云楼里的姑娘,很有名也很漂亮。

        所以柳树皮夫妇在见到宋伊人后,也放心把自己的女儿卖给她,宋伊人看起来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而且给的钱也多,想必以后柳芽儿跟着那伊人姑娘也不会受罪吃苦吧,因而也就从了这件事情。

        随着柳树皮夫妇与儿子柳大安,对着徐长亭千恩万谢而后离去时,一旁始终没有出声的何承天,开口说道:“徐公子你不是说想要在半龙村开设一个酿酒坊吗?我倒是觉得柳大安挺合适的。”

        “为什么?”徐长亭扭头问道。

        “因为我每次酿桑葚酒时,柳大安都会跑过来帮忙的。你也知道,我一个穷酸书生,在半龙村大部分时间都是受人白眼的,平日里要不是还会修理个农具,怕是根本不会有人跟我往来的。”何承天淡淡的说道。

        “不会是看上你闺女了吧?”徐长亭给出一个答案。

        何承天扭头认真的看着徐长亭,而后慢吞吞的吐了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