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魏央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徐府

第四章 徐府

        回到青云楼的宋伊人,在安顿好了刚刚亲自买来当丫鬟的女孩儿后,便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脑海里时不时还会忆起今日发生的那有趣一幕。

        望着铜镜中自己那张仿佛可以颠倒众生的脸蛋儿,俏皮的对着铜镜中的自己眨了眨眼睛,随即不由自主的噗呲笑出了声。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少年,尤其是回想起那少年比泼李三更显无赖的行径,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想笑。

        哪有人会如此不顾脸面,把猥琐的行事手段用的如此理直气壮呢?

        但不管如何,今日还是多亏了他相助,总算是帮她了却了一桩心事儿。

        在这青云楼里,虽然如今已经成了头牌花魁,可正是因为成了头牌花魁之后,自己这身边竟是没有一个知根知底、值得信赖、打心底为自己着想的丫鬟。这让她在这纸醉金迷、处处都是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青云楼内,总是觉得少了一份踏实感。

        而今总算是有了一个知根知底的丫鬟,即便是还不如别人家的丫鬟聪明伶俐,但宋伊人相信,在自己的调教下,总有一天也会变得聪明伶俐的,何况,这个丫头其实长得也很水灵呢。

        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商贩的叫卖声也依旧是不绝于耳。夜幕如约而至,就如同光顾酒肆、茶馆、青楼里的客人一般准时。

        丹凤城自太和元年开始,逐渐开始以皇宫为中心往外扩建,到了如今,已然形成了可分为内城与外城的巨大城池。

        整个丹凤城的人口数也已经达到了百万之巨,门阀世家、豪门贵族基本上都是居住于内城,与皇宫形成一片富贵之地。

        而至于外城则就要显得鱼龙混杂一些,三教九流、士农工商等各个阶层,包括形形色色的江湖人士也大都活跃于外城。

        内城白虎坊内的徐府,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在梁管家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最终在半龙村那些农户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棒槌还是跟随着来到了徐府,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外宅依旧是像平常一样,时不时会响起梁管家的呼喝声,要么是给下人安排着活计,要么便是训斥着哪个犯错的下人。

        总之,徐府外宅与往常一样井井有条、各司其职,虽然稍显有些沉寂,但倒是符合深宅大院、高门府邸的规矩。

        相比较于外宅的平静,内宅就要显得热闹……不,是暴躁郁闷了很多。

        徐长亭的怒吼声时不时从亮着暖色灯火的房间内传出来,随即便会有一道银铃般的笑声、得意洋洋的紧随其后。

        清晨还叫嚣着要让他二姐徐温柔好看的某人,此时一脸的愤怒但又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在他的面前,则是一个穿着浅绿色衫裙的俏皮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便是由她嘴里发出。

        而他大姐徐长虹、一身鹅黄色衫裙,整个人显得温婉恬静,与徐温柔形成了鲜明的对此。

        此刻与母亲楚盈坐在一旁忙着手里的女红,也只有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或者是徐长亭求助她们二人时,徐长虹或者是母亲楚盈,才会喝止一下二女徐温柔。徐长亭愤怒又无奈的看着眼前一脸你能耐我何的二姐,不由恨恨说道:“徐温柔,我告诉你,我要是发起狠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哟……是吗?胆肥了你,竟然都敢直呼我的名字了!”徐温柔秀眉一挑,伸手就去揪徐长亭的耳朵:“来,我徐温柔倒要看看,你徐未央狠起来是什么样子,来,给我狠一个啊。”

        “徐温柔,你别太过分了啊!”徐长亭躲避着徐温柔要揪他耳朵的手,开始寻求帮助。

        与大女儿忙着手里女红的楚盈,看到自己儿子投来求助的目光,眼帘随即低垂、继续忙活着手里的女红,嘴里却是火上浇油道:“你今日一大早不是还要给你二姐好看呢吗?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了,你还不赶紧抓住机会。”

        “嗯……?你还想给我好看?”徐温柔听到母亲的话,立刻扭头瞪视着徐长亭,要去揪其耳朵的动作更加激烈,整个人甚至都扑进了徐长亭的怀里,一只手一直在徐长亭的面门处张牙舞爪。

        最后还是善解人意的大姐徐长虹,在徐长亭耳朵终于被徐温柔揪住,开始发出狼嚎一般的惨叫时,徐长虹放下手里的女红,站起身来走到两人跟前,用力把徐长亭的耳朵从徐温柔的手里给解放了出来。

        “难怪未央不喜你,你老是欺负他,他会喜欢你才怪了。”徐长虹看着还要冲上来的徐温柔说道。

        “是是是,你这个大姐最好,长得好看又漂亮,还温柔贤淑、善解人意,我徐温柔……。”徐温柔停下动作说道。

        随即在徐长虹无奈叹气放松警惕时,便再次扑向徐长亭,伸手就要继续去揪其耳朵,嘴里还威胁道:“说,明日你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就把你耳朵揪下来给爹当下酒菜……。”

        “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你就是没有大姐温柔,就是没有大姐漂亮,怎么样儿?气死你气死你,气死徐温柔……。”徐长亭躲在徐长虹的身后,扬了扬拳头对徐温柔挑衅道。

        徐温柔被气的开始撸起袖子要冲,而徐长虹则是挡在徐长亭面前,姐弟三人便开始在房间里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一旁的徐母楚盈,则是一边忙着手里的女红,一边时不时看着打打闹闹的姐弟三人,脸上则是一直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随着门口的一声夫人响起,这才让楚盈的耳根子终于清净了下来,只见一个穿着质朴的中年女子站在门口,笑看着才停下来打闹的姐弟三人。

        而姐弟三人在看到门口那中年女子时,则是异口同声的喊道:“梁姨。”

        中年女子微笑着点点头,随即迎着楚盈的目光,温和道:“夫人,老爷让公子去一趟书房。”?“我吗?为什么?”徐长亭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不等梁姨答话,徐温柔就在一旁吓唬道:“肯定是你今天跟梁伯去半龙村,犯什么错了,你小心点儿你,小心爹把你的屁股打成八瓣儿!”

        “你老吓唬他做什么。”徐长虹不满的说道。

        “你就老护着他吧,看你能护到什么时候。”徐温柔撇着嘴说道。“这辈子不嫁人,我也要护着未央。”徐长虹不退让道。

        “行行行,那你就别嫁人,护他一辈子吧。”徐温柔不屑的撇嘴。

        徐长亭则是直接打击着徐温柔:“二姐你放心,大姐肯定能嫁出去的,至于你……哈哈,怕是这辈子都找不到婆家了,谁敢要你这么一个泼辣还蛮不讲理的媳妇啊……哈哈。”

        “徐未央你给我站住……。”被徐长虹拖住的徐温柔恨恨道,而徐长亭早就跑出了房间,留下一串狂妄酣畅的笑声,气的徐温柔是咬牙切齿。

        书房内,徐仲礼微微皱着眉头在来回踱步,而一旁则是站着今日陪同徐长亭前往半龙村的管家梁伯。

        “这件事儿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我是觉得此事儿可大可小,要是不理会吧,怕有损以后老爷在朝堂上的面子,也有损老爷在那些农户在心里的威严。”梁伯几乎是从小就跟随在徐仲礼身边,先是做书童,后来是又做了这徐府的管家,与刚刚前往内宅请徐长亭的梁姨,乃是一对夫妇,包括他们的女儿梁彩儿,如今也是徐温柔跟前的丫鬟。

        “这事儿未央知道吗?”徐仲礼微皱着眉头问道。

        中等偏上的个头,人到中年体形保持的还不错,略显清瘦的脸庞、深邃睿智的双眼,加上下巴的胡须,使得徐仲礼整个人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之风。

        “公子不知,那柳树根跟我提及此事儿时,公子正好骑马去了。”梁伯如实说道。

        “可知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有没有什么背景?”徐仲礼微皱眉头问道。

        梁伯摇了摇头,想着今日跟柳树根说话时的情形,道:“只知道来要债的是外城的几个混混,至于背后有没有人指使,我想就算是有,那些农户怕是也看不出来吧。”

        徐仲礼双手背后,微微仰头叹了口气,深思道:“这件事情怕不是这么简单,门阀世家、豪门勋贵向来喜欢兼并土地,半龙村的田地虽距离丹凤城较远,但因为临近天王湖易浇水灌溉,加上那一片田地又是都处于地势平坦之地,几个混混就算是想染指怕也没有那个能力,其背后必然是有人指使啊。”

        “会不会是……跟您同回丹凤城的……那位?”梁伯小心翼翼的揣测道。

        徐仲礼看了一眼梁伯,回到书桌后面坐下,并没有回答梁伯的猜测。

        朝廷这一次调回在西宁州任刺史的徐仲礼,同时也调回了在定州任刺史的陆瑞。而他们两人的公田,则是正好接过了原礼部尚书兼国子监祭酒王肃、以及礼部侍郎萧思誉二人的公田。

        但不知是朝廷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陆瑞在以同是从三品的品级接任礼部尚书、形成对徐仲礼的压制时,朝廷在任命徐仲礼为礼部侍郎后,却把国子监祭酒的位置给了徐仲礼。

        这就使得同时被朝廷调回到丹凤城的徐仲礼跟陆瑞,两人之间的从属关系变的有些微妙。

        陆瑞以礼部尚书的差遣稳压徐仲礼的礼部侍郎一头,但徐仲礼又以国子监祭酒的差遣,对陆瑞形成了隐隐的牵制。